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贝勒府邸(四)
小雅鹿鸣2019-08-21 01:011,108

  从炕柜子里翻出一套兔儿爷(兔儿爷源于传说中月亮里的玉兔,是用黄泥以砖模刻塑的,造型众多,大的高约三尺,小的仅一寸左右;大的很威风,小的甚精巧,不大不小的为普通兔儿爷。兔儿爷多似将帅,身穿金色盔甲,或半披战袍,袍底画着彩色的海水江涛,用戏曲术语形容,它是‘披蟒扎靠’。大小兔儿爷都有座位,有的偏骑走兽,如麒麟、老虎、狮子、庭鹿、骏马等等。不骑兽者,皆高踞山石、庙宇之上,或以各种大型蟠桃鲜果为其座位。兔儿爷的背上,有的插大纛,有的插盖伞,这样装扮倒也威风凛凛。但最怕水,若一落水,便成了一摊泥!此外,还有一种赤身兔儿爷,成组出售,每组若干个,都有接连活动的人物。如有的开茶馆,有的卖点心。成组观赏,令人感到兔儿爷个个动作敏捷,躬身让座,迎来送往,笑容可掬。)挨个儿的码在炕桌上。

  徐嬷嬷见我有些不高兴,打发了福伴儿先出去,她坐到了我的身边。我喜欢她摸着我的头发,她的手很柔,身上也有股子淡淡的香味儿。“怎么了,谁又让咱们二格格不嘚(dēi)劲儿了?”

  “嬷嬷,你说为什么阿玛就不让我们出去玩儿呢?我看到外头也有很多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他们怎么就能在外边儿玩,而我就不行呢?”从假山上,我看到了几个孩子在外边的大树地下不知道玩儿些个什么,看他们那高兴的劲儿,真真是让我满眼的羡慕和向往。

  她顺了顺我的头发,将我的头靠在了她的胸前,“格格,您可和外面的那些个孩子不同,您是天潢贵胄,金枝玉叶的,他们哪儿能和您比啊?”

  徐嬷嬷总是这么说着,我讨厌她这样的解释,什么金枝玉叶的,我不明白我究竟哪里和别人不同了,不都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吗?为什么别人就可以自由自在的在外面玩儿,没人管,而我除了去书房跟先生上课以外,连到前院儿去玩儿都不能够。

  “等格格长大了,嫁人了,就可以到外面去了。”她依旧是笑着,似乎我要想出去,就只有等着嫁了人才行。

  这还要多少年啊?我可不愿意这么在府里干熬着,等着熬到嫁人的年纪才能从这府里边儿出去。“嬷嬷真讨厌,总是这么着敷衍我。难道除了嫁人,就没有别的法子了?连唐豆儿都能到外面去,就我不能出去!为什么,为什么……”我呼啦一下,将炕桌上的兔儿爷一把扫下了炕。噼里啪啦地一通响声,那一套全碎了一地的彩泥片儿。

  徐嬷嬷似乎被我的举动吓到了,她赶紧站了起来,稍稍往后退了一步。我看她那样子,似乎想跪下请罪,不由心里一紧,赶紧安慰她道:“嬷嬷,我不是对着你发脾气……”

  她什么都没有说,还是给我跪了下来。

  福伴儿从外面打了帘子进来,见到徐嬷嬷跪在了我的面前,而地上又是摔碎了的那套兔儿爷,想进来给徐嬷嬷求个情。看了看我的表情,并没有责怪徐嬷嬷的意思,他也就放心了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步云衢:大清最后的格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步云衢:大清最后的格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