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心好疼
霂柏2016-01-26 11:122,838

  我说话时,朝着韩悟棺材边儿走。

  籁笙说的没错,“韩大圣”现在当真特虚,爬棺材都能摔下来,莫说是查东西!

  所以,我边走边决定——

  我要帮韩悟,和他一起查我姥姥被骗的真相!

  大约是我声音里透着狐疑,走到一半,我听大圣极为倨傲冰冷的开口:“怎么办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闻言,我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摔倒,“怎么与我无关?这是我姥姥的事,我要和你一起查出真相!”

  我说时,心里对他的“信”,早已经超过了“疑”,更甚我还想着,如果没有姥姥的隔阂,那我和韩悟不是仇人,就是恩人!而如果到时,恩人要杀我……脑海中倏的划过一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话来。

  远处,韩悟没理我了,我则顿了顿脚步,又继续走向他,“韩先生,真相查出来之前,你想要我做什么就尽管吩咐,我能做到的,都听你的!”

  说话时,我已经站在棺材前。

  触目间,黑色棺材里,裹着白睡袍的韩悟阖眸休息着,薄唇微启,答非所问——

  “白痴,你挡住我太阳了。”

  我一怔,随即往旁边儿挪挪,“哦,现在可以了么?”

  阳光复又洒在韩悟身上时,他又不理我了,我真想再挡挡他太阳,让他开口再说句话,可我也明白,这样除了触怒他外,没有任何好处。跟韩悟相处的时间不算长,但也不短,韩大圣不想说的,恐怕我砸破一百口砂锅也问不出,所以——

  我只能静观其变了。

  我思索时,听韩悟又道:“你别在这儿站,滚去工作。”

  他声音低沉冷肃,还带着丝丝的虚弱。

  可说的这话,我不同意。

  修宸方才说“可以不擦棺材,也要照顾好韩悟”,韩悟肯定听到了!我不说擦棺材这活有多累,但它是邪术,抿了抿唇,我瞄了瞄阳光——

  我还是喜欢在这里晒太阳!

  当然,我这么肥的单子,最主要是因为韩悟身虚体弱,指使不了我……

  “韩先生,我不能去。”我没挪动脚步,反俯身道:“你真的很需要人照顾,你怎么才能恢复?”

  韩悟似乎真烦了,“你闭嘴就行!”

  一声怒喝,我抿了抿唇,而后闭嘴站在一边儿候着,反正我不去擦棺材!韩悟没再说话,我则目光乱瞄,瞄瞄他俊美的脸,还有交叠放在肚脐上的手。

  我记得那手之前还如玉般白皙修长,骨节分明,却眨眼就变成这样满是伤痕。

  还有那脸也是可惜……

  不知道还能不能复原?

  一边想着我一边闭上眼,我这几天也没睡好,站在棺材边儿晒太阳,忍不住就打了个盹,摇摇晃晃的,差点倒下时,一把扶住棺材才没倒!

  “白痴。”

  手下棺材里,传来韩悟冷冷啐骂时,我也醒了困。

  这次是我没有理会他,兀自伸个了懒腰后,我站直身子,发现日头都有些西斜,而我肚子更是“咕噜噜”的叫唤。

  “韩先生,你饿不饿?”

  我捂着肚子说话时,忽然觉得周围有点冷。那种冷和我第一次见韩悟,在医院里遇到那个烧焦鬼的感觉差不多!而韩悟倏的睁开眼,那凌厉若刀刃的目光带着一抹狠色,下一秒又闭上眼。

  “我不需要吃饭。”

  他冷冷说时,第一次,我快速无比的回答韩悟,“我需要!”

  我说完,外头忽然传来了“咚咚咚”的叩门声!

  长廊的门没关,那声音传过来时,我和韩悟均是目光一紧。说实话,现在的我和韩悟,一个手只有缚鸡之力,一个手是连缚鸡之力都没有的死人!

  现在要来什么敌人,我们两个都得玩完!

