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不真实的梦中情人
阿耐2017-09-26 11:084,444

  王柏川又是看着樊胜美笑了很久,才进门去。樊胜美这才紧张地将烟猛吸两下,深深呼出一口气。可是王柏川在里面待太久,她很想了解为什么,可又不愿落了下风,只得耐心等待。好不容易王柏川出来,除了樊胜美的包包和风衣,还有……一只拉链上垂着两条标志性皮须的新包。“胜美,我不知怎么感谢你才好,这只包希望你会喜欢。”

  大名鼎鼎的机车包!樊胜美一看那飘垂的皮须就认出来,而且也一眼就评估出这是她这辈子收到最贵的礼物。“这个……太贵重了,不要。我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王柏川没说什么,手挽两只包,替樊胜美穿上风衣,两人一起下楼。单身公寓楼,下电梯的人不少,两人被挤在一块儿,王柏川伸手细心地给樊胜美撑出一方安全的空间。出电梯的时候,樊胜美说声“谢谢”,王柏川笑道:“这是我梦寐以求的机会。”樊胜美只能垂着眼皮笑而不答,以免碰触王柏川热辣的眼光。

  然后,两人在咖啡厅随便吃了个饭,就去超市购物。一男一女,男的推车,女的从货架上拿货,不时低声商量几句,时而相视一笑。樊胜美感觉完美得不像是真的,今晚所有的一切都像韩剧精心设计出来的桥段。直到排队等付款时,樊胜美想起一件事来。“海市有几个我们高中出来的校友,我们经常走动的有几个。改天你有空,要不要都约出来一起聚聚?”

  “我来这儿发展的事,你跟他们说起过没有?”

  “暂时还没有。我不清楚你什么时候来,又是来做什么,不便信口开河。”

  王柏川沉吟一下,道:“暂时不通知他们。一方面我希望新事业有个开局之

  后再聚会比较好。另一方面,我不想近期有其他人和事分享专属你我的时间。”

  樊胜美一笑,飞了个白眼,不接腔。“出去超市,我打个车回家,你也回新家吧,今天你比较累。我站了一天,也很累……”

  “明天我一早去找你。”

  “不。你来海市是做事业,不要荒废时间。我明天与闺蜜有茶叙。”

  “后天……”

  “才不天天被你捉差呢。我有陶艺课。”

  两人扯着皮,敌进我退,敌退我进,王柏川终于将樊胜美送到欢乐颂门口。这一次,樊胜美用尽九牛二虎之力,才阻止王柏川送她到门口的要求。当然,机车包,她再三推辞之下勉强笑纳了。进去大门,樊胜美走几步一回头,挥挥手,再走。她慢腾腾地走,王柏川耐心地看着她进去,一直到转弯不见。

  樊胜美将机车包抱在怀里,克制不住地笑。如果可以一直这样美好……

  回到2202,邱莹莹当即窜过来,迎住樊胜美:“樊姐,樊姐,请你帮我参谋参谋。明天人才市场的招聘,我看了这几个公司,你帮我看看哪家比较合适。”

  樊胜美此时的一颗心懒洋洋的懒得思考,只微笑道:“小邱,明天早上好吗,我累得要命。”她说着就钻进自己的房间,堵在门口,对后面想跟进来的邱莹莹挑眉微微一笑,“抱歉”,将门关了。邱莹莹吃了闭门羹,好久没反应过来。过会儿,她咬着嘴唇,立刻转身离开,躲进自己房间里流泪。连樊姐都不帮她了。

  樊胜美根本就顾及不到这些了,她打开电脑,输入“王柏川”三个字搜索。她需要对王柏川有更多的了解。可是查了半天,没有查到她认识的王柏川的信息。她不死心,又将王柏川的手机号加入搜索条件。如此这般,多种搜索方式组合,依然没有找到王柏川的有关信息。她只得死心。

  但她很快有了新的焦点,她拿来镜子细细审视自己的脸,事后诸葛亮似的检查脸上有无瑕疵落在王柏川眼里。当了王柏川心中那么多年的梦中情人,她可不愿成为打碎王柏川心中念想的那个赤裸裸的现实。

  可是……樊胜美的眼光落在柔软的机车包上。她放下镜子,拿起包包,手指轻轻缠绕着皮须,心里很不情愿地想到,她可以让王柏川看到真实的自己吗?难道一直这么装下去,装作高不可攀的那个不真实的梦中情人?可若是不装,王柏川会如何看她?

