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不解释
霂柏2016-01-26 11:122,847

  门只开到仅容一人能入内的缝隙,韩悟站的位置刚好让晨曦照在他身上。沐浴晨曦的他,裹着绒绒白睡袍,配着那张惨白虚弱的脸,尽管目光还是冰冷淡漠,可我已不怕他!<p>  只是……<p>  目光落在他脸上,我瞳孔稍稍一紧。<p>  晨曦之下,那张俊美到不像话的俊脸居然被划破一道长血口!<p>  血口已经结痂,从伤口看,似是被戒指或石头刮伤!<p>  姥姥在世的时候,一直骗我说她是天煞孤星,让我少接近活人,我当时为了姥姥擅自在报考志愿上,选了法医学院。虽然还没到报道的时候,可我已经私下补充相关知识了!<p>  脑海中,联想到他“嫁给”富婆……<p>  “你的脸——”<p>  “和你无关。”<p>  我刚开口,就被韩悟打断,他冷冷说时,眼神仍旧漆黑凌厉,就这么冰寒的看我,没有让路给我进去的意思。<p>  要换做以前,我可能吓得发抖,因为和籁笙刚分别还被他看见了!<p>  可现在,我已经不怕他了。<p>  这种不怕来源于他对我的保护,倘若我能早知道挣脱缚龙索需要五百年道行,我可能早就对他有所改观!<p>  倒不是我信韩悟,是我信那五百年道行。人也好,鬼也好,肯牺牲那么多来保护我,就算是恨,这恨的代价也太大了!也许这其中有什么误会?我不敢直接询问误会,在他冰冷的目光下,缓缓道:“你为什么现在不杀我?明明轻而易举就可以做到……”<p>  说话间,我脑海中划过籁笙说韩悟不能杀人的话。难道是因为这个?<p>  却我还没说,韩悟忽然满目嫌恶,冷肃转身——<p>  “因为你太弱,还不值得我动手杀你。”<p>  他说完后,转口又道:“你滚去洗澡,身上味道可以熏死大象了。”<p>  我没想到他忽然这么说,微微一怔,他已经大步往里走,离开了阳光的背影在黑暗中依旧洁白……渐行渐远。<p>  我忍不住低头嗅嗅衣服,发现身上又是血又是雨水,的确臭烘烘又脏兮兮,赶紧往里走。<p>  只关门时,我想起籁笙把我送回来的事儿,韩悟竟然没有责备我!<p>  看来他真是虚弱了!<p>  关了门后,我大步往里走。博物馆的洗澡间就在棺材长廊的尽头二楼。我走到长廊时,正看韩悟十分吃力的朝着棺材里爬……<p>  看他吃力拧眉的样子,我呆了一呆,而他怔了一怔,下一秒,抿唇用手用力一撑,似想要如往常般帅气的翻进去,可——<p>  “吧唧~”<p>  “嗯哼~”<p>  眼睁睁看着他从棺材边儿倏的“消失不见”,摔下去的“吧唧”声音和傲娇的闷哼声,让我又呆一秒后,迅速捂住嘴,差点就笑出来了!<p>  这么多天了,这是我第一次真心笑出来。<p>  只是我又不敢笑,只能憋着发抖而已。<p>  长廊内,阳光灼灼,窗台上还滴着水,吧嗒吧嗒的声音伴随两三只鸟儿叽叽喳喳时,我听韩悟冷哼:“你敢笑,我就把你肠子扯出来。”<p>  那声音又低又狠,真真是怒了,我立刻收笑,快步走过去,“韩先生,要不要我扶你?”说话间,我发现韩悟的腿上似乎还有镣铐锁上的痕迹……<p>  心,无端一沉,笑意就收了。<p>  他并不领情,反坐在地上寻了个舒服的姿势,仰着下巴哼了一哼,“你滚去洗澡。”<p>  说完,人就倚着棺材闭了眼,仿佛晒太阳似得,我只好起身离开……<p>  只当我洗好之后,赫然发现……<p>  我没有换洗的衣服,然后对着那堆衣服,我忽然鼻子发酸。<p>  我何止是没有换洗衣服?我什么都没有了。<p>  家没有,过去也没有。<p>  很突兀、也很孤单的活在这世上。迅速收起悲伤的情绪,赤着身体不是办法,我看了看那边儿叠放整齐的白浴袍……若是之前,我宁可穿自己湿漉漉的衣服也不要穿和韩悟一样,可现在——<p>  我把浴袍套上,把衣服洗好后,走了出来。