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五百年
霂柏2016-01-26 11:122,753

  浓浓夜色中,籁笙一脚踩下油门。<p>  伴随“嗡”的一声发动机嘶吼,车子就如同野兽般,往前冲了出去!<p>  望着后视镜,我不可思议,又张目结舌,后视镜里头,一群道士追过来的同时,“美人”正从便利店里出来,然后忽然丢了一大包东西,撒腿就跑!<p>  在车拐弯时,我看那群道士转头去追美人,然后——<p>  车一转弯,我就看不见了。<p>  午夜的路上并没有车辆,我坐回来时,发现籁笙目光笔直的望着前方,他声音清脆道:“听好了,姑娘,我现在要告诉你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你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籁笙的口吻和平日里我听到的完全不同,有些疏离,甚至还有些冷漠。<p>  我拧眉中,听他娓娓说道:“坏消息是,刚才跟你在一起,说情话给你听,哄的你很开心的漂亮男人,他的真实身份其实——”籁笙说道这里,故意顿了一顿,“是个道士!也是我的师叔,如果你对他有什么非分之想,就趁现在忘掉!”<p>  籁笙说完,我禁不住睁大眼,刚才那美人……竟然是籁笙的师叔?<p>  我总觉得“师叔”这词熟悉,可一时间想不起在哪儿听过。<p>  而籁笙将车速放缓了,继续道:“好消息,是我可以把你送回家。你家在哪?”<p>  籁笙说话间,瞥了我一眼,下一秒,只听“吱呀”一声刹车声,我身子剧烈的往前甩了一甩,籁笙语气急速转变:“姑娘!怎么是你?你,你怎么会穿成这样?还在我师叔车里!”<p>  籁笙声音无比惊讶,说话间似乎想起什么,黑白分明的眼中划过抹睿智:“对,我师叔现在和韩先生交好,那他是替韩先生抓你回去的?”<p>  籁笙几句话就把我身上发生的一切都推断出来,我甚是无奈的笑笑,点头还没开口呢,忽然听见——<p>  “咕叽咕噜噜噜……”<p>  车内静谧,我这肠胃唱的《空城计》那叫一个响亮,脸一红时,却是下一秒听籁笙的肚子也不服输似得,发出了更为嘹亮的嘶吼:“咕噜噜噜……”<p>  “……”<p>  “哈哈哈……”<p>  车内静谧了一瞬,我和他互相对视一眼后,忽然就笑出来。随之我们各自别开脸又回过头,他清了清嗓子道:“那个……我的钱包还在吗?”<p>  我说我身上的衣服都让换了,他摇摇头后,就方向盘一转。<p>  在车与路上画出一个圈转回去时,我听他道:“那我们回去把师叔扔的那包吃的捡起来吧……”<p>  ……<p>  二十分钟后,我和籁笙打着饱嗝,皆是无比满意的在墨河大桥边儿坐着。<p>  我喝着可乐,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薯片时,看他手边儿的啤酒,以及薯片。<p>  瞅着薯片包装上写着咖喱鸡肉味,我忍不住问他:“你能吃肉吗?”<p>  夜空下,星星般的眼睛瞄我一眼,随之若无其事的抿了一口酒,“我师叔都能泡妞,你说呢?”<p>  他再说“师叔”时,我大约是吃饱喝足,脑袋也灵光了,终于想起来了这“师叔”是谁!<p>  “你说的师叔,是不是害我每天擦棺材的那个……修宸?”<p>  我可能是被迷药迷得时间长了,怕自己记错了,但我记得他们第一次来这里时,是提起过这个名字!<p>  那边儿,籁笙点头:“是他!也不知道他怎么了,这两年忽然像中邪一样……泡妞,喝酒,无恶不作。”籁笙说话间,把手里吃完的薯片包装袋和啤酒罐一起塞在了塑料袋购物袋中,我不知道怎么说,也不了解,只能“嗯”了一声,然后看那袋子里头满满的食物残骸,终于有种,自己真实活着的感觉。<p>  “姑娘,你离开韩先生没?”