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不见棺材不掉泪
木脑壳2019-08-21 11:052,307

  丁若曦一向都是个古灵精怪的人,整人是她的强项。

  丁若曦可是知道。

  这些年,叶沉浮的存在对于她姐姐来说是个不小的困扰。

  甚至,叶沉浮的一些做法还让她姐姐很生气。

  如今。

  叶沉浮更是不经意间连丁若曦也得罪了。

  这一下,眼前的状况就变得微妙了起来。

  丁若曦打量着眼前的叶沉浮,心中的愤怒不断的积聚着。

  姐妹情深的她,这些年因为姐姐丁九灵的缘故对于叶沉浮一向都是很抵触的。

  如今看着抽着烟一脸痞子模样的叶沉浮,丁九灵就不由的皱了皱眉头。

  他可是知道姐姐心中白马王子的模样的,眼前的叶沉浮显然是不符合的。

  这样一来的话,丁九灵的坏主意立即就有了。

  “哼,你就是叶沉浮。”

  “这个寒酸的样子还嫌弃过我姐姐,真的不自己好好的照照镜子。”

  “既然如今让我遇到你了,那么就只能怪你倒霉了。”

  “不过,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怪不得我,嘿嘿。”

  “我想姐姐要是知道的话,肯定也会感谢我的。”

  心中嘀咕着,丁若曦的嘴角就多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这一下,看着丁若曦的叶沉浮倒是疑惑了起来。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丁若曦会如此的高兴。

  就在叶沉浮疑惑的时候,丁若曦开口了。

  看着夏凝筠说道,“警官,我觉得我们的确应该努力的维护司法的公正,必须同邪恶势力作斗争。”

  “之前我息事宁人的态度是不对的,我检讨。”

  “如今我要举报,他的确就是碰瓷,敲诈我。”

  丁若曦突然来了个360度的大转变,这一下叶沉浮还真的是没有反应过来。

  本来还一直在点头的叶沉浮突然是愣住了。

  任凭叶沉浮怎样去想象都不会想出来如此的桥段。

  不知道丁若曦到底是出门的时候吃了药还是忘记吃药了。

  突然间就像换了个人一样,叶沉浮甚至都怀疑她是不是精神分裂。

  只不过。

  相比较起叶沉浮的惊讶而言,一侧的夏凝筠则是一脸惊喜。

  本来还想着要怎样劝说丁若曦指证叶沉浮,没有想到丁若曦居然突然间来了个转变。

  倘若之前的时候夏凝筠不知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是什么意思的话。

  那么现在绝对是明了了。

  怪不得之前的时候父亲一直教育她,车到山前必有路,如今真的是如此。

  “你真的也觉得他是在碰瓷,敲诈你?”夏凝筠赶紧询问道。

  “嗯!”

  丁若曦则是在叶沉浮惊讶的眼神中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的确是这么觉得,他就是在碰瓷然后借机敲诈我。”

  “我去!”

  面对着丁若曦和夏凝筠两人的一唱一和,叶沉浮彻底是没有了办法。

  两个如此的美女,叶沉浮还真的是打不得骂不得。

  甚至如今看起来跑也不可能了。

  周围已经慢慢有着群众围拢了过来,只不过没有敢近距离的靠近罢了。

  “你去,你现在只能跟着我一起去警局了。”

  夏凝筠看着一脸无奈的叶沉浮冷哼了一声,充满着厌恶之色。

  叶沉浮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发现夏凝筠已经从自己的腰间拿出来一副手铐了。

  如此的一幕,顿时让叶沉浮心中有着无数头草泥马崩腾而过。

  “丫丫个呸呸呸的,什么时候交警都带着手铐出来了。”

  “别动,老老实实的举起手来,跟我回警局。”

  夏凝筠得意的看着叶沉浮,然后二话不说的便是走了过来。

  此刻。

  叶沉浮真的感觉到为什么有些人能够被气死了。

  简直就是有理说不清出,活活的给憋死啊。

  “喂喂喂,我还有事情啊?”

  叶沉浮立即有些无奈的叫着,看着丁若曦说道,“我说这位美女你也不能这么报复我啊!”

  “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我不就是调戏了你几句么?”

  “你说你这样至于嘛!再说了,我说的那些是不是都是实话,你别不承认啊!”

  叶沉浮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嘴欠的说着。

  是真的是有些小痞子的感觉,当真是不怕事。

  可是。

  叶沉浮不知道,丁若曦如今要的就是好好的整一整叶沉浮,给姐姐出出气。

  ……

  一路上。

  夏凝筠不断嘱咐着丁若曦。

  无非就是让丁若曦要伸张正义,不要惧怕犯罪分子之类的。

  叶沉浮只能无奈的听着,干脆一句话都不多说。

  丁若曦则时不时的点点头,然后一脸恨意的看着叶沉浮。

  面对着丁若曦仇恨的目光,叶沉浮略微有些纳闷。

  回想起刚才的事情,每一个细节间逐步的分析着。

  可是。

  叶沉浮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说错什么话,不知道为什么丁若曦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

  特别是如今仇视的目光。

  一度让叶沉浮怀疑丁若曦是不是和自己有着什么不共戴天之仇。

  到了附近的派出所。

  旋即。

  夏凝筠独自走下车,十分钟之后再次走了回来。

  跟随着夏凝筠一起的还有着另外两个警察。

  负责押着叶沉浮的两个警察,看向叶沉浮的时候都是一脸的同情。

  这让叶沉浮有点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进入审讯室,叶沉浮被拷在了那里。

  享受着这般待遇的叶沉浮不由的自嘲的笑了起来。

  他什么时候如此倒霉过呢?

  只是。

  无奈归无奈,叶沉浮倒是也没有过于激动。

  如今反正迟到了,索性不着急。

  反正自己也被丁九灵放了一个鸽子,如今就当做礼尚往来了。

  坐在那里一脸淡然的打量着四周,看着墙上的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正当这个时候,房门再次的打开。

  旋即。

  夏凝筠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一个年轻的警员。

  倒是没有看到丁若曦的身影。

  坐定。

  夏凝筠瞪了一眼悠闲的叶沉浮,“小子,没有想到你来了这里还这么得瑟,还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我又没有犯什么事,我为什么要见棺材要落泪呢。”叶沉浮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随即依旧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继续阅读:第12章 不可理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贴身狂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