  樊胜美当然已经不相信纯纯的爱情,不相信只要有爱什么都可以。她眼里看到的是年轻有为长相英俊的王柏川。一般,那样的男人被称作钻石王老五,多少嫩得掐得出水的小姑娘会倒追王柏川,而多少王柏川那样的王老五身边是美丽而嫩得掐得出水的小姑娘。老校友,旧梦中情人,这个砝码,真的有效吗?樊胜美再次揽镜细看,不禁长长叹出一声气,别自己骗自己了。很快,笼罩在她身周的用怀旧编织出来的光环将褪去,王柏川会看清真正的她。她届时将如何面对王柏川?

  樊胜美心中打起了退堂鼓。不如,主动退出,留给王柏川一个依旧美丽的背影?起码,依旧美丽!

  关雎尔加完班,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同事们一起浑身疲累地出来,有的有家属接,有人接的同事立刻变得容光焕发;有的自己有车,直接电梯下车库。电梯走到一楼大厅,最后只剩关雎尔一个人。第一次,关雎尔觉得大厅好空旷,她一个人好凄惨,加班好灭绝人性。

  外面一定很冷。她竖起领子,背起双肩包,漠然穿越大厅。但有人喊她,声音她熟悉,其他部门的李朝生。看去,果然是。“你怎么在这儿?也加班?”

  “咦,你没听说我跳槽了?小关,我可是特意来跟你告别,你居然这么不关心我。”

  “恭喜你。最近工作一直很忙,都没心思管别的,对不起。”

  “是的,你是实习期的新人,我理解。我替你背包吧?”被关雎尔摇头拒绝,李朝生并不气馁,“不过即使两三年后升到了我这一阶段,工作也不会轻松太多。这就是我跳槽的原因。我去的新公司是上市公司,以后每个月只要忙一次,不用再天天没日没夜。小关,每次加班出来,你抬头看过天吗?”两人很快走出大厅。

  关雎尔依然摇头,“海市的夜晚从来看不见星星。”

  “我每天加班出来唯一的乐趣就是看天。今天是阴天,你看,一团一团的光在低矮的云层融合,像灰调的调色板。虽然颜色已经黯淡,可依然可以分清那一块是绿色,我们往下找,原来是来自海韵大厦的射灯。这就是阴天的特色。”

  关雎尔举头看天,顺着李朝生的指点看去,果然,阴天的云层犹如覆盖在城市上空的幕布,城市五颜六色的射灯肆无忌惮地在幕布上染画缤纷的灰绿灰红灰蓝灰黄……还真有特色呢。“真有意思,晴天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晴天不一样了,不信你以后出门也抬头看一眼。怎么背着一个大包?本来打算去哪儿玩?我们去哪儿喝杯咖啡吧,明天休息,今天可以晚睡。”

  “本来打算今晚搭便车回家的,可是又加班。唉……”但是正如李朝生所言,天,果然很有看头。关雎尔不急着拦车,忍不住寻找她工作的大厦射出的光在天空的染色。李朝生还真有意思。

  “我有一个主意,为了庆祝我跳出魔窟,我们现在就去火车站,搭夕发朝至的火车去任选的一个地方,疯玩一两天,然后若无其事地回来,我去新公司报到,你回老岗位苦熬。就像……吹一口气,变,明天睁开眼睛,忽然跳进另一个世界,相信我,一定非常好玩。”

  抬头向天的关雎尔听到这儿,将亮晶晶的眼睛看向李朝生,“可是……不好,我带着的钱不多,月底了。还有……没计划,会不会到处乱走,很危险。再说天这么晚……不大好。”

  “所以我辞职了才敢请你一起出去玩,否则同事出游影响你实习期考核。钱我可以先借给你,不会花太多。主要是,你想过没有,毫无计划地投入一个别人活腻了的陌生的地方,毫无计划地随着满大街睡眼惺忪的人流寻找本地人热爱的早餐,毫无计划地拿着地图到处乱走,体会发现的乐趣和惊喜,最后,快离开的那一刻,却了解到还有不少好去处没玩到,于是带着些许遗憾,带着许多留恋,离开,发誓下次再来。完全脱离我们一板一眼的用数字和图标规范出来的工作与生活,说实话,这种除了工作就是睡觉的日子,你不觉得闷吗?”

