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复仇
简泱泱2017-09-05 11:204,906

  “我把你们两个当成最好最好的朋友来着。不过,”白天的KTV里,有夜的错觉,装饰用的白炽灯在闪闪生光。

  丽丽笑吟吟:“人说,防火防盗防闺蜜,你们不是不知道我的个性,如果让我看到任何一个人再私下找阿振,我不介意打断你们的腿哟。”

  灯光闪着,小珊和艺真惊异对视一眼,脸上忽明忽暗,欲言又止。

  丽丽:“怎么了。”

  小珊:“丽,阿振说……不敢烦扰孕妇……”

  丽丽一手扫掉桌上所有的饮料薯片花生爆米花水果盘:“所以你们就自告奋勇被上是吗?!”

  艺真:“丽丽,别乱讲!你说实话,有没有背着阿振乱来?他这阵子很烦恼,你也只有我们这些朋友,只得找我们谈,解开心结。”

  丽丽破口大啐:“你们,你们少来恶人先告状这套,我呸!”

  小珊:“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

  艺真拉住冲动的小珊:“是这样,前阵子有朋友送了阿振张体检卡,他说无事就去做了体检,发现身体生育方面出了些许问题,我看到诊断证明书了,他找我,是想委托我大伯帮他再细致做个检查,提供第二意见,我大伯的小医院,开药检查都可以不用真名。不过,我还没带他去,是要先来问过你,他不能生育这事,你知道吗?如果不知道,你们当初的婚检怎么过的,婚检结果怎么就正常呢?既然他无法生育,那你的孩子又是谁的?”

  艺真的大伯是个小保健院的院长,什么药都能找到,这细节丽丽在恋爱时候曾和阿振提起过。想到这里,丽丽脑袋轰然放大:“婚检……我妈有熟人,去都不要去,走个过场就办……我,呃……就一次啊……”

  小珊抓住丽丽语病:“什么就一次,哪次?”

  丽丽:“结婚前……就一次,没回家,在酒吧遇到个黑人小哥……就一次么!”

  艺真果断拿起包:“你好糊涂啊!还黑人小哥,这是开玩笑的吗?黑人小哥的基因是可以隐藏的吗?!现在就去我大伯那,做个羊水鉴定吧,你马上打电话给阿振。”丽丽拖住艺真的包带:“不要——”

  小珊劝说:“不要鸵鸟了。”

  丽丽:“可是我不要……”丽丽知道实际上怕的不是检测,是怕结果的到来。

  看着一纸化验结果,“确认无血缘关系“的字眼非凡地刺目,阿振悲伤而又克制的脸容映入丽丽眼底,像刀子剜挖眼珠一样的疼痛。

  心痛实际是胃痛,不是文学修辞,不是幻觉。

  接下来很多事,对丽丽来说都像幻觉,比如呆呆地看着妈妈和爸爸吵架,压低声音讨论将来;

  阿振躲到厨房,在油烟机下笨拙抽烟,呛出一脸的泪;妈妈和阿振彻夜长谈,阿振凝思不能言语……丽丽完全不知道这境地停留了多久。

  一个辗转的午睡醒来,丽丽蹭到客厅,看到阿振一筹莫展,令人心碎的样子,非常不忍心。

  妈妈一眼看到丽丽,护女心切,口不择言:“孕期你不提离婚的话,男方提也没用的,放心,好好生,孩子我给你养,阿振你好好治病,将来再生一个。”

  帅能有什么用,要不是看在女儿喜欢你份上,一个没生殖功能的男人,有什么话语权?

  阿振:“这个孩子我可以视如己出,但,可以想象,但凡有什么先天、后天疾病的话,我不能心甘情愿让你吃苦。这么多天来很,烦恼这个。”

  丽丽不能自控,眼泪长流:原来他担心的不是自己,是我!

  艺真大伯第二意见出来了,阿振没病,丽丽一家和阿振均不敢相信,又相继去好几个大医院做了检查,一切正常。

  前一个医院的误诊,仿佛是注定要来揭开丽丽肚子中的孩子血缘真相。

  丽丽犹豫了,如果阿振不能生育,肚中孩子和领养的没两样,但阿振并没有失去功能,凭什么剥夺他有亲生孩子的权利?要不还是做手术吧?

  妈妈不愿意她打掉孩子,说这个月份了太危险;阿振对手术不置可否,只是不愿意离婚,说舍不得。

  但保留这个孩子,一根永远的刺,可能就此横亘在他们心中了,真是纠结。

  想了一夜,她终于有办法。

  “离婚?”陈文雅诧异地站起来:“那小子都不提离婚,你发什么神经?”

