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之事当年人
流沙2018-08-25 11:222,347

  “爹,他们来看我,我出来送送他们”。

  中年男人剑眉一挑,明显根本不信,但他也未戳穿辰玄君的谎言,而是转过头,死死盯着冷辰儿看。

  冷辰儿被他看的冷汗直流,双手死死的攥紧包袱,倔强的跟中年男人对视,不肯移开双眼。

  她听到辰玄君的称呼,自然明白,这就是当今辰家之主,辰致远,他父亲念了大半辈子的人,潜意识里,她不希望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不想让他轻视了父亲,虽然他也许不会,但这是冷辰儿的执拗。

  辰致远见冷辰儿面不改色,眼睛深处,飞快掠过一抹赞赏,收敛了脸上的冷色,换上一抹轻柔,他跺步来到冷辰儿近前,他看得出冷辰儿此刻是忐忑的,不安的,可她并没有失了修养,这倔强的模样,跟冷兄一模一样。

  冷辰儿在看到他面色的柔和时,心中微微一松,想起了自己已逝的父亲,总是这般柔和的看着自己,眼眶突然有些酸涩。

  “你很像你父亲,他还好么?”辰致远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有亲和力。

  闻言,冷辰儿眼中的雾气更重了,她抬抬头,让眼泪到流回心中,然后深吸一口气。

  “多谢世伯记挂,家父,已经过世了。”尽管冷辰儿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无波,可那一丝哽咽,还是出卖了她此时的心境。

  虽然辰致远心中已有预感,可骤一问听此噩耗,心中仍旧万分悲痛。

  “冷兄,多年前一别,却未曾想,此生竟再无相见之日。”男子仰天长叹。

  “你说你是他的孩子,可有信物。”辰致远淡淡的问。

  冷辰儿闻言,从怀中掏出一枚玉印,递与辰致远,他急急接过,在手心上一印,可以看到浅浅的两个字,一个冷字一个辰字,并排而立。

  “是了,错不了的,这是当年我与他一起镌刻的,世上只有两枚。”说完眼里不禁泛起了泪花,紧紧的握紧手中的玉印,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你跟我来,还有你辰玄君,管家,去把渊儿和夫人,都叫到书房来,我有事要说”。

  “是。”管家躬身退下。

  辰致远抓着冷辰儿的胳膊,拉着他跨过高门,一路极速行去,留下辰玄君在后头大呼小叫。

  一路风驰电掣,七拐八拐,拐的冷辰儿头晕眼花,就在冷辰儿还来不及打量的时候,男子已拉着他推门而入。

  而书房内,主坐上已坐了一位衣着华丽的贵妇,不用想,必是云落雁无疑,云落雁下首坐着一个身着紫金奔云袍的男子,男子正在低头喝茶,云淡风轻的样子,仿佛这世上再不会有让他在意的事情一般,而他始终连一个眼神都不曾给予冷辰儿。

  冷辰儿觉得,这样的人应该把他扔到极北之地去,少在人间放冷气,虽然扬州挺热的。

  “来,坐。”辰致远将冷辰儿按在紫衣男子对面的位置上,紧随而入的辰玄君显然非常不满,但还没发做,就被辰致远一个瞪眼给吓得闭了嘴。

  云落雁对于辰致远的做法显得非常差异,对此多看了冷辰儿两眼,最后实在未看出什么特别,才转身问出了疑惑。

  “老爷急急叫我们而来,可是有什么事。”虽是问着,可眼睛却一直盯着冷辰儿,明显就是再问他是谁的架势。

  辰致远深吸口气,看着云落雁,目光越大深邃,仿佛透过时光,回到那年少轻狂的年纪。

  “落雁可还记得冷兄。”

  “冷兄!”云落雁一震,“可是说当年与你我颇为投缘,后又与你结拜的那个冷兄!”云落雁有些激动。

  “是的。”男子的声音,不急不缓,目光略过再坐众人,最后定格在冷辰儿身上,云落雁顺着他的目光,最后惊诧的看着冷辰儿。

  “她,她,她,她是……”她颤抖着手指向冷辰儿,眼中写满了惊讶还有狂喜,“她是冷哥的儿子!”虽是问句,但语气却很笃定。

  看到辰致远微点的头,云落雁狂喜的心情又夹杂着一丝沧桑。

  “快20年了吧,那时候,你们才刚到京城赶考,时间竟是这般不留情,”她看着冷辰儿掂量着开口,“你父亲他……”

  “冷兄已经去了。”许是怕冷辰儿提起伤心事,辰致远接过话茬,可这一开口,就再也说不下去了,往事历历在目,如今已天人永隔。

  半晌,厅中针落可闻,弥漫着一股悲凉的气息,“冷兄一生,孤傲清廉,否则以他榜眼出身,早就应该混成京官了。”

  犹记得当年,他们那班意气风发,醉醒之间,指点文字,笑傲天下,后来,她嫁给了辰墨渊,离开了京城,那之后,他们跟冷兄再未见过,而今……

  辰致远摩挲着手中的玉印,忍不住,泪湿了眼眶,也许他伤心的不光是冷兄的逝去,还有对年少曾经的缅怀…

  只见辰致远仰起头,深吸一口气,目光重新有了焦距。

  “你叫什么名字。”辰致远看着冷辰儿的目光充满慈爱。

  “我叫冷辰。”冷辰儿故意掩去名字的最后一个字。

  父亲是与她说过他与辰家的约定,可惜,冷辰儿天生反骨,她不希望借由一个承诺,来决定自己未来的归宿,更何况,她其实很明白,以她如今的状况,并不适合嫁进辰家,说她自卑也好,自傲也好,她就是不想…

  “嗯?冷辰……”听闻此名,辰致远呼吸一怔,想起年少时那如花般绚烂的誓言“冷兄,原来你从未忘记我,你放心,当年的诺言,辰也记得,定不会亏待你儿,以后他就我辰致远的儿子!”

  辰致远抓着扶手的手越发用力,语气中透着满满的坚定,随即他侧首看了一眼,正在轻轻擦拭眼角的云落雁,云落雁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一道视线,顺着回望过去,见到辰致远不含情绪的目光,轻轻点了点头,“老爷放心,这事我也是没意见的。”

  “那就好,你有意见也没用,”辰致远不甚在意的嘟囔一句,“冷辰,今后把这里当你的家,另外我跟你父亲约定之事一定兑现,虽然你是男子,不过没关系,我还有个女儿,这个丫头,不知道又跑到哪里疯去了,等他回来我就跟她把这事说了,挑个日子,你们就把亲事结了!”

  卧槽,冷辰儿腿一软差点没坐地上,最初见到厅中只有两个男子,冷辰儿着实偷偷松了口气,只要继续装男子,小心点不被发现她就可以逃过被安排嫁人的命运了,没想到这辰老爷竟然还有个女!

  几个意思,这是做鬼也不放过她了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痞子新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痞子新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