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楚惜刀2016-02-26 20:504,593

  “来不及布陷阱了!侧儿,你和紫颜一起去,看能不能推动门前的石磨。”说完这句话,沉香子无力地躺在床上,暗恨自己连起床走路的劲力都不复存。

  草屋前有个巨大的石磨,直径比侧侧伸开两臂更长,从未磨过东西,野草一溜儿繁茂地生长。侧侧卷起袖子用力一推,石磨纹丝不动,紫颜袖手旁观,看她或弯腰或挺胸,使尽千般气力。

  不动如山。石磨就像长在土里的参天大树,不耐蚍蜉相撼。沉香子叹息的声音自屋内传来:“果然不成?”侧侧心急火燎,知道这是成败的关键,可紫颜也派不上用场,一时心下没了法子,难过得直想哭。

  这时,紫颜从屋后牵来他那两匹白马,拴好了缰绳,轻一扬鞭。大石磨如被云朵托住,登即喀喀地转动起来,杂草尽数低头,被无情地碾作了尘泥。侧侧揉了揉眼睛,紫颜猛一拉她的手,疾退回屋内。

  山崩地裂。侧侧前脚刚奔进屋,立即眼睁睁看到他们所在的地面凹陷下去,如一座陆沉的小岛直直坠向无底深渊。屋子里所有的器物酒醉般摇晃,屋外的两匹骏马万分惊恐,焦急地向天嘶鸣,奋疾扬蹄试图逃离开陷落的土地。但它们下坠得太快,大地骤然张开贪婪的嘴,一眨眼就将它们吞食干净。

  侧侧只觉头顶一黑,于不知觉中松开了紫颜的手,然后浑身一震,膝盖酸软跌坐下来。腿侧隐隐吃痛,手刚想撑地又被什么钝物刺中,弄疼了手心。她听不见爹爹和紫颜的声音,只有两匹骏马疯了般地不住狂叫,踢踏声近在咫尺,仿佛下一脚就要踩在她身上。

  侧侧忍不住惊惶地尖叫:“爹!”紫颜安然擦亮了火石,朦胧微弱的一团光芒及时安抚了她的慌张。她渐渐镇定下来,颤巍巍地向紫颜爬过去,是失去气力还是没了勇气,她分不清,只想尽快地靠近紫颜和那团光亮,这是眼前唯一能让她安心的事情。

  紫颜丢下她走向榻上的沉香子,老人的被褥略显凌乱,却完好无损。紫颜移近火石,看到沉香子神智清明的双眼,当下放心了,问道:“麻药在哪里?”沉香子道:“玄麻汤在纱橱下面第三个小格!”紫颜折返过去取了麻药,奔到屋外用手压住两匹马的头,硬生生灌了进去。白马停止了嘶叫喘息,奄奄躺倒在屋外。

  侧侧借了紫颜手上的微芒辨认外边的情形。石磨依稀还在,甚至家门口的那口井……爹的藏库、书房和药房一直掩埋在地底,是否爹早就预料到有这一天?侧侧震撼地凝视不远处病榻上的爹爹,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她头一回深深疑惑,爹究竟是怎样一个人。这样移山倒海的手段,常人想也不敢想,隐居在幽谷里的爹爹竟能做到。

  她禁不住打了个寒战,不是为爹爹的手段,而是为暗处的对头。如此费尽心机抵挡的会是何样的敌人,她的脸不由白了。

  紫颜伶俐地走回来,经过侧侧身边时,顿了顿道:“要扶你起来么?”她狼狈地摇了摇头,稍一用力竟能站起来,心头一片茫然。紫颜见她无恙,径自走到沉香子面前,道:“还有菜园子。”

  侧侧听懂了他的意思,如果屋舍遁入地下,留在外面的菜园子是最后的破绽。沉香子叹了口气,道:“外边什么也不会有。”紫颜顿时明白,紧绷的脸终于露出稚气的笑容,道:“不愧是师父!”

  他伸手抹去脸上青绿的易容,又拉过侧侧,细心地为她把之前的妆容卸去。侧侧全无心思地任他摆弄,满心是放不下的担忧。沉香子瞥了眼不知所措的女儿,她就如山野中娇柔的花,肆虐的风雨奈何不了她,闯入山谷的敌人却能轻易把她摘去。今次如果没有紫颜……他不再想下去,警觉地侧耳听了听,低声道:“噤声。那人近了,一个时辰之后再跟我说话。”

  紫颜点亮了青釉镂孔灯,找了一处抱膝坐下,从容地阖上了眼皮。过了一会儿,侧侧听到均匀的呼吸声传来,他居然睡着了。

  沉香子的居处隐形后一盏茶的工夫,矮胖子站在先前草屋所在之处面色阴沉地张望。刚才,隐约有轰隆的声响从此间传来,然而,到了这地方却是一片无人迹的荒原,死气沉沉地长着茎蔓相连的野草。

