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梦连连
霂柏2017-05-21 21:002,905

  大家有没有做过那样的梦?难以启齿的那种!我最近大概看多了古装剧,竟然一直在春梦中反复的摸一个长发男人。

  真的是摸。

  我摸的这个男人姿容俊美,身穿红袍,躺在木床上睡觉,我人在在他床前,手抬沿着他长发,不断往下滑——

  手滑过宽肩窄腰还不够,仍继续往下!

  梦里的我羞红了脸,可是却没办法停止,梦这东西,大家都做过,也能明白梦境不是我们能控制的……而就在在我不受控制,脸红心跳的摸到男人臀部时,男人忽然被我摸醒了。

  “摸够没。”

  低沉暗哑的声音响起,我的手也被他用力抓住!那一刻,我很想说,我不是故意摸你,可还没说,就感觉腕上一疼,身子就他用力的拉扯、人直接被抓过去,身上一沉,我就被这梦里的男人——

  压在了身下!

  被压的那瞬间我慌乱极了,毕竟是我先摸的人家。可正当我打算解释时,看到男人那张脸,忽然什么都说不出了……

  好漂亮的男人!

  眼前这张脸轮廓分明,五官精致,尤其那双修长隽美的桃花眼。它正以缓慢的速度,于我眼前放大,再放大,直到……

  我唇上一软。

  柔软冰凉、略带湿意的唇,明明是梦,却感觉竟格外清晰!

  说出来不怕你们笑话,我在现实里没有谈过恋爱,梦里初次遇到这场面,一时间整个人都傻了,直到他在我唇上反复亲吻几次后,我才反应过来,我在干什么!而反映之后,我的心跳更是剧烈的加速,望着那双俊美的桃花眼,不知该说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办,这束手无策时,却见那双眼倏地燃烧起恨意!

  滔天的恨意瞬间弥漫,染的眸色有些骇人狠色,把我吓了一跳!

  “你——唔!”

  话没说完,这个男人就微偏头,再吻下来,和刚才不一样,这个吻,激烈而愤怒,如狂风过境般来势汹汹,仿佛要把我吃下去!我被他动作吓得脑中空白,更主要的是……我疼!他太用力了,手抓着我的肩膀,好像要把我捏碎,我立刻伸手去推他,可我得到的却是他更深、更用力的拥紧和深吻,而我几乎能感觉到他那带着恨意的陌生气息在我体内像病毒般迅速蔓延,而后他的手竟然开始撕扯我的衣服——

  “不可以!!”

  在我不受控制的颤栗抓住他手时,我这个梦,停止了,同时,我也醒了过来!

  这是我第一次做这样的梦,那天梦醒后,白日里我不管做什么,都会想起那个男人,而约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想,我在第二夜……竟然又梦见了他。

  再梦见男人时,我和他已在深吻中。

  这场景对我来说太突然了,完全没反应过来,只能被动的睁大眼,看他长睫微颤,任由他纠缠我,而这一次,他没上次那么霸道,也没睁开眼,我知道这是梦后,就试着将落在身侧的手,缓缓地抬起搂住他的背,然后就跟他一路吻下去,接着、第三、第四、第五夜……

  梦,我一连做了很多很多天,它成了我难以启齿的秘密,只我本以为我能一直保守这个秘密到死,可暑假的一次体检,却让我毛骨悚然!

  体检这事儿我是大街上被临时拉过去的,发传单的小姐姐说有病查病没病放心,我就去了、

  记得那天人特别多,B超检查室的门并未关紧,帘子也只挡半边身子,好不容易到了我,我被医生催促着,忐忑的躺在B超床上。

  医生面无表情催着我将衣服拉下一点,手握B超仪在我小腹游走几圈后,有些嘲讽的看我一眼:“身体没什么问题,注意节制那方面就行了。”

  她说完,将B超单子朝我手里一塞,就喊了“下一位”。

  我没反应过来她的意思,正想再问一下具体是哪方面,却发现医生和下一个做B超的人皆是眼色不善,略带嘲讽的看我,无奈只好先走出去。

  沿着排队的人流往外走时,我听见两个妇女在闲聊:

  “啧啧,你老公快四十了还这么厉害啊?上次医生不是叮嘱你要节制一点,根据你排卵期来,别做无用功,小心肾虚……”

  排卵期……节制……肾虚……

  一瞬间,我明白了医生说的那方面,是那方面!

