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清醒吻
霂柏2016-01-26 11:122,787

  我的心脏仅仅是疼了一下,就恢复原状。此时,夜幕微垂,华灯初上,周围倏的浮起了薄薄雾霭。

  墨市常起雾,但姥姥总说起雾不吉利,所以——

  我打算赶紧去、赶紧回!

  我沿着大马路数着步子跑到饭店时,招来了很多注目礼,这才发现自己还穿着睡袍!拧了拧眉,我无视那些注目,一边点菜一边想着附近哪儿有衣服店。

  然后我点完菜后吩咐服务员打包,自己直奔了附近的超市去买衣服。

  买好衣服回来时,我怕饭菜没做好,又买了很多零食,提着大包小包回去时,却怎么找、也找不到博物馆在哪儿了!

  眼前这条薄雾弥漫的大路像没有尽头一般,我记得籁笙说,博物馆后头的路是通往鬼门关的路。而姥姥也曾经说过,人死后不是直接去阴间,而是要通过鬼门关后才能进入阴间轮回。所以,很多人大难不死时都会说上一句,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圈!

  只这鬼门关,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进去,我结过阴亲,属于阴阳两路人才能一脚踏进去!而平常人若走上那条阴阳路,对身体也是有损的,所以,那天籁笙才说——

  还没给我指路!

  也是因为知道了这一点,我出来时,就记下了自己离开的脚步,当我再走回三百多步停下时,忽然发现……博物馆不见了!

  我的周围满是迷雾!

  我不敢往前,我怕我又走去鬼门关,韩悟现在那么虚弱,可没有人救我!只是当我后退时,发现我竟走不出迷雾!

  迷雾中温度低冷,我周围仍旧是呼呼的风,那些风还在朝着博物馆的方向不断吹。

  倏的,我脑海中划过一个念头,汗毛直立——

  风吹,不是该雾散吗?为什么,随着风吹反而雾越来越浓了?疑惑中,鼻尖忽然嗅到股糜烂之味。

  那种味道,和我以前陪姥姥去给死人作法时闻到的尸臭味一模一样!

  我猛然捂住口鼻时,心里更“咯噔”一下缩紧……

  我为什么会闻见这味道?

  难道说这里有死人!正想着,耳朵里也听见了“簌簌”的杂乱脚步声,伴随着低声呜咽声,凄凄惨惨鬼哭声,还有隐隐约约的尖叫声!地面更出现了一滩滩的血!僵硬着脖子,我缓缓抬头时,瞳孔猛然放大——

  原来那些嗖嗖的风,全部都是……穿肠肚烂,满身疮痍的鬼!

  眼前的鬼有掉了眼珠子的,断肢残臂的,拖着长肠子的,满身是血的,甚至还有削掉半个脑袋的……

  而这些鬼正从我身体里或身旁飞快的飘过!

  鬼的周围正弥漫着薄雾!又一只无头鬼穿过我的身体时,我手中的东西全部落在了地上!整个人像是被施了定身术般动弹不得!“扑通、扑通”,我的心跳不断的加速,它像是打雷一样更是悬到嗓子眼,感觉随时要跳出来!

  然后,我的手腕一凉,被什么抓住了手!

  “啊!”

  我猛然甩开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姑娘,是我们!”熟悉的道士声让我微微一怔,回头我就看见了籁笙的大师兄,在他身后还有一群道士!

  “是你们……”我松口气说话时,他也松开了手,点点头道:“我们是来帮韩先生的。韩先生呢?”

  厚厚的嘴唇一张一合间,我脑海中倏的划过韩悟警惕的眼神和最后反常奔跑!

  心无端一沉时,听大师兄又道——

  “下午傍晚时,我们山上镇压的一只厉鬼忽然挣脱了封印下山,师父说,这只鬼是韩先生制服的,所以一定是来找……”

  大师兄说话间,我早已经往前跑去——

  “别废话了!快跟我来!”

