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温和派疯子
阿耐2017-09-26 11:084,498

  “安迪,安迪,我是真的有两个同父异母兄弟,而且在爸爸面前竞争异常激烈,这种桌面下的较量,外人很看不出来。你别看我一向嘻嘻哈哈,我是真的很有压力的。嗳,我们在昏天黑地的车库里待这么久不走出车门,会不会有人躲在暗处等看精彩车震啊。”

  安迪看住曲筱绡大笑,“为什么你追求赵医生,我看着一点儿不猥琐,而看别人男女扎堆就像奸夫淫妇呢?”

  “我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什么担得起,什么担不起,拿得起,放得下。安迪,不瞒你说,你有意中人的话,拿来让我过眼,合不合格,我一眼给你下定论。你有吗?”

  安迪只是一笑,就开门下车,来扶曲筱绡下车。曲筱绡郁闷地道:“你为什么不顺着我的话题往下说啊啊啊啊。”

  “我自己有判断,为什么交给你,又不是小邱。晚上吃什么?我扶你上去后就去买吃的。”

  “我有好几个外卖电话,等会儿抄给你。”

  “不用,我喜欢自己过去看着点菜。”

  “啊……为什么不让我插手你的事?太没成就感啦啊啊啊啊。”

  安迪只是笑,既不认可,也不否认。因为说出来就显得太骄狂了:整个22楼谁插手得了她的事?而她放弃面包,宁可花时间下楼出小区打包麻烦费时的中餐也事出有因。她安置好曲筱绡,走出欢乐颂小区仔细一看,并不见奇点的车子。她站在人行道上搜索记忆,确认刚才看见奇点车子的地方,现在停着一辆吉利,那辆吉利有一张山寨奔驰的脸。难道刚才眼花,将吉利认作奔驰?可是,她的记忆中,明明还看见奇点坐在车里,而不是眼前这一辆空吉利。她伸手在车盖上一摸,冰凉,显然,这辆车已经在这个位置停了很久。

  那么,看见奇点和奇点的车,难道是她的幻觉?

  幻觉!也是男人,仅仅是一个男人,竟然如此轻易穿透她修筑三十年的理智藩篱,让她的脑袋无法克制地制造出幻觉。冷汗瞬间密布在安迪的额头,她吓坏了。会不会是三十一年前黛山县一幕的重演?

  奇点被安迪挂断电话,从机场一路患得患失回到家里,可临下车时,又不禁懊恼刚才的那个电话给挂得不明不白,他也觉得自己不明不白,做事不像男人。于是索性一个转弯,又出门上路,直奔欢乐颂。路上打电话,没人接,他感觉安迪是故意不接。他打算到小区门口找个地方停车再发短信,可转来转去找车位的时候,见夜色中一个熟悉的身影矗在一辆吉利车前。奇点忽然有点惊喜,难道是两人心有灵犀?对,即使安迪只是出门打酱油,巧遇,也是灵犀。他降下车窗,隔着吉利车大喊一声:“安迪,这儿,上车。”

  可是奇点分明见到安迪抬眼惊恐地看他一眼,一只手慌乱地捂住眼睛,一只手慌乱地掩住耳朵,扭过身去就往回走,一不小心绊倒在地。奇点莫名所以,赶紧停车冲出去扶起安迪。映入奇点眼睛的是一脸紧张一脸冷汗的安迪,与平常所见的安迪完全不同。“安迪,怎么回事,我送你去医院,病了?”

  安迪却是死死盯着奇点,难道又是幻觉?如此逼真的幻觉?依稀的记忆中,她妈妈经常与幻觉中的新郎拜天地,难道她也一样了?她不敢说话,不敢行动,唯恐黛山县一条街上那个著名的花癫重现江湖。悲哀的是,她还什么都没处理,弟弟还没安顿,她的遗嘱还没立下,她难道自此开始疯癫了吗?她惊恐得想尖叫,可是她依然不敢,只眼睁睁看着那个可能是奇点的人将她扶进车里。是的,不可能是奇点,奇点被她挂了电话,不可能出现在这里,那是个傲气的人。越是太巧的事,就越是小概率事件,就越是幻觉。那么她这是在做什么?她看着车内熟悉的环境,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幻觉,不,她不敢处理幻觉。她唯有闭上眼睛,束手就擒,等待理智恢复。

  奇点堵住了车道,保安出来干涉,他连忙将车子开走。可是看看安迪的情状,他心中有很不好的预感。“安迪,怎么回事?说话,使劲说一句话,一句就够。”

