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正好是绝配
阿耐2017-06-16 15:444,371

  院长看看安迪,看看小明,再看看眼前的三捆钱,终于将钱推回去。“小明我会养着,你没来我就养着他,从没亏待他。这钱太多了,你留下千儿八百的给小明买衣服零嘴就行了。”

  “你拿着,以后小明就靠你了。这点钱都不够你花在小明身上的心血。”

  秀媛院长终于接受后,安迪再远远地站着看了会儿弟弟,就走了。严吕明上了自己的车,安迪还是坐在奇点身边,两辆车分别上路。

  奇点心里也很烦,可他会没话找话,“你把你弟弟留在敬老院是对的,看得出小明与秀媛感情很好。跟你走无非是送到疗养院,就未必有人贴心照料你弟弟,最关键是你弟弟未必适应。”

  安迪愣愣地回答一句:“主要是我跟他有血缘没感情。”

  “对。你留下三万,而不是把全部五十万都交给秀媛,我也认为很对。一个月一个月地给,而且给得也蛮大方,反而对你弟弟更好。反而如果你弟弟今天跟你走了,你倒是可以大方全部给出五十万。人都是欲壑难填的,不考验人的欲望是正确的做事方法。所以你很理智。”

  “需要辩护的理智是脆弱的。事实是我又发作一次。”

  “不是发作,好吗?永远不许这么说。你只是再一次成功把你自己吓死,如此而已。发作有这么快恢复吗,能自我修复吗?你不是脑筋很好知识很渊博吗,你理性考虑清楚,这是不是发作。”

  “即使不是发作,我在你面前也已颜面无存。唉……”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唉。”

  此后奇点怎么说话,安迪都不接腔了,装作很累,假寐。她心里打定主意,从此远离奇点。

  她更难承受的是在奇点面前发作。

  车子在沉闷中前行。奇点没再找话题,他也需要安静。正好有一辆车总是在后面大白天的拿大灯晃他,时不时硬挤上来超车,奇点火气一大,黑着脸将油门一踩到底。安迪睁眼看一眼速度,未超速50%,但已经将许多车落在身后。回头看后面一辆车,一眼认出是神车宝马M3,再扭头看奇点,神色严肃得可怕。她索性继续眼睛一闭,忐忑地装睡。

  飙了会儿,奇点便不再搭理后面车子的挑衅,拐进服务区。安迪睁开眼睛,见奇点像沙皮狗似的趴在方向盘上,脸却扭过身来默默看着她。她只得说了一句,“不饿哦。”奇点没搭腔,只是拿嘴朝一个方向努努,安迪顺着方向一看,是洗手间,不禁脸一红,赶紧跳出去。确实,她在敬老院喝了那么多水。奇点这人真可怕,既然如此细致,那么刚才她发作的一幕他会看到更多内容。安迪觉得自己在奇点面前犹如透明,那感觉犹如被脱光,她毫无自信。

  等她出来,见奇点站在必经之路上吸烟,看着她走近,目光暖暖的,柔柔的,像头顶深秋的太阳,让安迪坚硬不起来。“有人请客,据说这个服务区有上好的大闸蟹。我也饿了,你呢?”

  “我不饿,只是累得想睡觉,我去车上等你。”

  “是刚才追我飙车的M3,一聊起来原来是好朋友的朋友。他带着个漂亮的女朋友,我不能没有,拜托啊。”

  “你又不是老谭,还跟人比这个?刚才还飙车!”

  “我本来就是个莽汉嘛,而且还是个低级趣味的莽汉。一起去吧,你不说话干坐着也没关系,中饭还是要吃的。”

  奇点帮她做了那么多,安迪不好拒绝,灰溜溜地跟奇点一起去餐厅。她想托词晕车不舒服,可刚坐下就有热气腾腾的大闸蟹上桌。唉,她无比不要脸地投降。奇点在笑,虽然没冲着她笑,但安迪感觉奇点在笑她。安迪终于想到,所谓别人请客可能是奇点有意促成,目的是让她吃饭。在城府如此深的人面前做人真是崩溃。

  樊胜美吃完早餐就变得意兴阑珊,倒提着百合回屋后就开始洗衣服。曲筱绡悔不该将车子不属于王柏川的消息告诉樊胜美,这下她没人一起玩了。但她不会死心,好说歹说,想将樊胜美拖出街,“樊姐,咱好歹都是江湖上的好汉,即便失恋,也不用这么唉声叹气。男人还不是一茬一茬的,你看路上都是男人。”

