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明显不怀好意
阿耐2017-06-16 15:444,413

  可惜,提着蛋糕上到22楼,一个人都见不到。邱莹莹甚至委屈自己去敲曲筱绡的门,即便是曲筱绡能分享她的快乐也好,可惜甚至连曲筱绡都不在。她只好开着门等待。

  终于,在邱莹莹浑身热度还未散发完之前,电梯门在22楼打开了。即便从电梯门里出来的是跟她八字不合的安迪,邱莹莹依然非常开心,直接从凳子上跳过去,也不看安迪的脸色,只盯着安迪拎的行李包大喊:“安迪,我找到工作了,卖咖啡,以后工作就是卖咖啡。我非常喜欢,真想不到这么快就找到了工作。”心里则是灵活地嘀咕上了,安迪原来出差去了,难怪拎着个行李包,还有一只黑色塑料袋。

  安迪心情不爽,见到不喜欢的邱莹莹缠上来,只得敷衍几句,“McAfee?很好的软件公司啊,恭喜恭喜。”

  “哈哈,不是那个杀毒软件,是卖真咖啡的公司,他们破格录取我了。我买了一个咖啡味蛋糕,你等等,我切一块给你哦,我们一起庆祝。”

  安迪只能站住,等邱莹莹用盘子捧出一块提拉米苏蛋糕来。她一手接了盘子,“谢谢,再恭喜。我以后买咖啡就找你了,你是内线。”

  “啊,你喜欢喝咖啡?平时喝什么?”

  “我有些从美国带回来的绿山咖啡豆子……”

  “不是蓝山咖啡吗?哈哈,你说错了。蓝山,蓝山咖啡,据说最好的都被日本人买走了,这个我书上看到过。你从美国带来的一定正宗,给我看看吧,看看吧。”

  安迪相信此时她的脸色一定是灰败的,可邱莹莹硬是有本事看不到,她现在手里托着邱莹莹送的蛋糕,吃人家的嘴软,只好引邱莹莹去2201室。“你一定是个好推销员,一定的。”这一句,安迪说得极其由衷。进到屋里,她就翻出两包咖啡豆和一只密封罐装的咖啡豆交给邱莹莹看,自己进卧室整理东西。

  邱莹莹一看包装就大笑了,“还真是绿山,美国也有山寨货啊,哈哈。小字是什么意思?”

  “你拿去你那儿慢慢研究吧,什么时候研究完什么时候还给我。对不起,小邱,我累得慌,想睡会儿,不留你玩。”

  邱莹莹巴不得这一句,赶紧抱起两袋一罐往2202走。密密麻麻的全是英文字,她留在2201也是看不懂,回来才好上网查。放狗一搜才知,原来绿山不是山寨蓝山,不过她无所谓。这一回,她查得非常认真,产地,烘焙之类的,看着有意思的还放进收藏夹,她特意在收藏夹里设了一个咖啡文件夹。

  只是,面对着密封罐里散装的香喷喷的豆子,邱莹莹非常想尝试自己煮一次咖啡。她想反正豆子这么多,她拿几颗应该没事。然后,拿什么碾磨?邱莹莹捏着三颗豆子在屋里打转,从卧室找到厨房,又从厨房找到卧室,竟是找不到趁手的工具。无奈,只能扔整豆子进去水里煮。然而正如煮黄豆与豆浆不是一个味,整粒咖啡豆煮出来的咖啡就像咖啡的洗脚水,当然是连速溶咖啡都不如。邱莹莹好生郁闷。

  关雎尔睡醒起来,与李朝生一起在陌生的城市悠游。没有明确的目标,甚至还拐进久违的新华书店翻了一个小时的书,虽然没买,怕累赘。走累了,买一杯咖啡坐在路边聊天。关雎尔痛诉她每天暗无天日的工作生活,李朝生是过来人,他指导关雎尔该如何走准路子,而不是闷头做无用功。一说起那办公室里的黑暗,两人的话题如滔滔江河,一发不可收拾。

  在江边吃糖炒栗子喝奶茶的时候,关雎尔手机进来一个电话,显示是林师兄。“小关,我在父母家里了。我想到你本来要回家的,你家可能给你准备了些带回海市的东西。需不需要我去一趟你家,替你捎回海市?”

  “好……可是会不会很麻烦你?”