  回过头,我发现韩悟表情比我更为警惕,眸中更是划过一抹忧虑,继而下一秒他又恢复了淡漠。

  “你去看看。”

  他说话时,人又闭眼。

  我点头走出去时,外头还是下午,大厅内有光并不阴森,小心从门缝看了看后,我有些诧异——

  来的是警察!

  门外一共两个警察,一男一女。

  稍作犹豫,我开了门。

  门外那女警察见我出来,直接开口道:“小姐你好,我们是墨市西郊分局的,这几天有一起命案想让您协助调查一下!根据我们的调查录像显示,有个黑车司机生前来过这边儿,你看看,你有没有见过这人?””

  听到命案,我就下意识的拧眉,而听到黑车司机时,手又不由自主的拿过了纸,然后我赫然发现——

  这是那个对付我的黑车司机!

  可命案、生前?这司机死了么……

  “小姐,你见过吗?”女警察再问时,我摇头把纸递回去:“我没有看见。”

  我不想惹是生非,递回去后,见两个警察对视一眼,各自叹口气。

  然后我正要回去,被那女警察又喊住:“小姐,麻烦你出示一下你的身份证,再给我留个联系方式。因为这边只有你们一户人家居住,我想以后有什么问题,再联系你。”

  女警察说完已经拿出纸笔,我看那架势,不说是不行的!

  只说到联系方式——

  现如今,我的一切都已经没了,包括我的身份证、大学录取书……要不要趁此机会重新办理呢?正寻思,就感觉手中什么东西钻了进来,是个纸条儿!

  “可以办理身份证。”

  打开纸条后,我眼睛一亮。毋庸置疑,这是韩悟给我的!心中一喜,我对那女警察说了一下自己身份证丢了后,她将信将疑,可还是给我重新写了信息,并答应明天给我送来……

  至于新身份证的地址,我稍作犹豫,填了博物馆!

  等女警察和男警察走后,我回来时忽然觉得屋内有人在看我!可黑漆漆的屋内,分明空无一人!

  夕阳已经下山了……屋内特别冷,可我的心里却无比的热乎,感觉自己又有了身份——

  证!

  “韩先生,我……”我快步走回去时,高兴极了,可话说到一半,发现韩悟又在爬棺材,这一次是爬出来,随之四目相对间——

  “砰!啪……”

  “嗯哼~”

  韩悟再度“消失”在我面前时,我呆在原地嘴角扯了扯,正犹豫着要不要过去看他的窘态,却听他道——

  “扶我起来。”

  韩悟声音很低,也没有冷漠让我楞了一下,然后就快步走了过去。

  棺材边儿,韩悟躺在地上,白袍都散乱了,露出的伤痕和白色袍子对比鲜明,刺眼夺目。

  我扶起他时,觉得他气息好像很微弱,“病的”似乎更严重了,一点好转迹象都没有!

  “你要不要……去医院啊。”

  韩悟起来时,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完全压在我身上,可下一秒他就推开我,然后自己扶着棺材,那气喘吁吁的样子,让人……竟然有些心疼。

  “你……”

  我说话间,觉得手中被塞了什么东西,下一秒,就被韩悟大力推开,听他低声说句“滚去吃饭”,下一秒他就飞快的跑了起来!

  那脚步飞快,步伐稳健,根本不虚弱,人更是眨眼就跑到了黑暗中……不见了!

  我被他推倒在地,坐在地上呆了好几秒后,才看向手中的东西,然后就瞪大了眼——

  我没看错,韩悟给我的,竟然是……

  一叠钞票!

  握着那叠钞票,我只愣了两三秒,转身就撒丫子飞快的跑出去!

  我不知道韩悟又打什么主意,但是——

  籁笙把我送来时,我就注意到来博物馆的路上,路旁全是饭店!这几天,我都没吃过正经饭,快要饿死了……

  出门后,我就按照籁笙之前指的路,飞快跑出去。

  只跑到一半,我忽然觉得心脏狠狠地揪疼了一下,就像是被什么咬了一口,更觉得面前有凉凉的风不断吹过,那风彻骨的凉,风向全部朝着博物馆!

继续阅读:第19章 清醒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棺人,不可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