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Two 决定
住在小木屋2016-12-07 15:394,794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叫机缘,什么叫巧合,我昨天算是见识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莹莹老巫婆般的笑声伴着天光叫醒了辗转反侧大半夜才勉强入睡的桦骁。

  昨晚联谊过后,莹莹就唏嘘了一路。先是对桦骁一通严厉拷问,紧接着是将信将疑的打趣戏弄,最后就是感慨人生如剧,处处有戏。

  现在看来,莹莹还没过瘾,一大早的又开始回味昨天的九曲十八弯了。

  “唉,我说小树皮,别睡了,快,别睡了,快听我给你分析一下。”

  桦骁只好叹口气,翻过身子,从床边探出半个脑袋。

  “我跟你说哈,有时候啊,这个人啊,就要遵循天意。你说,几千公里的路,荒山野林的,怎么就让你碰见齐子柏了,是吧?全中国这么多高校,怎么你和齐子柏还恰巧考上了同一所呢,是吧?行,就算不提你们恰好都进了辩论社,也不提你们俩还是队友,你就说哈,你就说你昨天那个问题,这个根本不应该有人能回答出来的问题,怎么就被人回答出来了呢,是吧?关键,怎么又是被这个齐子柏给回答出来了呢,是吧?”莹莹攥着她的小凉扇,翘着个二郎腿,说到动情处还“啪”地一拍扇面,一副说书先生拍案惊奇洞察事实的老练把式。

  “我的point就是,天公作美,送您一个齐子柏,您就也别客气了!收下,谢恩,多好?!”话毕,莹莹双手抱拳,摆出一副承让的样子。

  桦骁心里乱得很。这些天和齐子柏的接触,发现他的确平易近人,这么说来,是自己对齐子柏一直有偏见吗?那也就是说,自己之前对很多人的看法都可能是有失偏颇的。而且,一想到昨天和齐子柏的对话,桦骁就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这么矫情的话是怎么说出口的?为什么她就乱了阵脚呢?最糟糕的是,桦骁有一种感觉,自己的世界正在被撕扯,有一种力量正在颠覆她以往对人际关系的把握。桦骁的内心惴惴不安,又跃跃欲试。她似乎想改变,但随之而来的阵痛又让她举步维艰。

  “莹莹,你觉得我是一个好人吗?你觉得我真诚吗?你说,人与人相处的意义是什么呀?”

  “……”莹莹嘴巴微微开合,一副what问号脸,这和她期待的答案南辕北辙。

  桦骁缩回脑袋,呆呆望向天花板,“我觉得,我一直走在独木桥上。我以为桥下是万丈深渊,所以小心翼翼地挪步。但如果我错了呢?如果我摔下去一次,会不会发现我以为的都是假象,桥下面会不会是更清晰明朗的世界?”

  “呃……骁骁,撞了个大桃花而已嘛,你还开始怀疑人生了?算了算了,我就点拨到这,少侠自作定夺哈。”莹莹只有在说正经事的时候才会唤桦骁“骁骁”。原本只是插科打诨,但桦骁的想法有时真是猜不透,见状凝重,莹莹也就适可而止了。

  莹莹可欣和沉径的陪伴让桦骁时常感到温暖,但很多问题再亲密的伙伴也爱莫能助。比如为什么会和她们成为好朋友?在时间的尽头,一切交往的意义又是什么?

  “哎……”桦骁不住叹了口气,坐起身来,准备洗漱上课。

  上午是奕老师的口译课,桦骁有点不在状态,但整体口译质量还是在她的掌控之中。

  奕老师公放了桦骁的最后一段录音,指出了一些可以精益求精的语言点。总体看来,奕老师对桦骁的语言产出还是挺满意的。

  “对了桦骁,抽时间你尽快去找一下吴老师,他有事儿找你。”听完桦骁的录音,奕老师好像突然想起什么,跟桦骁道。

  桦骁停下笔记,抬头,一脸疑惑,恰好迎上可欣好奇发问的眼神,只好摇摇头,又向奕老师点了点头。

  “桦骁,吴老师找你会有什么事呀?是不是有什么私活想给你呀?”可欣课后第一时间就来求证,这也在桦骁意料之中。说实话,桦骁不喜欢可欣这种争先恐后的态度,但是比起闷声嫉恨,桦骁又觉得可欣不失直白。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去找吴老师,回来就告诉你们。”可欣示意沉径莹莹她们先回去。

  外语学院拥有一栋办公楼,而翻译系的老师们共享一件大办公室,吴老师和奕老师又恰好坐对桌。桦骁来的时候,吴老师恰好去茶水间打水,奕老师就先和她聊上了。

  “桦骁,你觉得这学期你的学习状态怎么样啊?”

