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卖了啊拐卖
流沙2018-08-20 18:096,116

  突然发现丢了一章,在这里补上,谢谢大家

  ………………我是死不要脸分割线…………

  鬼?拉倒吧,这青天白日的哪里来的鬼,她才不上当呢

  “喂,我不会上当的,青天白日的,哪里来的鬼…”

  冷辰儿听着,不知怎的,突然就想起那天,她把辰墨渊当成鬼的事,那时天不怕地不怕的她,头一次那么狼狈,还是在那只花孔雀面前,被他戏弄调戏。

  调戏?对了,那天,他把她圈在臂弯,起他灼热的气息,喷吐在耳边,那是她只觉得害怕,现在想起,那感觉麻麻地,痒痒的,那么陌生又带着诱惑,她一转头就看到那张零瑕疵的脸,突然,她面上一红,该死的冷辰儿,你想什么想什么…鬼不在白天出现这么浅显的道理,话说那天,她怎么没想到呢,这么一想,那天被他戏弄了,这多冤啊,冤死她了。

  辰辰转到冷辰儿面前,就看她红着脸,一副失神的模样,顿时惊奇了,脑里眼里,不停只有两个字,奸情,有奸情。

  “想什么?”她偷偷的凑近她耳边,声音蛊惑。

  “那天……”这俩字一出,她猛然醒悟,差点被套话了,

  “去去去,边去…”她推开辰辰,白了她一眼。

  “乖乖,千娇百媚啊…说说,春心萌动了吧…谁呀谁呀,我认识吗?”她看着冷辰儿红着脸翻白眼的样子,怎么看怎么觉得妖娆娇媚啊,她对那个让冷辰儿红脸的男人太好奇了。

  千娇百媚?“你丫眼睛好使么?”她还穿着男装呢,那里千娇百媚,哪里千娇百媚了。

  辰辰没理她,脑中略过无数男人形象,一时摇头,一时不解,一时诧异。

  冷辰儿对于辰辰脑补的能力,倍感无力,真是懒得理她了,随她瞎想去吧。

  可她不知道,辰辰这一脑补,还真补出了点真相。

  “嗨,别在那瞎想了,过来帮把手,把他抬回去…”

  冷辰儿抓着赵前的脚,将他往回拖

  “哦,好,”辰辰应了一声“到底是哪个呢?”感情还在想那人是谁呢。

  两人抬着赵前,七拐八拐,按着原路返回了。

  “我去,这么复杂的路你都记得住!”刚才她可是光顾着撵人,根本没记道啊,冷辰儿是什么时候把这路记住的。

  冷辰儿皮笑肉不笑的看了她一眼,“智商是硬伤,路痴更是硬伤中的硬伤。”

  辰辰顿悟,这是拐弯骂人呢…

  “我,我,我乐意…”辰辰气的无话可说,张口就蹦出一句,话说完,她就愣了。

  “很好,有自知之明…呵呵…”这呵呵,可听不出一点笑得意味,净是冷嘲。

  一路上,两人再无话。

  小毛屋门口,辰辰暴怒的踢掉当门板。

  冷辰儿看的冷汗直流,这么暴力,以后真嫁得出去?嫁的出去,确定不会家暴别人?辰辰未来的夫君,你真可怜…殊不知,辰辰这都是跟他学的,真是乌鸦站在煤堆上,瞧见别人黑,瞧不见自己黑。

  两人抬着赵前进了内屋。

  小五和小六,目瞪口呆的,看着冷辰儿和辰辰抬着他们老大进来…

  “哎呦,真沉…”

  两人将赵前往地上一扔,当然,也没使多大劲扔,万一摔得断胳膊断腿,她还怕他们讹上她俩呢。

  冷辰儿大刀阔斧的坐在炕边,还不时的抖抖翘着的二郎腿,辰辰坐在一边,盯着她抖动的腿,突然觉得自己的腿有点不受控住,低头一看,不知何起她的腿已经架上了,正在抖着,这一看,竟根冷辰儿抖动的频率是一样的。

  她懊恼,没出息呀没出息,刚才还想着再不理她了,这头还没转个个儿,又学上了,她辰辰,注定逃不过她冷辰儿的魔爪了,不甘心呀不甘心。

  大哥二哥,你们可争点气,把她冷辰儿娶回家,好好欺负调教啊,小妹就指望你们给我报仇了。

  冷辰儿赏她一个一眼神,看着她抖动的腿,笑了。

  辰辰低着头,笑个屁,就抖就抖,使劲儿抖,哼。

  冷辰儿看着辰辰月抖越快的腿,意味深长的乐了,然后转过头,进入正题。

  “好了,现在呢,你们老大也回来了,该谈谈你们欠我的债了。”

