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被骗了
霂柏2016-01-26 11:122,732

  “说吧,想怎么死?”<p>  韩悟低而阴森的说完后,阴冷的气息迅速包围了我,我又开始止不住的发抖,更感觉头顶有温热的液体沿额头顶缓缓流下。<p>  我闭着眼,说不出话来……<p>  可即便不睁开眼,我也能想像到,韩悟此刻是如何低眸睥睨、表情阴鸷的望我!<p>  却就在我浑身发抖时,听远处籁笙浅笑——<p>  “姑娘别怕,我听师父说,韩先生不比以往,现在这身份,不能杀人。我可以赌一包糖莲子,你不会死。”<p>  温润无比的说话声传来时,我拧了拧眉,正要睁眼,却是面前疾风一过,脖子被韩悟轻松捏住,“她是不会死,她该生不如死。”<p>  低沉冷肃的声音让我浑身一抖,更觉得脖子上的手用力了三分,人就被提了起来!<p>  “啊!”<p>  喉咙发出低沉的嘶哑时,我听籁笙焦急喊了一句“放开她”后,一声鞭子抽打声响彻大厅!<p>  “啪——”<p>  鞭子声起时,我脖子上的手一松,人跌回沙发时,听到韩悟闷哼,“你竟用五年……呃!”<p>  韩悟的声音离我很远,他说话时,籁笙打断了他,“有些话就别告诉姑娘了!免得她吓着!收!”<p>  眼前光影迷离,我被韩悟那一下掐的眼前发黑,只听远处“咚”的一声,像是什么撞在了柱子上,视野恢复后,我心急如焚的看过去,赫然发现——<p>  韩悟被一个黑色的绳子缠绕死死地困在了大柱子上!<p>  他面前籁笙闭目似在念什么,我既听不真切也听不懂,只能听韩悟又低又狠的声音:“要不是我刚受过刑,你以为你抓的到我么!”<p>  韩悟说话时候回头望我,尽管离得很远,那双隽黑桃花眼中的恨意也依旧能清楚的传达过来——<p>  “你又以为你逃得掉么。”<p>  他说完,忽而仰起脖子,前几日还修长白皙的脖上满是鞭打伤痕,随之他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就闭上眼重重垂下了脑袋!<p>  “没事了。”<p>  籁笙看向我时,冲我缓缓一笑,我诧异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幕,不可思议但更多的是惊喜!<p>  韩悟竟然被制服了!<p>  只是欣喜不过半秒就看籁笙砰的一声倒了下去!<p>  “籁笙!”我几乎是飞快的跳下沙发跑到了籁笙面前。他的脸惨白无比,原本红润的双唇也都变作了白色!<p>  他似乎想笑,可一张嘴,却从嘴巴里流出血来,我看他这样,心脏狠狠揪紧,道:“你没事吧?”<p>  “没,没事。”<p>  他说话时,又大口的吐出来一口血来,那样子似乎不把心肝肺吐出来不罢休似得,风姿全无却还颤抖着惨白的双唇冲我笑:“你呢?你脑袋……要不要紧?”<p>  我眼泪忽然就掉下来,“别问了我送你去医院!”<p>  我说话时,看籁笙的口中不断吐出来的红血,那血已经把他的袍子全部打湿,蓝红交织的格外刺眼!<p>  他低低笑了笑道:“不用,我吐几口血就没事了,老毛病了。”<p>  他说时,真就坐了起来,好了许多的样子仍旧让我十分愧疚,“你干嘛回来?”<p>  “名门正派,不能见死不救。”<p>  他认真的说完后,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血也不吐了,我扶住他时,他摆了摆手,偏头对我说——<p>  “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p>  弯若月牙的眼睛里满是柔光,声音虽低,却十分让人信服。我眼眶一热,脑海中倏的燃烧起三丈高的火浪,摇头道:“我的家已经没了……”<p>  却话音刚落,后头韩悟声音传了过来,“你家就在这。”<p>  韩悟不知道何时醒了,说完后,我脊背一僵,就听他略有些讥讽道,“别怪我没提醒你,你的命不是结个阴亲就能改,别出去害人。”<p>  阴冷的声音传来时,籁笙忽然拧眉看我道:“姑娘,你竟信‘结阴亲能改命’?”