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出狱
简泱泱2017-08-14 10:061,694

  大雨刚尽,泥地和水洼有大群娃娃们欢乐地踩水。

  简川伸了个懒腰看温度计:“今天19度,诶,这是植物扦插的好时节,温度正好。”

  张申好奇瞪大眼睛:“哎哟川姐,这植物还圈叉啊?我一直以为它们无性繁殖呢,不是小蜜蜂来转一圈就完事儿了吗?”

  简川敲一下他头:“废话,扦插,就是无性繁殖,把枝条,叶子,根,芽插入土中,等生根以后再移植,我口音有这样差?你什么耳朵?走走走,开会。”

  这次的会晤,客户是一位开餐馆的男士。

  开餐馆是听上去很富足的工作,但也有无数细节需要考量。

  简川进去后,张申无意识扭头回看一眼,接着将会议室门,轻然关上。

  而另一扇门里边,简圳正在一个便道上小跑着。

  除了一扇铁门,门外挂着“劳改农场”的牌子外,这里和农场看上去一点关系也没有,更像是一个工业园或厂区。

  简圳把所有零件扶上小推车。扶正,送到下一个区域。

  在简川信中提到骗小孩遵守时间流程的如厕牌,工作牌,在这里是很不同的存在。

  简川给小朋友制作如厕牌,工作牌,让孩子们自愿去体验时间和地点的意义,争抢着去如厕或者工作——在农场里,牌子则是代表某种自由。

  每个区域有上百人,却只有寥寥的五只如厕牌,挂在门口的白板上。

  当一个人需要走开或者如厕时,他需要摘走牌子,并写上离去的时间,要是五只牌子都不在,说明这个时间内有五个人在如厕,其他人要用,须等他们回来,当一个人使用如厕牌超过多少分钟,他将被记录。

  其他憋尿很急的人,则会默默地等到放工,好给这个人来“谈谈理想,谈谈人生”。

  只有,当机器损坏等修时,大伙可以有一定的轮岗、休息、抽烟时间。

  在这里,简圳更能体会时间和地点的涵义。

  当然,也体会到自由的意义,原来自由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自由是,想不做什么,就可以不做什么。光待着,什么都不做,那真是很幸福的。

  简圳在职业高中学的电子课程,七零八落,修复机器的能力有限,破坏是够了——于是,他们这个区域的机器有时会停工一下,频率不会太高。

  一个冬日下午,简圳以贼心贼脑的心虚和敏感,正琢磨哪边还可稍做手脚让休息时间增多又不至于引起怀疑,让他看到天花板的连接线缝有点松,想着要找个时间汇报,怎么汇报,汇报时不知道能不能赚点儿休息时间……这时一群干部走进来,好巧不巧,火星四溅,电线径直像一条负重过多的藤摔下,简圳顷刻脑子停顿,手却已条件反射般按下总控闸。

  走第一步是队长小耿,他看到车间机器瞬间停顿,一个服刑人员呆若木鸡地盯着他,没反应过来,是后面的队友上来提醒他。

  他拍拍简圳肩膀,没说什么。

  如果是电视剧或者小说里,队长会慈祥地和简圳说:“你救了我一命啊!这是多么多么地高风亮节……啾啾啾啾”然后再给简圳一个天大的好机会……再遇上高人,频频立功,重出江湖什么的。

  但,没有。

  没有,没有人来找他。

  不过还是起了变化,过两个月,管教干部把简圳调到另一个车间,是汽车零件的制造。

  并指定简圳看管和冲洗农场的所有车子。

  车子内部用吸尘机吸尘,完了冲洗车子表面,因此学了一点点开窗户,关窗户……等车子来的时候,他蹲着研究车底内部构造,小耿问他想不想学修车,简圳默默点头,于是小耿把从当汽车兵开始的几下散手教会了他。

  小耿的照顾是若有似无的,比如让他做最轻省的运送零件,可以在便道上跑跑,吹吹野外的风。

  别的工作简圳不太知道,但做流水线工作的烦躁和枯燥,简圳体会得够够的。

  这类型的工作,很可能是世界上最消磨脑子的活儿,开机,坐下,操作,关机,走人。

  每一天,都一样,没有变化,不必变化,也不允许变化。

  久而久之,双手和脑袋变得像是金婚多年的老夫老妻,有木然默契,却不再需要交流,不再需要商量,不再有火花,不再有活力。

  送货和扫车,这么久,看似毫无变化,也让简圳学会了一点点思考的能力。

  这下,眼看,就要6年了。

  莺飞草长,是说春夏之交吧,迟日江山丽。

  进入草叶菲菲的夏季,花圃边含笑树又再盛放了一次。

  简圳无心闻花,草草收拾了下小耿塞给他的抽绳包,等着爸爸和妹子在围墙边出现。

继续阅读:第五十二章 核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