  小六站在一边,看着昏迷不醒的老大,快哭了,他这是带回了两个土匪吧…苍天啊大地啊,当时就应该被打死,也不该带她们回来啊。

  “你想怎么样…”小五坐在炕上,紧紧的抓着破被,没想到老大也中招了。

  “没想怎么样,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们老大已经招了,承认了偷了我们的钱袋,要知道,我们这种商人啊,指的就是钱生钱,昨天你们老大偷了我们几千两银票,这钱生钱的,一天过去,少说也得涨个千八百两的,这样,你连本带利,把这钱还给我们,我们呢,就好心的不报官了,就此揭过,你看怎么样…”

  满屋子人听得目瞪口呆,不要脸呀不要脸。

  且不说他们老大现在正昏迷着,无人跟他对峙,任凭她说什么是什么,他们根本无从得知真假,钱袋里究竟有没有那么多钱,就算是真的,这才一天过去,就涨了那么多利息,还口口声声不报官了,好像施了天大恩典一样,任是谁也受不了了。

  “要钱没有,要命三条…”小五干脆把心一横,反正这么活着他也受够了,那就一起死了吧…

  诶,好家伙,骨头很硬么,要你们的命有什么好玩的,没劲啊没劲,她还以为能看看他们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呢,没想到,没哭没闹的,就直接求死了…冷辰儿撇撇嘴,她也很穷,很缺钱的好吗。

  辰家虽然家大业大,可她毕竟不是辰家人,她对辰家,没有归宿感,也不想花辰家的钱,她觉得很丢人,会让人看不起,当然,别人主动给她买东西,就另当别论了好吧。

  冷辰儿看看小五小六,又看看地上晕着的赵前,眼睛一转。

  “既然没钱,你们这三条命我就收了……”说完,她作势就要动手

  辰辰一看,立马上前抓紧她。

  “你抓我干嘛…”她明知故问

  “别闹大了,差不多得了,我又不缺那点钱,你看他们好可怜的…”

  冷辰儿积蓄起来的气势,瞬间坍塌了,她僵硬的扭过头,大小姐,你是我亲姐,你不缺我缺啊,你把钱给我吧好不好,不带你这么打击人的。

  辰辰的话音虽低,却还是被耳尖的小五听见了,他一听这话,这是得救有望啊。

  “这位公子…”

  “你丫给我闭嘴…”他话刚一出口,就被冷辰儿恶狠狠的顶回去了。

  此刻冷辰儿掐着腰,痛心疾首的望着辰辰。

  “我问你,那钱是你自己挣的么?”

  辰辰呆愣,摇摇头。

  “我问你,那钱是谁挣得…”

  “我爹…”她说的理所当然。

  冷辰儿怒了“我问你,你爹是不是经常不在家,天南海北的奔波忙碌…”

  “是…”这不明知故问么,她弄不明白,冷辰儿要干嘛。

  “我问你,你爹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要挣钱…”

  “我问你,为什的他要挣钱…”

  “因为…因为…我们家里要用钱…”

  “我问你,普通人家一年的花销是多少…”

  “……”话越到最后,辰辰的声音越低,最后,她答不出来了。

  “好,我告诉你,一个不富裕的三口之家,一年的花销在10两银子左右,好一点的也不过,50两”冷辰儿伸出五个手指头在她眼前晃晃。

  辰辰惊呆了,她无法想象,10两银子怎么可能用一年,10两银子对于她来说,都不算钱…光她每月打赏给下人的银钱,就不止十两银子。

  “你觉得你丢了几千两不算什么,可你知不知道,那是你爹幸幸苦苦走南闯北挣回来的,那是几百户人家一年的吃食用度,更何况,你有什么权利支配那几千两,那钱又不是你挣的,有能耐,你就自己去挣钱,到时候别说你钱被偷了,你就是扔了我也不管你”。

