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宗学风波(一)
小雅鹿鸣2019-08-21 01:011,143

  “格格没有怪罪你,你就赶紧谢恩起来吧。”他给徐嬷嬷打了个颜色。

  她也抬起头来看我一眼,我准备去扶她的时候,她赶紧谢恩起来了。

  为了不让她尴尬,我拿起炕桌上的一本书,挥了挥手,让他们俩都出去。福伴儿叫来了小丫头进来打扫,也跟着出去了。

  屋里的自鸣钟敲了五下,发出清亮的声音。

  我在他们出去后,便把手里的书丢下了。伸了个懒腰,正准备下炕,徐嬷嬷听到屋里有了动静,便赶紧进来,从炕塌上拿了鞋子帮我穿上。

  她给我穿鞋的时候,我并没有说什么。就当做刚刚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

  该吃晚饭了,我得先到奶奶屋里去问安。

  徐嬷嬷在门前打了帘子让我出去,然后便跟在了我的身后。我的身边儿从生下来那一刻起,身边就没离过人,福伴儿见我出来,也跟在了我的身后。他们总是很守规矩的,跟在我后面一步半的距离,不紧也不疏。

  刚刚来到奶奶的院子,便听见阿玛大声地说着什么,“……ainaci ainakini……”我仔细听了听,好像是说:‘……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可能是和奶奶在说着什么话,因为他和奶奶在说一些私密话的时候,就是用满语说的。府里头,除了他和奶奶还有太太外,就只有我和两个哥哥学了一些,下人们,大都是不懂的。但总的来说,我的满语终究还是没有学的多好。所以听他们说的话,我也都是一知半解,听懂的和没听懂的词着拼凑在一起,一句话也能懵出个大概的意思来。

  正恍着神儿,又听到了阿玛的声音,“amaga inenggi jai bodombi……(将来再做打算……)”

  “te ainaci ojoro。(现在怎么办呢。)”奶奶的声音有些哽咽,似乎她在哭着。

  断断续续的,我也听不明白他们究竟在说什么。但是听到奶奶的轻轻抽泣的声音,我就开始有些担心了。

  “给阿玛、奶奶请安。阿玛、奶奶吉祥。”我进屋后,给他们行了个蹲安礼。(这是满族女子对长辈请安礼,行礼者站在受礼者面前,双脚平行,双手扶膝,随即一弓腰,膝盖略弯曲如半蹲状,嘴里念叨“请某某大安。”)

  奶奶赶紧转过身去,掩饰地拿着手绢儿擦着眼泪。

  “起吧。刚刚你都听见些什么了?”阿玛看到我进来后,脸上似乎还是有着一些不高兴的表情。

  我装作不明白地模样看着他,“回阿玛话,我什么都没有听到啊,您是问的什么?”

  他明显松了一口气,缓和了一下脸色,对着奶奶说:“你也不要太担心了,事情已经成了定论,就不要想太多。”顿了顿,看了看怀里的表,说了一句:“是时候摆晚饭了。”

  然后李嬷嬷便应了一声,问道:“贝勒爷是在哪儿摆饭呢?”

  “就在福晋屋里吧,其他人就在自个儿的屋里吃。”看了我一眼,他继续说:“玉蓉,最近都学了些什么啊?”吃完了饭,阿玛舒服地靠在引枕上,接过他的随侍太监德公递过来的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步云衢:大清最后的格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步云衢:大清最后的格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