  我飞快的和那些穿过我身体的鬼一起往前跑时,想起傍晚屋内盯着我的感觉,难道说——

  那时候,那只厉鬼就来了?那韩悟……你是故意把我支开吗?想到这一点,心脏又狠狠地疼起来,那种疼仿佛是被千万只蚂蚁撕咬,我再也不怀疑韩悟了!我也再不怕这些鬼了!我只是飞快的往前跑……

  终于看见了博物馆!

  博物馆的门大开,无数的鬼正在往里涌……

  耐着恶心,我撞开一个又一个鬼身体时,已经浑身冰凉!那些道士和我一般往前跑着一直到长廊中,我忽然发现——

  眼前这些鬼不像是往里跑,更像是被吸进来!

  “不好!一定是那厉鬼在吸食自己的手下,之前就是因为如此,韩先生废了很大的功夫才制服他!”追来的大师兄说话时,忽然倒退了好几步,“好大的煞气!”他说时,我并未感觉到所谓的煞气,我的脚步没停,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但看这些鬼不能对我造成什么影响,只是穿透我的身体,我就继续往前跑……

  我不能放任韩悟不管!

  他如今的一切虚弱都是我造成的,我就必须担负起……保护他的责任。

  哪怕……

  拼了我这条命!

  那群道士被所谓的煞气阻拦时,我已经跑到了楼梯口。果不其然,楼梯里的鬼不是主动往前,反而是被吸上去!越是往里头,吸力越大,风也变成了一个漩涡似得,我则在那些鬼消失的地方……

  看见了韩悟!

  远远站着的韩悟,被“薄雾”笼罩着,那大约就是厉鬼,可我看不见!我只能能透过薄雾看到韩悟在喘息,那种幅度的大喘息,让我十分的……

  心疼!

  耳边,那种鬼哭狼嚎的叫声越来越大,无数的鬼被吸到那团薄雾里消失不见的尖叫声几乎要刺破我的耳膜。而我正要往前,忽然间,我的身体失重,也被那风……

  吸了过去!

  “啊——”失重的感觉让我猛然尖叫出声,下一秒,我就看见了那只鬼!那是个无比巨大的鬼,足足有两个人高!大约的身体看不真切,可随着贴近,我透过薄雾看见了一个破破烂烂的肚脐眼!

  我张大嘴巴尖叫出声时,也从那只鬼的身体里穿了过去!忽的……张大的嘴里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沿着喉咙滑了下去……

  下一秒,我已经飞过“薄雾”,感觉身上一凉……

  被韩悟抱住。

  “白痴!”

  韩悟接住我时,声音啐着狠戾,我猛然睁开眼,刚想说什么,却被韩悟……封吻住了唇。一切都在瞬息之间。

  我愕然睁大眼,看着他挂彩的脸,看着他颤抖的长睫,只觉得身体里有股凉气被吸走……下一秒,他就缩回了舌尖,把我放站在身后。

  “站好。”

  他冷冷说话时,风忽然就停止了,我呆呆的站在他身后等风再起时,发现那风转了方向!“薄雾”正被韩悟一点点的吸过去!

  无数的“风”朝着韩悟身体袭来时,我得扶着他身后的棺材才没倒下,而周围满是“吼吼”的挣扎喊叫,隐隐约约的,我看见韩悟抓住了一个满是破烂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肚脐方向,继而我就眼睁睁的看着那手没入了韩悟肚脐,然后是手臂,身体……

  最后看不见了。

  ……

  薄雾被韩悟完全吸收时,韩悟的周围也停下一群被吸附而来的小鬼,冰冷的桃花眸一瞬睁开时,风也止住,他身旁那些小鬼“呀”的一声尖叫,逃的比风还快!

  我还呆呆的站在棺材边儿,听着周围鬼哭狼嚎的尖叫,看着那些小鬼四下逃窜的惨状,觉得自己还不能动弹!这一切……都把我看傻了!

  那一群道士也终于赶过来——

  “韩先生,你没事吧?”

  大师兄说话时,韩悟并未看他们,他只是转过身,旁若无人的问我:“为什么回来。”

  为什么回来?

  我脑袋里已经完全蒙了,哆哆嗦嗦的开口:“因为……因为这是我家啊……”

  身份证上,我已经注册了这个地址。

继续阅读:第20章 小酒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棺人,不可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