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爸爸突然自杀
楚韵儿2016-01-06 10:063,537

  甄萱儿本能的将被子拉紧一些。才对李妈点了点头。

  前一个月和他吵架。他也只是回来晚一点罢了。可今天晚上,都到了半夜都不见人的人。吴析伟到底去了哪里?

  “叮叮……”甄萱儿从床上猛得蹭起来。看着床头柜的内线电话。犹豫着要不要去接。

  深夜突然来电话。这也是别墅里少有的事。怎么吴析伟一走。她就感觉家里老是有什么似的。

  “太太,你怎么不接电话啊?”李妈披着一件外套,从卧室外面进来。望着坐在床上的甄萱儿。

  “我……”她往床上里面坐一点。“你帮我接吧。如果是找我的。就说我不在。”一定又是林络祥。她自己接了电话,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喂,你好市锦别墅。”李妈顺从的答应。

  甄萱儿盯着李妈。看着李妈的样子。很想知道她此时听到了什么。

  李妈的表情越来越暗淡。还好像有点着急的模样。那到底是谁打来的?

  “太太,是……”李妈用手捂住电话听筒。看着甄萱儿,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她是谁打来的。

  “李妈,是先生吗?是不是他打来的电话?”甄萱儿小心翼翼的问。

  “不是。是太太的叔叔。”她把电话递给甄萱儿。

  “叔叔?”甄萱儿吃惊的问。这么晚了,叔叔打电话给她做什么?“喂……”

  “萱儿,你爸爸出事了。你快回家一趟。”电话那头甄永城很着急的声音。

  “什么?爸爸他怎么了?”她将电话握紧一些。感觉她有点听不太到电话那头的声音。

  “你爸爸他…他在家里服毒自杀了。”

  自杀!!!那是多么可怕的事。几个小时前,她才见过她的爸爸。还在那么多人面前举行了宴会。新药发布会办得那么的成功。为什么爸爸要自杀,那是一件多么荒妙的事。

  “喂……萱儿,萱儿你还在听我说话吗?”

  “……在,叔叔。那是怎么回事?爸爸他……他为什么要自杀?为什么呀?”甄萱儿变得有点语无伦次。

  “我说不清楚。你现在亲自过来一趟吧。快点啊。”

  “嘟嘟……”甄萱儿还想问什么。电话那头的甄永城,就已经挂掉了电话。

  “太太……”李妈见甄萱儿还在发着呆。便小声的喊道她。

  甄萱儿豆大的眼泪已经落了下来。

  “李妈,让马叔给我备车。快点。”她一边说,一边换自己的睡衣。

  “出什么事了太太?”

  “不要问了。快点让马叔备车。”她几乎是对李妈吼叫出来的。

  甄萱儿一向平易近人。可为了她爸爸的事。也不得不着急的对李妈吼道。

  车里面甄萱儿穿着大衣。可她一点也不觉得温暖。这个冬天,仿佛比任何一个冬天都要冷。

  望着车窗外面的树木。飞快的倒退。之前经过的腊梅花海。她也不觉得娇艳。反而心痛无比。

  她的爸爸真的自杀了吗?如果那样的话,她没有离开宴会那该多好。说不定,此时她会在她爸爸的别墅里。一起陪伴着他。

  “马叔,再开快一点。”

  市锦别墅离甄萱儿爸爸的别墅,不过才两条街。可她觉得仿佛是走了一个世纪之久。

  “大哥,你怎么会那么想不开啊?怎么说走就走了。你让弟弟都怎么办啊?大哥……”

  “大伯,你醒一醒啊。大伯……”

  “大哥,你走了,萱儿她怎么办?你怎么忍心丢下她一个人。大哥……”

  甄萱儿还在跑到门口,就听到甄永城一家老小。哭丧着她爸爸甄兴达。

  “萱儿,萱儿你可来了。”范玉蓉看着甄萱儿,便奔跑到她的身边。不停的哭泣。

  “萱儿,你爸爸他死得好惨啊。”甄永城也哭天抹泪。

  “爸爸……”甄萱儿之前一直都倔强得不肯落下来的眼泪。此时见到她爸爸的遗体。全都忍不住掉了下来。

  才多长的时间。别墅里就已经挂起了孝布。连所有的下人都穿着孝服。

  大堂的中间摆放着一个棺材。前面是火盆。里面已经烧了很多的冥币。甄家老小都跪在大堂里。为甄兴达守着灵。

  哭声,哀怨声。全都夹搭在一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谁能够告诉我?”甄萱儿望着大堂里的人。她不知道此时应该问谁?谁又是知道她爸爸甄兴达自杀的原因。

  “萱儿,你爸爸他举行了宴会之后,就变得奇奇怪怪的。回到家里就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书房里。等下人去叫他的时候。他就已经……”解释的人是甄永城。他此时已经是泪流满面。后半部的话,他也不能够说完全。

  “不可能!”甄萱儿歇斯底里的吼叫着。“之前我在宴会见到爸爸的时候。他还好好的。他不可能会自杀。这其中一定有原因。爸爸不会自杀。”