  “再次声明,不是失恋,他追我,我还没答应呢。正好你帮我查清他的底细,省得我继续费劲。”

  “刚才我光顾着看车牌了,都没看清人。如果那男人性感风趣,管他车子是不是他的,继续玩下去嘛。他借车跟你玩,总好过一起挤公交车玩,是吧?我跟你讲,别看见一个稍有好感的男人就憋着劲想能不能跟他天长地久,能不能结婚养家,这么想做人就没活路啦。人要活得潇洒点儿,喜欢,先想办法把他捆上床,其他再说。后年就2012年了,谁知道呢。”

  “你年轻,你当然可以这么想,我玩不起啦。”

  “得了吧,这是性格,比我更年轻的关雎尔就玩不起。”曲筱绡眼珠子一转,诡笑着放出一丝诱饵,“你职位不低,工资不少,长相很赞,眼光不俗,你潇洒有资本,我看好你哦。”一边说,曲筱绡拿眼睛偷偷观察樊胜美,只见樊胜美的脸忽然僵住了,曲筱绡读秒到十五,樊胜美才轻咳一声恢复正常。

  “年龄,年龄是一切资本的资本,尤其在这一片土地上。”正巧手机响,樊胜美连忙逃避似的拿起手机接听。那边是王柏川,樊胜美一看见显示就换上千娇百媚的声音。得知王柏川的车子是租来的,樊胜美反而底气十足,在王柏川面前言笑自如,感觉上主动在握。

  “胜美,我刚接上郎总,郎总听说我在海市的迅速立足与你大有关系,提出一定要见见你呢。你在哪里?我去接你,我们一起吃中饭。”

  “这怎么好意思,我只帮你租了两间屋子而已,你就说我谢谢郎总啦。”

  “好吧,我在郎总面前承认吧,其实是我想见你,哈哈,胜美,郎总要跟你说……”

  “哎呀,不要啦,好吧好吧,你快到时候给我电话,我在小区门口等你啦。好不容易一个周末的,家里一团糟的等着我收拾呢,你净给我添乱。”

  曲筱绡郁闷地听着,显然樊胜美不被她的劝诱打动,那个租车男却一个电话就把樊胜美叫出去了。等樊胜美打完电话,曲筱绡就道:“你不是说不在那男的身上费劲了吗?”

  樊胜美这下子精神抖擞地道:“当然不再费劲。但小曲你有所不知,女人最怕空窗,一个月空窗下来,就跟空房子长久不住人,整幢房子能透出一股衰败的气。所以呢,女人切记,一定要骑马找马。有死马骑也好过空窗。要不然,男人凑过来你连媚眼都不懂得怎么抛。”

  曲筱绡翻个白眼,当她是邱莹莹吗?但她顺杆子道:“哇,看不出樊姐是个欲女啊,佩服,佩服,算我前面都是胡说。我再怎么样也不是玩真刀真枪的樊姐的对手。”

  樊胜美故作大方地挑眉一笑,“我换衣服”,就将曲筱绡关在卧室门外,不与争辩。曲筱绡却在门外想那空窗理论,忽然发现,她自初中后就从未空窗超过一个月,咦,要不要空窗一个月试试效果?

  于是,等樊胜美花枝招展地离开,曲筱绡回自家屋里睡觉,当作修身养性。可是一觉醒来就把持不住了,一个人着实闷得慌。她下去吃饭喂猫,给朋友们打电话扯皮,也给安迪去一条短信,告知樊胜美的男朋友乃是空心大老倌,开的车子原来是租的,樊胜美不仅白欢喜一场,至今还执迷不悟。闹腾了一阵子,曲筱绡忽然良心发现,叫一辆车去她的新公司,做事去了。

  安迪本来在奇点面前入定,见此短信本来不想当回事,谭宗明去美国常抢她车子,她为此也常租车开,租车有什么了不起。可又一想,若不是大事,曲筱绡不会特意发短信知会她。曲筱绡那家伙别看做事似乎乱七八糟,其实心里有准头得很,很懂得什么可以说,什么不可以说,十足一个小妖精。她只得开口打破沉默请教奇点,“在国内,一个三十岁的男人,出手很排场,却开一辆租来的宝马三系车,这租车有什么讲究吗?”

