第十五章 雅与不雅
简泱泱2017-06-22 10:582,071

  简川:“说重点。”

  简圳:“……借我,一笔路费。”

  小时候的家乡曾充斥着简川简圳的传说,爬山下河偷柑打架。

  家长心态很有趣,但凡比优秀,以成绩为指标的话,都是别人家孩子好——你看简圳考试双百!你看简川作文满分!但凡比淘气,以捣乱为指标的话,都是自己家孩子好——你家简圳把我黑雷带坏!简川爱打架,把小玲带坏了!

  奶奶也会护短:“你家黑雷不是什么好水儿,我们简圳是好孩子!你家娃多巧,多机灵,我们简川那么憨慢,说清楚是谁带坏谁!”

  不管好坏,自家一点光都不想沾,可是事态发展中,当事人难道不应该有责任的。

  简川叹口气,毫不留情戳穿他:“你今天已经和爸爸,妈妈,舅舅,通通要了一圈路费,我钱今天给一部分妈妈了,没有路费给你。只够请你吃个饭了,无名子地瓜粥?怎么样。”

  “吃炸鸡?”

  “先带你吃炸鸡,我再去喝地瓜粥。”

  “成交。”

  外出吃饭,首选条件是卫生,其次是好吃,接着是价格,既不能贵到舍不得吃,也不能便宜到不行——非常便宜,要么经营者的良心可能有问题,食材可疑,影响身体;要么经营者的智商可能有问题,经营不善,会很快倒闭——不适合培养长期供需关系。

  吃炸鸡很简单,作为食品,肯定是刚起锅热腾腾的最好吃。

  作为食客,碰上新出锅的炸鸡,那是很幸运,很刚好的;

  但假如不能决定出锅时间,就必须创造新出锅的条件。

  汉堡要不要酱多菜,自己加番茄酱;薯条不需要放盐,自己再加盐;炸鸡不要鸡腿要鸡翅,或者要鸡脯不要鸡腿(不要什么,取决于展餐台上有什么),若店员说,这些马上做,要等哦。

  立即笑得灿若春花表示:等啊等啊,我非常乐意等。

  否则遇到个性比较外向的店员,会极力劝说你购买不新鲜,出锅很久的食品,还用“出锅不到一分钟”“这才是刚刚出锅”等说辞,那将是非常令人伤感,和无奈的。

  这是作为一个饮食爱好者的自我修养。

  无名子地瓜粥里地瓜非常大块,菜另点,粥一块钱不限量。

  地瓜粥是很朴实的食物,因此,菜可以口味浓重,极尽奢华——酱鹅掌,肉末黑豆,拌蘑菇……选择多多。

  犹如——绚丽无香的海棠,配一个白瓷、黑陶花瓶就很好,配同样彩色的花瓶,口味略重,也显不出花色;而随手攀折的洁白芦苇,就是配浓墨重彩的花瓶也不妨,举重若轻。

  无名子最大的特点,当然是丰俭由人,丰的话,把好菜统统点上,一餐饭可媲美高档餐厅的收费行情,请客也可,独自享用也可。

  俭的话,泡菜,鸡腿,腐竹,卤蛋,点到为止,价格廉宜。

  但,三种情况下,简川通常只点一味咸鸭蛋。

  1、单独吃饭的时候。2、胃口不太好的时候。3、……钱包里不太富足的时候。

  鸭蛋一块钱,粥也只要一块钱,两块钱吃一餐饭,又清爽又痛快。若是不够,加一粒咸鸭蛋,三块钱,管饱哟!

  简圳坐对面不断撇嘴,掉价,太掉价了,跟她坐一桌都嫌丢人。

  说她小气节省吧,鸭蛋只挖吃蛋黄,大块的蛋白就这样摊在桌子上,不吃,理由是“蛋白太咸了,蛋黄好吃”;

  说她铺张浪费吧,只点一块钱的菜,一块钱的粥胆敢加了三次,那就是三大盆,六小碗,最后还用小碗去又加了一小碗,真是……鸡贼。

  对于吃饭,对于生活,简圳很多见解和简川不同,他认为吃地瓜粥,这类在山村吃到不要吃的东西,非常不雅,简直掉价,让人一看就知道是穷人,太丢脸了。

  买饮料喝,喝完瓶子随手一丢,干净溜溜;带着一个水壶,遇到车站,银行,就跑进去装热开水?掉价。

  进城的话,最好是空着手,轻松溜溜,或用一个印着明星的纸袋装两件换洗衣服即可;背着大背包里头什么都有,烫伤膏,风油精,水杯,钥匙,书……还有皮尺?背着大背包问路,整个民工一样,掉价。

  简川辩解:“不是哦,我不是穷人哦,只是有选择地购买而已。没选择地乱买,那也不代表就是有钱人,可能是大傻瓜。有的商场服务员,服务态度不好,对没有即时买下的客人翻白眼,那是她的错,她的损失,这个顾客即使有钱,也不会照顾她生意。这个顾客没钱,以后有钱了也不会照顾她生意。”

  简圳:“对付这种看不起人的服务员,难道不是在她面前,轻松掏出钱包,拿出一张卡,说,把所有东西给我包起来,让她傻眼,接着为自己没看出来对方有钱而后悔吗。”

  简川咯咯笑:“要是不够有钱,这么买一堆用不到的东西,得吃一年咸菜,这种人,是大傻瓜;要是非常有钱,这么买一堆用不到的东西,这种人,也是大傻瓜。”

  简圳:“要是足够有钱,能让高傲的服务员脸色立马一变,看她后悔自己狗眼看人低,多值得啊。”

  简川放下筷子:“只要有足够的钱买自己需要的东西,就足够有钱了。让爸爸骄傲,不是有很多很多钱,是健健康康的,让爸爸不用为我们担惊受怕,不用哪天有个警察、法医去敲门,说,哎那啥,在哪个现场发现一个人,可能是你女儿哟,在哪个局里发现一个人,可能是你的儿子哟——”

  简圳:“我投降我投降,又讲大道理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保证不再被人抓住了!你千万不要告诉爸爸……”

  简川:“你以为就你做错事被抓到吗?我也曾被抓到过。”

  简圳:“不是吧!”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犯错的成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