<p>  籁笙把垃圾塑料包放在了桥下的垃圾桶里时,问我,问完后,又自己摇头,“哎,我真是喝多了,我忘了师叔刚来抓你……”<p>  他说话时,已经走到我旁边儿,忽然抬起头道:“咦,星星出来了。”<p>  “姑娘,你看见那星星了吗?最亮的那个。”<p>  他自言自语时,怕我看不见似得,忽然抓过我的手,我被那滚烫的手握住时,下意识的就要撤离,可他握的十分用力,直接把我手举起来,撸直我的食指,指向了一颗无比闪亮的星星后,笑了出来:“它一直是我的指路星,现在——”<p>  醉醺醺的声音伴随酒气袭来时,他松开手后竖起三指,起誓道:“我籁笙对北斗星起誓,今生今世,定不遗余力,救姑娘出苦海!”<p>  那瞬间,有风吹起他鬓角略有些散乱的发,他袍子有些乱了,可那侧影却无比高大。<p>  我望着他清澈的眼眸,感动也悲伤的看他放下手,缓声说了句:“谢谢你。”<p>  他回头看我,目光灼灼:“匡扶正义济世救民,本就是我应该做的。”<p>  我并未说什么,只见远处有车缓缓开过来,天也露出了鱼肚白……<p>  “上车吧,我有点困了,我看看找几个老友,我们暂时住一下!”籁笙说话时,就要上车,我瞄着他一瞬间闪亮的眼睛,有些怀疑他刚才的醉酒是不是装的。但是,他装也好,不装也好——<p>  “不用费功夫了,你已经帮我很多了,送我回博物馆吧。”<p>  我说话时,他微微一怔有些不可思议的问我:“你说什么?”<p>  看着他真挚善良又清澈的眼眸,我缓缓的笑了:“我说,我要回博物馆,我放心不下韩悟。”<p>  这句话说出来时,我想的是——<p>  倘若我说。我怕天煞孤星给他带来灾祸,他绝不可能放我走。<p>  可不知道为什么,真说出来后,我觉得自己如释负重,好像说出了心里话。而我始料未及的事是籁笙拧起眉道:“你是因为他损失了五百年道行救你吗?”<p>  籁笙不说这话,我根本不知这回事。<p>  这么一说,我愕然睁大眼:“你、你说什么?什么五百年?”<p>  籁笙一愣,“他没和你说?”<p>  我怔怔望着他摇头时,发现他目露狐疑,随之喉结滚滚,低声解释道:“那天绑住他的是缚龙索,是我从师父那儿偷来的。这索是我们道观里无上法宝,我记得师父说,要断缚龙索,没五百年以上道行,只有魂飞魄散的下场……因为缚龙索里,全是龙的戾气,所以那天看他衣服被缚龙索的戾气割破,我还以为你知道。”<p>  籁笙说完后,我整个人都僵在副驾上,脑海里,全部都是五百年……<p>  五百年这个数字对我来说太过于庞大!我不过才二十岁,姥姥在世六十余岁,我和姥姥的年龄加在一起,也不足他一人的五分之一!<p>  “他活了五百年吗?”我说时,籁笙摇头,“我不知道,师父说,他来历不明,可这些年打架,无论邪正,人多人少,从未输过。要是他老人家知道我把韩先生给捆了……”籁笙说到这里,忽然拧眉:“不对,姑娘,你还没回答我呢。你是因为他损道行救你吗?”<p>  籁笙询问时,我已看见了博物馆。<p>  我不知该怎么说,再度“嗯”一声时,听他嗤嗤笑道:“挺好!不愧是我想要救的人,懂得报恩!那个……用不用我送你进去?”<p>  籁笙说话时,车已经停在了博物馆门前。<p>  这时候,天已经完全亮了,晨曦照耀时,我告别了籁笙独自走上去。<p>  走到门口时,忽然听他在我身后喊:“我回山上领罚,你等我下山!”<p>  籁笙说话时,我一怔,回头刚要说什么,就见那车飞快离开……抿了抿唇,我深吸口气,转身回头时,浑身一僵,抖了个激灵——<p>  门,不知何时开了。<p>  门内,裹着白浴袍的韩悟,冷着脸目光笔直漆黑的望着我……

继续阅读:第17章 不解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棺人,不可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