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结阴亲
霂柏2016-01-26 11:122,785

  我说完本以为姥姥要关心我,谁知姥姥并未看我,反而笑了,那声音有些悠长的问,“那是什么样的鬼?”

  我不敢对姥姥隐瞒,把那难以启齿的梦一五一十说出来后,姥姥忽然俯身从地上捡起来一个箱子,从中拿出一件大红色喜袍对我道:“这事很好办,但你得帮姥姥一个忙,回头姥姥就收拾他!”

  姥姥说完,不管我怎么说,就把喜袍塞给我手里,“今晚的法事是结阴亲,但女方伴娘迟迟没来……也是因此,我把你偷偷抬了过来,快换衣服吧!”

  听姥姥这么一说,我抱着红袍子,险些没哭出来!

  这结阴亲就是把死人和死人、或者死人和活人结成夫妻!我想拒绝是不可能的,因为姥姥向来说一不二,可想到男艳鬼的事儿还没解决,就要先去给死人当伴娘,我几乎是全程哭丧着脸换上喜服,然后认命的和姥姥走了出去……

  我跟在姥姥后头走到了客厅。

  客厅里,仍旧是煤油灯照亮,两男两女坐在一张黑漆木桌边儿,早已恭候多时。我从他们的着装不难看出这是两对夫妻,而在两名女人前方,各摆放一张遗照,但光线太暗看不清楚。

  我随着姥姥走到长桌主位后方时,听姥姥的指挥站在了女方相片身后。

  不知是否错觉,我感觉面前的女人有些坐立不安似得,她那张脸我也有些熟悉,却想不起在哪儿看过,继而没多久,眼前火光一亮,我闻到股酸臭味。

  那是姥姥给死者做结发焚烧。

  耀眼的火光蹿起一瞬,我也借着光线看到对方遗照上的男人,霎时间汗毛直立!

  因为男方的遗照,和我梦里看到的那只男艳鬼简直一模一样!

  尤其是那双桃花眼!

  那冰冷含着恨意的眼神被完美刻画在相片上,仿佛真的在看我!

  冥婚的场合是不能随意乱喊乱叫的,我心慌慌,下意识的看向姥姥时,却看姥姥口中振振有词,低头闭着眼,根本看不见我!

  难道说……这就是姥姥说的解决方法?给这只男鬼结婚找了媳妇就不缠着我了?

  难得六神无主间,我还能给自己想方设法的安慰。

  只是我惊魂未定时,一回头就见那相框上的人嘴角勾了勾!眼神也有些玩味似得看我,那一瞬间,我差点喊出声,猛然捂住自己的嘴,才没喊出来!

  他笑了、他是笑了吧?

  脑海中反复回荡着这两句话时,我再朝着那遗照看时,却发现照片又恢复了刚才的眼神,仿佛一切都是我的错觉!

  而这时候,姥姥拿过了两张遗照。她将两张遗照摆在一起时,用一根漂亮的红线拴在两方的遗照上后就将遗照转向了我们这边,缓声道:“两姓联姻,一堂缔约!

  兹‘白霂’,‘韩悟’良缘成,现系赤绳祝白首永偕,并指鸳鸯为盟,此礼若同判官所在,结成阴亲!”

  我在姥姥说这些话时,脑子里是一片空白的,我不可思议的看着那遗照女方的照片——

  那是我的照片!

  照片还是我前几日放假去山间旅游拍的,背景都没变……

  而‘白霂’,更是我的名字!

  为什么?

  为什么姥姥要这么做?

  “结成阴亲”四个字从姥姥口中说完后,我的心脏仿佛停止跳动般,灵魂也像被抽走了,脑海里,只剩下无数的问号。

  为什么会是我的照片?

  姥姥是把我配给那个……叫什么韩悟的男艳鬼了吗?

  这难道就是姥姥的解决方法吗!

