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陵园的‘祭奠’
楚韵儿2016-01-06 10:063,165

  我会帮你好好管理这个家的。”王欣露脸上呈现出狡黠的笑意。可她看着吴析伟又是那么的深情。

  吴析伟提起自己的行礼。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甄萱儿。然后,头也不回的向别墅门口走去。

  甄萱儿至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她知道,吴析伟也并不想听她说什么。所以,她便忍受着。

  吴析伟让王欣露来家里。说好听点,是怕甄萱儿累着。说难听点,这个别墅里已经换了女主人。甄萱儿已经不在是掌握大权的人。

  “你们都听到了。你们先生刚才说。这个家现在由我做主。以后,遇到什么事情。都得亲自过问我。明白吗?”吴析伟走了之后。王欣露就变成了另一幅嘴脸。

  “是,欣露小姐。”

  甄萱儿面无表情。把电视打开。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都下去干活吧。”王欣露不耐烦的盯着这群女佣。“这有什么好看的。”王欣露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将小几上的电视遥控器拿起来。自顾自的换台。她见甄萱儿盯着她。便说:“萱儿,你现在怀着孩子。不应该看电视。电视辐射太大。对孩子不好。”她冷冷的说道。而且,还很理直气壮。

  “我看得很少。都是一些关于母亲孕育宝宝的知识。”甄萱儿看着王欣露十分温柔的解释。

  “是吗?那也不行。”王欣露挑着眉头。一幅好像她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她做主的表情。

  “好吧。你慢慢看。”甄萱儿站起身来。朝李妈喊道:“李妈,我想喝稀粥。你帮我做一碗吧。”

  “好,我马上……”

  “不行。现在才几点啊。吃饭也得到时候吧。”李妈还没有说完。王欣露就直接打断了她的话。“从现在开始。每天都得按时吃饭。一天三次。早上七点。中午十二点。晚上八点。”

  “欣露小姐。不可以的。太太现在怀着孩子。吃饭不能像平常人一样。那么的有规律。有时候有可能吃不下。有时候也会突然想吃东西。”李妈赶紧替甄萱儿解释。

  “什么平常人。难道,她就不是平常人了吗?如果她是神仙。那么,就不用再吃了。”王欣露瞪着甄萱儿。当作她的面。一点面子都不给甄萱儿留。

  “可是……”

  “好了李妈。我现在不想吃了。你先去忙吧。”甄萱儿不想让李妈为难。才故意说道。

  李妈看了一眼甄萱儿。也不在说什么。只是心里气愤吴析伟。怎么会让王欣露来这个家操办事。

  王欣露一向不喜欢甄萱儿。总是处处针对甄萱儿。现在甄萱儿怀着孩子。也很不方便。真不知道在这一周里。她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

  “小心点走啊。那个野种如果无间摔掉了。说不定,析伟哥哥是不会放在心上的。”王欣露盯了一眼正在上楼的甄萱儿。然后,用指甲刀修着指甲。感觉,她那话根本就不是在对甄萱儿说的。

  甄萱儿回头盯着王欣露。而王欣露像没事人一样。自顾自的玩弄着手。甄萱儿哽咽着喉咙的口水。眼睛里闪烁着泪光,她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忍受着,一步一步上楼去。

  “哼——”王欣露见甄萱儿已经回到她的卧室。才气愤的将手上的指甲刀,狠狠的仍在地上。

  东郊陵园。

  “嘟嘟……”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停在陵园的自动门前。喇叭不停的叫着。

  守门的保安听到响声,赶紧从保安室跑出来。见到那辆名车。他的眼睛本能的睁得老大。毫不怠慢赶紧将门打开。

  东郊陵园是有钱人安葬的地方。那守门的保安,都要比西郊陵园的保安强壮。

  陵园的打扫也很干净,不像西郊陵园。祭奠去世的人,放的东西已经很久了。都不会有人去收拾。

  王欣露以一身黑色的裙装,手中捧着一束白菊,出现在保安的眼前。

  “小姐,你好。”保安恭敬的叫道。虽然他不认识王欣露,可他却认识那名车的模样。更知道那辆车叫什么名字。

  “叫几个人,把车上的东西。搬到我指定的墓碑前。”她戴着黑色的墨镜,她的表情,保安也根本看不清楚。

  “好的。”保安恭敬的回答。

  像开这种名车的人。到这个陵园。一天也有很多。可是,这些保安知道,这些人都是有钱人。他们也惹不起。除了哈腰点头之外。就是听从他们的安排。

  不过,更重要的是,等他们办完了事。来看望埋在这里的人。总是会给他们小费。保安的工资不高。可他们拿到的小费,却已经高过了他们的工资。

  “放这里吧。”王欣露冷冷的说道。还从包包里拿出一叠百元钞票,递给为首的那个保安。

  “谢谢……”保安连连道谢。

  王欣露没有理会他们。从站在墓碑前,她就一直看着墓碑上面那个照片上的人。

  等保安都走了之后,她才摘下自己的墨镜。望着墓碑上面的那个人。她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眼神看起来比较冷漠。好像,她来这里的目的,根本就不是来看墓碑上面的人的。

