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这是我家(二)
小雅鹿鸣2019-08-21 01:011,194

  府里的几房侧奶奶,是一个比一个年轻。最小的一个,竟比阿玛小了整整二十岁。她们总是整天折腾这个,又比着那个的,变着法儿的争着讨阿玛的喜欢。我看着奶奶对此无动于衷的样子,心里边儿就觉得特别的不舒服。阿玛又不是她们的,为什么奶奶眼睁睁地看着她们缠着阿玛,可是嘴里却从不说什么。

  “福伴儿,你要是能追到我,我就不爬了……”回过头,我看了福伴儿一眼,见他想上来却又摸不着脉的样子,我更加奋力地朝着假山上爬着。踩着假山上面凸起的石头,熟门熟路地,一溜烟儿就已经站在了顶上面。

  这里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了,从这假山上,可以看到整个花园子都在我的脚下,还可以……依稀看到……贝勒府外面的轮廓。

  隔着高高的红墙,外面,我从来都没有出去过。很想去看看,但是……

  福伴儿跑到了假山下面的时候,都已经累地说不出话来了,一手扶着腰,一手吓得抓紧了大褂儿的前襟子,“格格……,您……可别动,奴才……这就……这就找人来接您下来……”

  跟在福伴儿后面的小子这时候也跑过来了,但是他却不像福伴儿一样紧张,脸上也没有太过明显的诧异表情。呵,也许是我这三天两头地闹腾,让他们早就见怪不怪的原因了吧。

  这府里头的奴才们,能时时刻刻紧张我的,可能也就只有福伴儿和我的奶嬷嬷徐氏了吧。

  打从我出生起,福伴儿和徐嬷嬷就一直照顾着我。可是,他们俩即便是再和我亲,却也隔着主仆的情分。再怎么着,我也不能够把当他们是‘亲人’,他们只能是我的‘奴才’,而他们也都只能当我是‘主子’。

  我是府里唯一的嫡女,也是奶奶唯一的孩子。

  其实我上面,奶奶曾经生过一个姐姐的,但是她没能活过两岁就夭折了。

  听福伴儿说,奶奶为了这个,受了很大的打击,曾经都病了很长的时间。还是自从有了我以后,奶奶才好了一些。年纪不大,不过身上却是落下了病根儿。三五不时的,总是会这样那样的不舒服,身子骨也大不如以前了。

  现在我上头有两个哥哥,大阿哥比我大十岁,他是已故的周侧奶奶生的,自打周侧奶奶去了以后,便由奶奶代为抚养,也算的上是跟奶奶和我比较亲近一些的人了。二阿哥大我八岁,大格格也比我大上三岁,二阿哥和大格格都是郑侧奶奶生的。[为了方便大家阅读,以后满语的称呼仅限于‘阿玛’(父亲)、‘奶奶’(母亲)这几种大家都耳熟能详的。其他人的称呼,只是介绍一下而已。]

  虽然如此,但我毕竟是府里头嫡福晋出的嫡女,在位分上还是高出他们一筹。即便是哥哥姐姐,见到了我,大家在面儿上也都是得恭恭敬敬的。而我,也因为着种种的原因,除了大阿哥外,和二阿哥还有大格格,是不怎么亲近的。

  我讨厌这贝勒府,讨厌府里的一切!

  它就像是个大笼子一样,压抑地令人喘不过气来。

  府里的生活,在各种规矩和框条下,是绝对刻板的。实际上,大家都是在演着戏,这里上上下下的人,都是生活在一个叫做‘规矩’的剧中。每天表演着相同的程式,道着相同的对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步云衢:大清最后的格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步云衢:大清最后的格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