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面谈
简泱泱2017-06-28 15:361,878

  苗叔故作神秘摸摸鼻子:“还能怎么回事儿,想当老板娘呗。”

  蔡阿姨也凑过来了:“根据她妈妈表示,人家可不是想当老板娘,据说,可是已经当上了。”

  “……%¥……&真的呀?!”

  “当然是真的……有一次打烊啾啾啾啾,还有一次嘎嘎嘎嘎……”帮厨学徒全都凑上来了。

  受不了,这些八卦的家伙们。

  简川问小敏:“怎么回事呢?”小敏圆圆的脸铁青着,圆圆的眼睛有泪意:“不知道……”

  简川:“呃,真气人,你有想要打电话回家吗?”

  小敏:“来前我妈还说,不懂多学,不要招人厌,又和老板说,该教就教,就算打骂也没关系。”

  简川切一声,老板又不是老师,不对,就算老师也不能想打就打想骂就骂。

  而且艺真,一个小头目而已。

  这个头目眼下正在不顺心不顺气,找了老板不在,又去宿舍找人。骂骂咧咧的,连她妈妈都看不下去了,劝她:“闺女儿啊,没事,你别太心焦,啊?”

  郑艺真一股气喷出来:“这不是有事没事,这是关于尊重的问题,不看僧面看佛面,看着我,她们也不该这么没轻重,如果不整治狠一点儿,以后谁会服从命令呢?”

  餐饮业的时间长,从晨起买菜打扫,到夜晚的打烊收工,不能断了人,因此员工宿舍是必须的装备。

  郑艺真到了宿舍就问不当班服务员,小敏的铺盖是哪一个,服务员们指了指,她拖过小敏的箱子,将所有衣物衣架,撑衣杆床单,脸盆牙刷等用品不分清洁脏污一概塞进去,往宿舍门口一扔。和她们说:“带个话,明天开始她不用来这里住了,也不用来上班了,马上会有人过来。”

  简川听到宿舍大乱的消息,一时,拎起话筒就想给二伯电话,想想,又放下,不能一有事就找大人,试试自己解决问题。

  既然领班之上再无店长,那么就是和老板联系,女老板们管分店,总店的事儿都是直接和韩宗原报备,那么就给他电话。

  韩宗原接过电话说在登机,等到家以后回来店里再谈。

  “好的,老大。”简川放下电话,气呼呼的郑艺真此刻刚好听见最后一句,夺过话筒把简川一搡,按了重播键,看到号码以后把话筒放下,劈头盖脸开始大骂:“好哇,你也不干活在这里动歪脑筋,和小敏是老乡对吧?那么刚好,你们一起滚吧,也好有个伴儿。自个儿收拾行李去,今天宿舍要来新人,住不下了,晚一点,连行李可能也不在了喽,还不快去收拾!”

  转身让收银员打电话叫新人搬过来。

  简川赶快跳一旁,躲开她的动作,郑艺真和她妈妈是不住在员工宿舍的,据她自己说就住在韩老板家,莫非,传言是真的?

  但是简川觉得不对,她从没见过一个老板娘这样对待员工,面目狰狞,鸡飞狗跳。

  正常的、有脑子的老板娘,会抓大放小,须知欲攘外先安内,如果员工管理做不好,气氛不佳,客人谁会上门呢?更别提这是城中最大的综合饭店,领班不是光漂亮就可以的,必须做好招牌,让这个店的规格高级,才有更多的人来。

  郑艺真的行为,更像是在加速破坏,难道是竞争对手派来的?

  简川没有去收拾行李,她拉了小敏在一旁,和郑艺真说:“领导打员工,打到脸上肿起撕破,我这就去报警。等你被处理回来,就再也招不到手下和你干活了。”

  郑艺真翻了个白眼:“去告呀,看看警察局的人和你熟还是和我熟,再说了,你们做事做不好,还有理了。我好心劝你们,不赶紧去搭车,晚了可就回不了村啦,哈哈哈哈。”

  简川冷冷看着她,这个女人好奇怪,讲起话来和演戏一样,在市里电台闽剧社上过班的简衍都没有她会演。

  小敏出声:“要不咱们回去吧……”

  简川:“没这么简单,就算是离职,薪水也还没有结算呢,着急什么!”

  韩宗原有时库房呆着不说话,但门一打开了就上上下下都乱开玩笑,没有架子。

  “你好,韩宗原,离婚青年。”他有时和新朋友这样介绍自己,离婚青年对应的是未婚青年。

  “有空常来坐。”他和手下人嘻嘻哈哈道别的时候这样说,这句话是本地人和客人的寒暄语。

  本是很客气的语境,被用来和很熟悉、如家里人般天天见的同事说起来,就变成搞笑的风格。

  现在,离婚这个话题远没简川以为的那么讳莫如深,令人鄙夷了。往往,听到的人为了表示自己见阔识多,心胸宽广,会竭力装得一副平静的样子,生怕被人说“封建”。

  蔡阿姨带着几个姑娘去宿舍,又回来店里当班,愁眉苦脸和简川说,她俩的行李被郑艺真比较要好的同事给处理了,撮作堆放在一角,该怎么办。

  简川不言不语,静等。

  不久,一辆黑色轿车驶入大楼后面带着雨篷的停车场,老板回来了。

  艺真先拿着当天的流水进去和老板合计半晌,等她出来,简川去敲门:“老大好,我想和您谈谈。”

  而郑艺真看简川进去,立刻跟着推门闪进来。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二等老板谈梦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