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险丢心
霂柏2016-01-26 11:122,795

  不知何时,月亮早就藏到了云层当中,屋内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耳朵便越发的聪颖起来——<p>  “啪!”“嗯……”<p>  “啪!”“呃——”<p>  “啪!”“呼……”<p>  低低的闷哼声和鞭子抽打声成反比,一个越来越响亮,一个却越来越低,最后转为了低而厚的粗喘!即便是粗喘,我也听得出,那就是韩悟!<p>  大约是因为韩悟不在身旁,他又被鞭子抽打,我竟然停止了发抖,只是我再也睡不着了,我想起来看看,到底谁这么大的胆子,能对韩悟甩鞭子!可是,我根本出不去!不说夜这么黑,我找不到门,就算找到了,门也上了锁……<p>  是夜,那鞭子声隐隐约约一直一直的抽下去,而韩悟的声音也越来越弱,最后根本听不到了!<p>  他不会是死了吧?<p>  这么想时,忽的就想起和他初次见面,他救了我姥姥那一幕。<p>  虽说没救成,可总归尽力了。<p>  我也说了报恩还钱之类……可谁知事情曲折发展,变成了现在这样!但这一切都因为韩悟他根本不是人,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他带我来到底什么目的,他只是一味的欺负我吓我让我胆战心惊!<p>  他就是个变态!怪物!<p>  他这种动辄要我命的变态,我对他心存什么善念?这么一想,再听那鞭子抽打声,我没有任何同情的感觉,反而希望赶紧抽死他这变态!<p>  这样一来,我就可以离开他的掌控了……<p>  “啪啪啪啪”的鞭子声继续抽着,且越来越急,越来越密,而韩悟的声音一点也听不到。我竖起耳朵听了好一会儿后,确定听不到韩悟的声音,又稍稍捏紧了拳,门上了锁……他死了没人开门,我会不会饿死在这里?<p>  我摇了摇头,又想着不会,因为有棺材在,那些道士迟早得回来!<p>  正想时,忽而鞭子声停止,屋内陷入死一样的沉寂,我稍稍有些不适应,下一秒却又听见我的门外传来了“窸窸窣窣”的细微声音,这种声音若是在白天恐怕听不清楚,可现在深夜之中听的特别清楚——<p>  好像是有人朝门口走过来!<p>  果然,接着我就听到了门开声!<p>  “吱呀”一声推门声,伴随着门外的光线打进来,我一下呆在棺材里一动不敢动,继而就听外头依次传来了拖拖拉拉的脚步声、闷哼声、倒地声——<p>  “呃嗯……”“砰!”<p>  然后,屋内又陷入了死寂!<p>  一秒,两秒,三秒……不知过了多久,我才从棺材里爬起来,然后我就看到了在门口昏迷,一身是血的韩悟,他果然被谁抽打了!<p>  外头灯光很亮,照在他身上,满身都是皮开肉绽的伤口!<p>  他是刻意死前给我开门的吗?<p>  看见这一幕,我生出这个念头时,从棺材里悄悄爬出来。<p>  不知是因为韩悟太弱,还是因为我太激动,我下去时竟没有发抖!我已经打定主意要跑了,可我快到韩悟身边时,还是……犹豫了。<p>  犹豫和害怕,犹豫要不要救他一下,也害怕他突然醒来。<p>  脚步更是略微放慢,放轻,生怕他醒了!<p>  可就这么一犹豫,他醒了——<p>  “啪!”<p>  “你休想逃……”<p>  韩悟的手捏住我的脚腕时,低沉嘶哑的声音,虚弱无比,那抓着我的手更一点力气都没有,我下意识的抖腿,就轻松就甩了开。<p>  原来他不是来放我出去!是看我逃没逃!这家伙……<p>  亏得我还同情他!<p>  灯光下,他已然成了血人,手被我抖开后,一声闷哼又倒在地上,我才不管他如何了,这就是我离开的机会!<p>  我飞快的跑出去时发现韩悟真住在博物馆里!偌大的“客厅”里,东西一扫而空,除去一套黑色沙发和茶几外,就是空荡荡的柱子和欧式大吊灯,看上去空旷冷肃。我看见了门,飞快的奔跑过去时,眼泪都激动的流出来,我终于能走了!<p>  只是——<p>  我跑到一半发现门没有了!