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立规矩
霂柏2016-01-26 11:122,747

  在他盯着我时,无窗的走廊起了一阵莫名寒风,那风吹在我脖子后,我抖了个激灵时,听天花板的中央空调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p>  大约是空调坏了吧!<p>  我摸了摸冰冷的脖子,感觉那里还有徐徐吹来的冷气,继续道:“费用我会尽快给你,你如果有什么……”<p>  话说到一半,我看韩悟还在看我身后,拧了眉。<p>  这人也太没礼貌了吧?我在和他致谢,一言不发就算了,始终看着别处!<p>  “韩先生,你在看什么?”<p>  我说话时,顺带打量了一下韩悟。他和梦里的长相、身材无多差异,只长发变作短发,离得两三步远,黑色短发与那质地精良的黑衬衫皆泛起若黑珍珠般的柔和光泽,越衬那露出的脖颈,细如美瓷。<p>  “看你身后。”<p>  几秒钟后,他才回答我,说话间,那双桃花深瞳稍稍眯起,又似在瞧我肩膀后处,可那长长的睫毛挡住了他眼神,我看不真切,也没了耐心,拧眉回头轻扫了一眼后,又回过头对他道:“不过是黑种人,韩先生是没见过吗?”<p>  说完后,我突然僵在原地,目光有些涣散。<p>  我记得走廊里只有我和他两个!<p>  这中间我没听见任何脚步声,身后那个“黑人”是怎么到我身后的?<p>  这么想时,我脖子后又传来了徐徐吹的“空调风”,冰冷的寒风不断从我脖子后吹过来时,带起的凉意沿着我后脑勺一路爬上头皮。<p>  韩悟倏地笑了。<p>  那低沉的笑声也让我壮着胆子,缓而僵硬的回头。<p>  可能是我看错了,说不定,那只是个影子。<p>  我安慰着自己,往后瞥了一眼后,“啊”的一声尖叫,然后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韩悟面前,张开手脚直接跳起,整个人抱挂在他身上!<p>  “姥姥救我!”<p>  我惯性的喊出“姥姥”时,脑袋已经完全埋在韩悟颈窝,浑身止不住的瑟瑟发抖。<p>  脑海中,方才所见的景像已然挥之不去!<p>  身后那个哪里是黑种人,那分明是个被烧焦的男人,男人所有的皮肉都向上翻起,翻起的皮肉下面,也还是烧焦的皮肉,但却隐隐泛着些焦黄……<p>  这太可怕了!<p>  我使劲儿的朝韩悟颈窝钻了又钻,只恨不得能在他脖子上钻个洞,我好爬进去躲着!而韩悟在用力扯我,声音带着凶恶,甚至有些气急败坏:“你——你给我下去!”<p>  可这种情况,我怎么肯下来!<p>  “下来!”<p>  “白痴……下来!”<p>  他说话时,人在跑,带着我一起往前跑,边跑边扯我,我在他撕扯下,用上了吃奶的劲儿,越发用力的搂紧他,更把双腿八爪鱼样的缠住他的窄腰,两只脚扣在一起,死不松手,亦死不开口!而他终于放弃扯我下来的动作,飞快的往外跑……<p>  拉扯外力没了之后,我已经满身是汗。<p>  有被吓得,也有挣扎时累的,稍稍松口气,也并未撒手,仍旧死搂着他,任由着他带我飞快的往外跑。<p>  我从小就身体不好,跑步这种极为普通的运动,对我来说都算是“挑战极限”,这种“生死存亡”的关头,我能迅速想到的逃脱方法就是挂在韩悟身上!<p>  耳旁,风驰而过,韩悟跑得果真飞快。<p>  他并未停下对付那烧焦的男人,快如闪电的奔跑期间我是万万不敢回头看的,更也不敢撒手,生怕他把我给扯下来。<p>  只是,我把脑袋深埋在他颈窝里时,感觉不到他脉搏的跳动,才发觉——<p>  好像最可怕的那只鬼,被我抱在怀里。<p>  韩悟的身体有些冷,他停下来时,低沉而阴鸷道:“安全了,松开。”<p>  他没骗我,因为这时,有呼啸的夜风烈烈的伴随着花草木香吹来。