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被卖了
霂柏2016-01-26 11:122,804

  当韩悟冰凉的唇舌附在我的唇上时,他没有丝毫杀气和冷戾,有的只是偶尔偏头,调整方向时,低声唤我名字的缱绻。那般低喃软语,辗转在我唇上流连时,我的时间仿佛停止一样……

  耳边、脑海全是方才他的话语——

  “霂霂……”

  “霂霂别走……留下陪我……”

  “留下……”

  韩悟的话,透着无比的压抑和哀伤。

  那种低沉的口吻,让我觉得莫名熟悉,更有种无法名状的痛,爬上心头,让我心脏揪紧,疼到几乎喘不过气!然后,他倏的撤离,那微微睁开的眼眸,仿佛是一汪起了薄雾的潭水,沉沦着万年孤寂的黑暗。

  不过半秒,他又缓缓闭上眼,微微偏头,再吻下了来——

  从唇到鼻尖、再到额头,发间。

  最后,他的手轻轻穿过我的腰间和后脑用力把我箍在怀里,下巴抵住了我的额头,声音低沉缓和又带着安抚:“睡吧霂霂,等睡醒了……就没事了……”

  他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几乎听不到,只有呼吸声。那呼吸十分均匀的在我头顶拍打时,安稳又平静,像有魔力般,让我也很困。

  雷雨早停了,雨后晚风凉凉而清冽,还有些湿润,拍在脸上,像极了韩悟方才的吻,温润清凉……

  我的意识逐渐消散时,最后一眼看向外头——

  门,门还没关……

  我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时,好像听到了脚步声,而且很杂乱,仿佛有很多人。

  我的睡眠一向很浅。所以才能每次春梦都迅速醒过来。拧眉中,我缓缓睁开眼时,就听到了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

  “就是这里!你们都给我拿好家伙,找到了给我直接打死!”阴险狡诈的声音响起时,没关死的门直接被推开,一个獐头鼠目的身影就映入了眼帘——

  “特么的!人呢!给老子出来!”

  男人怒吼声响起的瞬间,我和韩悟也已经暴露在了他们的视线范围内!

  “就在那儿!去!给我乱棍打死!”

  门前挤挤攘攘的人一瞬间跑过来时,我瞬间汗毛竖起!

  因为我记得司机跑时是说了句“不会放过我们”,可我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回来了!

  而我身上一沉,竟然是——韩悟趴了上来!

  他似乎还在沉睡!趴在我身上时,呼吸很是沉稳,仿佛没有感觉到危险……可是——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我记得我隐约看见了棍棒之类的东西,“喂,你快醒醒……”

  “韩悟……”

  我小声喊时,已然来不及!待那脚步声快到我们面前时,忽然人群中传来一个声音:“大家别忙,这男人……好像已经死了!”

  说话间,韩悟趴在我身上纹丝不动,而远处传来那司机的声音:“那就把女的打死,男的脱去剁碎了喂……”

  话没说完,忽然被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打断!而那电话铃声一响,周围瞬间安静下来。

  “师父,这么早,您找我?”

  当司机接起电话时,声音是无比的唯唯诺诺。

  而由于安静,电话里的师父声,我也听的一清二楚!

  电话那边儿,是个富有磁性无比动听的男声——

  “嗯,今早之前,务必给我找来一个活人女和一个死人男,北川地界有个富肥婆想改运,男尸最好找个好看的——”好听的男人声音顿了顿,又道:“找不到也不要紧,你就去当男尸。”

  说完后,电话直接就挂断了,“嘟嘟嘟”的忙音传来时,我满脑子都是电话里那男人说的两个字——

  “改运!”

  现在这两个字对我来说,就是炸弹!

  我姥姥就是为此而死,我愤怒中,听那司机道:“不喂狗了,你们轻点抬,女的用点迷药!别给醒了认路!”

