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一分为若干(下)
汝莛2016-06-16 09:283,361

  我的回答还是摇头。

  “没办法,没办法,难怪你不知道,谁都不可能知道。我傻子似的下了决心,要帮卢俐解决这个事情。对不起,我又说了一遍……”

  “没关系……”

  她狠狠打了我肩膀一下:“谁让你说话了?没告诉你不许说话啊!”

  她打的那一下一点都不疼,我随即回到沉默。

  “今天是几号?”

  我瞪了她一眼。

  “哦,知道,不管它了。反正茹琳是三个星期前走的,是二月底的事情。包括我和卢俐,我们宿舍的人问了她许多问题,但她的回答都毫无意义……喂,你别这么看着我,好好——怎么回事?说着说着说到那里去了!别介意。刚才我说到哪了?”

  她完全是在问我,想叫我告诉她答案。可我已经变聪明了,只是看着她,什么也不说。

  “算了,我们回去吧。我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我和她同时起身,北三环辅路上的车随着夜的深入越来越稀少。等我们俩一起回到东校区门口,她问我:“张小娴你觉得怎么样?”

  “那个台湾女人啊,怎么说呢?我觉得和卢俐有一拼。”

  “和卢俐?什么意思?”

  “就是说,让人好奇,但思维怪异……”

  “多少也不算思维怪异,再说一遍,她是个普通孩儿,Westlife的歌她也喜欢,不再重复了。同样,张小娴不是个爱情专家,我们都不是。”

  “原意不是那样,只对于鸟那东西而言。其实刚刚与你模糊拥抱,确实有种幻境,但我真希望你就是我需要的人,而不是只一刹那的影子,你明白吗?”

  “我想想……嗯,好吧,明白了,也许我就是吧。做一刹那影子那感觉,滋味并不好。”她回答得暧昧且饱经沧桑。

  思维怪异——我现在发现不只是卢俐、张小娴。她真正能明白什么呢?

  凌晨四点,卢玲从我怀里离开翻身下床,到浴室洗了个澡,然后穿好衣服。而我仍然躺在被窝里,她靠到我旁边,把台灯打开。

  “喂,你渴吗?我去倒杯橙汁。”她对我说。

  “好啊。”

  她离开房间,不一会儿端来个盛满橙汁的瓶子,放在床头柜上。

  “谢谢啊。”

  “没什么的。我继续说那件事——我便和鹏开始接触,起初并不觉得什么,鹏总是那个样子,看到我就没话说。但,一点点地,我发觉事情逐渐变得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直接点说吧,他爱上了我,而我居然很自然而然地就接受他了。这真是奇怪的很,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接受他。当然,我们俩的约会都是背着卢俐的,我也认为自己对不起妹妹,但卢俐始终是那个样子,莫名其妙地不开心着。我曾对鹏说过,让他和卢俐彻底分手,然后我们真正在一起。鹏说他不想伤害卢俐,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就这样,我们三个的关系模模糊糊了好长一阵。”

  她见我没动床头柜上的橙汁,就拿过去喝了一口。

  “那么卢俐真的不知道这件事吗?”我问她。

  “我没问过她,但我不信她会不知道。那是种直觉,你不会懂的。”

  “她就这么装着糊涂,一直下去?”

  “事实上就是这么回事。”

  “那和今晚和我上床的事也有关?”

  我问完这句话,发现卢玲脸色沉了下来。

  “什么啊,没有的事。鹏从没和卢俐上过床,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很爱卢俐。但是,在他和我上床的时候,他说他没有一点冲动……”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我还要问呢!刚才你和我在床上时,你不知道你动作幅度有多大?撕撤衣服,狠命进入,频率紊乱……你用行为告诉我,你是个很有欲求的人,而且弄得我很疼,不过或许是心理原因吧,却也让我很舒服。现在我放心了,和鹏的感觉只是他的原因,而不是我的。只是我不符合他的口味,而符合你的,你不得不承认!”

  听她这么说,我有点尴尬,重新上下打量了一下卢玲,忽然觉得她比以前更有性格,“那么……就到此为止?”

  “当然了,你还想怎么样?你别紧张,我算过日子,今天没事的。”

  “那以后呢?”

  “你说什么以后啊?”

  “我是说那个叫鹏的男孩……”

  “他啊,我和卢俐都很少有机会见到他了。我在两周前已经和他说明分手,卢俐还没有,她是个执拗的女孩,爱钻牛角尖。就为这,妈妈没少让我劝她,劝她又有什么用,该怎么样还怎么样呗。”

  “啧啧,你们俩的事真乱,弄得我都头疼了。哎,你没算错?今天真的没关系吗?”

