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缘分的天空
简泱泱2018-09-17 12:122,227

  这城市炒股界,有个传说。

  一个矿区的传奇。

  传说那矿区的小县,本是全市最贫困的地方,面海还可以经商,靠山就只有吃山。

  早年的矿区什么都有,发电站,医院,学校,食堂,所有人员都从同一个地方支领薪水,领年货,夏季领蜂蜜,冬天领手套。

  这一年,烦热的夏季刚刚开始,矿区空气除去往常的风中之尘,还隐藏着一大阵烦躁不安。

  大家奔走相商,支支吾吾,嗡嗡闹闹,说去年开始停了奖金和福利,今年,可能连本薪都发不出来了,矿区顶层灰雾,仿佛更浓。

  发薪日有人陆陆续续从财务司出来,手上拿着一些条条。

  “股票?”

  股票不能买,这是当下所有人的第一感想,当年大家手中有点小钱的时候,入股此地水泥厂,风光的时候也一时无两,现在,水泥厂破产了,股票一钱不值。

  并且,事情可不是表面的那么简单。

  “我二小舅子老婆的父亲在县银行,人说,现在我们区,负债比盈利大!这可是要骗我们的血汗钱啊,拿着这不值钱的东西给我们。”

  “一块钱顶一股,这也太过分了吧!”

  于是无奈之下,带着股票去打饭买菜。

  但是食堂承包人同样不是很看好股票的价值,于是,八块的饭菜,有时需要以等值十股的股票才能买到了。

  随着时间流转,和一位厉害地质学家的加入矿区,很快让这个小城,倾世逆转。

  当一元原始股可换六块钱时,人们警觉了。

  有人星夜赶科场,有人辞官回家乡。一方面,有人趁着涨价,马上把手上的股票抛去给想交易的人,全部卖掉;有人开始把别人手上的股票统统买进,催生了一个职业:股票掮客。

  若干年后报纸杂志电视上对这个小城的案例津津乐道的情形到来之前,小城已经用资本明明白白的循环,教会这里的人,什么是金融学。

  最高的价格,是每一股接近两千元。

  早先用原始股当做饭菜票的人,不用到此刻,早就把牙根咬断了吧!

  “哪有这样夸张嘛!”

  李丽丽俏眼横飞地关掉电视。

  “最多是一千块左右卖掉的人,就够好了。”

  “喔。”

  阿振不置可否,低头继续干活。

  丽丽的爸妈,正是从那传说中矿区出来,本属于拍手庆幸自家好厉害,多少钱赶快卖掉的那批人。

  等到原始股涨到一千块,一家人傻眼了,但也无可奈何。

  有天丽丽拆衣柜把妈妈的丝巾和蚊帐搭身上扮演戏台小姐丫鬟的时候,妈妈发现了衣柜夹层的抽屉里还有一叠股权证。

  爸爸想起来是之前替哥们儿买下来,怕被老婆发现藏起来的。丽丽妈尖叫了起来,放下揍女儿的手,和被剪断乱七八的蚊帐,亲了女儿一大口。

  握着这笔钱,一家人离开有污染可能的矿区,到海边国际城市买了房子,安顿下来。

  可是不会闽南语,小丽丽的高中生活总是过得有点艰难。

  她听不懂女孩们在厕所唧唧喳喳说的笑话,小情绪。

  有时听到,她们嫌弃她“品位低”“土时髦”,她回家看到在矿区只会承包食堂,在这里也只会承包食堂的爸妈,就生气。

  只有小珊和艺真,她小时候在矿区的小朋友,先是他们两家离开了矿区,后来她也出来了。

  在这个诺大的城市突然又遇上,不是缘分还是什么?不折不扣闺中密友。

  低品位,在矿区是描述矿藏的术语,只有黄金,才配用品位衡量,班级里那些穷丫头懂什么品位,只会在地摊上挑东西买,还讲什么品位,嗤。

  她们懂得什么叫品位吗,就像阿振那样高品级的好男人,她们遇得到吗,哼。

  此刻高品级好男人阿振正专注用把钳子修理一件晚装裙拉链与亮片,见他用修理高端机器的深情对待自己最爱的服饰,丽丽又有了在异国遇到初恋,那个帅帅黑小伙时候的感觉,真想吻他一口啊。

  这件裙子是海外代购来的,国内还没有专卖店哩,又不想随便拿出去给小区大妈修理,万一修理坏了,叫她们赔又不是,不赔也不是。

  是阿振告诉她:手最巧的人,才不是小区门口戴老花镜缝扣子的大妈。

  是隔着马路对街,修理手机、相机、手表、电饭锅、电视机,电磁炉的大叔。

  阿振手也很巧,没有他不会修理的东西,车,手机,电脑……还能修拉链。

  “唉,你现在买什么股?我妈成天趴电脑上弄那些,眼睛都趴坏了。”丽丽故意要捣乱。

  “我不炒股。”

  “现今,还有不炒股的人吗?”丽丽很好奇:“那你也不打麻将,不买彩票,不赌博?”

  “不赌博。”阿振。

  “为什么?”丽丽:“打牌也是放松嘛”。

  “曾差点赌掉生命……和自由。”

  “噢。”丽丽一阵柔情泛起,这是他现在这么沉默的理由吗?斯文优雅的阿振也有过古惑仔的日子?真特别。

  “没关系的啦,我爸妈他们都打牌,打牌,我们也不为了钱,只是联络感情嘛,现在打牌长辈也越来越烦了,天天问我有没有男朋友,说要给介绍呢!”丽丽意有所指地说道。

  阿振照样表情木然:“什么人希望你真过得好,什么人希望你过成“她们真希望你那样”的好,要学会分辨。”

  “哎,哎,你不会是探听到我爸妈有这么多房子才和我交往的吧?不对,我们认识的时候,我可只是个去电视台比赛不成功,只在食堂上班的收钱员小妹啊!你到底喜欢我哪里,人家腰这么粗……你也喜欢吗?”

  丽丽最乐意这样逗阿振。

  “来,试一试看。”阿振漫不经心拉上晚装最后一格拉链:“腰什么样子不重要。”

  “那什么重要?”丽丽娇俏地摇他手臂。

  “长在谁身上才重要。”阿振左右看看裙子,用手掌试试腰身的松紧度,也意有所指地说道。

  是啊,多粗的腰,照样有人喜欢。

  不喜欢,那是他们没品!丽丽像是被挠了痒痒一般,在活动椅里,咯咯咯咯咯咯大笑起来。

继续阅读:第五十八章 双重标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