  “樗乙求见沉香大师!”矮胖子阴鸷的脸上浮起一丝嘲笑,声调陡然提高,把这句话远远地送出去。响声震动天地,侧侧忍不住在地下捂住了耳朵,拼命忍受这震天价的叫嚣之声。

  叫了许久无人应答,空谷回音四响,樗乙现出狰狞的表情,死死扯住自己的面皮,对了空处骂道:“沉香老头!你不敢出来见我?我是来还你人情的!告诉你,这张脸我不要了,有种你就出来把它收回去!”他狠狠跺着草地发泄胸中的愤懑,每一脚都震得地动,听得侧侧揪紧罗衣,在相距两三丈的地下,坐在紫颜身旁极力忍受。

  沉香子缓缓立起身,盘膝而坐运功疗伤,争取到的喘息之机,不能白白让它流淌过去。

  樗乙把面皮拽得生疼,手上乏了力,想到千里追踪至此,凭空失去仇人踪迹,大怒不已。他徒劳地东西南北纵横游走,掠出数里均不见半个人影,就好像失足入了空山。

  樗乙不由回想起对方的能耐。当年的自己说不上玉树临风,却也自负容貌魁伟,年纪轻轻成了一帮之主,是何等威风倜傥。虽然他那帮主的位子,是杀了前任血淋淋地夺取来的,但江湖不就是弱肉强食?怪就怪他一时鬼迷心窍,看中了更高的地位,要站到那遥不可及的地方,只有借助沉香子的易容。

  他愤愤地想,一个狗屁易容师而已,居然在给了他一张想要的脸后,又慢慢地任这张脸自毁。这算什么,为死在他手下的人报仇?他的脸越来越丑,时常无端疼痛,害得他不得不四处寻求灵药,以求停止这无尽的腐蚀折磨。

  终于,在一个神秘药师的指引下,樗乙服下了让他缩短身材换取安宁的秘药。可恨的是,那药师竟然也是沉香子所扮,更让当年受害者的家人旁观他的痛苦,美其名曰,藉此饶他一命。樗乙紧咬唇齿,在忍受体内惊人变化的同时就下了决心,一定要杀死沉香子。

  可是对方不愧是易容师,终日缥缈无迹,与黑白两道更有扯不清道不明的恩怨牵连。一时听说某豪族将沉香子奉为上宾,改日又传言他被某帮派千里追杀。谣言纷纭,樗乙追查了几次,明白凭一人之力无法报仇,因此,在失去了帮主之位后投身权贵,耐心等待机会。果然,在樗乙几乎就要忘却仇恨时,沉香子的踪影再度现于眼前。

  樗乙猛然忆起十数载寄人篱下,毅然丢下了眼前的安稳,暗暗跟上了沉香子。目睹仇人被一群来历不明的人迫至重伤,依旧凭借易容术逃之夭夭,只有樗乙没有被迷惑。他太明白沉香子的手段,甚至,为了能够独报大仇,缀在后面的他悄然抹去了沉香子来不及消除的踪迹。他深信,一个伤痕累累的易容师再怎么躲避,也不可能在山谷里逃过他的搜索。

  可是,此刻樗乙越来越感到惊异。他晚半日进山,为的是不想在夜色中受伏,没想到竟会完全找不到仇人。他太过求稳了!樗乙握紧了拳头,知道是沉香子昔日的作为吓破了他的胆,以致于今次他一心想万无一失地杀死对方。

  不甘心就这样放弃,樗乙眯起了眼,纵身跳到一株高大的香樟树上藏匿身形。山谷里定有什么古怪,他要慢慢把它找出来,等猎物以为没有了危险,就是猎人出击的时候。

  一个时辰过去。

  灯焰像一簇凝固的黄蜡,昏郁的光芒无精打采地燃烧着。侧侧肚子咕咕一叫,红了脸跑到旁边的屋子找吃的。三间草屋在坠落数丈后并没有塌陷,反显出石屋的本来面目,奇妙地与藏于地下的另外三间屋子浑然连成一体,像是最初就建造成这般模样。

  沉香子静静听了一阵,用极低的声音道:“地上虽无足音,敌人恐未远离,说话仍须轻些才好。”紫颜起身向沉香子施了一礼,问道:“可有法子出去看看?”沉香子摇头,答道:“再等等,未到时候。”紫颜也不急,重新坐下,琥珀色的眸子里流过一道光。沉香子抬眼,视线在他身上停留了片刻,就像触到了冰玉的魂魄,耐不得侵人的寒气,不得不收回目光。