  不知过了多久,我反应过来时,发现屋内只剩下我和姥姥两个人了。

  那四个中年男女已经不见了,桌上,遗照联同红绳早已被烧成灰烬,被风吹混成一团,已然分不清哪一个是男方的灰烬哪一个是女方的灰烬。

  我姥姥还维持方才的姿势,微微低着头,在昏暗的煤油灯光下,看不清面容。

  我努力迈动脚步,万分不解的走向姥姥,心口是撕裂般的巨疼和震惊。

  “为什么?为什么要把我配给……”

  我说话时,姥姥一动也不动,而我快面前时,她突然一口血喷了出来。

  “噗——”

  一口鲜血喷在煤油灯玻璃罩上时,屋内瞬间暗下来,在这斑驳的暗影中,姥姥方才还笔直的身体,突然就倒在了面前的两滩灰烬上!

  我的意识还没反应过来,手脚已经行动,快步走过去,扶住了姥姥后,打了个寒颤!

  好冷!

  姥姥的胳膊,简直像冰块一样!

  一时间,所有的不解和恐惧都化作了深深的不安和焦虑。

  “姥姥!姥姥你怎么了!”

  “姥姥你别吓我……”

  “姥姥你醒醒啊!”

  我的手不受控制的发抖,不知是被姥姥冰冷的身体冻得、还是我害怕接下来要面对的……

  “姥姥!姥姥你别吓唬我……”

  看着一动不动的姥姥,我慌张无措的眼泪刷的流下来——

  “你快起来啊……姥姥……”

  “我只有你一个亲人了,姥姥你别丢下我……”

  我不知何时跪在了姥姥身边,泣不成声之际,倏的手中一空,继而面前有道暗影划过,

  “白痴,哭救不了人,我的车在楼下。”

  那个声音说完,我慌张抬头时,就看见那暗影背着我姥姥出去了!

  怎么可能……

  这声音不是纠缠我的梦中男艳鬼吗?他为什么可以抱着我姥姥……

  看着空荡荡摇晃的门,外头汽车发动的声音响起时,我愣了两秒就飞快追出去!正看见那‘男艳鬼’调转车头——

  那张脸,我看了数夜绝不会认错!

  只是他现在是短发,穿着暗色的衬衫,和现代人没什么差别。他从窗口看我道:“你还愣着是想让姥姥死么。”

  我目光一转,果真看见了后排姥姥的脚。

  车门还开着,我飞快上了后排后,门就自动关了上,继而听他冷冷说句“系好安全带”,车子就飞一般的冲了出去!

  半小时后,人民医院急诊输液室,姥姥被抢救过来,我隔着玻璃门看着输液的姥姥时,韩悟在仔细听着医生的各项安排。

  我很想去听,可他们却不愿意和我说。

  我只好在这里看我姥姥!

  姥姥得的是肺结核,要不是直系亲属,我可能连门口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

  “看够没。”

  不知过了多久,医生走后,低沉又熟悉的声音在旁侧响起时,我余光扫见韩悟双手插兜的站在我身后不远处。

  “怎么可能够?我希望姥姥长命百岁。”

  我喃喃说时,觉得手腕一疼,接着人就被拉扯到韩悟怀里。

  他个头很高,我不过到他的心口。而他微扬下巴,低眸看我的神态有些居高临下,还有些玩味道:“你现在应该希望的是,你能活到她长命百岁那一天。”

  这话说的我心头一紧,下一秒我就被他拉着手往前走。

  “夜里医院不宜久留,白天再看!”

  只是,我和他并不熟悉!我用力掰他的手,使劲儿往后退着道:“我的事和你没关系,放手!”我说话时,他竟真松开,而我用力过猛直接就摔在地上,狼狈急了!

  “你!”我跌坐在地上时,他挑了挑眉,一副你让我松、没打算扶起我的样子。

  我咬了咬牙,自己爬起来后赫然发现身上还穿着喜袍,倒怪不得他们都怪异的看我,也不愿意和我说注意事项,也许把我当成了神经病吧!

  可我才不管这些!一面掸着身上的灰,我一面对他道:“韩先生,谢谢你救了我姥姥,医药费的话我会尽快……”

  我说话时,发现韩悟在我不远处,冷笑的望着我身后,仿佛我身后有什么东西一样。

  他那目光看得我发毛。

继续阅读:第3章 立规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棺人,不可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