  冷辰儿越说越激动,辰辰最初的那句话,确实刺激到了冷辰儿,但后来,她也确实是有感而发,她不能接受辰辰竟然把丢钱当成做善事,那你怎么不丢点钱给我呀…

  冷辰儿说完,就盯着辰辰。

  曾经,她的家也不富裕,每文钱都精打细算的花,而辰辰生活在富庶之家,对金钱从来没有概念,只知道花,却不知金钱来之不易。

  从今天起,她一定要扭转辰辰的金钱观,起码她得知道,以后钱多没地方丢可以丢给她啊,肥水不流外人田么,对不对。

  辰辰被冷辰儿一番轰炸,直觉世界都被颠覆了,再不知今夕何夕了。

  冷辰儿扭过头,话她说了,至于能领悟多少是她辰辰的事了,哎,她娘的,她怎么没这么好命,投生到一个有钱随便花的家庭,看来投胎也是技术活啊。

  冷辰儿扭头,看着小五,小样,竟敢在爷眼皮底下求救,真真是不知阎王殿里无活人啊逮到一个死一个

  “看什么看,看什么看…”呀呵,还敢瞪我,我瞪死你,我瞪,我瞪。

  小五看着面前昂着脖子,斗鸡一样的人,惊的嘴都合不拢了,他实在不想看到真的骇人的画面,伸手捂着脸,低下了头。

  哼,跟我斗,小样吧,冷辰儿心满意足的揉了揉通红的眼眶,昂头挺胸,活一只斗胜的公鸡,不对,母鸡,也不对,公鸡?到底公鸡母鸡啊……

  “你说吧,想怎样…”小五低落的说道

  早妥协不就好了,害的姑奶奶费心费神的,又累又饿。

  “从今以后,听我号令…”她抱着肩膀,斜眼看着小五

  “只要听你号令,你就不追究我们了?”

  “恩,不光不追究,我还能让你们吃饱穿暖,住的好”她拍着胸脯保证

  这话,小五和小六倒是信的,看他们两人衣着,饰物便知身家不凡,除了这面前的公子有些痞里痞气的,其他都还好

  小五小六对视一眼,又苦笑着看看地上的老大

  最后小五一拍大腿,猛地狠狠点了点头

  “我们同意了…”

  冷辰儿大手一挥,拍板敲定,“行,那就这么说定了,至于你们老大,你们自己说服他,大爷我累了,哎呀呀,好累好累,快点回去吃饭睡觉啦…”

  话落,她拉着辰辰转头,风风火火的走了。

  留下小五小六大眼瞪小眼。

  这就走了?

  说好的吃饱呢?说好的穿暖呢?说好的住好呢……

  这厢,冷辰儿拉着辰辰直接从小后门回了辰府,辰辰一直处于失神中,冷辰儿懒得理她,心知她这是心里在拐弯,拐过来就好了。

  冷辰儿回到雨澜轩,大咧咧的一把推开门,四脚朝天的就躺在了床上。

  “哎呀,累死我了…”果然还是床好啊,她扯过被抱在怀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野回来了…”啪,伴随着冷漠的话,还有什么重物打在桌子上的声音…

  冷辰儿猛地坐起来,她先是四处打量屋里的摆设,确定这是自己的房间,她没走错,那么,这个男人在这里干什么…

  她嗷一声跳下床,赶紧整理衣服头发,可千万别被发现了。

  刷啦刷啦,她整理完自己,确定自己没露出破绽,这才提气,像桌边望去。

  此刻,辰墨渊坐在桌子边,他面前得桌子上,放着一摞书,刚才的声响,就是他把书拍在桌子上发出的。

  冷辰儿有些胆怯,他这是知道她出府去的事了……那他,是不是来找她算账来了…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她为什么要怕他,为什么呢?

  辰墨渊看她杵在那里不动,不由紧紧眉。

  “过来…”

  冷辰儿不敢忤逆他,小步小步往那边挪,她对于自己的这种行为,归结为,她比较识时务,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忍

  她挪着小步,往辰墨渊那里凑了凑,又凑了凑。

  “过来…”他不耐。

  “是…”她一个立正立马靠近。

  完了,节操啊,节操啊,被辰墨渊一吼,她立刻狗腿了。

  “喝茶不…大少爷…”她殷勤的上前端茶倒水。

  辰墨渊不甩她,拍了拍那摞书。

  “这些东西,三天之内背出来,不然……”

  背书?还三天?这些书…

  一本。两本,三本…

  开什么玩笑,三天背出来,她还要不要睡觉了…辰墨渊这是抽风了?

  “怎么有意见?”他那表情明显再说,有意见也没用。

  冷辰儿苦着脸“没,没,哪敢,哈,哈哈…”

  “很好,我就知道你可以的…”他突然懒散的拄着下巴,温柔的看着她,扯起勾人的弧度。

  可以你大爷的,笑你大爷的大爷,冷辰儿在心中骂翻了天,却不的不违心的谄媚的笑着。

  “嗯…”辰墨渊拿起茶杯把玩,目光不时的落在冷辰儿身上。

  别勾引我了,别勾引我了,你这只到处开屏的花孔雀,老娘很有定力的,你勾引不了我的!