  幸好我当时没问,简直丢人现眼!

  捏着单子,我面红耳热,一路狂奔到大门口时,突然察觉出不对来——

  我压根没有男朋友!

  节什么制?

  想到刚才医生那张大脸嘲讽全开的样子,我就心头一阵窝火,拿着单子扭头就要去找她算账!

  只往回走了两步后,我脚步一顿,又想到了……

  春梦和那个男人。

  不能算吧?在梦里我们除了亲亲抱抱外,每次紧要关头我都醒过来了!对我来说,接吻已经是极限了,可这单子……

  低头看着单子时,我觉得那单子无比烫手。

  记得小时候听姥姥讲鬼故事,说女鬼会在梦里吸食男人的精气,可我是女人啊!

  难不成……是男艳鬼!

  这么一想,我突然觉得脊背汗毛直立,毛骨悚然的跑出了医院,并把那B超单子窝成一团扔进垃圾桶!

  夜夜做春梦这种事,就算回去和医生说起,怕也只会换来更大号的嘲讽脸,还不知道要怎么奚落我!

  我信科学B超的诊断,所以这梦我不能再做了!

  只刚才说了——

  梦这东西,不是我们能控制的。

  当晚,我还是梦了。入梦时,我们一如既往的深吻,缠绵。我想到医院检查的事,出奇清醒,直接用尽了全力去推开他道:“我不想再梦了。”

  话说完后,我本以为我能和往常一般醒来,因为每一次都是这样,只要我拒绝就一定能醒过来!可我万万没想到,我不但没醒,反而被他狠狠攫住下巴。

  桃花眼眸仍旧布满恨意和寒意——

  “这可由不得你。”

  他低沉暗哑的说时,冰冷修长的手直接就扯开了我衣服!

  当肌肤与冰冷的空气接触时,我愕然睁大眼,想到白天的B超单子和这梦的真实度,我拼命地挣扎起来!

  奈何我的挣扎如同蚍蜉撼大树,毫无作用!

  唇更让他封住,说不出话……

  恍惚间,我觉得手脚逐渐无力,眼前也一阵阵发黑的失去意识,昏了过去……

  “霂霂,醒醒,霂霂……”

  耳旁传来姥姥喊声时,我缓缓地睁开眼,就看见了姥姥!

  看见姥姥的一瞬间,我直接抱住了她——

  “姥姥!”

  我姥姥是个半仙,她在我放假前,就被请去做法事,我想,我刚才能从梦中脱困也一定是姥姥做的法!

  只在我这么想时,突然发现自己所处的屋子有些古怪。

  我所处的房屋内点着老旧的煤油灯,墙面几乎是全黑色,散发着年久无人居住的霉味和焦油味。

  这是我家的旧房子,在我十二岁那年,因为失火重新翻修成本太大,我和姥姥就搬出来了。

  “姥姥,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我说时看着自己所处的屋子,有些害怕。

  这里的墙面早已烧焦,迷离的灯光将这屋子照的如同鬼屋般。昏暗的灯光下,姥姥似想说什么,可刚一开口就听到“叩叩叩”的敲门声响起。

  “婆婆,时辰快到了。”

  外头传来的女人声,低缓而轻轻的,有些说不出的空灵。

  我被那声音吓得,赶紧抱住姥姥的胳膊。

  姥姥拍着我的手对外说句“马上来”后,才低头看我:“别怕,这床是新买的,你再睡会,我一会儿回来和你说。”

  姥姥说完,扒开我的手就要往外走,可我一听到床和睡觉,立马想到刚才那个毛骨悚然的梦!

  “不,姥姥!我……我不敢睡觉!”

  我说话时,想到医生“节制”的话和那句“由不得你”就禁不住瑟瑟发抖。

  咬了咬牙,我那个难以启齿的秘密,怕是瞒不住了!

  “姥姥,你不在这段时间,我好像被梦里的男鬼给缠上了!他,他天天夜里来找我,他……”

继续阅读:第2章 结阴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棺人,不可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