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这是你姐姐
阿耐2017-06-16 15:444,497

  咖啡公司的人赶忙递给邱莹莹一把圆凳,邱莹莹坐下,从包里拿出面纸擦掉眼泪。可心里委屈,脸上痛楚,眼泪擦之不尽,她最近为什么接二连三倒霉个没完啊。有人递一瓶矿泉水过来,“大侠,喝口水,你够厉害的。”

  “别提了,大侠有这么窝囊打不还手的吗。”邱莹莹虽然啜泣,话可一定要说个明白。

  旁边有人不禁想笑,可又不好意思笑出来。那个咖啡公司男职员道:“公然跟男人对抗,还是需要点实力的。”

  “是的,话当然是这么说,谁不知道。”

  那男职员道:“我们公司设有实体店,专门营销中高档名厂咖啡机器和咖啡原物料,我们需要一位收银员,平时帮助打理展示厅,操演咖啡机器,讲解咖啡鉴赏,当然推销产品也在其中。我看你的资料上写有你懂财务知识,不知你对那职位有没有意向。”

  邱莹莹大为意外,泪眼盈盈看着眼前男子,“你能做主吗?工资福利怎么算?”

  “我能做主。这是我的名片。”

  邱莹莹双手接过,一看,通天的。希望终于降临了。原来小胜真的凭弱智啊。

  奇点清晨起来,自以为挺早,先打电话给吃了黑片的安迪提供叫醒服务,又是响了没人接。奇点以为安迪又是拔掉电话还没接上,就出去敲门。可是敲了半天,里面一点儿声响都没有,奇点慌了,他立即联想到周四那天晚上安迪的失常。他逮了一个正好推车过来做房间的楼层服务员,让赶紧开门。交涉好几招,拿出房卡身份证给查个清透,又有保安监督,楼层服务员才奉命开门。可是,奇点冲进去一看,房间整整齐齐,床上也是整整齐齐,却一个人影都没有。保安与服务员都说客人可能出门去了,唯有奇点不认可,安迪怕听乡音,怎么可能清早出门去自讨苦吃。他要求查看楼道录像。

  正交涉着,门口安迪的声音传来,“咦,这是我房间吗?怎么回事?”

  奇点回头一看,正是安迪,不禁大吁一口气,“你去哪儿了?”随即赶紧向服务员与保安道谢并道歉,他心急跳出门,没带钱,让安迪给丰厚小费。可忍不住,在安迪给小费时候又问一句:“你去哪儿了?”

  安迪本想取笑,可看清奇点脸上的焦急,心里异常感动,“我强化心理建设去了。一个小时前出门,周围转转,买杯豆浆喝了。”她边说边也跟着向服务员和保安道谢,殷勤送出门去,她心里有点儿猜到是怎么回事。但转身,她就指出,“你说绝不进我房门一步的。”

  “本想问你感觉怎么样,既然还能倒打一耙,可见状态良好。”奇点挺为自己刚才的兴师动众不好意思,但经过安迪身边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站住仔细辨认一下安迪的神色,才“哼”了一声,转身出门。

  “奇点……谢谢。”

  “又多烧出一颗舍利子。”

  安迪微笑。回头两人约了去吃早餐,她才详细告诉奇点,她回国的原因正是弟弟,想不到这么容易就找到弟弟,让她有点不敢相信。奇点道:“老谭用你弟弟邀你回国帮忙,却依然落力为你寻找弟弟,不在时间上做手脚,这个男人,光明磊落,也烧得出舍利子。今天接了你弟弟,送到环境良好的疗养院之后,你打算就此打包回去美国?”

  “我是不是很过河拆桥?”

  “不帮你开脱。”

  安迪愣了一下,见奇点大口吃饭不理她,心里有点儿乱,赶紧没话找话,“我刚才出去遛弯,跟人用本地话小吵一架。我好好地走路,一个中年女人一头撞过来,还指责我挡了她遛狗的道儿,我一张嘴,她就一脸灰黑颓了。你知道为什么吗?本地骂人的脏话我张嘴就来,她不是对手。我从小混街头,在孤儿院也是凭此立山头。”

  “你回美国去,以后有人欺负我,谁帮我出头?”

