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打翻醋坛子
月神2016-04-01 16:012,383

  徐甲急匆匆找到云祥师太,为她开了一个方子,并解释了还愿的原因,请云祥师太通融。

  云祥师太蹙眉:“施主乃是高人术士,为何还要来此还愿?慈云庵并非什么名门大寺啊。”

  徐甲立刻为云祥师太送上一顶高帽子:“虽然慈云庵庙小,但云祥师太佛道精深,念力通达,由您做主持,慈云庵犹如野鸡变凤凰,鲤鱼跃龙门,辉煌指日可待。”

  徐甲毕竟是活了三千年的大仙,洞察世事,花花轿子人抬人的把戏玩的熟能生巧。

  慈云师太受了徐甲一记马屁,通体舒泰,笑容满面:“那徐施主请便吧,徐施主有大神通,还愿之时想必也不需要我的帮助。”

  “多谢师太通融!”

  云祥师太为徐甲打开了焚香阁。

  焚香阁,就是供奉瓜果,沟通神佛之龛堂。

  徐甲鬼鬼祟祟抱进来两个大口袋,匆忙关上了房门。

  “这下就放心了。”

  徐甲打开两个口袋,将两个纸扎的美女抱出来,立在供桌前。

  佛堂之上供奉着观音菩萨,徐甲将观音菩萨搬下来,换上了猪八戒的净坛使者尊像。

  供桌上的瓜果被徐甲换成了小三牲,也就是鸡鸭鱼。

  此刻,若是云祥师太闯进来,看着纸人和小三牲,一定会气的晕过去。

  徐甲焚香闭目,手指极速闪动,捏了一个静心诀,口中振振有词。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瞬息之间,徐甲的气质就变得无比安详,身眼口鼻耳,都进入了静止、忘我的状态。

  周身道气汇于左手无名指,道气鼓胀,一道红光攒射出去,形成了一个八卦图案,将徐甲围在中心。

  呼啦啦……

  纸人滋滋灼烧起来,化为一缕缕飞灰。

  西瓜一个个崩碎,贡品果盘颤动不停。

  徐甲捏了个手诀,高唱请神咒。

  “威猛赫赫天蓬帅,九齿钉耙傍在身;十年取经风霜苦,劫难重重炼佛身。”

  “慈云庵,三牲祭,素酒香,美人迷,恭请净坛使者临,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请神咒的手诀要一势不偏。

  咒语要一字不差。

  阵法要流通圆转。

  这需要耗费徐甲大量的道气。

  徐甲浑身颤抖,脸憋得紫红,眼神涣散,汗珠子簌簌落下,道气以恐怖的速度外泄。

  若非他炼化恶鬼,吞服了一颗炼气丹,恐怕早就道气枯竭,一头栽倒在地了。

  “八戒怎么还不来?这家伙真是太懒了,美女你也享用了,鸡鸭鱼你也吃了,总不能光吃不干活儿啊。”

  徐甲一便便的念动请神咒,心中将猪八戒大骂了一百遍。

  就在徐甲几乎要坚持不住时,忽听一阵玄风起,凶戾异常,迷得他睁不开眼睛。

  “老猪我好好的睡觉,到底是谁在一遍遍的请我?真是烦死了,惹得我不高兴,九齿钉耙伺候。”

  玄风恍惚中,出现了一个猪头人身的大肚子。

  徐甲兴奋的飞扑上去,一把抱住猪八戒粗大的胳膊:“八戒,我是徐甲啊,你个猪头总算来了。”

  “我靠,原来是你小子啊,怪不得投我所好,又是美女,又是三牲的,若非有美女佳酿诱我,老猪我才懒得现身呢。”

  猪八戒看着供桌上还有素酒,端起喝了个精光,醉眼朦胧的看着徐甲,竖起大拇指:“徐甲,你小子行啊,连嫦娥都敢睡,比我有福气。”

  徐甲苦着脸:“明明是嫦娥睡我好不好?我是受害者,不过这话说出去估计没人相信。”

  猪八戒狠狠的点头:“别人不信,但我老猪相信你。”

  “八戒,你为什么相信我?”

  “因为我也是受害者啊。”

  猪八戒气呼呼摔碎了酒杯:“当初,谁都认为是我老猪色迷心窍,调戏嫦娥,其实是嫦娥蓄意勾引我,麻痹的,这种苦处谁能理解?我憋了几千年了。”

  “不过,你比我老猪幸运,你至少在人间还有具分身,老子直接被玉帝老儿惩罚,投胎变成猪了。”

  “八戒,原来咱们是同命相连啊。”

  徐甲委屈的想哭,打开二锅头,和猪八戒一起借酒装疯,你一杯,我一杯,喝个痛快。

  “八戒,我就不明白了,就算我睡了嫦娥,又关玉帝老儿什么事?”

  “徐甲你还没有我这个猪头聪明呢。”

  猪八戒满脸神秘,压低了声音:“偷偷告诉你,玉帝老儿早就对嫦娥有觊觎之心了,只是王母娘娘这个醋坛子不好惹,玉帝心有顾忌啊。”

  “我靠,居然还有这事?”徐甲惊得目瞪口呆。

  八戒满脸苦笑:“我就是个倒霉蛋,那一日,王母出差,玉帝终于有了接近嫦娥的机会。”

  “嫦娥看穿了玉帝的心思,急中生智,故意勾搭我,我老猪就遭殃了。”

  “结果,我坏了玉帝的好事,被打下凡尘,成了一头猪。”

  徐甲惊的一拍大腿:“我懂了,昨天王母娘娘出去旅游了,玉帝终于又找到了接近嫦娥的机会,嫦娥一时情急,故技重施,让我做了挡箭牌。”

  “算你小子聪明。”

  猪八戒哈哈大笑:“你说,嫦娥本来是玉帝的果子,却被你小子给摘了,玉帝老儿能不生气吗?”

  徐甲满脸郁闷:“哎,嫦娥害谁不好,怎么专门害我啊。”

  猪八戒哼了一声:“你就别得了便宜卖乖了,谁让你小子长得帅来着?睡了嫦娥,也是你几千年修来的福气,各路神仙都羡慕死你了。”

  徐甲郁闷的要死:“这也是我命中劫数。”

  猪八戒喝多了,想到天庭上的一片混乱,搂着徐甲的肩膀哈哈大笑。

  “吼吼,你都不知道玉帝老儿有多生气,居然调动天兵天将,三界找寻,要将你捉回去严刑拷打。”

  “他还请太上老君出手捉你,太上老君对你真心不错,不理睬玉帝,直接闭关了,可把玉帝老儿的鼻子气歪了,真是好笑。”

  “八戒,那后来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猴哥站出来给你撑场面,谁敢炸刺?玉帝老儿只能吹胡子干瞪眼。”

  徐甲顿时兴奋的没开眼笑:“猴哥这么厉害?”

  “猴哥后台太强悍,你想啊,唐僧现在可是佛家二号人物,如日中天;菩提祖师也是道门大佬,一言九鼎,加上猴哥已成斗战胜佛,不死不灭,法力通天,这么一股大势力,谁敢惹啊。”

  徐甲兴奋的眉开眼笑:“这么说,我已经安全了?”

  “安全?”

  猪八戒冷哼一声:“徐甲,你太天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狂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狂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