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这是我家(三)
小雅鹿鸣2019-08-21 01:011,719

  你哪怕只在这府里待过一天,就可以大概判断出第二天、第三天甚至一个月后的哪一时间,主子们都在做些什么、说些什么。

  所有的这一切都是照着‘规矩’所安排好的,每天的日子从来都是这样一成不变的!

  好想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的……

  听着外面巷子那卖驴打滚儿的响亮的吆喝声,一下子勾起了我肚子里的馋馋虫。我对下面正听着福伴儿吩咐的唐豆儿喊了一声:“豆儿,你快去帮我买一兜驴打滚儿回来!记得,要多搁点儿黄豆面儿。”说完,我从腰里的荷包里面,摸出了几个子儿扔了下去。

  唐豆儿其实并不叫这个名字,只是他的一个小名儿罢了。他大名叫唐窦,估计是我奶公老唐没什么文化,也不识什么字儿,小时候就豆儿豆儿的叫着,大了觉着不好听,才改的叫唐窦的。

  可是我听到这个小名儿以后,就一个坚持这么叫着。唐豆儿,即是糖豆儿也,我觉得好听就行了。

  他是奶嬷嬷徐氏的儿子,是我的奶哥儿。

  早几年前,我的奶公老唐就去了,似乎是生了病,最终也没能瞧好。而唐窦因为年龄小,丢在家里也没有人管顾着,徐嬷嬷得了许可后,就将他领到了我的院子里来。唐窦也就跟着划给了我这边儿,由于年纪不大,也不用避讳着什么,现在就跟着徐嬷嬷一起伺候着我。估计等他年岁稍大一些,应该会指派到前院儿去领事儿的。

  唐窦看了福伴儿一眼,见福伴儿微皱着眉,对他点了点头,便应了一声:“嗻(je)。”然后连忙捡起了我扔下去的几个大子儿,低头一溜小跑着从小门向外头去了。

  我知道,这么做,其实是并不合规矩的。但在没有人知道的情况下,福伴儿有时候,还是会稍微纵容着我一些的。

  我每天都只有定量的饭食,没有一些零食和嚼嘴儿的话,就那点儿猫儿食,我恐怕早就饿死了。

  唔……不能说‘死’这个字儿,又犯忌讳了!

  府里头的规矩,是每天的正午和下午六点左右开饭的。而每餐照例是四个‘七寸盘’、两个‘中碗’和两大碗‘汤菜’。

  除汤菜外,只有两荤两素,两凉拌。这些差不多都是一些个家常的菜,没有那些外面人想象中的什么山珍海味。甚至连拍黄瓜、素拌菠菜这样的,也算是一盘了。

  在‘中碗’里,我也只能偶尔能见到一两样比如什么鸡丝烩莞豆、烩什锦丁、烩三鲜之类的菜。就这样的,也就算是比较上等的菜了。每餐也必备有两个‘五寸盘’的熟食,如清酱肉或者小肚之类的,和两个‘小三寸盘’酱菜咸菜什么的。就连六必居的酱菜和天福居的酱肘子,那都是过年过节才会有机会吃到的东西。平日里的这些,都是府里厨房所统一准备的,到了饭点儿,由各房里的人去大厨房里领回来。

  每日早晚四桌饭食,我这边定额的伙食银子大约是在二两五钱左右,折合现大洋,大概也就是三元多钱的样子吧。

  而府里如果来客了,改席面儿或添填上些好菜之类的,那就是实报实销,按月结算了。各房的饭菜,也都差不多这个样子。

  说是如此,但是在这关防院儿里头,三五个月也不见有什么留客吃饭的事儿。即便各房的内亲戚因事儿进府,也是留吃饽饽(点心)不留吃饭的。

  说实话,在外面看起来风光无限的贵族生活,其实到处都是死气沉沉的各种各样的老规矩。就拿这吃食一项来说,我甚至觉得,这可能都不一定比得上外头家境稍富裕些人家的孩子吃的。

  福伴儿见我还是不肯下来,他仰头盯着我,有些急了:“二格格,好主子,您就心疼心疼奴才吧。这要是让贝勒爷回来瞧见了您这样儿,奴才非得挨顿板子不可啊!”

  看着他一脸苦相地哀求着我,而我却是不相信他说的这些话的。虽然他嘴里这么说着,可我也从来也没有见过阿玛真把他怎么着了。因为阿玛根本就不会过问到我这儿的事儿,所以对于福伴儿这样的说词,我已经听到耳朵都起了茧子。

  “不,我还要再待一会儿。你要是怕啊,那就去园子外边儿守着去,要是阿玛回来了,你就赶紧给我报个信儿就成。”虽说阿玛是不怎么过问我们的事儿,但说实话,我其实也挺怕阿玛的,当着我们的面儿,他总是一脸的严肃,很少瞧见他笑。

  不过即便是这样,他也是很少责罚我的。如果我做了什么错事,大多数受罚的,都是我跟前的小子和丫头们。

  印象最深刻的一回,是我前一年偷溜进他书房去玩儿,一不留神碰掉了他书桌上的青花笔洗,被他训斥了几句。对于我的惩罚,也就仅限于此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步云衢:大清最后的格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步云衢:大清最后的格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