  “可是……我本来打算明天好好睡一觉的。”

  “不好,玩才是最好的休息。你今天才发现海市的夜空也有特色吧?相信我,一起出去玩,你会发现更多不一样的天地。我很有诚意的,你看,我辞职了才来邀请你。今晚,我在大厅等你下班,等了那么久,小关,答应,说OK,算是奖励我。”

  关雎尔看着李朝生,心里大叫,樊姐安迪帮忙,怎么办才好。可是她心里,却有点儿像发现不一样的夜空,对无目的无计划出游有点儿向往呢。而且,李朝生如此有诚意,又等了她那么久,她好像很不好意思将拒绝说出口呢。

  李朝生又道:“你别有顾虑,我们只是旧同事,也是说得来的朋友。我认准你是公司中难得心地善良的人,因此希望跟你成为好朋友,把好玩的事好玩的东西与你分享。我发誓,绝不把你拖上火车卖了。相信我的发誓吗?”

  关雎尔不禁笑了,李朝生当然不会把她卖了。她当然点头。既然她点头,李朝生就将关雎尔拉进一辆出租车,跟司机说去火车站。关雎尔急道:“我点头不是说OK,是说你不会把我卖了。”

  “既然相信我不会把你卖了,还犹豫什么,当然OK。小关,我们开始冒险之旅!”“我没说……”但这一回,关雎尔的声音有点儿弱,“可是你没带行李。”“看见你之前我还没有出游的计划呢,不知为什么,看见你走出电梯,那么累,我就想带你离开这个压抑的地方,哪怕一天也好,让你透透气。我已经逃出生天,有义务拉兄弟一把。你看,我有银行卡,有IPAD,有手机……我们一路不愁饿肚子。”

  “可是……我很闷的,性格很闷,不会玩花样,不是好旅伴,会拖累你。”“让我算算,你一晚上说多少‘可是’了,1,2,3……”“别算了,别算了,拜托,不可以这样。”李朝生这才一笑而止,打开IPAD调出列车时刻表。两人商量着找一辆半小时后发车的列车,准备乘那一班,明天早上抵达另一座完全陌生的城市。于是,他们一下出租车就狂奔去售票处,买了票再次狂奔到候车室,最终爬上火车时,两人几乎气息奄奄。李朝生笑道:“我们要是做铁道游击队,准没戏。累吗?”

  关雎尔两眼闪亮,“好玩!”

  是的,一种全新的,豁出去后才能体会到的随心随意的境界,身为乖乖女的关雎尔第一次体验,感觉颇为刺激。反而,明天即将抵达的城市究竟如何,不在考虑之列了。着眼当下,享受眼前。

  奇点对着电脑做事,安迪一只耳朵戴着耳机听她的东西,各忙各的,互不干扰。等奇点忙完,就与安迪换了驾驶位。奇点这才留意到安迪戴着耳机,“听什么?”

  “耶鲁大学公开课,Paul Bloom教授的心理学导论。我下载了几所大学公开课的课程,有机会就戴耳机听会儿,并不只听心理学。”“我也听说,不过一直没有时间去下载。”“噢,我也听说你这阵子刚被选上博鳌理事会,很忙。”奇点不禁笑道:“入乡随俗很快嘛,刚回来时候说话还不利索,这么快连博鳌都让你调戏上了。”“我还学了麦兜语录,小新语录……”“小新是谁?”“蜡笔小新,你不会连这也不知道?太落后了。我邻居四个姑娘随时可以教我很多东西,我住那儿真是住对了。不过我会背原版加菲猫语录,她们比不过我。”“为什么背那些?折腾脑袋?”“我不像你,你能把简单词汇收拾得幽默无比,我只能生吞活剥他人牙慧,坚持每天看书两小时。谈判时候来一句‘你难道要割下我的一磅肉’,立刻事半功倍,比任何责问都有效。”“嗯,你简直是奸商中的山楂树。”“山楂树?哈哈,我有吗?”“回头我送你一套鲁迅全集,那才是王道,等你全背下来,刻薄水平立马上一台阶。后座一只黑塑料袋里装的是什么?你拿来的那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