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十十2019-07-26 01:392,374

  这以后,谁要是敢说他的皇太子是窝囊废,刘协一定要张口喷那人一脸。这是窝囊废吗?这是恃宠而骄吗?

  这是明晃晃的肚子里有墨水,能知道时局,智商很高的人。

  正因为希望儿子能成才,这儿子成了废物,这失望也就越大。正是因为失望越大,忽然又发现儿子是一个肚子里有墨水的人物,这欢喜就越大。

  今日的刘协,觉得是这段日子最快活的时候。

  比吃了天上仙果还要美几分。

  真是出乎意料,出乎意料啊。

  刘协脸上的冷厉,早已经散去,满满的笑意浮在了脸上。

  而相比于刘协的惊喜莫名,虽然伏皇后也是惊喜,但却不似刘协那般震惊。俗话说的好知子莫若母。

  虽然刘冯很顽劣,但是伏皇后有时候觉得这个儿子是非常聪明的。比如他养狗,叫做大将军的那条猛犬。

  每天起早贪黑的训练。

  伏皇后觉得刘冯是有企图的。虽然现在什么事情都还没发生。

  有时候,刘冯也会流出一些沉思的表情,被伏皇后看到过几次。因此伏皇后就觉得这个儿子不简单。

  也就继续宠着。

  要不然,伏皇后出身名门,本身又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又怎么会这么骄纵了自己的儿子?

  因此,见刘冯今日说出这番让人沉思的话语。也不是太过讶异。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这个往日闷葫芦一般,似乎故意藏拙的儿子,为什么今天来了个一鸣惊人?

  伏皇后好奇的看着刘冯。

  而另一边,刘协在经过惊喜之后,又因为刘冯的话,而陷入了一种难言之中。刘冯则是依旧用明亮的眼神直视刘协,等待答案。

  许久后,刘协才叹了一口气,说道:“如今天下崩坏,权在诸侯。其中袁氏最大,曹氏次之。刘氏确实是没有一寸一尺的土地。”

  身为天子,刘协说出这番话,是需要巨大勇气的。但对象是皇太子,大汉未来的继承人,这又是不一样。

  而且,刘协已经察觉到了刘冯有器量。当然不会以单纯的儿子来对待。

  刘冯闻言暗自点头,刘协虽然没有权势的,但是为人是相当聪慧的,也不古板。并不因为他是后辈,而有所轻视。

  “如今曹氏势大,有取刘氏而代之的野心。因为目前天下拥汉者,还非常之多。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因此,以父皇之才略,还能坐镇天子之位。但儿臣不然,儿臣若是非常聪慧,而使得曹操猜忌之,岂不是要被害?”心中点头后,刘冯抬起头对着刘协说道。

  年仅八岁,不仅说话条理分明。而且做事很有目的,数年来荒唐,只为保全自身。

  这让刘协听来,心中更是惊喜不已。可以说是惊喜连连了。

  这儿子说的对,真的说的太对了。以目前刘氏的地位,身份,只有越笨,越荒唐的人,才能活的长久,而活的越长久的人,才越能把我住机会。

  八岁,才八岁。

  刘协怀着一种天上掉馅饼的心情,惊喜连连的看向刘冯。真是越看,越觉得乃天赐麟儿。天佑大汉,天佑大汉啊。

  刘协的心中大叫道。

  “那皇儿你心中如何做打算?”尽管刘冯才八岁,但是刘协已经不敢再小视了,虚心求教道。

  如今大汉危亡在即,当初追随刘协一起向东来到许都的很多大臣都被曹操给杀了,很多,很多。

  如今刘协的身边基本上没有什么出谋划策的人物了。就算是车骑将军董承,也是不敢随意入宫。怕被害。

  如今能有一个人商量,刘协觉得有些激动。

  “学楚庄王,三年不飞,一飞冲天。三年不鸣,一鸣惊人。”刘冯一张脸上也是非常的激动,说道。

  八年了,他妈的八年了。终于能把心中的想法给说出来了,这是何等的畅快。

  憋在心中,又是如何的难受啊。

  “嗯。”刘协听了连连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

  现在曹操势力这么大,想要正面抗衡,绝对是以卵击石,没有成功的可能。唯有剑走偏锋,才有一线生机。

  而刘协的心中,确实是有了一种策略。

  衣带诏。召集董承,王服等人密谋曹操。这就是刘协心中,也是目前正在准备的大事。

  “谋大事,当先有兵权,而有兵权,则能战天下,讨伐不臣。”随即,刘协说道,目光非常锐利,包含着身为天子的不甘心,不痛快。

  身为天子,却要向人低头,这是何等的屈辱啊。

  刘协说的很是激动,但是没发现他前边的刘冯的脸色一变,神色也有些变了。

  刘冯看着天子刘协那么激动的摸样,就似乎是初尝禁果一样的亢奋,再算算时日。刘冯就猜测,刘协可能是做了一次大事。

  就是坑爹的衣带诏。

  刘协呢。在刘冯的心里还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的,在如今曹氏大,而刘氏弱,朝不保夕的情况下。

  他不求向曹氏摇尾乞怜,而是积极奋斗,甘冒被杀的危险,联络董承,王服,吴兰等大臣,谋诛曹操。

  这是非常具有胆略的行为。

  但奈何形势比人强。

  先不说董承这些人实在不是密谋的人选,最后密谋被泄露了。导致了以董承,王服为首的最后拥护汉室的势力被连根拔除。

  这是刘协这一生最惨痛的损失。

  再说,即使密谋没有泄露。有机会会成功吗?诛杀曹操?靠城外董承的五千兵权?难道不见,城内还有三万常驻精兵,由曹操的心腹所掌管。

  什么是鸡蛋碰石头,这就是鸡蛋碰石头了。

  以董承讨伐曹操,这实在是太失策了。

  要是刘冯是主谋,肯定不会这样。曹操,他在护卫众多的时候,是如今权势赫赫的大司空,三公之一。

  但是在上早朝,一人的时候,也不过是个匹夫之敌。

  只要笼络一二心腹,伏兵在外,就能干掉曹操。还不如这样痛快一些呢。当然,这样做,也是会有很严重的后果的。

  若是在宫内杀掉了曹操,最后曹操的那些部将们肯定是愤而起兵,到时候。刘冯这条小命肯定不保了。

  不到万不得已,刘冯是不会劝刘协这么干的。

  再说,就算能保全性命,但是曹操死后,袁绍坐大,一样是个乱世贼子。

  但是不管怎么说,刘协的衣带诏,刘冯是不赞成的。需要阻止。但怎么阻止呢?难道就直接说出口?

  现在表现大智若愚是好事,但若是真脱口说出衣带诏的事情。没准刘协会大叫一声妖人,然会把他拖出去砍了。

  未卜先知的事情,是不能说出口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我是皇太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我是皇太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