  安迪只是闭着眼睛不说话,不敢说。她拿出自己的手机,打给谭宗明。“老谭,我可能发作了。我和我弟弟都交给你,拜托。赶紧取笔,记下我所有银行密码和保险箱密码。”

  奇点无法再安稳开车,赶紧找个地方停下,对报密码如数家珍的安迪道:“你不可能发作,要不然怎么背得出密码,还做事有条不紊。”

  谭宗明听到手机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就让安迪将手机转给那另一个人。

  “我是谭宗明,安迪的老板和老友。请问您是哪位。”

  “您好,我是安迪的朋友,魏渭。安迪不对劲,刚才在小区门口撞见她一个人站人行道上发呆,我喊了她一声,她就像……立刻变得很紧张。请问我该怎么处理?我正准备把她送往医院。”

  “先别去医院。您在哪儿,我立刻过去。请您务必稳住安迪。”

  奇点答应,一边说地址,一边看住安迪。他发现安迪只是惊恐地避免看他,也不知为什么。“安迪,谭先生很快过来,他就在附近。不堵的话,估计二十分钟。”安迪不出声,依然在脑袋里紧张地拼图,试图弄明白眼前发生的一切。只是太好的脑筋,反而越来越误入歧途。奇点只得温和地道:“我冒昧地问一句,发生什么了?可以告诉我吗?”

  安迪依然不说话,她想,她即使疯了,只要有一丝理智存在,她也得克制自己做一个不说话不行动的温和派疯子,而决不能簪花满头,当路与男人勾三搭四。面对奇点充满魔幻的声音,她唯有闭目塞听,如老僧入定。

  车厢里一片死寂,直到谭宗明匆匆赶来。奇点才刚确认,安迪就急急冲出车门。奇点连忙跟出去,见安迪满脸是泪,惊恐地紧抱住自己,在那儿对着谭宗明急急叙述。“我回家路上接到朋友电话,不小心摁断了,结果回家看到他的车停在小区门口,他也在车里。我把邻居安顿好就出来找他,看到那儿停的根本不是他的车,而是一辆吉利,车冷的,停了好久。可见回家见他是幻觉。可就是那么巧,耳边立刻又出现幻听和幻觉,他又来,而且这回发展到出声了。老谭,我估计我麻烦大了,趁现在还有点理智,你找律师,我把遗嘱写下来。最大要求,把我安顿到医生和护理都是女人的环境里。”

  谭宗明认真听着,眼睛却看着其貌不扬的奇点。安迪话里的“他”,就是这个男人?而奇点则是错愕地听着这一切,看着谭宗明的反应。两个男人严肃对视。等安迪说完,谭宗明就问奇点:“她说的朋友,是您?”

  “对。可是她说的第一次,我还在路上。第二次才真的是我。我在她小区门口见到,以为她病了,急忙送医,路上她打电话给您托付……一些事情。一路上就像现在,她一直避免看我。我跟她说话,她不理。”

  谭宗明盯着奇点沉吟片刻,道:“我明白了。谢谢您的一路关照。我把安迪接走了,非常感谢。”

  奇点摇头:“安迪跟我提起过她的母亲,和她明天准备去接来的弟弟。我了解。此刻我不能一走了之,谭先生,她可能杯弓蛇影了,请您当面向她指出,我出现不是她的幻觉,而是真人,是巧合。她没有出问题。如果我走开,更不容易解释清楚。”说话时候,奇点见安迪忽然睁开眼,瞪着双眼看他,他索性直接跟安迪说:“对,你给自己的压力太大,连我这几天都已经感受到你传递过来的压力。但这回纯属乌龙,你疑心生暗鬼,自己吓自己。”

  有牢靠的谭宗明在,而且有谭宗明点头确认,安迪这才相信了。可一想到自己刚才的行径,她无地自容,急急跳入谭宗明的车子,“老谭,老谭,快送我回家,我要死了。”

  “等等。我跟魏先生说几句啊。”谭宗明摆手请奇点走远一点儿,才道:“安迪很脆弱,而您对她的影响太大,十年来前所未有。这种影响很容易走向很不良的一面。我恳请您离开她。为她好,也为您自身着想。”

  安迪却羞愧得无以复加,见两个人还在那儿窃窃私语,她留下一句话,就爬到驾驶位轰开油门溜了。“老谭,明天还你车子。”

