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抢人
月神2016-04-01 16:022,335

  “吝啬鬼,一提钱就原形毕露了。”

  徐甲打趣一笑,终于说出了心中的想法:“坐在这里等病人多傻啊,咱们该去其他科室抢病患。”

  “抢病患?”

  宋信一咧嘴:“那怎么好意思?”

  徐甲鄙视的哼了一声:“你抢我一万块诊费的时候,怎么好意思呢?”

  宋信老脸通红,又争辩道:“你这就是馊主意。”

  “先不说病患愿不愿意,人家别的科室也未必放人。 ”

  “猪脑子!”

  徐甲笑的很奸诈:“咱们去抢那些嫌治疗费用高的,没钱治病的,抢那种别的科室医治不了的病患。”

  “哎,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啊。”

  宋信一下子激动的跳起来:“中医最大的一个优势就是看病花钱少,最适合穷人看病了。”

  “不过,咱们将那些顽固性病患抢来,会不会砸到手里啊?”

  宋信还是有些担心。

  徐甲昂着头:“怕什么?有我呢,你们只管去抢人,快去,咱们分头行动。”

  “好嘞,豁出老脸不要了。”

  “我去外科。”

  “我去骨科!”

  ……

  宋信几个师兄像是马猴子,急匆匆跑了出去。

  徐甲闲着无聊,也跑去脑科抢人。

  脑科人满为患。

  因为今天刚好是洪天明坐诊。

  他很有名气,慕名者甚多,排起了一条大长龙。

  徐甲刚走到诊室门口,就看到一个民工拿着片子,走进了诊室。

  而这民工,正是徐甲在云祥斋遇到的那个民工。

  “他手里拿着片子,应该是去拍核共振了,不是不让他拍了吗?照一下两千块钱,多浪费。”

  徐甲想要拉住民工,但又想看看洪天明看病时的所作所为,就没有出声。

  民工进了诊室,低声央求了好久。

  洪天明一拍桌子,不屑的训斥起民工来。

  “没钱啊?没钱你看什么病啊!当医院是慈善机构吗?当我是观音菩萨啊,你求我也没用,没钱自己想办法去。”

  “哪,这是住院单,需要先交十万块押金,筹不到钱,你就带着你儿子回家等死吧。下一个……”

  “十万块?”

  民工一下傻了。

  噗通!

  民工一下子就给洪天明跪下了:“洪院长不要啊,我儿子才十几岁,我可不想让我儿子就这么去了。洪院长,我哪有十万块?您能不能想个便宜的治疗方案?”

  洪天明不为所动,更不会去扶着民工起来,翘着二郎腿,鞋面都快顶到民工脸上去了。

  “你知道你儿子为什么会头痛,甚至于手足发麻?那因为你儿子脑子里长了脑吸虫。”

  “虫子依附在脑血管上,吸食血液和营养,再过十几天,脑吸虫越来越多,将血管堵死了,你儿子就没救了。”

  “这种病需要做开颅手术,非常复杂,这松江医院只有我能做,要你十万块都是少的,你还不知足。”

  民工听得傻了眼,跪在那里,眼泪哗啦啦往外流。

  一边站着的十几岁小孩子也被吓懵了。

  洪天明厌恶的抽搐了一下鼻子:“要怪,只能怪你没本事挣钱,无能!快出去,别在这里挡道,下一个……”

  外面一帮病患听到洪天明态度如此恶劣,心中愤恨,却又敢怒不敢言。

  谁让洪天明是专家呢?

  徐甲实在看不下去,大步流星冲进来,指着洪天明的鼻子破口大骂:“麻痹的,你到底是救死扶伤的医生,还是作威作福的祖宗?”

  这一声怒吼,徐甲用上了道气,威慑十足。

  洪天明脑子嗡一闪,身体一咧斜,摔了个大腚蹲。

  门外的人哄笑不止,心中暗暗为徐甲点赞。

  “洪院长,您快起来,求你给我儿子治病……”

  民工还去扶洪天明起来。

  “别管他!”

  徐甲一把将民工拉过来,板着脸吼:“就这么一个败类,你求他干什么?”

  “可是,他能给我儿子治病……”

  民工小声嘟囔着,也认出来徐甲就是买他画的好心人。

  徐甲不容置疑道:“别求他,我给你治,也不用做什么开颅手术,几百块钱就搞定。”

  “哈哈,太好笑了。”

  洪天明狼狈不堪的跳起来,满脸不屑:“徐甲,你别太狂了,你要是不用做开颅手术,也能治好脑吸虫,我洪天明跟你姓,叫你一声爹。”

  “不过,你要是治不好,就带着仁心堂滚出松江医院。”

  “这可是你说的。”

  徐甲嘴角浮现一丝冷笑:“好,我赌了,走,跟我去仁心堂,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华夏瑰宝。”

  他拉着民工父子出来。

  洪天明带着脑科十几名医生紧跟着出来。

  所有医生都直摇头。

  中医治疗脑吸虫,这事从来没听过。

  徐甲向那些排队的病患笑了笑:“医生都走了,你们还排什么队?不如跟着我去中医科,见识一下中华瑰宝的神奇?”

  众患者呼啦啦跟着徐甲来到仁心堂。

  宋信老哥几个也抢了一些病患回来,一群其他科室的医生堵在门口,数落宋信不要脸,喋喋不休。

  “让开!”

  徐甲一把就将堵在门口的医生推到了一边去。

  那医生看着徐甲阴沉着脸,吓的不敢再嘀咕了。

  徐甲让民工的小孩子坐下,为他把脉。

  洪天明抱着肩膀,冷嘲热讽:“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一个小中医,居然还想治疗脑吸虫,哈哈,驴唇不对马嘴。”

  “给我闭上你的驴唇马嘴!”

  徐甲顺手拿起杯子,泼了洪天明一脸冷水。

  洪天明狼狈不堪,却又被徐甲强横的气势吓住,不敢放一个屁。

  其实,就连宋信等人也非常怀疑。

  当宋信听到徐甲和洪天明的赌注时,惊出了一身冷汗,气的闷声大骂。

  “我靠,这小子千万别掉链子,不然仁心堂刚进来,就要滚蛋了,老子丢不起那个人。”

  民工紧张兮兮的拉着儿子的手,哆哆嗦嗦的嘟囔:“中医真能治疗脑吸虫?这个我有点,那个……”

  他很怀疑,但却不敢说出来。

  徐甲不理民工的担忧,给小孩把过脉,一双灵巧的手又在小孩头痛的地方摸了摸,嘴角浮现出笑容。

  手中闪过银针,刺入了小孩脑后哑门、玉枕、风府、脑户、天柱五处大穴。

  一气呵成,干脆利落。

  随后,徐甲就悠哉的做回椅子上,摇动手指:“只要等十分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狂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狂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