<p>  外头阳光大亮,我看着这阳光,嘴角又扬起来——<p>  就算我什么都没有,也还有阳光、空气、花鸟……能活着,能看见,已经是最大的拥有了。<p>  天气不算寒冷,我把鞋子也刷了,寻了个窗台,把衣服和鞋子什么的都摆好晾着时,余光扫了扫,正想着韩悟在哪,忽的旁侧一张纸条飞了过来!<p>  “把那破衣服扔了,打给修宸,想要什么,让他给你买。”<p>  韩悟声音冷冷的说时,飞过来的纸条已经贴在我洗好的睡衣上,我把那纸条从衣服上抠下来时,想起昨夜修宸被道士抓去,就把这事儿给韩悟说了,可说到一半,韩悟打断我——<p>  “别废话,滚去打电话。”<p>  我:“……”<p>  我去拨电话的时候,觉得自己有点蠢。那一群人连籁笙都抓不住,更何况是籁笙的师叔?<p>  “什么事啊?齐天大圣~”<p>  电话接通,修宸淡淡含笑的声音传来时,我一愣,脑中倏的划过被压在五指山下——<p>  五百年的齐天大圣……<p>  五百年这三个字,真的很沉重!<p>  而不等我说话,修宸继续唏嘘:“啧啧,五百年啊!你也真够舍得大方啊~大圣……”修宸说话时,我清清嗓子:“修宸师叔,我是白霂。”<p>  我打断了他的话时,他微微一怔,随即清清嗓子:“哦,是你,什么事。”他声音一转冰冷让我有些不适应,而我还未说什么,他又道:“我现在被一群道士困在伏龙阵法里,韩悟如果有什么事要你交代我,你给他说我七天内出不来。”<p>  我张了张嘴,这还没说什么,已经先被拒绝了,只得“哦”了一声后,听他又道:“听着,丑八怪,棺材你可以暂时不擦,但韩悟务必照顾好,听见没。”<p>  他说话时,那边儿似乎传来了一声低低嘶吼,那声音仿佛是野兽似得,然后,他就挂了电话……<p>  当“嘟嘟嘟”的忙音传来时,我颇为尴尬的挂了电话。<p>  回头时,我看着一望不到头的棺材,目光落在了“韩大圣”的棺材上——<p>  听起来,修宸也知道韩悟失去了五百年的道行。<p>  所以才喊他齐天大圣吧?可修宸……并未告诉我!<p>  韩悟也没有……他们和籁笙不一样,似乎都不想告诉我。<p>  而我正要走回去,就又听到电话铃声响起。我以为还是修宸,立刻接起,谁知却在电话中听到一个女人声音!<p>  “韩少,本市散布谣言的术士已查到,确是黑车司机那伙人,可他们也受命于人,继续查的话,会暴露出我们,要继续查吗?”<p>  女人声音英气逼人,而我听着黑车司机、散布谣言等,心跳鼓动如雷!她说的应该是我姥姥被害的事!<p>  可这话的意思……<p>  韩悟真和我姥姥的事儿无关!<p>  “呼——呼——”我呼吸有些加重时,听那端狐疑:“韩少?”我呆了一瞬,才结结巴巴道:“你,我……等下,我去喊韩先生!”<p>  “不用了。”<p>  电话那段的女人立刻否决道:“他应该听见了。”<p>  说话间,那边儿果然传来韩悟的声音——<p>  “告诉她,我自己来。”<p>  我有些木讷“哦”了一声后,听电话挂了。<p>  挂断电话后,我有种奇怪的感觉和发狂的想法。<p>  我觉得韩悟可能真喜欢我!只下一秒,这念头就让我甩开了,他不可能喜欢我,他是真想杀死我。<p>  可他又频频帮我……<p>  且现在最主要的是——<p>  “你为什么不解释?”<p>  我姥姥的事情,他如果没有做,为什么不说,早说出来不就……<p>  “你信过我么。”<p>  低冷的声音说完,我脑海中闪电一过,然后我沉默了。<p>  他说得对,若换作当时场景,我不会信他,就是此时此刻,我也半信半疑。<p>  犹豫良久,我才道:“那你打算怎么办?”<p>  那个女人不查了,韩悟自己来,他会怎么查?

继续阅读:第18章 心好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棺人,不可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