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ONE DAY END
空零之轨2018-09-21 02:032,432

  现在已经是黄昏落日之时,像是被火焰染红的云彩在缓缓荡漾,艳丽的色彩在苍穹中游动。

  可惜,现在的我,并没有那份闲心请,去欣赏这幅美景。

  而纳兰小暮此刻正在厨房里忙活着,她穿着那件粉红色的小熊围裙,看上去是很萌,也很符合大多数人心中【妹妹】的标准,前提要是忽略她手中那雪亮的菜刀……

  这间房子里,只有一个叫【纳兰暮】的少年,和一个叫【纳兰小暮】的变态,而已……

  所以,这里,更不会有那种看了落日,想要挥笔作画的艺术家,和想要登高吟诗的中二病。

  总的来说,这间房子里,只是住这两个不怎么正常的家伙而已……

  我叹了口气,操纵着轮椅,慢悠悠地来到餐桌前,开始回想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于是,一个下午就这么结束了,结束得莫名其妙……

  这个下午,我们在秦时的医务室,围绕着“如何还书”这一个主题,进行了纯属浪费口水浪费时间浪费脑细胞的讨论……

  我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这帮家伙,都太丧心病狂、惨绝人寰了!

  他们确实是给我提出了不少意见,这不假,说都也都很详细。

  现在回想起来,他们大概也是认真的,并且也经过了大脑思考,这才说出了那些话。

  但在我看来,那些意见并无半点乱用,听来跟废话没什么区别。

  没有别的原因,这帮家伙提出的意见……都太变态了!

  那可是一些,就算是恐怖分子听了,也会吓得半夜睡不着觉的意见啊!

  比如秦时的。

  【我们为什么不直接把那个老师绑过来,把书塞到她的嘴里,然后用枪指着她的脑袋,说不收下就把她爆头?这样多简单,无论你说什么,保证她都会含着泪答应。】

  再然后,秦时真的从从医务室里摸出一把双管猎枪,说是当年打美兵的时候,从战场上捡得,这次正好试试看还能不能用。

  这还是比较正经的意见,再比如纳兰小暮的。

  【哥哥,既然是我们有求于别人,气势就一定不能弱!我可以把那个弱气老师掉在天台上,一手拉着绳子一手拿着剪刀,哥哥负责拿好录音笔就好。等到她把所有的事情都说清楚后,我就用剪刀剪断绳子,这样世界就安静了。】

  我只能说,我妹妹这么残暴,我真的一点也不感到奇怪,真的……真的……

  最终,还是司南兰提出的意见最正常。

  【要是道歉的话,果然还是下跪磕头最有诚意吧?我爷爷说过,这是最合适的道歉方式。不过我爸爸说,表示诚意的话,还是切指比较好。】

  ……我只能说,你爷爷已经过时了,现在是新世纪,下跪磕头对父母还行。你让我给一个大不列颠人下跪磕头,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还有你父亲,你父亲貌似也不怎么正常啊,切指,你爹是黑社会的吗,用这种方式……

  如果我的腿能动的话,我这一个下午一定是跪着度过的……

  那我就真是奇了怪了!一帮认认真真、经过大脑仔细思考的家伙,是怎么提出这种毫无人性的意见的啊!

  是他们不正常,还是这个世界不正常?!还是说是我不正常?

  我不由得扶额,现在想想,自己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来听取疯子的意见,真是蠢到家了……

  哦对了,我现在就是在家……

  反正到现在,我还是有股想要抓起电话拨打110的*……

  估摸着饭还要很久才好,我操纵着轮椅,缓缓离开厨房。

  这东西也是从秦时那里借来的,本来他给我的是一副支架,结果被纳兰小暮拒绝了,理由是她会空间系能力,用不着这种费力的东西,于是就给我换成了轮椅。

  至于我手中的这个东西?哦,这是这个轮椅的操纵器,虽然长得有些怪,像是直升飞机的遥控器……

  嘛嘛,这些都是细节对不对?没必要在意这种细节的……

  在楼梯徘徊的我再度叹了口气,早知道就从秦时那里坑来支架了,现在倒好,弄得我连回房间都做不到。

  “哥哥,饭好了!”正当我想要出去逛逛的时候,纳兰小暮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我坐着这古怪的轮椅,又一次回到了厨房。

  桌子上放着两个菜,一素一荤,以及两碗米饭,很简朴,也很简单。

  纳兰小暮把小熊围裙放到一旁,坐在椅子上笑眯眯地看着我,递给我筷子。

  回到家里,纳兰小暮也换下了校服,穿上了一件水洗蓝的衬衫。

  我接过筷子,默默开吃。

  “哥哥今天不去打工吗?”纳兰小暮问道。

  “不去,我这个样子怎么去?”我摇了摇头,“还是在家休息吧。”

  纳兰小暮“嗯”了一声,把头低了下去,继续嚼起米饭。

  嗯……感觉还是说一说我们的生活状况比较好,否则诸位可能会觉得,我们兄妹是在某某个集中营中生活……

  妹妹跟我一样,不怎么花钱。同龄人喜欢的那些衣服啊首饰啊什么的,在她看来就是路边的垃圾,毫无诱惑可言。日子也就是这样过着,凑活就行,也没必要吃太好。

  衣服……除了校服外,我们两个几乎没有多余的衣服。

  这倒不是没钱,那两个混球每个月寄来的生活费够我们花上半年的,怎么可能会没钱?

  只是,我不希望当那两个只会生不会养的混球回来的时候,会看到自己寄来的钱会被花得一干二净,这样他们可能会觉得,他们已经弥补了,我们这些年所承受的孤独。

  我更希望的是,当他们回来时,我和纳兰小暮会把卡里面的钱都提出来,一叠一叠地抽他们的脸,告诉他们,没有他们,我们一样可以活得很好。

  就算我在他人眼中是个【禽兽魔王】,就算我身旁都是一堆疯子疯子朋友,我也想告诉他们,哪怕用最粗俗的话语。

  嘛,前提是他们没死在外边,如果他们真的死在外边,就算留着可以打脸的现金也没什么用了呢,毕竟他们都不在了……

  如果那让你惦记的人已经不在了,无论你恨他们还是你爱他们,都无济于事。

  我漫无边际地想着,经过一个下午的精神摧残,我的精神貌似也出了点问题。

  算了,这些都是细节。

  关于接下来的剧情,或者说新的一天?

  会是旧的一天结束,新的一天到来这种套路吗?

  不不不,这是正常模式下剧情的发展,如果套在我身上,那就是……

  旧的鬼畜还没消散,新的鬼畜,就已经盯上我了。

  或者说,那帮自带鬼畜的混球,还会带着新的神展开,找上我。

  对此,我只想说,呵呵哒。

继续阅读:第15章 新の一天【新的鬼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展开の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