  安迪原想使劲踩自己,想不到人家不接招,她又无计可施。看着奇点不理她,她又很心烦。“好吧,我认错,当初回国时候不应该通知你,唉……”

  奇点只能哭笑不得地看着安迪,反而出言宽慰,“你觉得怎么舒服就怎么做吧。但起码有一点我昨晚没说错,你今早方言骂人了也没怎么样,说明你比你想象中能扛。所以你不必急着逃避熟悉的环境去美国,国内乱哄哄有乱哄哄的好,挺好玩挺刺激,是不是?我希望你别走。也为老谭劝你一句,不要让好朋友失望。”

  安迪想了很多,直到上了车,听到奇点提醒她系上安全带,所有的坚持稀里哗啦全崩溃了。她拿出手机拨通谭宗明的电话,开门见山,“老谭,我周一开始建立新部门,把我最擅长的事做好。”

  谭宗明小心地问:“你见了你弟弟?老严没安排好?”

  “我还没见。不管见没见,就这么决定了。”她不由自主地看向奇点,见奇点微笑,她心里也开心,“只是你得今天就回海市做前期了,我们速战速决。对不起你的新女友。”

  奇点闻此言,不禁想到周四晚上谭宗明看她的眼光。是男人都明白那眼光意味着什么。他只得耐心等安迪将电话打完,才急着追问:“老谭有女朋友了?”

  安迪一时脑子转不过弯,“老谭有女朋友?噢,他,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的口头禅是钱太少,美女太多;等开始做得风生水起了,口头禅换成时间太少,美女太多;现在的口头禅是生命太短,美女太多。不过他有分寸,从来享乐不耽误工作。甚至化情敌为战友。”

  “你看得惯?你不是生活很严谨吗?”

  “你们不都是这样的吗?你经常深夜一两点才上线跟那时候在美国的我聊几句,别跟我说你玩到一两点一直就只看电影吃爆米花上网聊天看书喝茶。”

  “完了,舍利子少一颗。可我现在不一样了,你看昨天正常吧?以后跟你的作息,只跟你玩。”

  安迪忍不住又笑了,跟奇点在一起,她笑点特低。这么说说笑笑,一起来到简陋的敬老院,一路心情顺风顺水得很。她不知怎么感谢奇点才好。

  敬老院规模不大,进门有个小小的院子,太阳很好,许多老人在院子里晒太阳,院子里飘浮着一股浓郁的老人体味。不能动弹的老人一脸的漠然,能动弹的都将目光汇聚到新来的陌生人身上。老人大多耳聋,交头接耳时候自以为窃窃私语,其实大声得隔墙都听得见。安迪听得懂他们在说什么,他们议论有人来领小明了,秀媛要哭死了。安迪不知道秀媛是谁,但估计小明就是她弟弟。先到此地的严吕明一从屋子里面出来,安迪就轻声问秀媛是谁,原来正是这家镇敬老院的院长。

  走进院长近似于杂物间的办公室,安迪一眼见到一个清秀男青年。男孩长得斯文,尤其是衣服虽然有点不合身也有点旧,可干干净净,没有一点污渍。男孩低头谁也不理,只顾着一二三四数着自己的手指头,安迪则是感觉男孩异常陌生,不欲靠近,紧紧贴墙而立。她原以为她将见到一个脏乱不堪的疯子,就像印象中的妈妈,她还以为见面时候得有人控制弟弟的手脚,甚至得有人控制弟弟的嘴,她想不到弟弟如此安静,安静得……静若处子。

  直到大嗓门院长秀媛声若洪钟地道:“小明,你姐姐来接你了,喊姐姐。”一边说,一边伸手指给小明看谁是姐姐。小明迟疑着抬头,但只是草草看安迪一眼,又低头数手指玩。秀媛急了,伸手招呼安迪:“你过来,我们小明不脏,你别躲着,你过来跟小明拉拉手。我们小明乖着呢,你当姐姐的还怕他?”