  “不会麻烦,我们家这种小城市徒步转一圈也要不了多少时间。你短信发给我地址和电话吧,再跟你爸妈打声招呼,我明天走之前,大概下午三四点钟拐过去拿。让你爸妈不用客气,尽管打大包,车里装得下。”

  “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关雎尔高兴得差点儿跳起来,连忙跟父母打电话告知此事。她父母当然得问一下林师兄是个什么样的人,可靠不可靠。李朝生默默抱臂听着,两只眼睛在夜色中闪烁。

  关雎尔与父母打完电话,就给林师兄发短信。感觉到李朝生伸过脑袋来,她连忙将手机收到身后,“不许看,我写我父母家地址和电话呢,隐私。”“不要太不公平嘛。我跟你好歹这么多天同事,你跟林师兄才几个照面,给他地址却不给我地址,你说得过去吗?”

  关雎尔心里立刻刷刷刷掠过白猥琐男打电话去邱莹莹父母家污蔑的那一幕,前车之鉴,她说什么都不会把手机伸到李朝生眼皮子底下,“不行,不一样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不信任你。Sorry哦。”她硬是将手机背着李朝生,写完短信,发了两遍,然后就动手将储存删除。

  李朝生看在眼里,脸都黑了。“小关,你既然这么不信任我,为什么还跟我一起出来玩?”“这是不一样的,我都已经跟你说了。我很不好意思把爸妈家地址给你看,好了吧?”“为什么?我跟林师兄有什么不同?”“我不知道,我要回宾馆休息去了,你请自便。”关雎尔说完转身就走,去路边拦出租车。李朝生一看不好,连忙追上去道:“好了好了,我不问了。是我不对。我们看电影去好吗?天还早呢,这么早睡辜负良辰美景。或者去K歌?”“为什么我不生气的时候你追着问,我一生气你就不问了呢?你就是欺软怕硬。真没意思。”“没有,你别把我想得这么坏,我真没有。好吧,我承认,我口不择言,我道歉。”关雎尔不理他,拦一辆出租车就跳上去,让司机看到ATM机就停一下。李朝生连忙也跳上车。等到了ATM机,关雎尔跳下车,李朝生也下去,但口头立刻声明,“我给你做保镖,你别担心,不会看你密码。”

  “我才不担心你看我密码呢,你还不至于这么猥琐。可是我家地址这件事不一样,知道吗?”

  李朝生趁着为了不看密码而脸朝着别处,就厚着脸皮道:“我刚才是吃醋了,对不起。可那个林师兄明明就是跟你套近乎,很明显不怀好意,你还给他地址。”

  李朝生一实话实说,关雎尔听着害羞了,“关你什么事,关你什么事,我等下就去火车站等夜班车回海市。”

  李朝生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我说实话还得罪你呢?你不用回海市,你坐夜班火车太辛苦。我不说话就是了。”

  关雎尔偷偷看李朝生一眼,见他果然目不斜视正襟危坐,她想说什么,又不好意思说,只好也沉默。到了宾馆,她看见对面就有一家电影院,可又不愿被李朝生以为她妥协了,只得倔头倔脑粗声粗气地问:“去不去看电影啦?”

  “去!”李朝生转身就去。

  关雎尔穿的是中跟鞋,半天走下来早走累了,哪儿赶得上牛高马大的李朝生,索性不赶了,就在后面走她的小碎步。李朝生走出半天回头不见人,找了一下才看到关雎尔慢腾腾走过来,才想到人家女孩子是累了。他倒走回去,有点儿扭捏地问:“要不要背你啊。”

  “这个……不可以。”

  两人慢慢地走到电影院,李朝生让关雎尔坐着,他满场飞舞地买票,买饮料,买爆米花,捧了一大堆过来,终于,他看到关雎尔在冲他笑。

  “其实你也穿着皮鞋,跟我一样坐办公室的,为什么你这么能走路呢?按说我每天早上也在锻炼的啊。”

  “我经常玩户外,休假都扔在跋山涉水了。如果这回不是跟你一起走,我一个人可能走得更远点儿,也不一定非要开后门弄两张卧铺票,我在火车上站着都能睡着。给,爆米花。你不大出门?”