  桦骁正想给个中庸的答案“还行”,奕老师便又接过话茬,“我觉得你的状态挺好的,不管是辩论练习还是课堂表现,都越来越稳定了。我是这样想的,你现在大二,如果今年能在辩论赛和演讲赛上拿出点成绩,肯定对你今后的发展大有裨益。所以我觉得呀,这个学期你可以把重心放在校内学习上,学习之外的事情等到高年级再考虑。你说是吧?”

  桦骁真心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个奕老师现在吹的是哪个方向的耳边风?她努力回想最近究竟做了什么不务正业的事情,竟然沦落到了被说教的地步。

  “等一等,莫非是昨天的联谊八卦传到了老师这里?老师以为自己在早恋?不应该呀,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老师怎么会当真?再说,这都大学生了,老师…应该…不管这种事情了吧?”桦骁忐忑不安,不知道奕老师葫芦里卖什么药,只好似懂非懂地“嗯嗯”应声。

  “诶,桦骁来了哈。老奕都给你讲了没?你要是不愿意,我就替你回了。”桦骁回头,吴老师一边拧着茶杯盖,一边抬头询问。

  “…。。啊?……”桦骁一脸茫然。

  “哦,还没跟你说呀。是这样,你还记得寒假的时候你陪同的那位生物学家吗?他又要去考察了,老地方,这回人家指名点姓还让你去给做翻译。不过时间有些赶,希望你这周末就赶过去。持续时间可能也有些长,可能得要一两个月。看看你的意思。”

  “原来如此,”桦骁豁然开朗,她心想“看来这就是奕老师所指的学习之外的事情了。”

  桦骁的第一反应是“肯定不去”,长期旷课做苦力实在是太得不偿失了。奕老师的想法其实和自己的打算不谋而合——通过比赛脱颖而出为将来铺路。但是,一想到可能会再次回到胡巴尔,可能再次在胡巴尔见到齐子柏,桦骁不经开始动摇了。桦骁总有种感觉,中亚那片亚寒带雪山散发着摄人心魄的力量,放佛能给她一个跳脱框架的答案,清新俏皮,令人悸动。

  “吴老师,我能想一想吗?我还想问问我爸我妈的意见。”

  “行,和爸爸妈妈商量一下也好。最晚明天回复我吧,咱们也别耽误人家那边的安排。”

  吴老师望了一眼奕老师,稍作停顿继续说道,“桦骁,你好好想清楚。两个月时间挺长的,我个人觉得两个月不上课应该对你没什么大影响,但是学校这边有可能会要求重修。也就是说,下个学期回来,你可能得跟着下一届上课了。不过,一切都事在人为,老师还是相信你的能力的。老师这边也会为你争取,如果期末考试你都能通过,或许可以另当别论。你回去再好好考虑考虑,和家人商量商量。”

  桦骁能看出吴老师的良苦用心,一方面希望自己的学生得到实践锻炼,另一方面又有些担忧。而奕老师毫无疑问是主张自己安心在学校上课的。刚刚奕老师企图先声夺人糊弄自己,简直就像个小盆友,不过也是可爱极了。总之,两位老师对自己关爱重视有加,桦骁很是感念。

  “行,谢谢老师。我回去认真权衡一下。尽快给您回复。那我就先走了。”桦骁起身,把凳子收到桌子下面,转身前,向吴老师微微颔首,又冲着奕老师温和地会心一笑。

  “要是十天半个月还可以考虑,我觉得两个月时间有点久,得落下不少课。”沉径听闻桦骁的叙述,不太赞同。

  “是啊,小树皮,虽说可能有男神伴你左右,但是我觉得你现在得以江山为重,美色次之。而且,万一以后你真不和我们一个班了,我不得哭死。”莹莹说着,已经作掩面哭泣状,伏在了桦骁肩头。

  “恩,我也觉得你还是别去了吧。要说锻炼,上次锻炼得也差不多了。我觉得这次过去,收获小于付出。怪划不来的,还是别去了。”可欣也和莹莹沉径意见一致。

  “你们都这样觉得呀……哎,这些我都知道,可我怎么还这么纠结呢。”

  “小树皮,我跟你说,你不能见色忘义哈,枉我耿莹莹对你一片丹心……”

  “莹莹,别有得没得啊。骁,其实你挺想去的对不对?你说说你怎么想的,我们给你分析下利弊?”