  丽丽:“妈妈!给我小声点!您不是不让我去手术吗?如果要保留孩子,必须离婚,而且还要把场面闹大。我们先以性格不合的理由离婚,我悄悄把孩子养下来,再和阿振复婚。反正现在不怎么显肚子,这孩子以后就是我弟弟妹妹。要是这孩子是在结婚期间生的,那我就洗不清了。”

  陈文雅:“你这孩子是不是头壳坏了?离了婚,他还能和你复婚吗?”丽丽玩着手上名牌巧克力盒子:“我有办法。”

  “离婚?为什么,我不同意。”阿振忧虑眼神如深泉。“在太太孕期离婚,我没这么贱。”

  “……死脑筋,是这样,我们性格不合,协议离婚,然后等一年后,我们再复婚,好不好啦?”

  丽丽没说出口的是,总比将来让阿振以孩子不是血缘,以她婚内出轨提起诉离婚的好。

  阿振:“婚礼上的话是誓言,要算数。”

  丽丽:“我不管,你要是不愿意,我就,我就起诉离婚!哼哼。乖哦,我们以后再复婚的嘛!”

  阿振可怜巴巴:“你要是不和我复婚怎么办?”

  丽丽笑起来:“不怕不怕,我都想好了,咱们签个协议,先离婚,再约定哪年哪月哪日再进行复婚。如果谁不复婚,交出所有财产给对方,净身出户,你不担心了吧?

  阿振冷静地指出:“这不科学,现在所有财产在你那里。”

  丽丽咯咯笑:“对哦,现在我们所有的财产都在我的名下……所以如果你不复婚的话,你的所有房子就是我的啰。你,净身出户!”

  阿振:“什么?”

  丽丽眨巴小豆眼:“难道我爹地跟我的那些财产你也想分?你的房子当然是我的呀?”

  阿振:“不是,所有财产都在你手里,要是你口上说假离婚,真甩了我怎么办?房子车子都不要紧,但我的老婆孩子不能丢!”

  丽丽咬咬牙,仿佛立了很大决心,随即颓然:“算了,我,我分你一半,我爹地给的那些房产我都转换成了学区房了,分你一栋,你要是敢不复婚的话,我打断你的腿,所有的腿!”

  阿振坚持:“不,我是不会离婚的,你休想这样甩掉我去找帅哥。”

  丽丽撒娇:“好嘛好嘛,很快嘛。”,再虎着脸吓唬:“哼,你不离婚我就去做手术,弄伤我自己!”

  又缠磨了很久,最终,家庭所有房产一人一半,丽丽哀求恳求威吓之后,阿振勉强同意,两人去了民政局。

  排队中阿振乏力地用双手托住脑门,很难受的样子,丽丽握着手中一年半后复婚的协议,有些心软。但又不能放弃,美好的生活,得不到就算了,得到了,就不忍心离舍,放弃。

  简川乏力的时候,却更想出门跑步。

  也许没做营销这行,可以去当个健身教练——不过,简川摇摇头,算了,除去锻炼,健身教练的口才也很重要,让她巴拉巴拉和人讲述,是很难的事。

  有的人急智,有的人缓滞,简川自认属于脑子慢,缓滞的人。有时记忆中会浮现小时长大的县城,她还在青春期,和妈妈挤在货柜后面隔出的小小床铺上休憩。

  仿佛岁月把她扔过来,若不是手上各项工作留下的茧,她会以为生活中间没有停顿,只是迅速委顿苍老,青春湾流而下,一个叫命运的大神,悄悄地拨弄琴弦,奏响所有人的命运之曲,但并不现身。

  从墓园出来,简川走入一个小巷,闻到一阵燃香的味道,这么浓烈和熟悉,是妈妈的皮具店隔壁小沁的妈妈每逢初一十五最喜点的熏香气味。

  旧事伴随着味觉,迎面泼下。

  和小沁以及小伙伴在外面疯闹回来,裤脚撕裂,晚饭时间,简川吃着对面摊档打包来的鸭肠鸭规和稀粥,妈妈握着她的脚,用针线细细修补,说:“不然,会绊倒的,鼻子都给摔平就惨了咧!”

  等着第二波玩闹的小沁等得不耐烦,急急催促:“快点吃,阿姨快点缝,随便缝缝嘛!”

  黄文清正色道:“要缝好,才好看。”

  小沁呲笑:“她脚上皮肤白而已,脸上皮肤那么黑,哪有好看!又不是花仙子,也不是甜甜公主(某个动画人物吧?)。”

  黄文清还是和小沁争论:“这是我的女儿,当然要好看……女儿不是别的公主有什么关系,女儿就是妈妈的公主。”

  小沁才更像一个公主,打扮得细致妥帖,有整个县城最好看的衣裳,平日的衣裳都是蓬蓬裙,带粉钻小皇冠,小沁妈妈卖冰淇淋,要是停电,哪怕只停一下午电,小晴妈妈会取出很多融化一半,或者融了再冻起来的变形冰淇淋,招待小伙伴们吃。

  小沁不用担心冰淇淋销路,小沁妈妈也不担心,小沁爸爸在交通局工作,工作之余,很多司机喜欢来这里聊天,再整箱整箱买走冰淇淋,带回家。

  小小的简川好想妈妈也卖冰淇淋,因为冰淇淋卖不掉还可以吃,要是皮鞋皮包卖不出去,积压成“货尾”,母女就都没有饭吃了。

  妈妈对要求卖冰淇淋的建议不置可否,只沉默在本子上记录进价,出价,成交价。

  有天一单生意成而未成之际,简川福至心灵,大惊失色问妈妈:“妈!进价单上不是说,这款进价就八十五了咩!您才卖八十?”