  关雎尔脸一红,“都是爸爸妈妈安排好的,大多数乘飞机,好像很小时候才坐过火车。这回给你添麻烦了。”

  “不麻烦,只要你喜欢,下次我们再出来玩,跟你一起玩我很开心。以前一起上班时候一直想约你出来玩,可是怕影响你实习考评。时间差不多,进去吧。”

  李朝生一个人捧了所有吃的,关雎尔两手空空跟着走,想吃了就从李朝生怀里抓一把爆米花,很自在。两人都不再提发短信那件事。

  曲筱绡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周末时间做正经事。把她的父母感动坏了。她在办公室的总经理室里面看资料,她父母赶来陪在外面等她。她父母恨不得流水般地送上零食饮料献媚,可一想到女儿好不容易专心,万万不可打断,只好在外面轻手轻脚。直到晚饭时间,曲父曲母才进去总经理室朝觐。

  曲筱绡大模大样地拿手指弹弹资料,道:“我发现兴趣了,我对赚钱太有兴趣了。”

  “好事啊。只要你有兴趣,爸爸提供一切条件。”

  “哼,我说的是自己赚钱,而不是坐享现成。妈,我今天要吃帝王蟹。”

  曲父曲母自然是百依百顺。即使女儿顽劣时候,在他们眼里,女儿依然是公主,何况女儿现如今做起了正经事。吃完帝王蟹,两人将女儿送回小区。曲筱绡硬是忍着,没将脚伤的事说出来,要不然准被父母绑架回大别墅里养伤。

  很巧,曲筱绡才跳下父母的车,就见到王柏川的车停到她身边。从外面看进去,车里坐着三个人,两个男的,一个是樊胜美。王柏川跳下车给樊胜美开门,曲筱绡旁边好奇地跟着,看到走出来的是喝醉的樊胜美。喝醉的樊胜美心头紧绷着阶级斗争一根弦,说什么都不让王柏川送进家门去,尖锐地笑着,道:“你送郎总回去,不要怠慢客人。郎总喝得比我更多。”

  “你走得稳吗?我跟郎总说一声,先送你进去。”

  “我会送樊姐。”曲筱绡一头钻进两人的圈子,将一张名片偷偷塞给王柏川,“还认识我吗?早上跟樊姐一起出来吃早饭的邻居。不会耽误送樊姐。”然后跟她爸妈打个招呼,拉着樊胜美一起进小区。王柏川赶上来,将两只购物袋塞到曲筱绡手里,让帮樊胜美带上。

  曲筱绡咬牙切齿,她可不是力夫。可她想看好戏,就拿了购物袋娇媚地跟王柏川说再见,与樊胜美一起进去。樊胜美防不胜防,终于还是被曲筱绡钻了空子。

  走到拐弯了,曲筱绡才借着路灯光仔细看购物袋,“哇,爱马仕的围巾,租车男下手还挺大方。”樊胜美大着舌头得意道:“我帮他摆平郎总,他总得放点儿血。当着郎总的面,他好意思买杂牌的吗?”曲筱绡放声大笑,“樊姐,哈哈,我就爱你的不正经。对付那种男人,不要客气,咔嚓。”

  两人心照不宣地嘻嘻哈哈地回到22楼。22楼只有一个喝泡咖啡豆喝得有点儿兴奋的邱莹莹,曲筱绡扔下樊胜美就走了,樊胜美也不管邱莹莹兴奋地跟她说着什么,草草洗一把脸就睡。

  邱莹莹一腔热血没地儿洒,只好郁闷地一个人对付一个提拉米苏。

  在22楼,周一的清晨永远是最痛苦的清晨。可是,总有例外。比如樊胜美,她用一个周日的时间消化周六的宿醉,因此周一清晨可以靓丽起身。尤其,有簇新爱马仕围巾映衬,她的眼睛里看不见困意。

  周一,是邱莹莹走上新工作岗位的第一天。今天,她将不迟到摆在首位,几乎与樊胜美一同起床,一同出发。当然,她的新工作虽然有工作服,她还是请求樊胜美帮她搭配了第一天的着装。看着樊胜美的新围巾在她眼前流光溢彩,她好生羡慕,忍不住伸手轻轻碰触那不像是真丝的东西。“樊姐,你很快就会搬走吧。”

  “为什么?怎么问出这个问题来了?”“因为你同学好有钱,而且舍得为你花钱,他一定很爱你,恨不得早日买房子跟你结婚呢。”樊胜美哑口无言,但随即笑道:“谁舍得那么早结婚呢,对女孩子而言,谈恋爱是最金贵的时期,一定要想办法把这段时间延长,好好享受。”邱莹莹叹服,将樊胜美的这句话牢牢记在心里。等关雎尔挣扎着玩累了的身躯起床的时候,两位室友都已出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