  “谁?追你的人?飞了。”

  “是我邻居的男同学,跟我邻居正来电。我邻居也很好玩,明明是租房住,却在同学面前装作有产业的。可我邻居其实是挺不错的女孩,热心大方,跟我也很好。”

  “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我刚创业时候为了在客户面前摆排场,曾经借用朋友的办公室,租车也是常有的事。你让你邻居当心一点就是了。”

  “但你前面显然不认可租车,还说飞了。”

  “你不一样,你不在意那些噱头,若有人不理解你,租车摆排场追你,说明那人不了解你,那种人不飞了难道还留着当宝贝?”

  “为什么说我不在意那些噱头?”

  “凭感觉,但我不会看错人。既然你邻居装有房,那么她同学装有车,两人正好是绝配。你不用替他们担心。是不是你上回提出让我帮做媒的那个邻居?”

  安迪一听,这么一说樊胜美似乎也挺不堪。“对了,我的车子甚至不是自己掏钱租,还是问老谭抢来的。有些事被旁人三言两语一总结,似乎是个笑话,其实事情可能曲折晦涩,当事人甘苦自知。我少管闲事。”

  “你不一样,你除非不说,说的都是真话。外人再看,也看不成笑话。”

  “我才是个最大的笑话,三言两语说出来是这样:我妈是有名的花痴,我看着她发花痴长大,我弟弟就是那种结晶,因此我这辈子心理残疾。可是身上分泌荷尔蒙,脑袋分泌多巴胺,人活着活生生就是一个笑话,外人看到的就是一个精神分裂的傻瓜。”压抑了一路,吃中饭后安迪更郁闷,这会儿听奇点对她十足了解的样子,索性横下一条心借题发挥什么都说出来,什么形象不形象的,索性剥光了,反而坦白。她受不了奇点的注视了。“你以为我恐惧什么,担心什么,都不是,就是残疾,心理残疾。”

  奇点不语,但这一回他铁青了一张脸。安迪忐忑地坐一边,坚持不作解释。两人沉闷一路,一直到奇点把安迪送到小区门口。“你故意的。”这是奇点最后扔给安迪的话。

  邱莹莹成功应聘,虽然脸上挂着热辣辣的疼,可她心中一洗这几天的愁闷。她轻快而游刃有余地穿插在如潮的求职人流中,等中午的太阳照射到她的脸上,邱莹莹快乐得想歌唱。即使有人往她的脸上行注目礼,她也可以欢乐地选择无视。不就是跟瘟孙碰撞了一下吗。

  但她还是想方设法遮住了她被一个耳光打红了的脸,她将手机搁在这一边脸上,给爸爸打电话报喜。爸爸正加班,背景是轰鸣的机器声,她这边的背景则是车来车往,父女俩通话靠吼,吼叫声中,邱父听清楚了喜报。但邱父显然还有一个更关心的话题,“工资多少?”

  “基本工资跟原来差不多,但这家有提成,而且还有工作服,省好多开销呢。”

  “好,好,你好好做,爸就说你该留在大城市嘛。我上班,不打了。”

  “爸爸,你可以不加班了……”但邱莹莹的话还没讲完,手机里已经传来挂断的提示音。“怎么这样,怎么又这样。”邱莹莹对着无人接听的手机叫了几声,却也无可奈何,爸爸替她省电话钱呢。但邱莹莹由此也发现了遮丑的好办法,她干脆一路就装作在听手机,将那侧被打红的脸用手机遮住。于是,本来想群发短信给22楼全体邻居告诉好消息的,现在改为口头当面通知,以免从侧脸移开手机。

  至于关雎尔式的淑女步,她早抛到脑后去了,照旧是急了小跑几步,遇到坎儿跳几步,再加上高兴,那就再多跳几步。她几乎是蹦蹦跳跳地回家的。出地铁时候看见一家经常垂涎的西饼店,门口写着奶茶一元特惠,好多人排队等候进门,邱莹莹也蹦跳了过去。等她从西饼店出来,左手一杯一元奶茶,右手则是一个可以跟她爸打上千次电话的八寸提拉米苏蛋糕,就因为这个蛋糕是今天店里唯一的咖啡味,她一见倾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