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人们都只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
阿耐2016-04-22 13:154,263

  “没办法,人们都只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网络上还有你的照片上传。我建议你这几天别到公众场合单独行走,也别上网,网上有些言论很闹心。”

  “不上网做得到,不去公众场合做不到,今晚就有活动要参加。会出现什么情况?”

  “难说,有人网上说了,网下动作。我让王柏川腾出这几天晚上的应酬,让他做你保镖。”

  “这个不用,非常感谢。我让老谭给我派保镖。”

  上班时间,樊胜美不便多说,安慰几句就结束通话。她也想不出有什么办法灭火。老话说见血三分亏,何况已经死人。那么造成别人死亡的人,当然是恶贯满盈。

  关雎尔专心上班,直到进入饭店,看见安迪身边有强壮男子陪伴,并听安迪解释原因之后,才知道这顿饭来之不易。而吃饭过程中,大家都留意到有一个陌生人对安迪举起手机拍照。安迪只是看那人一眼,阻止保镖行动。安迪本来想跟关雎尔谈心,为关雎尔宽解,可眼下众目睽睽,她还怎么说话,只能随便聊几句,吃完饭,跟老谭打个招呼,索性不去酒会了,直接回家关门大吉。

  樊胜美回到家里,便拉着正吃晚饭的邱莹莹一起来到2201。她俩见到沙发面前茶几上放着打开的电脑,便知安迪正工作。邱莹莹大大咧咧地坐下就问:“安迪,要不要给魏兄打个电话。”

  樊胜美想阻止都来不及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安迪叹气,“不打。不给机会。”

  才说完,安迪手机响。安迪反射性地往沙发里钻,“别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邱莹莹帮安迪一看,笑道:“曲曲的赵医生。”

  安迪才松一口气,拿起电话,赵医生在那头就道:“看到网络上的传闻了。好吗?”

  “没敢上网看。其他不受影响。你也请别传达那些传言。”

  赵医生一笑,“拥有丰富经验的黑心医生建议你,龟缩几天,做几天孙子,事情很快过去。”

  安迪有点哭笑不得,“你应该指责我丧尽天良。”

  “作为一个见多生老病死甚至横死的冷静人,只要反证一下就知道网络传言不可能。你那儿不是集中营,你们那儿工作的人也不是无知小儿,做不下去可以辞职,你哪有本事迫害到家。放松点儿,如果需要,我给你介绍心理医生。我也看过几本心理学的书,现在便可咨询。”

  “这事就像高速公路上以正常速度撞到违规横穿高速路的行人,虽然明知自己无过错,可心里不好受。”

  “你是个理智的人,这种事只能靠你自己不断催眠自己,与你无关,与你无关。”

  樊胜美听到这儿,想到安迪这几天本来就因为与魏兄分手情绪低落,听邱莹莹讲,还独自酗酒。如今真不知该是雪上加霜,还是分散对魏兄的注意力。樊胜美怀疑,理智的人反而不容易混淆感受,结果应是雪上加霜。樊胜美不知道的是,不久前还有安迪外公何云礼的死亡。

  邱莹莹这才忽然想起,她答应保管安迪的那些酒。等安迪打完电话,她就动手搬酒。反而樊胜美道:“今天破例,喝几口吧,喝了早点睡觉。”

  邱莹莹又觉得樊胜美说得对,“那我去拿鱼片干牛肉干来,我今天收到好多,应勤送的。”

  安迪看看酒瓶,做了个艰难的决定,“不喝。我会克制。”

  樊胜美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克制不是好东西。可也无法多劝,看邱莹莹抱一箱酒出去,拿两袋零食回来。她便问邱莹莹究竟与应勤是怎么回事。这一问,邱莹莹就激动开了,跟两位邻居详细说应勤这个人。虽然她与应勤也就通了几个电话,见面没几分钟,可邱莹莹一张嘴,滔滔不绝。

  安迪一边看同事发来的电邮,一边听邱莹莹吹牛。只觉得头痛欲裂,疲倦异常。终于,第一次,她没看完电邮就将笔记本电脑关了,跟樊胜美说累了想睡觉。樊胜美毫不犹豫地道:“我打地铺陪你。你放心,不会靠近你。”

  “真的需要。我有点怕……”

  邱莹莹和樊胜美都以为安迪怕鬼,却不知安迪怕自己情绪波动之下,做出精神失常的事情来。安迪没敢说明,只将老谭的电话号码交给樊胜美,洗了把脸,自己先在卧室打了地铺,让樊胜美和邱莹莹睡床上。

  等关雎尔收到消息洗漱后也来到2201作陪,见安迪已经趴在枕头上睡着。三个人挤在安迪宽大的大床上,邱莹莹悄悄问关雎尔:“你知道鬼怕什么吗?”