我稍稍放松些后,刚松开腿,人就直接被他粗暴凶残的扯了下来!<p>  “痛啊!”<p>  他这一扯简直是把我手腕像捏断了一样,我说话时,捂住手腕抬头看他,却被他的眼神吓到!<p>  又是那种恨意的眼神!<p>  仿佛想要用滔滔恨意把我淹死!且那双眼里,还多了凶狠和锋利,锋利若刀子的目光险些把我刺穿时,他劈手把我抓到了胸前。低头看我的桃花眸中,寒星四溅,满是杀光和阴毒:<p>  “记住,下次没我的允许,不许碰我!否则——”<p>  “杀了你。”<p>  凶恶的声音伴着眼中杀光闪现后,他就如同碰到垃圾一样,把我用力甩在地上后,自己拉开车门,说句“上车”后,“砰”的关了车门。<p>  我被推倒在地上的瞬间,在车子打火发动声中,缓缓爬起来,呆在原地,迟迟未动。<p>  我脑袋里现在有些乱。<p>  我不明白,韩悟既不想我碰他,那他在梦里对我做的那些又是做什么?<p>  只我拧眉不解间,突然听到汽车踩油门的“嗡嗡”巨响,吓了一跳时,看前方车窗缓落,韩悟的声音从窗口冷冷传过来——<p>  “你想碾死在车轱辘下,我不会犹豫。”<p>  听这低沉阴冷的声音,我就打了个抖,脑海中更是划过他方才阴毒的眼神。<p>  我想,我是真惹怒他了。<p>  捂着被抓疼的手腕,我后退两三步,看他把车子倒出来,并停下等我。<p>  寒风烈烈,我瞅着那红色的尾灯,没往前,反而后退了两三步。<p>  我不敢上前!<p>  他刚才是真想杀我!<p>  本来我想着,姥姥故意主持这场的冥婚,一定有她的道理,可能是让我在她病中,跟着韩悟之类。姥姥一病,我无法探视也无法回家。<p>  那个家那张床总让我想到春梦,有些恐惧……<p>  只是我怎么就忘了!<p>  最恐怖的,正是方才我紧紧抱着的韩悟!<p>  一切的开始不都是他?<p>  “不上来?”<p>  良久,前头车窗再度传来韩悟漠然冰冷的声音时,我咬了咬牙,正要说“不”时,忽的周围起了风。<p>  寒风吹过时,带来股烧焦熟悉的糊臭味。<p>  这味道方才尾随我和韩悟一路,显然是那烧焦的男人!<p>  他又追过来了吗?<p>  路灯昏暗,好像到处都是黑色的影子,根本看不见那男人在哪!<p>  我的心瞬间慌乱起来,顾不得什么杀不杀了,不碰就不碰,反正我也没想碰他!<p>  两害取其轻,上车总比被鬼抓了强!<p>  飞快的跑上前后,我拉开车门后,刚一关上,就听见了“咯噔”一声响,似乎什么撞在了玻璃上。这回头间,就看窗外一张烧焦且血肉模糊的脸正撞挤在玻璃上,感觉马上就要闯进来似得!<p>  不受控制的一声尖叫,我下意识的去抓韩悟时,脑袋里忽然电闪雷鸣——<p>  “碰我,就杀了你。”<p>  韩悟的话又响起在脑海时,我看着自己不受控制、马上碰到他的手,有种浓浓的绝望感!准备闭上眼等死时,车猛然冲了出去……<p>  那瞬间,窗外血肉模糊的脸“刷”的被甩开向后方,而我快碰到韩悟的手也被甩去后方,没碰到他!<p>  我迅速把手收回来时,衣服早已经吓得湿透了。看车子直接冲出医院大门,我整个人都瘫软在副驾驶。而透过后视镜,我看着自己身上诡异的红装,疲乏的解开扣子,把那红袍脱了下来。<p>  红袍本来就是直接罩在外衣上的。<p>  袍子脱下后,我看见上头的血迹,心沉了一沉。<p>  “韩先生,医生对姥姥的病情怎么说?”<p>  方才被当作神经病,姥姥的病情我还一无所知。可韩悟只是神色冷淡的看着前方,专心开车,完全忽视了我的话。<p>  我抿了抿唇,看着他的侧脸,又问了一遍后,听他又道:“我不和你说话的时候,别开口。”

继续阅读:第4章 睡棺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棺人,不可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