  两个男人愕然看红色尾灯飞快远去。

  “回家”这两个字,关雎尔都念叨快一星期了。樊胜美始终怀疑关雎尔醉翁之意不在酒,关雎尔又不是没出过远门,早年读大学也在外寄宿,这么多年下来,怎么可以一说到回家有如此兴奋的,樊胜美估计关雎尔自己都不清楚,兴奋的原因是那位同门大师兄。

  终于到了回家的日子。林师兄在周三提议将回家日期改在周五下班后,于是周五的早上,关雎尔早早起来,回家的包早已整理出来了,她委决不下的是今天穿去上班同时也得穿着乘林师兄车子回家的衣服。

  樊胜美早起也是洗漱化妆好多事,其间多次被关雎尔一脸紧张严肃地插队使用洗脸台上面的镜子,她为了保障自己的使用时间,只得出声指点。“领子那儿加一条丝巾,颜色鲜亮点儿的。”

  关雎尔答应,连忙去找出一条人家送她妈妈的丝巾,质量很好,虽然不是爱马仕之流,却也差可仿佛。她将围巾戴上,却犹豫了,“会不会喧宾夺主?”

  樊胜美忍住笑,“唉,谁让你少壮不努力,老大徒A杯啊,就是让你用鲜亮围巾喧宾夺这个主的。”

  “啊,樊姐,讨厌啦。”关雎尔顿足将围巾扯下,逃回自己卧室。可想来想去,又将围巾照原样放入纸盒,将纸盒塞入背回家的双肩包里。

  樊胜美一径地笑,站在自己的卧室里,对着独家专用的穿衣镜扭来扭去,欣赏傲人身材。见邱莹莹揉着眼睛经过,就道:“小邱,小关今天回家,周日晚上回。我晚上有应酬,晚点儿回。”

  “奇怪,越是工作忙碌的人越是约会多,越是没工作的人连约会都没有。老天眼睛瞎了。”

  关雎尔道:“我回家,不是约会。”

  邱莹莹在洗手间里大声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年头什么师兄师妹都是幌子,目的只有一个。”

  樊胜美不语,套上风衣挽上包,打开MP3塞入耳朵,赶紧出门。关雎尔见此也不辩论,回自己卧室,闭门不出,等安迪一起出门。邱莹莹没听到有人接腔,打开洗手间门,探出头来瞧瞧,看不到一个人,不禁叹一声气。找工作不易,现在连找人说话也不易了。

  关雎尔默默地听着邱莹莹在外面摔摔打打,嘀嘀咕咕抱怨,而绝不开口。一直等到与安迪约定的时间一到,她立刻拎起大包小包出门。此时邱莹莹正在卧室,她就索性招呼也不打,再见也不说,免得惹来邱莹莹更多不满。然而,关雎尔这等举动看在邱莹莹眼里,自然变成了关雎尔与她生分。关雎尔为什么要与她生分呢?原因显而易见。听着外面楼道关雎尔与安迪等电梯时候的寒暄,邱莹莹一脸哀怨,都看不起她,都站位到强者身边。

  安迪看见关雎尔拎着行李,奇道:“不是说明天早上走?”

  “林师兄说,周五晚上既然有空,不如周五走,可以在家多住一夜。”

  “嗯。说句扫兴的。我以前在美国读书,寄宿在一个美国家庭。主妇曾经给我一个忠告,夜晚尽量不要一个人搭不太认识的异性的车子出城,发生意外的概率相当高。”

  “我们有同行的校友呢。”

  安迪笑笑:“总之你见机行事吧。”

  关雎尔并不傻,她也在怀疑晚上弄不好车上只有两个人。等上车,看看安迪的位置,想到城外漆黑的夜晚如果与林师兄孤男寡女坐在这么个小小环境里,何等尴尬,而且……还真是可怕。“我是不是该上车后看见只有两个人,就要求下车呢?……可这样不好,一般情况下林师兄是个好人,不会有坏心眼,他只是单纯地帮我,而我如果中途看见两个人就下车,就是摆明了指控他不是好人……嗯,这样不行……可如果不是这样,又怎能弄清楚车上究竟坐几个人呢……而且已经跟爸妈打好电话通知我今晚回家……要不,不回家了吧……现在就打电话给林师兄,索性告诉他我不回家了……不,现在不行,还是中午,就说我必须加班,晚上走不开了……嗯,还是这样保险,也不会伤及无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