  沉径格外通透,她明白桦骁其实并不是在征询大家的意见,她心里的天平早就偏向西北方向了。桦骁不过是想得到大家的认同,让自己的选择更加心安理得。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就是觉得,每天这么上课学习,没有时间思考更加重要的东西。你们明白吗?”桦骁很努力地在表达自己的感受,可总觉得词不达意。“我的意思是,我们当下的生活都是次要的,盲目的。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大家不觉得呢?”

  “所以,你觉得去胡巴尔,就能把这件事情想通了是吗?”沉径有些担忧,接着问道。

  “也许吧。”

  “不不不,骁骁,我觉得呀,你现在可能是处在厌学期,所以想找个地方放空一下。这样很危险啊!你要是想放空,我们可以寝室一起去外面玩嘛。没必要自己跑那么远呀。”

  “哎,也有可能。我也不知道。哎,算了吧。我问下我爸妈。”

  三人看桦骁情绪低落,也不好再说什么。

  桦骁给妈妈打电话的时候,是极不情愿的,她了解妈妈,妈妈的想法她也大致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妈,有个事跟你商量一下。就是上回去新疆陪同的老爷爷,这回还想让我去翻译。我想问问你和我爸的意见。”

  “真的呀,那太好了,骁骁真棒,从小就这么优秀,这么快就得到人家的认可了。我记得你上回说人家是哪个国际大机构的专家嘛,你觉得有没有可能让人家引荐一下,以后去他们的机构当个翻译呀。”

  “哎……”桦骁低声叹了口气,确保声音不会被妈妈听到,“我和人家又不熟,怎么好意思提这种要求。而且,人家是专业领域的,我一个语言专业的,隔行如隔山,知识储备差得远呢。所以妈,你觉得我去还是不去呀?”

  “当然去了,要是觉得不熟,再接触一下就熟了嘛。我说你,你现在就是这样,不愿意和人接触,以后工作了,处处都要靠人脉,你脸皮这么薄,再努力学习也白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妈妈经常嫌弃桦骁的处世方式。小的时候,桦骁一定是默默全盘接受,但是最近她真是越来越忍不住了。

  听桦骁不做声,桦妈就接着问道,“去多久呀?耽误的时间长吗?时间不长的话就去,再累也必须去。只要不耽误学习就行。我跟你说,现在的职场不看你的成绩,更看你的实习经验和社会经历。实在不行,你辛苦一下,看看能不能一边学习一边实习,跟老师商量一下。就算是倒贴钱,咱们也去,千金难买经验呀。”桦妈想当然地认为,桦骁之所以征求自己意见,肯定是怕苦怕远怕和外界接触。可是不锻炼哪里会有成长,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劝着。

  “可能得去两个月吧。”桦骁刻意说得云淡风轻,好像两个月不过是眨巴下眼睛的功夫。她清楚,两个月绝对是超出妈妈预期的。要是早知道,妈妈刚才也不会把话说那么满。

  “……。”知母莫如女,桦妈果然迟疑了,“要两个月这么久呀……两个月是有点久,这样回来以后,你能够跟上吗?”

  桦骁此时清楚地知道,妈妈同意与否就在于自己的答复了。要是知道可能会“重修”这学期的课程,桦妈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因为重修意味着延期毕业的可能,而延期毕业怎么能和桦妈对外标榜的好学生乖女儿匹配呢?

  “我觉得行,老师也觉得我应该顾得过来。那我就去了哈?”

  桦骁有点心虚,但是她不断告诉自己,她并没有说谎,她顶多算是隐藏了部分事实,但是绝没有说谎。吴老师确实表示相信自己的能力,而且究竟会不会重修,还不一定呢。总之,桦骁心里有一种强烈的欲望,一定要让妈妈同意。这样,在同学们面前,也可以找个托辞,说是“我妈非让我去”,然后一切责任都和自己无关。

  原来沉径是想去的,这和桦妈的料想不太一样。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是既不耽误学习,又能让女儿得到锻炼,说不定还能获得国际大机构专家的赏识,何乐而不为呢?

  “行!你心里有数就行,去吧,妈支持你。需要啥花费,尽管和家里说。但是一定要好好努力,学习也不能落下,知道了吗?”

  桦骁放下电话,觉得很累很累,是那种懒得再说一句话的疲惫感。但是桦骁现在不愿意想这些费脑子的事情,她匆匆发了一封确认邮件给吴老师。她只是想赶快坐上飞机,赶快去到那片让她神往的村庄,把一切抛在脑后,不给那些试图拖住她的声音留一丝机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亲爱的鹰翎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亲爱的鹰翎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