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世界之大
简泱泱2017-06-27 09:461,594

  简圳很佩服二伯简大池。

  虽然只是区区菜贩子,但是见世面广,任是谁,半小时之内就能攀谈熟悉起来。

  但简川曾和二伯一起出门,有点疑惑,为什么二伯到了城里就变成乡下人状,老实淳朴不敢吭声;回到家乡则变成城里人状,西装革履,口若悬河,跋扈自得……不过二伯有个大大优点:做菜很好,很欢迎简川去蹭饭,二伯母则是种菜种的好,不时让简川带些应季菜回家给爸爸用。

  到二伯家,简川发现有漂亮的女客在座,两位女客,一位身材好,一位样貌好,另外尚有一位看着让人想起鹰的男客。

  韩宗原坐在客厅藤椅里,不言不语,端详进门坐下看电视的女生。“这几个都好看,这个最美吧。”两个合伙人在和他讲。

  然而穿着最粗糙,白衬衣,黑西裤,现在他家保姆都都不穿这样式衣服了,相衬之下,之前几个短裤皮裤的女孩子还蛮时髦的。

  样貌美的女客和简大池讲:“五个我都招,但是以后你家的菜,得先供我的店,我的大厨选好你才给别家。”

  简大池笑得胡子卷起来:“好说好说,喝茶喝茶。”

  但简川看出去,男客才最像是能做决定的人吧。

  二伯母把简川拉到厨房,说:“你不是要毕业了吗?开始找工作了吧,这家是城里最大饭店的老板,恰好你阿伯认识,在找储备干部,第一个工作,要求别太高。先好好干,有了下家,咱们再换,你看咋样?”

  “噢,好。”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

  在村子里,每个人都认识每个人,而只有几个小时车程的城里,如没有指路,谁也不知道该怎么找谁,因此二伯一家并不知道简川曾四处工作,简川想想,去看看试试,也不妨。

  储备干部也要从基层开始啊。

  简川轻车熟路开始了端盘服务员的生活,另外几个同乡就不怎么能习惯,一个月不到的时间,老板们从乡下一起招来的人只剩小敏和简川。小敏手脚较慢,不过也很努力在学习,学习端盘子,擦桌子,学习收拾,学习化淡妆——薪水没下来,她先和简川借了十块钱去买一管口红。

  简川会把自己从快餐厅学的散手都教她:擦桌子,将抹布叠成四方形,这样利用的面会更多,可以擦过一面,换一面,有四到八个面可以更换,不会作无用功把桌面油腻重复擦来擦去,也显得有条不紊;端盘子呢,重心在左手,右手只是作辅助,就不会有力道被扯开而滑倒了;小敏一板一眼跟着学,很乖。

  “给我死开!有没有眼力劲儿。”

  午后安静的厨房里传来碟碗摔破的声音。

  郑艺真心里岔着火儿,厨房里熟悉的小工走了不少,服务员也换了一茬,可是该不听话照样不听话,被提拔当领班以来,没有一件顺心合意的事。

  妈妈好心在给帮厨,今天竟然有个新服务员把碗隔空就丢到盛满水的池子里,溅了妈妈一身,气死了。

  要不是厨师们拦着,非揍死那个笨丫头不可。老板怎么招这样的人呢?找他们去。

  二厨苗叔赶快把小敏拉开:“姑娘,怪我没提醒你,在大堂,记得不要惹领班,到厨房,记得不要惹领班她妈噢!”

  简川惊呆了。

  她不是没见过明争暗斗,见过小工互相打小报告,背后插刀前面笑的甜滋滋装没事,也见过个别小头目会以权谋私或以公谋私暗暗想招整自己不顺眼手下,但是看谁不顺眼,上手就掐,大巴掌扇下去,当面大骂撒泼这么低级明显的,没见过,这么明显这么奇怪,又不是封建社会家奴时代!

  穿越回解放前还是民国时代了吗。

  小敏犹自怯怯,苗叔从制冰器里取冰块给她敷脸。

  简川偷偷问苗叔:“怎么回事儿呀?”

  苗叔:“什么怎么回事儿?”

  简川:“艺真啊,她们怎么这么凶!”

  还有她的妈妈,简川一过来就知道不对劲儿,既然作为帮厨阿姨之一,却不怎么洗碗择菜,常窜来窜去让厨师做这个,再让厨师做那个的。过分的是还窜到大堂去,和收银员打听当天的流水多少,回来则面露担忧状,自言自语曰:“三千八,今天菜金才三千八,这样可不行啊”,莫名其妙,活儿全部都压在另外一位帮厨蔡阿姨的身上。

  苗叔故作神秘摸摸鼻子:“还能怎么回事儿,想当老板娘呗。”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面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