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小酒馆
霂柏2017-05-21 21:002,845

  我说完后,韩悟漆黑的眼眸有一瞬的凝滞,在那凝滞的目光下,我才腾然反应过来我这话说的好暧昧!

  可我无法否认,方才惊险时刻,我确把韩悟当作家人,十分担心他的安危,只要一想到他把我支开,独自面对厉鬼,我就很揪心……想到厉鬼,我自然也想到了方才那一吻。

  好像更暧昧的人是他吧?

  在那种时刻居然会……

  面前,韩悟冷眸一转,对我的回答,只给予“哧”的一声不屑冷哼。随之嫌弃的扭过脸——

  “下次别张嘴乱叫,再吃到什么东西,我不会帮你。”

  韩悟声音刻薄又无情,我微微一怔,旋即想起那一抹滑到肚子里的冷意和后来风向的转变。

  难道说……我是吃下什么东西后,韩悟用接吻的方式,吸走了吗?

  思索时,我觉得面前冷风一转,侧目看去时,韩悟已经双手插兜,冷酷的走下楼梯时,对那一群纷纷让路的道士,孤傲命令:“把这里收拾干净后,立刻离开。”

  “好的,师叔祖!”

  大师兄说完,迟疑了下,又抬起头:“对了师叔祖,上次晚辈们多有得罪!既然修宸师叔是和师叔祖结缘,那稍后,晚辈立刻回山门,将师叔放出来。”

  楼梯口,韩悟只“嗯”了一声,然后人就拐了弯看不到了。

  我本想追上去,可他没说让我和他走,而且……

  “什么师叔祖?韩先生是道士?”

  这也太令我意外了!

  我看向大师兄时,大师兄对我态度也不复之前的冷肃,抿着厚唇一笑:“非也非也,‘师叔祖’这称号,是师父让我们这么喊,韩先生,他并不是我们道门中人。具体是谁……师父也不知道。”

  大师兄给我解释后,又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那眼神却带着敬佩:“姑娘,之前是在下眼拙,没能发现姑娘体藏玄机!能不惧煞气,和韩先生为伴,姑娘当真是真人不露相!”

  大师兄说完后,我更是一头雾水了,“什么玄机煞气的?”

  却是大师兄还没开口,下头韩悟喊我:“白痴,下来——”

  不屑又不耐的声音传来时,我只愣了一愣,就飞快往下跑。

  跑了没几步,我又停下。

  “籁笙呢?”

  这么多人,我没看见籁笙。最末尾的小道士挠挠头:“二师兄因为丢了缚龙索被关押起来了……”

  我目光一沉,点头说句“谢谢”后,就往下跑。

  楼下,韩悟已经换了衣服。

  休闲暗蓝色T恤和黑色长裤,越衬得皮肤白璧无瑕……

  嗯?我眼睛一亮,由衷笑道:“韩先生,你的伤好了!”

  韩悟并未理我,只转身,送给我一个赏心悦目的后脑勺,和如玉般白皙修长的脖子以及双手插兜的潇洒冷酷背影,他走的飞快,我几乎要小跑才能追上,就这么跟着他一路出了门。

  门外已经没有了浓雾,安静祥和的月色下,地上散落的零食和打包盒让我肚子瞬间“咕噜噜”叫起来。

  从前方飘来的隐隐约约饭香,让我的肚子更是狂叫,口水也泛滥。

  我一边吞咽口水一边飞快追上去问他,“韩先生,我们要去哪?”

  韩悟并未回头,只是步伐矫健的往前走,眼神漠然的望着前方,仿佛身边没有我这个人。

  我闻着那饭香,肚子不断的叫唤,却也只能跟着韩悟往前走——

  直到韩悟走进一家距离博物馆最近的酒馆。

  不知是不是太接近阴阳路,这边儿的生意和前方火爆的生意完全不同,方才我过来、过去的时候,看酒馆门口是一个人也没有,可这会儿里头居然传来了各种各样的喧哗声,仿佛有很多人的样子!

  “韩少,你来了!”

  门里头传来女人呼喊韩悟的声音时,我觉得有几许耳熟,继而我想起这声音,正是打电话的女人!心跳一紧时,就听韩悟冷冷“嗯”了一声,我这就赶紧走进去……

  却是当我走进去时,屋内忽然安静到一根针掉下来都听的见!脚步一顿,我不解的抬头时,忽然发现——

  这一屋子的喧哗声,竟然是方才四下逃窜的鬼!

