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再二和再三
流沙2018-08-20 18:122,506

  午夜,寂静的寝房内,凌乱的睡床上,躺着一个凌乱的人。

  冷辰儿的梦里,一只花里胡哨的花孔雀,正狂追在她身后,嘴里还不停喊着。

  “快给本座停下,跪吻本座的玉足,让本座亲吻你狂躁的脑仁,本座赐你永生…”

  冷辰儿不停的跑,不停的跑…

  “你大爷的,变态的花孔雀,你丫的花枝招展满身是毛,披着人皮不干人事,你大爷的…”冷辰儿嗷一嗓子,大喊一声,看样子气的不轻,整张脸都涨的通红。

  她这歇斯底里的尖叫声,惊醒了耳房内,守夜的丫鬟,丫鬟赶忙爬起来,掌灯查看。

  “公子……公子……醒醒…醒醒…”

  “嗯……”冷辰儿恍恍惚惚的睁开眼睛,气息凌乱,这是什么情况…天亮了??这么快…她好像才刚躺下睡着啊

  “没有呢,公子,是你做梦了…”

  “啊?做梦啊。”她迷蒙的看看立在床前的侍女,这才发现外面还是一片漆黑,她舒了一口气。

  “公子,你做梦了,嘴里一直喊着,你大爷的…公子是梦见自己的大爷了么?”

  冷辰儿哑然,哼,呵呵…果然,你大爷的。

  “………”你大爷的,辰墨渊,我跟你有仇,做梦你还不放过我…

  “没事了,你去休息吧,以后我睡觉,不要来打搅我…”她揉揉太阳穴“哦,对了,以后都不用你们守夜了,该干嘛干嘛去,我不习惯…”

  “哦,是,奴婢记下了…”侍女以为自己做错了事,不安的退下了,只留下一盏昏黄的烛火。

  冷辰儿揉着揉着,这才发现,她还穿着白天的衣衫,怪不得小丫鬟没发现她的身份,幸好幸好,虽然她嘱咐了他们以后不必守夜,但还是要注意,她一定是这几天日子过的太舒坦了,放松了警惕,果然是好日子过的。

  她看了看褶皱的衣服,算了都这样了,懒得换衣服了,好累啊,她一仰头,倒在床上,盯着床顶出神,她的脑海里略过的全是,七大姑八大姨,俏丽的丫环,风韵犹存的老妈子,谁家的丫鬟跟老爷搞在一起,谁家小厮勾搭夫人小姐,还有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一笑一口大黄牙,还对她甩手帕,不知道的以为是勾栏院的花姑娘,她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她的帅哥啊,俊俏的美男啊…你们去哪里啦…她不要被一群老太太荼毒啊。

  辰墨渊,咱们两个的梁子这是结大了……

  时间匆匆一晃,冷辰儿在努力谩骂辰墨渊和悲催的背书时间里,度过了地狱般三天,转眼就到了检查的时日。

  这天一早,她破天荒的起了个大早,据说,人在早上的记忆力是最好的,她要趁此机会,再温习一遍,虽然她已经把书背的差不多了,但多看几眼总是没错的。

  万一…她瞧了瞧胸前被缚紧的起伏,那竹板要是照这地方打下去,妥妥的,她的身份一定会暴露,那后果,美丽的她不敢想象。

  她拿着书坐到庭院里,借着清晨的冷风,清醒神志。

  太阳升高,她抬头看了一眼,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收好书,起身奔着惊夜苑去了。

  主动上门总比被人催要好看不是…好赖不记,态度咱得积极点。

  惊夜苑还是那么寂静,书房门口,她又看见了那块牌匾,一瞬间苦了脸,只觉得整个心纠纠着难受,实在是有阴影了,她真的太讨厌这牌匾了…讨厌的浑身都觉得不舒服。

  “看什么呢…”一人从身后行来

  “这牌匾啊…”她没回头也知道是谁。

  “怎么了…”

  她苦着脸看了一眼辰墨渊…“你是怎么想的,怎么弄这么一块牌匾在这,太吓人了…”

  “大惊小怪…”

  “可你看,这字血红血红的,这牌匾漆黑漆黑的,混在一起,好吓人的…”

  有么?辰墨渊还是觉得冷辰儿有点大惊小怪,他觉得这颜色搭配的很好看啊…他就喜欢穿这样颜色的衣服,别人都说他衣服的颜色很好看啊。

  “不觉得颜色搭配的很大气沉稳么?”

  “嗤…”冷辰儿冷笑,“换个地方挂更合适…”

  “哦?你有更好的地方?”

  “有…”

  “说说看…”

  “义庄…”她缓缓的扭头,阴森森的扯了扯嘴角。

  别说,辰墨渊还真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一出给惊了一下,不过他可是被吓大的,惊,也紧紧是一下而已,面上丝毫不显。

  他向着冷辰儿伸出手。

  就在冷辰儿以为她要被掐死的时候,那双手在她视线中慢慢放大,最后停在了她脸上…她的第一个念头不是躲不是怒,而是,她终于知道这双手的触感了,不如看起来的那么滑嫩,他的手心带着微微得薄茧,摸在她脸上,带起细微的战栗。

  “手感不错…”他收回的手背在身后,细细研磨,回味着她脸上的柔滑和温度。

  “我觉得你的提议不错,明天你就把这牌匾送去义庄吧…”他看着那块牌匾,墨眸聚起一汪幽深

  冷辰儿呆愣在原地,她这是第几次被调戏了?第三次?第四次?为什么一碰到这个男人,她总这么被动,不行,她女性的尊严,不能这样一而再再而三被挑衅

  她仰起头,挪了一小步,靠近辰墨渊,绞着袖子。

  “你,你,你是不是…”

  辰墨渊看着二人只见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距离,又看着她欲语还休的娇羞模样,心头一震,差一点手就不受控制的伸出去了,但他控制住了。

  “你若是喜欢我,人家,不介意,成为断袖…”说完她捂着脸,故作羞恼的跺跺脚“哎呀,好害羞呀,你真讨厌,这么对人家。”

  辰墨渊长睫毛掩映下的视线,不知想了什么,他轻珉唇角,突然伸出了双手。

  “啊…”冷辰儿本以为恶心恶心辰墨渊,给他点教训,让他知道姑奶奶不是好惹的,最好以后避着她走,没想到却被他抱进怀里,她刚一抬起头,一张俊颜放大在瞳孔伸出,落下,阳光映在他身后,那时神祗降临。

  唇上落着冰冰凉凉的温度,那是他的唇…柔柔软软,带着忐忑不安,那是他的吻,不平不静气息紊乱,那是她的心,淡如月华,灼如明日,那是他的呼吸。

  他的吻乱了她的心,失了他的度。

  她睁着眼,恍惚了神志,然而,她却并不排斥,这感觉,很奇妙,很美好…很,难忘。

  “没想到你不介意,既然如此,以后,你就是我的了…”

  冷辰儿能感受得到他的唇,在她的唇上一张一合,甚至他的味道不停的窜进她的口腔,她的鼻腔,最后顺着血液,流遍全身,她有一种被人盖了章的感觉,仿佛从此,她就是他的私有物品。

  而他,却正是这么想的。

  她不知道现在她该做什么反应,她只知道,她想逃,她觉得浑身不对劲,又说不出哪里不对,总之这一刻,她觉得没办法面对他。

  恰在这时,辰墨渊松开了她。

  “你书背完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痞子新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痞子新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