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除了我
霂柏2016-01-26 11:122,809

  韩悟话音方落,又一道闪电划过天边。

  这道闪电白的厉害,将天地间一切万物都照耀的惨白如雪,视野内,唯剩下韩悟那遍布伤痕的躯骸,在破碎的风衣下,隐露的青紫血红的皮肤,狰狞又可怖。

  继而“咔嚓嚓”雷声紧随闪电袭来,震耳欲聋到地面都发颤,仿佛是在为韩悟那句话呐喊助威。

  这世上,只有我能杀你。

  想着这句话,我心里也是翻江倒海,地动山摇。

  雷声闪电眨眼过,一双破旧肮脏的鞋踉跄入眼帘时,司机竟然走到了我和韩悟面前!

  “特么的,你敢踢得老子?”

  他还活着!

  我这般想着时,忽然记起籁笙说——

  韩悟不能杀人!

  继而我面前一只脏兮兮布满了血水污水的手忽然伸了过来!那男人井然俯身抓住了韩悟的衣领,直接把他提了起来!

  “你他娘的知不知道老子是谁?想死老子成全你!”

  男人说话时,我目光顺着向上,看他额头汩汩流着血,被雨水一冲,满脸都是血的,十分可怖!可更让我觉得可怕的……

  是韩悟。

  韩悟在这一连数声的呵斥下,醒了。

  他缓缓睁开了眼,在那惨白脸色的映衬下,那双总阴鸷的桃花眼愈发墨黑,且染着浓浓的杀光。

  那种浓浓的杀意和肃杀之气,在我看来,远比司机恐怖多了!司机也打了个抖,下一秒就挥起右手,左手揪着韩悟衣领作势就要打——

  “妈了个巴子的!你看个……啊!”

  说时迟那时快,在那拳头快到韩悟面前时,韩悟头只轻轻一侧就躲开了男人的拳头,继而他抬起两只手,双双按住了男人的左手!半秒的功夫,韩悟双手手臂一弯,就将那男人往下拽的同时单腿抬起蜷缩,用膝盖狠狠地撞、击、抵、在了男人的裆部!

  “嗷”的一声杀猪般的嚎叫后,韩悟手一松,那男人起身瞬间,韩悟方才蜷起的腿,借势就跟着男人站起,一起伸直,并对着男人的小腹——

  又狠狠来了一脚!

  “啊”的一声惨叫,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我眼睛一眨都不敢眨,生怕错过分毫!

  我方才被这人贩子欺负的够呛,看到他被教训,心里简直爽翻!雨中,男人被踹的“腾腾腾”地倒退,惨叫连连,最后一下坐在地上,蜷缩抽搐成一团!

  我看他倒下的狼狈捂裆的猥琐状,终于忍不住叫出声——

  “打得好……哎哟!”

  忍不住拍手叫好时,我又扯到头顶的伤口,疼得一声抽气时,忽然脖子一紧!竟是被韩悟抓过了衣服领,揪到面前!

  四目相对,他眸色乌黑不见底,我只觉得浑身汗毛刷的一下竖起来,僵直到无法动弹,更是一瞬间笑颜尽失。

  他却只是用手拨开我盖在额上的乱发,撩拨时的头发丝碰到伤口,疼得我又龇牙咧嘴,却不敢出声!

  直到——

  “是他伤的?”

  韩悟说话时,我看向他。

  大雨冲刷的韩悟面色惨白,可那模样,更显得凶恶凌厉!我在他那凶恶眼神下,惶恐害怕的点头时只觉得衣领一松,他肃然起身,两条布满伤痕的长腿,从我面前一步步走了过去!

  风起时,我脸上飘来他衣衫的碎片。

  韩悟身上不知为何破碎的风衣碎片,跟风吹到我脸上时,又从我脸上被吹到后方……

  我被他这一抓吓得不轻,可看他走向男人的冷肃背影,更是不解!说是不解、其实是不信!

  看他那样子,好像是要给我报仇!可这怎么可能!

  只触目之下,韩悟的确到了男人面前,他单脚踩踏在司机心口,俯身就揪住了男人的衣领!而男人“嗷唔”的一声喊,还不知死活的嚎,“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你……啊!”

