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花
简泱泱2017-08-22 11:121,915

  “春天雨季多,可以折蕨。而初秋风开始吹,满山栗子树刺儿变硬,裂开栗子被吹落时,就我们都上山捡栗子,一定要穿皮鞋布鞋,凉鞋拖鞋都有可能踩到栗子壳上的刺,捡完栗子下山,我看见同学力钦的爸爸妈妈挑着两个筐子收橄榄。

  此时艳阳很暖却不会晒黑人,有风,却又不会冷,收橄榄的叔叔阿姨就这么从我家边的小河跳过去,绕过屋檐,就是他们的园子,他们到橄榄树下,一人一把长把劈刀,像扫把一样,把树下的杂草、藤蔓劈倒,用锄头拨拉到一边,这时女主人戴好斗笠,把四个筐子摆在树下,说声好,男主人挽起袖子和裤腿,蹭蹭蹭爬到树上,从最高阶的一条枝杈上开始摇起,树枝哗啦啦啦啦地响,橄榄像下雨一样,纷纷落在地上,男主人一层一层摇好,下来和女主人将捡橄榄捡到筐子里,装满筐子后,就准备好回家了。

  女主人见我一直旁观,往我的口袋里放了一把橄榄青果,我很好奇,将果儿放入嘴里,一咬之下,涩不堪言,爸爸说,橄榄别名谏果,味道初始苦涩,却很利于消化,取忠言逆耳之意。缺医少药的年代,涩橄榄咀嚼成汁液,吞咽可治疗鱼蟹之毒,治疗咽喉肿痛,和解除醉酒与河豚毒。

  而橄榄树这么高且直,书上写在橄榄季将树皮削开,放盐入树,果实一旦成熟会自己掉落,不知道是真的不是真,爸爸说。

  果然这会儿嘴不苦啦,第二天我学着男主人的样子爬树,看着笔直的橄榄树,身上也有小小的凹凸,很利于爬树,若是做成书桌和凳子,这凹凸就是一个个眼睛般的疤,买书桌不要介意疤痕,没有疤痕的树,我们都爬不上去。

  橄榄妙用不止于此,橄榄树的枝条用于烧烤做饭,气味一闻便知,有清冽的榄香味;橄榄果经过蜜露腌藏或者盐渍后运到远方,作为宴席上的菜肴;我们村,乡人用橄榄锤破拌匀姜汁与食盐,可当炖汤调料;或者开水煮沸,橄榄煮软与酒糟酝酿三天,可做晨间运饭送粥的小菜。

  吃完的核不要扔掉,晒干后砸开,里有像核桃一样香的榄仁。

  又或者,可以烧制成橄榄炭,煮茶温酒,又暖又香。

  青橄榄,最好还是吃生的,蜜饯,腌制,锤破,速冻,当下口中酸涩,但过后会生津好几个小时,如果要去约会,前几个小时吃颗橄榄,会让你尝起来像枫糖一般甜美怡然的人哦……”

  简川说完,吹吹地瓜,暖手。

  张申充满向往,跃跃欲试:“吃橄榄,好那接吻指南其余细节呢,下周我媳妇从上海来看我呢!?”

  小晚:“呵呵,那次去我家,我奶奶听你老说多爱你媳妇媳妇的,不习惯,偷偷和我说,这人那么年轻,就有媳妇啦,听上去还和媳妇一个屋?把我们全家笑得。闽语里说媳妇,不是女朋友太太,是指儿媳。媳妇就是儿媳——你说的媳妇,闽语说牵手,或者某,某听上去是不是很妙,有‘我家某人’的小暧昧和小亲热?”

  张申:“这样吗?是啊,你们这,闽南语爱说小孩贱,花草很贱,之类的,贱竟然还是夸奖生命力强?我们那你要说一个人贱,他准和你翻脸。川姐,你那川派接吻指南哪?”

  简川歪着头慢悠悠说:“我初次看小说里的接吻描述,差点没有恶心而死,后来……才知道接吻不是小说里那样粗鲁,哪,首先要耐心。”

  她剥开地瓜的皮——薄如花瓣的一层地瓜纸,这层撕掉后,和地瓜肉之间还是有层蜡一般的地瓜皮,简川说:“这层皮,才是地瓜的精华所在,营养都藏在这呐,太过激进,就吃不到这层,再吹气,否则就太烫——当然,不是说要对着姑娘吹气,只要在她耳边轻点讲话,别太刻意别吼叫,接着舌尖接触下地瓜,适合的温度以后,再浅尝辄止,再一步步浅尝辄止,展示你的胆怯,忧愁,缓缓地……想象你捧着一个绝烫的地瓜,怕摔了,怕烫了,怕丢了,就可以啦。所谓姑娘要壮,地瓜要烫是也。”

  “哇!”张申:“收到。”

  “哈哈行,这娃,还当真了!”钟愿和李小晚笑得只揉肚子。

  张申有点迷惑,眼前这些女孩子,和他见过的女孩子们都不同,她们一见到手拉手的男生就挤眉弄眼表示有隐情,哪怕拉手的男生只是戴着红领巾或者幼儿园的小奶娃。

  而她们自己手拉手却毫无问题,手拉手去逛街,手拉手去厕所,手拉手去图书馆,眼下她们正在手拉手找一种野花,吃。

  是的……吃。

  那是什么,喇叭状,是花店用来配置花束,卖的死贵死贵的天堂鸟么?

  “别动别动,只剩下这些了,估计被霜冻了不少……哎,你们看哈,这个,连花柄也摘下来,然后揪开这里,掰断,有根管子,把花朵根部放进嘴里——”

  简川手执红色美人蕉的朵瓣示范:“瞧,就这样,吸,真甜真甜——别,稍等,不能都摘这一丛,给冻得半死的蜜蜂蝴蝶留点儿吧,咱们去前面。”

  她又摘了朵,跺脚:“靠,这一丛被蜜蜂蝴蝶抢先了,没有蜜!”

  ……电话响起,打断这群侵略自然的人的步履。

  是客户来找,开精品店的小姑娘,于是一群人慌慌张张地收拾东西,爬回车上去。

继续阅读:第五十七章 为什么要开一家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