  妈妈说:“不要紧啊,这阿姨常常照顾我们生意呢。前面赚别的阿姨一点,熟人阿姨当然要优惠。不积货尾就很好——等流行过去,更不好卖。”

  “阿姨”的男伴爽快地买单,刮刮女孩鼻子:“你看你占人小朋友家便宜!”

  女孩嘟嘟囔囔:“那未必,人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孩子爱钻洞,妈妈这么会做生意,女儿肯定也不差……”

  隐约听见男孩反驳说:“这么小孩子哪会说谎,刚学123等不及显摆呢……”客户两人,渐去渐远。

  妈妈眼睛泛着温柔的光,豪气拍出一张钱币:“你不是想吃荔枝?妈去买一筐来可好?!”

  还是一筐荔枝要几块钱,一餐饭只要几毛钱的时节呢。

  简川撷去脚上一枚落叶,抬头想,妈妈那时候,也是爱我的吧?

  丽丽和妈妈却正在大吵大闹,陈文雅:“你不是说好生下孩子吗?为什么悄悄去医院做手术,你疯了吗?”

  丽丽:“你知道城里怎么说他吗?天天喝酒,夜夜抽烟,网吧夜店……你见过阿振什么样子的,他曾是个早睡早起做三份工作的人,他为了我,已经把自己毁了!”

  陈文雅冷笑:“不是和你的好朋友在一起了么,他不是为你这样,是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孩子!”

  丽丽:“不对!是小珊还是勾引他了!安慰他,安慰到床上去了!你知道小珊对外怎么说吗,说阿振,有事关云长,无事西门庆,那是我的阿振……我们之间是签了协议的,如果不复婚,那一半财产要分回给我……”

  陈文雅:“什么?你还把财产分给他?不是分阿振那些吗?你的房子都是婚前财产啊!看来你不是疯了,是傻瓜!我养了个大傻瓜!?”

  “本来是啊,但是我卖房换了几套学区房嘛……我去找他,他抱着我哭,说想到我怀着别人孩子,嫉妒得想要开车撞到大海里——再不想和我在一起了,觉得我身体里住了恶魔……我是没办法嘛……”

  丽丽说着也哭了起来。

  陈文雅:“你蠢死算了!被那臭小子迷得魔怔了!还不赶紧去复婚!”

  阿振来电话,让丽丽带着协议去小区门口汇合,几天没见,络腮胡子的阿振递给她一个头盔,开一个小绵羊摩托车,载上她就出发了。

  好浪漫,丽丽又想起初中学堂学的诗句:“为人洁白晰,鬑鬑颇有须。盈盈公府步,冉冉府中趋。”

  一阵甜蜜,悄悄依靠在阿振背后,不料车子开始颠簸,丽丽环顾四周,是山上的小路,这不是去民政局,去哪?

  到一个古色古香大门口,阿振停下来,拿过丽丽提包,取出里面的协议,蹲路旁撕碎了用打火机烧成灰。丽丽不明所以,头晕脑胀。

  阿振说:“走吧。”阿振拉着丽丽下山,走到海边,对着浪花良久,转头和丽丽说:“我待会儿要去办点事,过阵子要出差,回来再和你一起去办理手续,这段日子,你要乖乖的。”要出差啊,丽丽心中甜蜜,点头:“你和小珊,你和小珊的事情是真的吗?”

  阿振低头看她:“什么事,你听了什么谣言吗?我出差回来细细地和你讲。”说着走上海边步道,打了一辆车,把丽丽送上车,告诉司机地址,让送丽丽回家。丽丽着急回头:“等等”,阿振护住她的头按她肩膀坐下:“我现在去办事,晚上我给你打电话,乖。”丽丽只得坐下了,看着阿振戴安全帽骑上小摩托车突突突突逆着风骑远,只得回家。

  阿振骑到刚才山脚下,走进古色古香的大门口,顺着台阶走到东北角,一个纤细身影的女生坐着看书,到了眼前,阿振说:“川,办好了。”简川抬头:“行,那我们走吧。”

  两个人迎着海风,往台阶下走,简川信手掏出电话,拨名单为“小江”的号码。

  “嘟——”

  简川心中一跳,继续等着。

  良久,有温和声音响起:“喂你好?”

  (第一卷,完)

继续阅读:第一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