  辰墨渊放肆的目光绕着她,上上下下的打量,最后将目光定格在她身前和身后两处,他轻轻咬了咬下唇,从背后拎出一个长竹板,在手中把玩

  “既然你觉得这不是什么难事,那么,三天后希望你…”

  说着啪的一声,将竹板拍在了桌上,“希望三天后,我用不到这东西,你觉得呢…”他轻柔的声音充满威胁。

  “啊,不用,不用,不用…”冷辰儿赶紧摆手。

  辰墨渊,你这个披着人皮的妖精,没心没肺没心肝,滥情烂人,臭屁,你…你…

  冷辰儿恶狠狠的盯着桌上的竹板…把手藏在了身后。

  辰墨渊从冷辰儿的眼里读出了愤怒,不过,不要紧,骂吧骂吧,早晚有一天都要还的啊,冷辰儿,你现在在心里骂的越欢,以后我就让你哭的更痛快…。

  他一笑,一步上前,抓住冷辰儿的胳膊,把她拉倒进前。

  “其实,我到希望你背不出来呢…那样的话,你的身材一定会比现在好很多…起码,更大了…”说罢,眉眼下垂,定格在冷辰儿胸前。

  轰…冷辰儿只觉得血气上涌,脑子就罢工了,她,她,她,这是又被,调戏了…又被调戏了…她想逃离这里,她想骂娘。

  “呵呵…呵呵…”他低哑的笑声在冷辰儿耳边想起。

  冷辰儿猛然回过神,第一个念头就是抬脚去踹他,却发现那人已经松开她,躲到离她两步开外的地方了

  “好了,从今天起开始算,你还有明后两天,我等你好消息…”说罢,潇洒得离开了,留下一串如月光般清亮的笑声。

  冷辰儿的目光,一直跟随着他清绝的身影,直到他消失在转弯处。

  “辰墨渊,你大爷,辰墨渊你大爷的…”待的辰墨渊的身影消失不见,冷辰儿压抑的怒火,终于喷发,她愤怒的嘶吼声,缭绕在雨澜轩,久久不散。

  “我没有大爷…”

  遥远处,传来一道懒洋洋的男声。

  冷辰儿刚欲出口的下一句话,嘎一下,堵在了嗓子口,堵的她上不来下不去,只想翻白眼,完了,这下死定了,骂人被人听见,呜呜,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冷辰儿抱着书,滚到了床上,欲哭无泪。

  辰墨渊,你生来就是来找我麻烦的,你这个欺负宝宝的恶人,呜呜…

  她趴在被子里,天怒人怨的指责了半天。

  最后,她还是没敢不听话,恶狠狠的盯着书看了半天,叹息着翻开了。

  “陈大人…妻王氏,喜穿戴…妾室三人…金百银,商人…”我告非,这是什么……她翻来另两本书,跟第一本一样,记载的都是这扬州城里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的家里情况,上到七大姑八大姨,下到丫鬟婆子,所有的喜好穿戴,形象特点,列举的清清楚楚。

  冷辰儿摩挲下巴,辰墨渊搜集这么多东西做什么,难道,他喜欢打探别人的隐私?这是什么癖好,太生性了?太,猥琐了,太,变态了。

  可看着书,又觉得疑惑,没道理啊,他喜欢,他自己知道就好了干嘛告诉我,还让我背下来…这可是私密啊。

  突然,她眼睛一亮,啊,我知道了,她一下从床上蹦起来,这厮太腹黑了,一肚子坏水,他自己闷还不行,非得拉我下水,黑呀,太黑了,她怎么就贪他手上了呢,太尼玛悲剧了。

  冷辰儿不住的脑补,一会气的砸床,一会气的踢被。

  她看着面前的三本书,真想一口一口吃下肚,拉出去,哎,可她不敢,她是很相信辰墨渊那厮的,她要背不下来,他肯定不会手软的,到时候受伤的还是她啊…她可没落下,他看着她前胸和后面的那意味深长的眼神,她可不想她的屁屁遭殃,前胸就更不行了,虽然咱不是很大,但也不小好吧,借助外力装大这事,还是免了的好。

  辰墨渊,你大爷的…你大爷的…你二大爷的…只是这话,她再也不敢骂出声了…谁知道辰墨渊那一双狗耳朵躲哪听着呢。

  她恶狠狠的抓起书,开始残酷的背书之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痞子新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痞子新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