  王欣露直挺挺的站在墓碑前,手中抱着白菊。好一阵都没有说话。

  远处的保安,本能的望了一眼王欣露。来这里的有钱人是不少。可是,像她这样大方的却很少见。他独自摇了摇头。才大步向保安室走去。

  “你死得太早了。你欠我的,我都还没有拿回来。为什么你的命,要那么的短?连一个让我发泄的机会,都不给我。”王欣露盯着照片上面的人。冷冷的说道。

  她的眼睛里没有眼泪。也没有任何的感情可言。仿佛,照片上面的人,是她的仇人。她只是来嘲笑仇人的。来奚落仇人的。

  “你不应该死这么早。我好不容易才有了出头之日。可是,你却已经不在了。那我一直的努力,都还有什么意思?呵呵……”她不由得冷笑起来。那笑声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我忘记了。你不是还有甄萱儿吗?我一定会替你好好的照顾她。一定会……好_好_的_照_顾_她。”她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每一个字,都带着力道。“我说过,我会让你付出应有的代价。你当初那样的对待我。就算你死了。我也会报复到你。父债子还!”她把手中的白菊狠狠的仍在墓碑上。

  “我们好久都没有叙旧了。今天,就让我再陪你一次。每一次去你那里。你不是都会对我一翻说辞吗?这可是好不容易才有的机会。我终于可以畅所欲言。而你?却只能够听我诉说。呵呵……”她的笑声有点凄凉。还带点悲苦。

  王欣露直接用脚,把墓碑前残留的树叶踢开。然后,自己坐在墓碑前。打开保安抬上来的地酒。拿出两个杯子。全都满上了杯。她一杯放在墓碑前。一杯自己端着。

  “我敬你啊。”她举起杯子,向墓碑前扬了扬。“哦,对了。我以前都是没有那个资格的。你是甄氏药业集团的懂事长嘛。怎么可能和我一个小人物喝酒。”她把墓碑前的酒杯端起来。然后,向前面直接仍去。“我是不配和你喝酒的。所以,你就看着我喝好了。”她猛得将酒杯里的酒,全都喝下去。她玩弄着手中的小酒杯。一幅饶有兴趣的模样。再满上一杯。她转身盯着墓碑上面的照片。“你不是讨厌我吗?干嘛还要笑啊?”那照片上面的面孔,确实笑得很灿烂。“我真想知道,你死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模样。更想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到底是不是红色的。”她看起来十分的愤怒。连整个面部表情都变得有点扭曲。连续喝下了三杯酒。“你那么爱甄萱儿。可是,你看看你这个地方都成什么样了?连一个打扫的人都没有。而你亲自选的女婿呢?怎么也会丢下甄萱儿,一个人跑去美国啊。这都是为什么?因为……因为你有眼无珠。这都是你的报应。”她步履蹒跚的站起来。用手指着墓碑上面的照片。“我不想陪你了。我要去你宝贝女儿家。好好的照顾她。我也要让你看看,我是怎么对待她的。让她也尝尝,你以前对我的痛苦。”

  “哐铛……”王欣露再一次,将手中的酒杯。仍在墓碑上面。

  她一定是恨透了墓碑上面的人。所以才会如此的对待他。

  她不是没有血,没有肉的人。她也是哭了的。只是,她的眼泪。不是对死去的那个人难过。而是憎恨。而是愤恨的眼泪。

  玉树街十二号。

  “欣露,你要去哪里?为什么要收拾行礼啊?”王熙凤围着一直收拾行礼的王欣露,脸上满是担心的神色。

  “去一个朋友家。过几天就会回来。”她没有告诉王熙凤,她到底是什么地方。如果被王熙凤知道。她一定会反对王欣露的。

  “朋友家?那是什么地方?”王熙凤不依不饶,还一直追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灵宝宝:恶总裁爹地请接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灵宝宝:恶总裁爹地请接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