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张家小姐
凝眸七弦伤2018-03-22 12:132,200

  “不可能的,张小姐绝对不是这种人,绝对不是。”唐方显然还没有从打击中恢复,对王云光的话半句没有听进去。

  王云光哑然失笑道:“你小子到底是担心这姓张的性命,还是觉得这张小姐被人啖了头汤,没你小子什么事了。不过小子,我看你还是省省吧,天涯何处无芳草,走吧。累了一宿了,回去洗洗睡吧。”

  “不,”唐方倔强的摇了摇头,道:“我要去张家宗祠一趟,无论如何,我也不能让张小姐就这么死了,现在他妈的皇帝都没了,这些家伙还关起门来搞这一套,奶奶的!道士,你跟我去不?”

  “算了吧,小子,这是人家的家务事,你就别瞎掺和了,再说了我说这姓张的蹊跷得很,放心她铁定命大死不了,就算死了,也许还算了解了一场祸害。”

  “少跟老子整这一套!”唐方忽然用手揪住了王云光的衣领,道:“道士,老子昨晚为你命都险些搭上,就让你办这点小事你还不肯?”

  王云光将唐方的手指一根一根掰开,直直地看着唐方,道:“我只答应你来见此人,其他的一概不关我的事,我,不去。”

  唐方忽然仰天长笑,用手指着王云光,手指几乎戳到王云光的脸上,一字一句道:“道士,老子金砖都不要了,因为老子当你是兄弟,你,你有种,你有种……算老子瞎眼了。你他妈不去,老子去!”说完,唐方不理王云光,径直冲了出去。

  王云光叹了口气,道:“这又是何苦来着呢?”

  虽然,现在已经是民国,民智已开,西方的先进思潮已经成为了主流,但是在湖南等内陆省份,依然保留着他们固有的传统,宗祠制度便是其中之一,在这些乡民的眼中,也许法律只是一纸他们看不懂的空文,但是宗祠里面家族长者的威严,却是无人敢侵犯,族中大小事务,一概是由宗祠解决,尽管这有乱用私刑之嫌,但是对于政府来说,这流传上千年的制度,绝非一朝一夕能够改变的,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他们闹得不算太过分就行。

  即便是如张老爷这样富甲一方的大户,也要对宗祠言听计从,逢年过节对宗祠的长者也是谨慎孝敬,不敢乱了丝毫的礼数,自家女儿犯了族规,张老爷也不敢包庇,只能交给宗祠发落。

  张老爷清楚,若是与宗祠对抗,他在族中将无半分立锥之地。

  当然他也可以带着女儿一走了之,去重庆找自己的大儿子,前提就是放弃在这里数百亩田地和祖上三代辛辛苦苦攒下的这份家业。

  张家宗祠离这里三十里外,平日里都是大门紧锁,只有族中出了大事之后才打开大门,而今日,张家宗祠外面围满了人,都好奇地向里面张望,他们大多数都是张家的子弟,当然不免也有外姓和外乡人来这里凑热闹。

  张家小姐未婚先孕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十里八乡,甚至不少人是拖儿带女全家来围观,似乎只要能够和下半身扯上关系的事情,人们都会显得如同吃了春药一般的兴奋。

  人群中人人面泛红光,不停地向旁人打听着事情原委经过,不同版本的奸夫淫妇之事层出不穷,当然在这些人嘴里,总是多了一份说不出的猥琐和下流。

  宗祠外面一排红色的栅栏阻拦了围观者的脚步,与外面人群鼎沸相比,宗祠里面则是显得安静得多,十几个须发苍白的老者依次坐在两旁,最后一名四十来岁的圆脸锦服的胖子则是一脸的怒意,看着在中间跪着的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

  张若昀则是一脸的惨容,这些天的担惊受怕,已经让这个身子矜贵的大小姐受够了折磨,自己未婚先孕已经丢尽了父亲的脸,父亲曾经给过自己机会,只要自己指认出奸夫,便不把自己交给宗祠发落。

  可是,父亲,你要我到何处去寻个奸夫回来!

  父亲审讯完了自己之后,怒吼着地丢下一句话:好,我看你能护着这个小畜生多久。

  张若昀惨笑着,这一切对于她来说,就如同一个噩梦一般,有道是人生如梦,也许现在是她该梦醒了。

  入宗祠,便是死!

  张若昀知道,自己可能当真要稀里糊涂的就这么死去了。

  可是,她真的不知道她怎么怀孕的,当时只是以为生病了,所以找个大夫来看,结果这个大夫一脸的诡异走了,甚至没有给自己留下一个药方。

  然后父亲就怒气冲冲地进来了……

  也许,自己胡乱指认一个人,依着父亲在族中的地位,大可将所有一切推到这奸夫的身上,自己可能免于一死,但是张若昀知道,自己一辈子就会活在自责的阴影中,张若昀心地善良,她不忍心。

  张若昀回望父亲,张员外的整张脸铁青,双目中似乎要滴出血来,她有些陌生了,这就是曾经将自己视为掌上明珠的父亲吗?

  难道自己女儿的性命,真的比那张家门上的那块牌匾更重要吗?

  张若昀不怪父亲,她知道父亲也是逼于无奈,将自己交给宗祠的决定,是大哥下的,那个让她一想起,就浑身颤抖的大哥下的。

  她可以想像得到,父亲手里面拿到大哥那封回信的时候,是如何的心如刀割。不然,父亲也不会在短短的半月之间,一下子似乎苍老了十几岁。

  宗祠里面安静得落针可闻,所有的长者都是眉目低垂,剩下的一些年轻的张家后生也是站在原地,大气都不敢出,只是有的仍然忍不住偷瞄一眼,他们族中的曾经的第一美女,相信这其中,不少人曾经为她心动过。

  可是怎么就干出这样的丑事了呢?

  “看不出来啊。”

  “看不出来啊……”外面围观的人不少人唏嘘不已,但是更多的是兴奋,似乎,看着美好的事物在自己眼前毁灭,他们心中都有一种残忍的快意。

  “漂亮有什么用?越是漂亮,便越是*,这么缺男人吗?花楼里面有的是啊!活该!”不少曾经在张若昀面前自惭形愧的少女,心中想到。

  忽然,坐在正首位置的老者缓缓地睁开眼睛,道:“你……可知罪?”

继续阅读:【027】无能为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