  安迪连忙乖乖过去,想拉小明的手,可小明就像见瘟神,来不及地往秀媛身后躲。秀媛连忙安抚道:“别怕,别怕,这是你姐姐,不是别人。”

  “二婆说她要带我走,我不走。”小明终于开腔,说话有点儿迟钝,口齿却是清楚,“我不走,我不走,我不走。”

  “小明别怕,你姐带你去过好日子呢,乖……”可秀媛抱着小明安抚几句,就终于忍不住爆了,“这位小姐,看你样子你日子过得不错,我问你,你们早年为什么扔了小明?虎毒不食子,你们连亲生儿子都舍得扔,我们小明咋了?有什么不好,你说。我真不放心把他交给你领走,既然小明也怕你,我索性放话在这儿,要领,你那作孽的爹娘自己来领,好好给我们小明赔罪了,跟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扔小明,我再放行。否则谁知道你们今天领明天扔的,我不相信你们,别跟我说什么一样的DN啥的,我不认。”秀媛一边说,一边利索地摸摸小明的头皮,让别担心。

  “我们爹妈都死了,我也是孤儿院长大的。对不起,我才找到小明,给你添了那么多年的麻烦。”

  “啊……”秀媛院长看看安迪,看看小明,这才主动拉起小明的一只手,递给安迪,“我冤枉你,唉,你也是可怜人,你领走小明吧,看你这么找他,应该不会亏待小明。”

  但小明只跟安迪碰一下手,就死命缩回,又转到秀媛院长身后躲着。秀媛道歉说孩子让她养坏了,怕生。安迪却心领神会:“我理解,当年我在孤儿院时也怕被人领走,相比外面,还是院里最安全。小明……更怕吧。”即使秀媛一心急就只会说本地话,安迪依然坚持说普通话,唯恐一说本地话就乱来。

  “唉,你跟小明一样,都很懂事。小明,背口诀来听听。”小明背乘法口诀时候口齿特伶俐,秀媛趁空就跟安迪说,“你们姐弟长得像,脾气也像,乖,懂事,聪明,连说话也像。唉,到底是姐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安迪听一句,不得不喝一口随身带来的矿泉水。等秀媛说完,看到小明背乘法口诀一字不差,不禁想到自己当年跟着上小学的大孩子无师自通,才四五岁就能背口诀,因此经常被阿姨们推到志愿者前面表演,就像现在的小明。还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对了,她当年也是躲在阿姨后面背口诀,眼光不敢与外人相遇。

  她只能强迫自己喝更多的水。

  奇点正想劝安迪到别处舒一口气,秀媛叹道:“你们谁去打开车门,你们都去外面躲会儿,我替你们把小明弄上车。”

  安迪却盯着躲在秀媛背后惊惶的小明,仿佛看见孤儿院时期的自己,对,就是镜中的自己。她想说什么,可胸口闷得慌,也不接腔,转身大步走出门去,一直穿过院子,走到大门外,才大口大口地呼吸。一会儿奇点出来,她愣愣看着奇点,好一会儿才能正常说话,她讨好地看着奇点,讨好地道:“如果我哪一天也出事,要是能像小明那么安静倒也很好。好在,我们很像,很像,我会安静,不会惹人嫌。”

  奇点不说话,很自然地伸手想提供怀抱给安迪,可没料到,这反而犯了安迪的大忌。安迪几乎是大叫一声地逃开了,飞一样地冲进奇点的车子,紧紧将自己关起来,四门上锁。奇点不知怎么回事,走过去想说明白,可安迪捂住脸不看他,当然也听不到他在说什么。奇点只能看着走出来的严吕明发呆,两人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奇点此时想到昨晚安迪的托付,如果她情绪不稳,由做作出决定。但奇点想到周四晚上更不稳定的安迪,他决定花时间等待安迪自己恢复镇定。

  过会儿,奇点与严吕明终于见到安迪开始喝水。再过会儿,安迪停止喝水。又等好久,安迪才走出车门。可已是一头一脸的汗水。秀媛走出来看见,快嘴快舌问:“怎么了?别难过啊,从小不见,小明不认也是情理之中的啊……”

  奇点忙道:“安迪身体有点不大对劲。”

  安迪道:“我没事了。院长,我弟弟就托付给你,我不领走了,他跟着你很好,我只要他好就放心。以后每月我会寄钱来,请你替他买吃的穿的。”

  秀媛反而愣了,“虽说孩子一来就跟着我吃跟着我住,可你到底是他姐……”

  “我身体不好,是个短命的。”安迪咬牙编了个谎,“小明跟你比跟着我强,今天我来看过就放心了。回头我会设立一个基金,每月按时汇款给院长,即使我不行了依然会执行,一直到小明过世。请你帮忙照料小明了。”她深深鞠了个躬,先钻进车里,拿出三捆共三万块钱,交给秀媛。“这是我预付小明三个月的费用。院长,这是给你私人的,请你拿小明当自家孩子养。院长,请你答应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