  无法生火做饭,侧侧取来了馒头和水,三人默默无言相对吃了。吃过饭,静坐了片刻后,沉香子招了招手,对紫颜道:“安神堂有只象牙香木箱子,你见过没?”紫颜点头,眼睛里绽出神光,听沉香子道:“箱子的钥匙藏在花梨小木鱼里,知道是哪一只么?”紫颜又点了点头。沉香子续道:“那里面的东西,你挑喜欢的用,衣裳嘛……”紫颜接口道:“衣裳的话,徒儿自己就有不少,倒是想找件称手的……”

  沉香子洞悉地一笑,“洞天斋里不全是没用的玩物,仔细找找,会有你想要的。”说完话,沉香子闭上了眼,重新开始打坐。侧侧不知这师徒俩到底在说什么,见紫颜一脸说不出的欢喜,出屋往安神堂去了。

  侧侧悬了心,一动不动盯住门口。过了没多会儿,一身碧波纹瑞锦衣和一双软香皮靴首先闯入视线,再往上看,长脸微须,灰白无神的一张脸,像是刚从棺材里爬出的死尸。

  “哟!”他向侧侧打招呼。

  明知道这人就是紫颜,还是忍不住起了寒意,侧侧从未见他刻意扮丑过,今趟吃了一惊,没想到如此惟妙惟肖。

  见侧侧被吓住了,紫颜孩子气地朝她吐了吐舌头,继而手一抹,换回一张秀慧的脸庞。侧侧恍悟,爹爹叫他去取的必是人皮面具,过去曾跟她说过制了百十张,想来都在那只象牙香木箱子里。她心情略好,向紫颜伸手道:“给我一张玩玩。”

  紫颜递过一张。凉凉的一块皮,丢到手上竟似活物,滑溜溜的令人厌弃。看着双眼处的空洞,侧侧根本想像不出戴上后是何容貌,心中隐隐抗拒这种妖异的东西。不过是无生命的薄皮,依稀有血腥的味道,她噘嘴扔回面具,嘀咕道:“还是像以前一样,一点不好玩。”

  紫颜走到沉香子面前,恭敬地弯下腰,俯身贴近了他。沉香子满意地点头道:“头一回能易容成这般模样,已是不易。”紫颜把手上的面具一一摊开来给他看了,沉香子分别指了它们说道:“这是金缕帮帮主,不行,她是女的,换一张。这个好,明笙坊的少东家,唔,还是天孙宫的少主更气派,或者索性用宗风楼主的脸,一定能惊走对头……箱子里的画像都看过了?”

  紫颜兴味盎然地道:“是,全记下了。”他举起面皮向沉香子比划着,仿佛能一眼透析面皮之上的容颜,甚至看透对方的性情。沉香子暗自惊奇,不知这弟子尚有多少潜力。他的箱子中有一百二十张面具,对应了一百二十人的画像,如此之短的时间内,紫颜只有机会翻阅一遍。那么,是过目不忘的天赋?

  沉香子渐渐忘了眼前的险恶,凝视紫颜清浅无邪的笑颜,不,如今不是他在倾囊相授,而是这少年激起了他暂别经年的灵性。他当年隐居不仅为了厌倦或是避祸,而是在千百次重复地为他人装扮时,发觉越来越远离了易容的神髓,僵化的易容术就像医者只懂得照本宣科治病,会被明眼人一眼看破。如今,这少年简陋而充满灵气的易容术,让他感到昔日神乎其术的技艺再度靠近指尖。

  如果是紫颜,也许不出三年就会超越于他,沉香子想到此处欣慰非常。这时紫颜问道:“形貌是拟得像了,这些人的声音……”沉香子一怔,叹息道:“可惜没工夫让你修习落音丹的用法,不然更为肖似。”紫颜仰了头笑道:“若是只有八十一种丹药,先前徒儿均已试过,师父只要告诉我,这里几个人更适合哪种声音便好。”

  一人修炼能走到这地步,沉香子亦为之赞叹,当下不再有保留,说道:“我有《落音心经》一部,专述拟音之技,以你之才读过一遍大概能掌握八成。事不宜迟,你且听仔细了:‘夫音者,由人心生,声之味也。声出于肺,通于喉,始生而啼。其清浊、高下、短长、大小、缓急、悲喜、刚柔、雅俗、顺逆、粗细,有如荧荧诸色,辨音识人……”

  紫颜听得津津有味,而沉香子更在口述时变换音调,令他体味何为不同音色。一老一少沉浸在幻变无穷的声色之中,侧侧听到如蚕噬叶般的窃窃私语,时男时女时长时幼,仿佛挤了一屋子的人觥筹交错。细碎嘈切的语音犹如催眠的乐曲,侧侧不觉眼皮发酸,昏昏欲睡。

  就在她快要合上眼时,紫颜携了一个小包袱,悠然飘出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鸣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鸣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