  那些鬼看见韩悟瞬间,安静几秒,就再度逃窜!我不幸站在门前,被一股股“冷风”从身体里钻过时,不断的抖着激灵,却迈不动脚!而不断发抖时,我听到韩悟道——

  “给她做饭。”

  这个“她”,自然是我。

  好不容易,最后一只鬼从我身体里钻出去时,我才能动弹,而抬眸间,屋内一片凌乱,桌椅翻倒,人就只剩下我、韩悟还有那个女人。

  那边儿女人应一声“好”后,就转身离开,这边儿韩悟自顾走到吧台里,从架上拿出白酒和灰香炉,坐下了。

  我挪动脚步走过去时,看他点燃香炉,在缭缭青烟中,静静品酒,鼻尖微动,眉目舒展的样子,想起姥姥说,魂既是气,他们是通过闻味来补充自身之气。

  只韩悟拥有美艳的皮肉,那天姿绝色、美如冠玉的面这会儿没了疤痕,坐在那儿跟一幅画似得!他到底是人还是鬼?

  我拧眉不解间,早已经走到他旁边儿,才刚坐下,蛋炒饭就来了。

  方才韩悟挡着我没看见她,这会儿她从厨房走来,我看的呆了一呆。

  这女人简直是修宸的翻版,那修长上挑的丹凤眸,如出一辙的娇艳红唇,加上傲人的身材……堪比模特也不为过。她走到我面前,把手中餐盘放下时,看也没看我,就转身走向韩悟,从怀中拿出一方纸条:“这是他们的地址。”

  女人说话时,眼睛不住瞄着韩悟的脸,那眼神……我在电视中看过很多次,是爱慕。

  韩悟接过纸条后,并未理她,他仍旧闭着眼,兀自嗅味,表情怡然。

  女人也没说什么,转身走开时才看向我,那一眼——

  冰冷如刀,叫我浑身一僵,下一秒她回过头,走进后厨房,看不见了。

  “吃饭。”

  耳边传来韩悟冷冷的声音时,我回头发现他不知何时睁开了眼,那漆黑冷漠的目光又让我心跳一顿。赶紧拿起勺子扒拉米饭,心道:这些人的眼睛都是怎么长的?各个都会飞刀子!可不知道怎么了,我怎么扒拉那米饭,就只有几粒!

  正拧眉,听韩悟极为冷漠道,“拿反了。”

  “哎?”

  我一怔,继而明白什么,低头看过去时,果然是把勺子用反了……

  我吃饭时,那个女人没再回来,可我吃的太急,竟然噎住了!脸被憋得通红时,韩悟把他那一杯闻了很久的白酒递给我时,我想也不想的灌下去!

  那方才还烈烈的白酒此刻一点味道都没,就像是白开水!

  当蛋炒饭冲下去时,我忽然面色一白——

  如果说,鬼吃东西是闻味道,这一杯没味道的白酒,算不算是韩悟吃过的东西……

  “嫌弃?”

  目光发怔时,听韩悟倨傲又阴森的声音,我迅速摇头:“怎么会!谢谢……谢谢韩先生。”

  心里虽然别扭,但……

  亲都亲过了,喝上点闻过味的酒也没什么!我自我安慰着,又继续吃饭,听韩悟冷冷哼了一声……只是,一直到我吃饱,那女人也没来了,韩悟则在我吃完最后一粒米时起身离开,我擦了一把嘴,紧跟着他走出去时,外头月光皎白,微风徐徐,十分的舒适。

  且越往前走,路上的风越是暖意洋洋,左右都是行人,好不热闹。

  再往前还有小吃街,我和韩悟并肩走在街上人群中时,忽然就想到和姥姥逛街的场景。

  此生,除了姥姥还是第一次有人陪在我身边。

  “韩先生,我姥姥的尸骨在哪?”我说时,韩悟脚步并无停顿,他声音仍旧孤冷:“等你死了,亲自去问她。”

  他这样的阴冷我已经习惯,且就算他这样说,我也不怕,“好!如果姥姥的事和你无关,我这条命你什么时候取都行。”

继续阅读:第21章 心再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棺人,不可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