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只有我能杀你
霂柏2016-01-26 11:122,837

  白色计程车撞开浓雾到我面前时,车门竟自动打开,它打开时带起的风,阴嗖嗖又略含霉味。

  只是当我看清楚那薄如纸片的车门时,汗毛“刷”的一下竖了起来——

  眼前这辆白色冥车牌的计程车无论是座椅还是车门,都是纸做的!

  而这车虽然行驶过来,中途却没有任何声音!

  这怎么可能?

  死样的沉寂中,我不敢开口,也不敢上前,直到车内传来了司机的声音——

  “小——姐——上车不——”

  缓缓又细长的女人声音,慢吞吞又嘶哑尖细,听在耳朵里,仿佛是有人用指甲在黑板上划过,让人忍不住头皮发麻,骨寒毛竖!

  “小姐——”

  当她第二次开口时,我才回过神,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目瞪舌僵,连连摇头。继而随之我就听车里女人细声骂了句“守财奴”,车门“砰”的一声关上又飞一般的“沉寂”蹿了出去!

  ……

  路边再度剩下我一人与迷雾“做伴”时,我呆在原地,汗不也敢出,气也不敢喘,维持一个姿势良久,用余光打量四周——

  我四周除了前方大路外,后头和左右三方都布满了迷雾。

  只能走这一条路吗?

  我看着面前的大路,它虽然宽敞平坦,可一想到方才那诡异的白纸车从这条路无声的离开,我就觉得我无法走上这条路!

  这太恐怖了!

  艰难的咽了咽唾沫,我又目露惶恐和不安。

  我不踏上去,难道要在这里一直呆着吗?可恶我才刚离开韩悟,就到了这个诡异的破地方!这到底是哪儿?我又该怎么离开?脑海中思索时,我忽然听到了汽车发动机的“嗡嗡”声!

  微微一怔,我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大道,然后视野范围内,一辆绿色的计程车正从纸车离开的地方逆向行驶过来!

  我目光落在那车牌上,赫然发现,这是咱们本地的车牌!

  一瞬间我欣喜若狂!却还没等我招手,那车就打了左转,向我这边儿靠了过来!伴随刹车的“嘎吱”声和老旧发动机的“嗡嗡”声,司机落下车窗看我道:“小姑娘,你迷路了啊?”

  那司机说话时,我看到他那张脸,心跳一紧,欣喜全无。

  眼前的中年男人窄额头、高颧骨,竖眉绿豆眼、酒糟鼻、薄唇,他几乎集齐了我姥姥说过的所有凶相。姥姥总说“相由心生”,面相能看出很多东西,遇到凶恶相貌的人就躲开,可我从来都回她,不要“以貌取人”。只是今天——

  我不知是因为这破地方阴森诡异,还是因为前面有过一辆“冥纸出租车”给我提了醒,对眼前这主动打招呼的司机,我满心都是警惕!而在我警惕中,那獐头鼠目的司机忽然就下了车,朝我走了过来!

  “说话啊,小姑娘,是不是迷路了?”

  男人说话时,眼睛不怀好意的上下瞄了瞄我,我被那眼看的很不舒服,而且,最主要的是,我觉得他身上有危险!

  我不由得往后退了退,不敢说话,再度摇头,希望他离开!可他却往前走了一步,“你躲我干什么?怕我吃了你?”

  他说话间,那绿豆眼下满是凶邪,我转身就跑,可下一秒,就被他从后头揪住头发——

  “臭娘们,我看上的女人,还没跑过一个!”

  “给我回来吧!”

  “啊!”

  我捂着头皮一声惨叫往后倒时,感觉头皮像是裂开一样,更是抓住了他的手,用指甲狠狠抓上去:“放开我!”

  我喊的时侯,手却被他反抓住——

  “艹……脾气还挺爆!”

  他抓我的手时,我头皮得到解放立刻没命的挣扎起来……

  我不知道他是要抓我干什么!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定不是好事!

  只是我的力气哪里抵得过一个中年男人!何况我还失了血,头上的伤口也又裂开,挣扎中,眼前逐渐变成了一片血红和黑色,最终我用尽力气狠狠咬住男人的手时,他骂了句“找死”,再度抓住了我头发,用力把我的头——

  撞向了车门!