  樊胜美轻斥:“晚上别瞎说。”

  关雎尔虽然外强中干地说“没有鬼”,可心里寒颤颤的,不由自主地往中间樊胜美的方向挤。邱莹莹也挤到樊胜美身边,三个女孩子挤在一起嘴巴说着不怕不怕,却怎么都睡不着。反而当事人安迪睡得安安稳稳。

  宴请时候,曲筱绡接到朋友对包奕凡的调查报告,可正经事在身,曲筱绡急得抓耳挠腮,为无法立即阅读那些有趣的八卦而坐立不安。等吃完饭,宾主皆欢,送走招标主事人,包奕凡打算送曲筱绡回宾馆,曲筱绡却尖叫一声,飞一样地跑进厕所。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新鲜资讯必须活杀现做,才有滋味。她猫在洗手间里紧急看完朋友传来的八卦,才心满意足地走出去与包奕凡会合。

  包奕凡大剌剌地道:“表现还行,没给我丢脸。”“那当然,绝对不会比你刚出道时候差。”“你肯定是西太博士,我只得一个MBA,硕士,你比我强,强得多。”“哈哈,猜对了,可我只买了个西太学士,要求不高。包大哥去普吉的机票买了吗?”“买了。”“我忽然想到,万一你人品挺坏,我会不会害了安迪呢?我有几个严重问题要问你,比如那个美院校花……”“不要以为可以过河拆桥,你在我这儿还有售后服务。”“有还是没有嘛,一个字的事儿,要这都不肯回答,我只好去安迪那儿自首了。我才不会害她。我因为看你俩合适才撮合你们,要当中有个美院校花夹着,我知情不报,那我不成出卖安迪了?”“我有那么多钱放在安迪手里,你说我敢不敢对安迪怎么样。”曲筱绡其实也知道这一层利害,只是朋友传来的八卦太强大,她只有明知故问,可惜包奕凡并不让她如愿。曲筱绡在包奕凡的车子里更坐立不安。此时曲筱绡的狐朋狗党又发来一条短信,告知安迪成了逼人跳楼的罪魁祸首。曲筱绡赶紧去电问是怎么回事,朋友将晚报内容添油加醋说了一通,曲筱绡当即联想到昨晚正是她发着花痴与漏夜工作的安迪在一起,她们曾讨论到令人头痛的老实头问题。就这么逼死了一个人?

  曲筱绡嘴上跟朋友否定,“不可能,昨晚我跟她在一起,她做完工作我才离开她家,没见她发火什么。一封电子邮件能逼死人?神话!你见过哪个员工被你骂几句就跳楼的?现在反而多的是跟你对骂的,和一转身就辞职的。胡说八道,我不信,我跟她是好朋友好邻居,我最了解她,你也帮我宣传。”可曲筱绡心里却想到,安迪真做起事来火力强大,这事儿还真难说。

  “安迪?”

  “是啊。昨晚我跟她一起待到十二点呢,怎么会出这事。”曲筱绡给安迪拨打电话,可接通半天,就是没人接,“才几点钟,难道睡觉了?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她便又给22楼其他人打电话,先打给最容易说话的邱莹莹,“咦,你怎么停车?”