  他说话时,韩悟提起拳就狠狠打了下去,那一拳迅速而凶猛,“你不配让我记住,但你记住她——

  除了我,谁也不能动她分毫,否则……”

  大雨泼盆中,韩悟声音戾气十足,仿佛是从地狱传来!

  那指尖更是长出了尖长的指甲——

  “就是死。”

  他说完,我猛然呆住,却是当他那长指甲就要接近男人的喉咙时,远处忽然传来了籁笙的声音!

  “急急如律令——定!”

  雨幕之中,黄符竟然不受大雨影响,直接拍在了韩悟的身上!那瞬间,韩悟忽然就倒了下来!

  “姑娘!”

  “韩悟!”

  籁笙的声音和我的重叠时,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就冲到了韩悟身边……

  籁笙和我一起跑到韩悟身边儿时,我看着韩悟脊背上黄符忽然掉落,但韩悟……并没有醒来!

  “韩悟!”

  我喊他时,忽然被籁笙握住了手腕:“姑娘,你没事吧?”

  我一把甩开他时,就见地上的男人屁滚尿流的往前跑,边跑边喊:“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他恶声喊时,跑上出租车一脚踩下油门离开,我看着韩悟消失的指甲,听籁笙道:“那男人怎么回事?韩悟为什么杀他?”

  籁笙说时,我没回答。

  我只看着一动不动的韩悟,到嘴边的“他为什么昏迷”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我的心里在抗拒关心韩悟!

  韩悟这个害死我姥姥的人……

  就算他救我一百次,姥姥也回不来。

  而这时候,远处忽然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

  “籁笙果然在这里!抓住他——”

  一群乱糟糟的呼喊中,我回头就看见了一群道士冒雨跑过来,而籁笙声音一紧,“完了完了,师父的缚龙索让韩先生给挣断了,我要被抓住非得面壁三年!我得跑了!”籁笙说话间,我回头发现一群道士越来越近,回过头时,手又被抓住,他塞给我一个钱包,作势要逃:“姑娘放心,他挣脱我的缚龙索,自身大受损伤,姑娘想离开随时可以!那是我的钱包,我们以后有缘再见!对了!再出门……走那条路!”

  籁笙说完把钱包朝我手里一塞,往我身后一指,人就飞快的往反方向跑,跑两步眨眼就消失了!而一群道士也紧跟着追了进去,看也没看我!

  我不知道那边是什么鬼地方,但周围安静下来后,我看向韩悟身上的破破烂烂,脑海中倏的划过那一条捆着韩悟的绳索——

  这衣服,是挣断时候弄坏的吗?

  不知过了多久,雨水打的浑身冰冷,我几经犹豫,还是把韩悟扶了起来。韩悟这次救了我,我不能让他就这么躺着,可是,我心里明白——

  总有一天,我还是要和他清算姥姥的账!

  而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能杀他报仇,我兴许会手快些,不让他痛苦!

  这就算是我的报恩了!

  博物馆的门开着,高高的楼梯,我一步步爬上去时,门还是半掩,我直接就走了进去……

  走到沙发的途中,韩悟始终昏迷不醒,我本打算把他放到沙发上就离开,谁知刚一转身,就听到……

  “霂霂……”

  韩悟无意识的低声呢喃时,那富有磁性的低沉嗓音仿佛钻入心里似得,让我心跳忽然加速,他……

  他在喊谁?

  谁准许他喊我霂霂了?

  蓦然回头,那黑色沙发上,越显得韩悟脸色惨白。他似乎很冷,布满伤痕的双手环抱住自己时,面容惨白,长眉紧皱,“霂霂别走……”

  “留下陪我……”

  “留下……”

  他这般呢喃,叫我脑海中忽然划过一抹闪电,仿佛有股诡异电流通遍全身,更是被他伸出手拉到了怀里!

  下一秒,他就娴熟的翻身压下来,整个人压在我身上,寻住了我的唇……

  吻了上来。

  “霂霂……”

  他辗转在我唇上时,那手无比熟练的绕过我的后脑,冰凉的舌尖更撬开了我的牙关……

继续阅读:第14章 被卖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棺人,不可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