  刚刚结束新药发布会。甄兴达正是事业的高峰期。他怎么可能会自杀。谁会信这样的话。

  “萱儿,你爸爸他确实是自杀的。不然的话。又怎么会死在书房里。”范玉蓉握住甄萱儿的手。想要安慰她。

  “我不相信。爸爸一定不会自杀。他不会丢下我一个人。他不可能会自杀。”甄兴达那么的疼爱她。又怎么可能丢下她一个人。“我要报案!让警察来调查这件事。”

  “法医已经检验过了。你爸爸是吃安眠药,超过了药量才死亡。这里是法医的检验报告。”甄永城从旁边的桌子上,递给甄萱儿一份报告。

  甄萱儿望着那张检验单。眼泪已经模糊了她的视线。她狠狠的将眼泪摸去。看着那张单子。

  她不信!她不能够相信。一张单子就决定了,她爸爸甄兴达已经死亡的事实。

  “这是假的。不是这样的。不是!不是……”甄萱儿气愤的将单子撕掉。“法医在哪里?我要亲自去问他。法医呢?”

  “因为时间太晚。所以,我们便让法医先回去。”

  “爸爸……”甄萱儿冲到棺材边。爬在她爸爸的棺材上痛哭流涕。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种事。以前总会有人帮她处理。而今天,她爸爸突然离开。吴析伟也不在。她心乱如麻。连一个安慰她的人都没有。

  “萱儿,不要难过了。你爸爸知道了。也会伤心的。”范玉蓉拍着甄萱儿的背安慰。

  “爸爸不会死的。他怎么可能自杀。我不相信……几个小时前,我还见到了他。他那么的高兴……他怎么会想不开。婶娘,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甄萱儿拉着范玉蓉的手。泣不成声。

  “萱儿,我老实告诉你。你爸爸他是因为欠了银行很多债,所以,才会想不开的。”

  甄萱儿满脸泪痕望着甄永城。他的话如晴天霹雳般轰炸甄萱儿整个头。

  “叔叔你在说什么?”甄萱儿走到甄永城的身边。

  “你爸爸他欠下银行五千万的债物。所以,才会想不开自杀。”

  “不可能!”甄萱儿抓着甄永城的手。对他大声吼叫道。“爸爸的公司那么大,怎么可能会负债?公司也都经营得很好。怎么会像叔叔说的那样?为什么?为什么叔叔要骗我?”她拼命的摇晃着甄永城。

  “萱儿,相信叔叔。一切都是真的。不然的话。你爸爸他怎么会想不开。”甄永城又从旁边拿出一叠文件。“这里是银行的债务单。是我从你爸爸的书房找到的。上面还有你爸爸的亲笔签名。”

  甄萱儿双手拿着文件,不停的颤抖。

  没错!那的确是甄兴达的签名!

  五千万!那样庞大的数字。刺痛了甄萱儿的眼睛。

  甄氏药业集团看起来,外表那么的光鲜亮丽。谁会想到,这中间竟然欠下如此巨大的债务。

  欠债!真的吗?如果不是那样的话。爸爸又为什么要自杀?那根本就没有理由。

  欠了债。那就是说,爸爸的公司完了。而且,连他的遗产也不会有。还有可能还负债!

  这日子都是怎么了?吴析伟不爱她了。爸爸也死了。那她呢?她要怎么办?

  “我要去看看爸爸。我想看看他。”甄萱儿立马跑到棺材边。想要把棺材打开来看看。

  “萱儿……”甄永城和范玉蓉赶紧跑过去,把甄萱儿拦住。

  “萱儿,你爸爸他已经死了。你就不要打扰他了。我们已经请了法师为他超度。可不要让你爸爸死后,灵魂都得不到安宁啊。”甄永城挡在甄萱儿的前面。

  “对啊萱儿。让你爸爸安息吧。”范玉蓉也附和着。“人死不能复生。你也要节哀呀。”她用手摸着眼泪。

  “难道爸爸他死了。我这个做女儿的,连他最后一眼,都不可以看吗?”事情发生得这么突然。叫她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怎么能够承受得住。

  “可以…但是,你爸爸他已经死了。这是不可能改变的事实。你看了又能怎么样?”甄永城让开挡住的棺材。“如果,你连你爸爸最一点安宁都给他。那么,你就看吧。”

  甄萱儿手伸到棺材边。几度犹豫,她始终没有那个勇气。去打开她爸爸的棺材。

  吃了那么多的安眠药。一定很难受吧?她能够想像得到,她爸爸甄兴达死后的痛苦。

  公司真的有欠下叔叔所说的那么多债务吗?可是,为什么她爸爸从来都没有跟她说过。即使,她没有任何的财力。那也可以帮他想想办法啊!

  满屋的孝带!下人身上的孝服!法师的超度!法医的检验报告!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得那么的及时。

  这看起来,好像是一场计划好的预谋。可是,甄萱儿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

  银行的帐单不会有假。她爸爸的亲笔签名,更不会假。那么,甄兴达就真的是自杀死了吗?

  这一个晚上,是甄萱儿一生都无法忘记的夜晚。也是她人生最大的转折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灵宝宝:恶总裁爹地请接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灵宝宝:恶总裁爹地请接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