  “你叫个朋友上门找她。她是个认真人,我怕她想不开。”“用得着你说吗,我在找另外几个邻居。死鬼邱,怎么还不接电话……接了。小邱,安迪怎么回事。”“睡下了,心情很不好。我们三个都在2201陪着她。”“心情有多不好?哭了?还是诉苦?”“没哭,就是心情不好,话少,头痛。你那个赵医生也来过电话,跟她说好几句。我们这边还是樊姐跟她说得最多。”曲筱绡转达给包奕凡,问包奕凡要问什么。包奕凡摇头,她便跟邱莹莹说了晚安。“你们还真是不错的朋友。”

  “呸,你以为我真出卖她?你后天见她时候问她,她周围唯一支持你的人是谁。”

  包奕凡将曲筱绡送到宾馆,先不忙开走,给安迪发了一条短信。有内奸跟没内奸就是不一样,要不然这种远在海市发生的事他不知得猴年马月才能知道。第二天曲筱绡回家,包奕凡送了个大大的土特产礼包,让司机帮忙送上飞机。

  安迪依然是22楼最早醒来的人。前所未有地整整睡了十个小时,让她起床时候有些儿恍惚。尤其是发现她竟然躺在地上,她顿时吓得浑身冷汗,一跃而起,难道昨晚发疯了?这一折腾,人便立刻清醒,昨晚发生的事儿历历在目,果然,三位邻居挤一块儿,睡在她旁边的大床上,都还睡得沉沉的呢。

  捂着怦怦乱跳的胸口,安迪借着夜灯的光温柔地看着床上的三个女孩。她们陪了她一晚上。

  她看了会儿,轻轻走出卧室,关上门,才敢深深地呼吸,抚平刚才的惊吓。而手机里不出所料有好几个短信和来电,她看到奇点有好几个电话短信,还有谭宗明的来电,谭宗明让她无论什么时候看到短信都立刻回话。还有包奕凡的短信。都很关心她。安迪晓得谭宗明是个夜猫子,这个时候不打算吵醒他,索性群发了一条短信给昨晚关心她的人,她很好,情绪稳定。

  唯有包奕凡在这个大清早是醒着的,包奕凡气喘吁吁地立刻打来电话,“还好?”“你在干什么?跑步?”“今天灰大,在跑步机上跑。昨晚从小曲那儿听到消息。”“没事,我们圈儿大起大落,压力太大,什么事都会发生。从业十多年见多了。谢谢关心。”“相信你能处理好,不过昨晚打电话没人接的时候,还是挺担心你的状态。

  现在干什么?”“我做早餐。昨晚邻居三个陪我,她们还睡着,我做早餐给她们吃。”“我也想飞过去蹭早餐。”“速冻饺子,三明治,乏善可陈,我只会这些。”包奕凡哈哈大笑,“提个建议,饺子可以水煎,生煎包子似的做,比水里煮出来的好吃多了。学名叫煎饺。”

  安迪当即上网寻找煎饺的做法。等樊胜美起床出来的时候,她已经煎出第一锅废品,以及第二锅靓丽的正品。“做菜不难。”安迪以充满自信的一句话,代替早安。

  樊胜美有点儿拗不过来,愣愣看了安迪会儿,道:“你恢复得还真快。昨晚看你睡得很香。”

  “有你们在,我睡得很安心。现在什么都可以应付,没有什么大不了。”

  “但我有个建议,这几天你宁可沉闷点儿,看上去苦恼点儿,更人性,也更容易让别人放弃对你的指责。”

  “你的建议会很好地保护我不受伤害。但我不能采纳。我需要保持一贯的强势和主动,甚至借此推出新方案。你放心,我工作那么多年,见过的类似政治正确的处理很多,都有差不多的套路:表示非常悲痛,表示优厚处理,推出新规则增强员工幸福感,以及,没有什么可以改变既定方针。”

  “身段柔软一点儿,可能更容易让人接受,也培养更好的合作环境。”

  “是啊,我用悲痛和优厚处理的表态表达公司对每一位员工的重视,但你得看到,我是第一责任人,他们更需要一个坚强的引导者,而不是一个容易被一件事击垮的小女人。说到底,做戏。”

  樊胜美沉默地看着安迪一会儿,才道:“这世道,愣是把女人当成男人使,把男人当成牲口使。晚上如果有需要,五点之前打个电话,我飞了王柏川来陪你。”

  “都不知怎么谢你们。”

  “自家姐妹这么说就见外了。”

  两人相视微笑。此时,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东窗照射进来,一扫昨晚的阴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