籁笙说话时,兀自擦着嘴角的血,道:“那是骗人的。”<p>  我心跳一顿,看他道:“你说什么?”<p>  籁笙擦好了血后,拧起好看的眉:“我说,‘结阴亲可以改变命运、发家致富……’这些全是骗人的。”<p>  籁笙说完,我整个人呆若木鸡,又问了一次:“你,你再说一次?”<p>  看我整个人都傻了一样,籁笙忽然想到什么,“你不会是……”<p>  他说话时,我慌张无措的点了头。<p>  “我姥姥……给我结了阴亲,改命。”<p>  我说完后,籁笙尴尬的挠了挠头,道:“那她被骗了。虽然我也不知道具体怎么行骗冥婚,但命盘这东西,天生注定,不可能改,除非是死了重新投胎。哦,我想起来一点,好像天煞孤星不能结阴亲,不少半吊子江湖术士借此发财,可若碰到天煞孤星,就会被反噬暴毙死去!前几天我还听说一个道士,就在什么山……”<p>  籁笙似乎还说了什么,可我都听不见了,我只是僵硬的转过头,看韩悟。<p>  韩悟刚才说的那话,明显是知道我天煞孤星,也知道姥姥给我结亲一定会被反噬!<p>  这些我是才知道,可他一早知道却不肯说,硬是害的我姥姥为我们结下阴亲而死!<p>  也直到此时此刻,我才发现我忽略了一个最重大的问题——<p>  姥姥为我改命,才给我结阴亲。<p>  那他和我结阴亲是为什么?<p>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p>  我双目逐渐发红,在籁笙的絮絮叨叨中,一步步走向韩悟。我很想抓住韩悟的脖子,可身高差距让我只能抓住韩悟衣领,仰起头看他:“我和你素不相识……你为什么要害死我唯一的亲人!”<p>  “为什么还能堂而皇之的让我报恩!”<p>  “你这个骗子!”<p>  难能可贵的,在我含泪的控诉下,韩悟一声不吭,任由我晃着他,一言不发。<p>  “你回答我!”<p>  “回答我!”<p>  我大声说着,摇晃着,韩悟却始终沉默。一直到籁笙阻拦我说“姑娘你再摇,这绳子要断了”时,他才抬起头,若深潭的黑眸里布满冷肃:“因为你活该失去所有亲人。”<p>  我微微一怔,接着就张牙舞爪的又要扑上去,“你!混蛋!我杀了你……”<p>  却是胳膊被籁笙狠狠地抓住:“姑娘你……你冷静点!杀人是犯法的!”<p>  “他根本不是人!”<p>  “你也根本杀不了他!”<p>  让籁笙这么一吼,我一怔,听籁笙道:“他和你是阴亲吧?他要是死了,你也会死!”籁笙说时,我的手缓缓放下。他松了口气道:“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但是,被骗也好,失败也好,姥姥都为你而死。所以——趁着现在,离开吧,我会等三天后把他放开。到时候你一定要逃得远远的!”<p>  籁笙说话时,我怔了一怔,而后看向韩悟。<p>  韩悟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p>  他丝毫没有被绑起来的狼狈,似乎就是站在柱子边儿一样,一秒两秒三秒,我转身往外走去。<p>  我多想杀他!可想到杀了他,我也会死。我只能离开!<p>  我往大门外跑时,外面星辰满天,我也不管哪一条路,随便选了一条路后,就一直往前跑——<p>  后头籁笙似乎在喊我:“姑娘!姑娘等下!我还没给你指路……”<p>  籁笙说话时,我的脚忽然往下一沉,下一秒,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条笔直的大道,耳旁所有的声音都没有了,更是在回头时发现身后一片迷雾。<p>  我心中恐惧,退了两三步却在迷雾中怎么走也走不出去了!<p>  而这时,迷雾中,缓缓驶来一辆白色出租车,黑色牌照上赫然写着——<p>  冥:4444……

继续阅读:第12章 只有我能杀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棺人,不可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