  “砰——”

  那一瞬间,我再也没了力气挣扎!

  就像是被人对着脑袋狠狠开了一枪,也像在脑袋上砸破了一瓶辣椒酱,眼前天旋地转,黑红交错间,终于重重的倒了下去!

  ……

  我醒来的时候,车还在颠簸,我的脸下一片粘稠的血,眼睛都不好睁开。脑袋还是开裂样的巨疼,甚至有些昏昏沉沉,这应该是失血过多的缘故!

  我不知道我会被带到哪,等待我的又是什么厄运,可我真的好想回家,好想钻到姥姥的怀里……想到姥姥,我的眼泪就缓缓沿着眼角滑落,而这时,车忽然停了下来!

  在车身剧烈晃动时,我脑袋又是一阵撕裂的疼,继而门开,我从车上被拖拽下来时,愕然发现我竟然回到了博物馆门口!

  漫天乌云,闪电划过,男人把握拽到博物馆门口时,自己拿出了电话走到一边,丝毫不担心我会逃。

  “哎,我到了,你人呢?今天的货特别正……什么?不来了?行……嗯!”

  男人说话时,我发现博物馆的门紧关,把手上头还布着灰尘,而门前既没有垃圾桶也没有豪车!它就像是年久无人居住的样子,当我抬起手想去抓门把手时,手忽然被男人抓了过去——

  他眼中满是阴森道:“算你走运,今天卖不成,但可惜叔叔我不喜欢和活人做……”

  他说话间,我只觉得身子一轻,人就被他推到楼梯口——

  “死吧!”

  在我从楼梯上滚下去那一瞬间,我唯一的想法就是——

  我恨韩悟!

  如果不是他,我不会有现在这一切!

  如果有来生,我定要狠狠地报复他!

  可也是那一瞬间……

  门开声、伴随着那獐头鼠目的男人惨叫声一并响起时,我只觉得腰间被什么冰冷的东西缠绕抱紧,下一秒,我的后脑勺也被紧紧按在一个冰凉的怀里!

  圈着我的家伙,身体像冰块一样,更是在瑟瑟发抖!

  只是他瑟瑟发抖也好,冷若冰霜也好,那手始终紧护着我的两处要害——

  我的腰和我的脑袋!

  于是,楼梯上,从门里冲出来的那个家伙,就以这样把我按在怀中的姿势,护着我,一路滚了下去!

  这时候,猥琐男的惨叫声早被雷声淹没,可有一个声音,雷声也无法淹没!

  我头顶上传来的细微熟悉闷哼声,比雷声还要贯耳!

  不可能!这不可能!我的脑海和心里都在不断的重复着“不可能”三个字,可当耳旁那闷哼声再度传来,我脑海中也仿佛电闪雷鸣了……

  “轰隆隆隆——”

  楼梯约莫二十余层,抱着我的家伙和我滚到楼梯下停止时,随着一声响雷突破云际,他松开了紧紧抱着我的手!

  在他松开我的时候,我猛然坐了起来!

  噼里啪啦的雨点中,韩悟整个人呈大字型躺在雨地里,他那张数次在我梦里天姿绝色,在现实里我却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的俊脸,现在惨白无比……

  而那张脸的惨白和脖子上的道道血红形成了鲜明对比,闪电下,刺目耀眼。而泼盆的大雨倾洒时,更将韩悟身上衣服尽数冲散开……

  他的衣服不知为何已破碎的不成样子,大雨和大风一并袭来时,那粉碎的风衣被斑驳吹离,依稀破碎的露出他身上未痊愈、或还在痊愈中的伤口。

  我的目光不可思议的聚在他遍布鞭痕的手臂上——

  那是方才紧抱着我的手臂,它现在满是青紫!

  我没想到,方才我恨之入骨的人居然会救我,还为我在旧伤上又添新伤……

  电闪雷鸣间,我望着那血红,淤青,惨白……

  眼中满是不解。

  大雨滂沱,韩悟没睁开眼,声音却透着无比的坚定——

  “这世上,只有我能杀你。”

继续阅读:第13章 除了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棺人,不可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