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坏好坏的
流沙2018-08-20 18:151,745

  车厢里,辰墨渊刷刷的放着冷气…

  冷辰儿侧着头,眼神飘啊飘,就是不往他身上落,偶尔略过,也是不敢停留片刻,对面,辰墨渊那道凌厉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她身上,像要把她扒光,赤裸裸的,她后悔进来了,现在还能不能出去了。

  辰墨渊想起刚才外面的对话,就觉得焦躁,如今,她对一个下人都好言好色,竟然对他视而不见,她娇俏的对着别的男人说话,撒娇,那模样,他都没见过,竟然让别的男人见了,真是,忍无可忍,丢了辰府的脸面。

  他垂下眼帘,把他所有的怒火,都归结于辰府的脸面,他觉得,冷辰儿实在欠收拾,欠调教,这活,向来他最喜欢了,不知想到了什么,舔了舔唇,深吸几口气,最后闭上了眼。

  冷辰儿搞不懂这位爷又发什么疯,又觉得车厢里有些压抑,实在无聊,她只好掀开窗帘,看看窗外热闹的街道,试图驱散这诡异的气氛,她看着来往的行人,叫卖的小贩,心情舒缓了许多,也不那么紧张了。

  “放下…”

  冷辰儿手一抖,一下就把手缩回来了,窗帘落下,掩盖了视线,遮住了繁华。

  冷辰儿扁着嘴,双手搭在膝盖上,乖乖的坐着,有一下没一下的撇着辰墨渊,总这么突然,总这么吓人家,呜呜,好坏好坏的。

  她像做错事的小孩,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辰墨渊,好不可怜,大眼窝蓄满雾气。

  辰墨渊看着她的坐姿,又看她蓄满雾气的双眼,无不在昭示着一个事实,他眼神幽深的看了她一眼,目光移到她不断开合的小嘴上,想起那唇部的柔软,突然觉得,有点口渴。

  他明知道,她是装的,可他却觉得,这样楚楚可怜的她,让他满意极了,非常满意,然后,他又笑了,他发现,冷辰儿总是能轻易挑动他的情绪,喜的,怒的,好的,坏的。

  辰墨渊伸出粉红的舌尖,舔了舔嘴角,突然勾魂夺魄的笑了。

  然后不出他所料,冷辰儿,又呆了…

  她吞吞口水,乖乖,太诱人了,大少爷太勾人了…怎的这么好看呢,好想咬一口,这光滑的皮肤,咬一口会不会咬出水来,哎呀呀,怎么比女人保养的还好呀,她垂眸看了看自己的一双玉手,本来,也是十指纤纤,可跟辰墨渊一比,突然觉得不满起来。

  她的目光不断流连呀辰墨渊的脸上,像品鉴一个艺术品,细细的一寸寸研磨,突然间,她觉得手痒痒的,嘴干干的,慌忙的挪开了眼,却挪不开视线。

  辰墨渊对于冷辰儿的反应,非常满意,笑得越发放肆,冷辰儿,让你看吧,记住我,把我刻到你骨子里,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哭的…。

  冷辰儿一见他笑,立刻又痴痴的盯着他看,越发难以自拔,她想起她母亲,跟她说过的话,这世界上,最有杀伤力的武器,就是人的容貌,因为那是最容易让人卸下心房的东西,而人一旦卸了心房,便也就输了心…那时候她不理解,她母亲总是不喜欢她打扮,把她当男孩子养,久而久之,她就成了这副痞里痞气的样子,可这一刻看着辰墨渊,她突然就明白了娘亲的话。

  两人就这样默默的对视着,有一股粉红的情绪,正在车厢里扩散。

  马车一路踢踢踏踏前行着,少顷,她身体一晃。

  “少爷,我们到了…”

  “恩。”

  小厮听到辰墨渊的声音才敢上前掀开幕帘。

  辰墨渊目不斜视,越过冷辰儿下了车。

  冷辰儿见他下了车,这才呼出憋着的一口气,拍拍脸,散散热,也跟着下了马车。

  “李府?”这李府她在书里背到过,李府大老爷,扬州城除辰府外,又一大家族,在生意和官场,都有涉猎,这点与辰家不同,辰家因为避嫌,向来与官府走动不近,而官府碍着辰家的地位,总是要给几分薄面的,李家却在官场极吃得开,不过,冷辰儿对于这种人没有丝毫好感,她也没太往心里去。

  “呦,辰贤侄,可算把你盼来了…”一中年男人,从台阶而下。

  辰墨渊一改之前的态度,端着浅浅的笑,做了一揖。

  “李叔安好。”他一挥手,身后小厮递上锦盒

  “哎呦,来了便好,这也太破费了。”话虽这样说,却还是找了小厮,将礼品接了过去,虚伪。

  冷辰儿走过去站到辰墨渊身后,面无表情扫着两人,她刚才可注意了,得这李老爷亲自上前迎接的可没几个,果然有个了不起的亲爹就是不一样啊,赏他一票白眼。

  李老爷看到冷辰儿的动作一愣“贤侄这位是…”

  “这是我堂弟…刚从远方来投亲,以后还请李叔多多关照…”话落,他微微侧首,“给李叔见礼。”

  撒谎都不带变脸的,嗤,堂弟,堂你妹的弟,冷辰儿动动脸部肌肉,突然就扯开嘴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痞子新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痞子新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