  说话间,我身上一轻,韩悟竟然被拉扯了起来!继而有人拿着手帕捂住了我的嘴。我知道时不与我,立刻屏住呼吸,可对方却经验老道,掐住我的喉咙,在我真的呼吸不过来时,又忽然松开……

  忍不住呼吸间,那刺鼻的味道钻入脑海,昏了过去……

  我意识稍微恢复的时候,觉得自己在车上,颠簸中,脑海中想起昏迷前的事,猛然意识清醒,而睁开眼的瞬间,我就看到了韩悟!

  触目之下,我们在狭隘的面包车后备箱中,韩悟似乎早就醒了。

  他仍旧是那身破破烂烂的黑风衣,衣不蔽体的露出身上大片红紫疤痕,侧脸冷漠,目光孤傲的看着窗外。

  大概因为他是“死人”,那些人并未绑他,我却被五花大绑!而且,连嘴巴都被堵住!

  “呜!”

  我发出声音时,他冷冷瞧过来,冷厉的眼眸叫这本就狭隘更逼仄了!

  他只是看我一眼,那一眼,看不出任何喜怒,只是薄唇微启,漠然无厘头的说了句,“找到了。”

  我微微一怔,废半天的功夫,也没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而前方传来司机“哈哈哈”大笑时,我想起昨夜那通电话!我本以为司机就是个普通人贩!没想他真正的身份竟是帮江湖术士倒卖死人,结阴亲改运的骗子!

  这也怪不得他昨天说,他不喜欢活人!

  结阴亲、改运……这种事到底还要骗多少人?想到我惨死的姥姥,我就恨不得找到那散布谣言的人——

  嗯?找到了……

  难道说!我看向韩悟,他的意思是找到了散布谣言的人?

  只是我嘴巴被堵住,没法说话。而忽然间,韩悟又开口,他冷冷看我时,微扬起下巴,那本照在他眼睛上的光就转到他唇上,染着晨曦的唇,像涂了层银粉,格外清透。

  “昨天晚上,我都做了什么。”

  他说话时,抬起手朝我伸过来,一把拽掉了我口中白布团。

  我望着他漂亮的唇,想起昨夜不免心跳一顿,只是昨夜啊……

  脑海中再度浮现他那一声声让我心痛的呢喃时,再对比他现在的冷酷无情……难能可贵的,我从韩悟眼中看到了紧张。

  可我为什么要告诉他?他可是我的仇人!

  “没有,什么也没有。”

  那么羞耻的事情,我才不会说!只是我冷冷说完后,看他手又伸出来,直接捏住了我的下颚,把那白布团又塞到了我嘴里!

  在我目瞪口呆下,他又恢复了方才的坐姿,冷冷的看向外面……

  “呜!呜!”

  我没想他居然会这样,可下一秒,他眼睛划过一抹凌厉,人忽然就倒下来,闭眼时车忽然停下……前排的人回头看过来——

  “药呢!那女的又醒了!”

  “……”

  我再被迷药捂住鼻子时,昏过去之前,眼睛愤怒的看着韩悟!脑海中,不知为何就想起他说“除了我,谁也不许动她”的狗屁话……

  骗子!

  “簌簌簌——簌簌簌——”

  窸窣的声音在耳边时,耳边还有一片“呜呜呜呜”的声音,很杂乱的地方!

  这是哪?

  我费力拧眉睁开眼时,忽然发现自己处在一个极为陌生而杂乱的屋子里!并且,目光触及之下,发现我周围还有很多女人!她们个个都被五花大绑,双目含泪!方才“呜呜”的声音就是她们发出来的!而那“簌簌”的声音,是一个老奶奶在为我束发!

  我回过头时,也发出了呜呜的声音,镜子里的我,穿着火红嫁衣,我身上和身后那些女人一样,都被五花大绑,嘴里也塞着布!

  “哟,醒了?”

  给我梳妆的老奶奶瞎了一只眼,说话时,只用一只眼看我,看上去十分诡异恐怖。

  然之,她忽然拿起一块盖头盖在我梳好的发髻上,盖住了我的视线时,阴恻恻道——

  “听着,你那小男人已经死了,被配给一个富婆当鬼丈夫,你呢,就给我安安心心的嫁去当鬼老婆……”

继续阅读:第15章 恨入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棺人,不可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