而我绕着找了一圈后,发现始终看不见门在哪!<p>  我一圈圈的不厌其烦找着时,忽然一回头发现,我好像是在围着沙发跑圈!继而目光一怔,看见了沙发上的韩悟!<p>  黑色沙发上,韩悟不知何时坐在那儿,闭目养神!他翘着二郎腿,分明是随意的姿势,却透露出君临天下的尊高气场。<p>  大约是才洗过澡,头发湿漉漉的,身上没有一丝血,面无表情的闭眼似在休息,白睡袍和黑沙发对比鲜明。<p>  “就那么想离开我。”<p>  他低低说着,声音带着一丝丝的冷笑。我呆了一呆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脖颈和手上露出的红色鞭痕,我壮着胆子道,“是的,我想离开。韩先生,我不想在这里。”<p>  他冷冷一笑,又道:“嗯,你若想离开,有一个方法。”<p>  “什么方法?”<p>  “死。”<p>  他冷冷说完,我浑身一抖,而他声音讥讽道:“我怎么记得,你要报恩还钱,可才一天,你就要走,这种报恩方法,谁教你的?”<p>  他说话时,气若游丝,可气势却分毫不差。<p>  而我也忽然明白,韩悟为什么把我抓过来“工作”,原来他知道我没钱!<p>  既然事情已经揭开眉目,我也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没错,我是说还钱,但不是这样的还法!我可以出去工作……”<p>  他忽然冷笑,打断我,冷笑:“你是白痴么。”<p>  他说话时,忽然站起来,两步到了我面前,眼睛也一瞬睁开,冷酷无情的望我时,我一下浑身僵硬到动弹不得!<p>  “听着,我不缺钱。但我伤成这样,你却不管不顾……既然良心可有可无,不如给我!”<p>  他说话时,眼中满满都是阴寒的气息,手也已经摸到我心口!<p>  开什么玩笑?没了心我不就死了吗!<p>  我睁大眼,不得动弹的低眸望着他那布满伤痕的手指,那手指忽然就长出了长长的指甲,指甲不断往下滑动时,我的衣服也随之划破,同时,我的心口也传来巨疼!那是他的指甲在我心口划出的伤口,感觉心口有什么流出来,我眼前一黑,直接就昏了过去……<p>  “白痴……”<p>  临昏之前,我听韩悟这么说道。<p>  ……<p>  我醒来的时候,人还在沙发上,睁眼瞬间,腾然坐起,然后听着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松了口气。<p>  只是梦吗?这么想时,一低头时,却发现自己的心口衣服被划开,血才刚刚结疤!<p>  而随着我的动作,更是传来撕心裂肺的疼——<p>  “呃。”<p>  我捂着心口,眼泪差点没疼出来时,听到韩悟冰冷的声音自后方传来:“醒了就继续擦棺材。”<p>  他说话间,从楼梯上下来,衣冠整齐,风衣笔挺,气宇轩昂,只是那脸色还很苍白虚弱。<p>  “你的心太黑,我怕脏了手。”<p>  他边走边竖起衣领,挡住了脖子上的伤口,手上更带着黑皮手套,整个人完全包裹的密不透风,只露出一张没有受伤的脸。他这么一说,我立刻明白了,昨夜不是梦,他这身衣服也是为了遮挡疤痕!<p>  瞬间,我又忍不住哆嗦起来,而这一哆嗦就让心口还未痊愈的疤痕狠狠疼起来!<p>  “再有下一次,被我发现你逃跑,我不会手软。”<p>  他冷冷说时,人已经走过我面前,留给我一个冷肃的背影——<p>  “滚去工作。”<p>  他说完,人已经到了大门口,推开门就走了出去!<p>  随着“吱呀”的门合上后,我惨白着脸,赫然发现,昨夜我就在门前徘徊,他定是设下了什么鬼遮眼的法术,让我无法逃脱!<p>  他是故意耍我!<p>  门锁声传来时,我咬牙切齿的看着那门。<p>  竟然说我的心黑?他的心才黑!不,韩悟他根本没有心!

继续阅读:第9章 闻闻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棺人,不可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