  礼拜天,我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十分钟,天气晴朗异常,大北窑桥边国贸大楼上的窗子把阳光反射到我脸上,让我睁不开眼睛。所以,我便走进大厦一层的KFC,坐在可以直接面对地铁站口的座位上。不一会儿,手机声响起。

  “你在哪呢?”

  “我啊,在肯德基里,还没出地铁?”

  “哪啊?我是打车来的,停在东南角了,等会儿啊。”

  “噢,快点。”

  “好了好了,马上到。”

  我收起手机,在柜台上要了两杯咖啡。等看到她时,她正傻乎乎地往这边观望着。我起身走出店门,把她迎了进去。她相比于几个月前的李桦有点消瘦,也似乎长高了些。留着半长不短的头发,旁边还染了少许玫瑰红的颜色,穿着敞着领口的短袖衫,看着煞是妩媚。身后背着个淡黄色背包,裤子看起来不太合适,短了些,或许是潮流吧。

  “哦,在这里,很幸运,还认得出你。”她一张嘴满是坚硬物。

  “那最好不过,如果是两个月前,恐怕被你抽大嘴巴!”

  “哎?你干嘛买两杯咖啡?”

  “怎么了?不要咖啡?”

  “你不知道啊,我只喝纯咖啡,加奶和糖的我都不喝,成心装糊涂吧?”

  “好好,我再去买一杯……”

  “算了吧,我不渴。一杯纯牛奶,就这样。”

  我起身买了牛奶给她,“这是你的生活方式?味道需要很自我。”

  “我可一点不自私自利,你大概不是在挖苦我,是在欣赏,对吧?”

  “是不是还怀念上海的生活?纯咖啡、纯牛奶、纯小资……还是说想你外婆了?”

  “上海?有什么好怀念的,不过外婆——我姥姥倒是经常叫我想起来。”

  “现在呢?”

  “什么现在?”

  “我是说——你干的活,最近又做出什么好音乐了?”

  “好音乐?音乐不分好坏,只分主流音乐与非主流音乐。我讨厌主流音乐,它一点意思都没有!但有时候又必须做这些,烦透了!”

  “烦?为什么?你的工作多轻松啊,就是几个人凑到一块儿胡编滥造,还有什么好烦的?”

  “你……”她一下子发火了,一把把我那杯咖啡夺过去,一饮而尽,并且另一杯咖啡和纯牛奶也未能幸免。“好,好——我打个比方,比如今天下午孟茹琳和你分手了,晚上,你的需求突然特别强烈,给她打电话,可怎么她也不会再理你了,你怎么办?”

  “我怎么办?”

  “不烦?——也许你就只会看着北京国安比赛一边想她一边用手来解决问题。”

  我把头扭到一边。

  “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她继续说,“你以为音乐就这么好做啊?这需要一瞬间的感觉、念头,你懂吗?让我做那些主流的东西,叫我整天对我自己发火,脑子里空荡荡的,一片空白,你应该知道这要比有一大堆麻烦缠着你还要苦恼啊!胡编滥造?哼,胡编滥造可要比任何事都要难,难得多!”

  我见她几乎有些歇斯底里了,看来受的刺激不浅。所以我再没说什么以免让她发作。

  “怎么不说了,哦,我的态度有点过吧?好,不说这个了。你那孟茹琳怎么样?她可好?”

  我真是懒得说涉及有关于她的东西:“她啊——走了。”

  “走了?走了是什么意思?去哪了?”

  “日本,一个月前走的。”

  “她不要你了?为什么走?”

  “为什么?谁知道,她连让我问为什么的机会都没留给我,只是留下了个没什么用的东西。”

  “没什么用的东西?是什么?”

  “一张纸,写了些我看不懂的字,天书一样。”

  “在哪呢?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那玩意有什么好看的?”

  “哎,看看嘛,一定很有意思的。”

  我没办法,把随身带着的那张纸拿出来给她。她接过去,约莫看了一遍,几分钟的样子,便递还给我。且皱起了眉头,嘴里“啧啧”地没完没了。

  “看出什么东西了?”

  “唉,没看出来。不过确实很有意思,你说哈,一种鸟,真的在她看来会那么神圣?我想那个东西一定是存在在她心里并真实可信的。否则……否则她不会写给你看。我虽然从没见过她……哎,她多高?”

  “多高?一米七……一米七零吧。”

  “那么高?那她像你一样爱看小说吗?我是说任何人写的。”

  “还可以吧。”

  “我知道了,我差不多可以理解了。”李桦低下声来说道。

继续阅读:第6章 管窥,那一岸(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