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以不变应万变
阿耐2017-06-16 15:324,865

夜深人静的住院部走廊,毛遂自荐留下来照顾邱莹莹的关雎尔从病房里出来,轻手轻脚走到应勤病房的门口。从玻璃门往里看,一片漆黑,她心中好生犹豫,不知该不该出声叫自愿留下来照顾应勤的谢滨出来。这一晚谢滨出力最大,可能他累了,已经躺活动床上休息。关雎尔看看空旷的楼道,忍不住拉紧衣襟。从小到大,第一次单独在全然陌生而开放的地方过夜,她心里忐忑,不禁想起历年看过的医院闹鬼的恐怖片子。即使电梯门的开合声也惊得关雎尔一阵心跳,好在,她很快见到高高大大精力充沛的谢滨出现在走廊上。她心里立即踏实了,禁不住欢快地奔跑过去。关雎尔的笑容点燃谢滨的脸,他也欢快地轻声道:“我也买了你的夜宵,可惜只有饼干面包,没有热的。小邱怎么样了?”“好不容易才劝她睡下,一直念叨应勤,念叨不要告诉她爸妈,念叨医药费怎么着落。今晚非常非常谢谢你,应勤那边怎样?”“等麻醉六个小时清醒期过后,我让他睡了,我赶紧趁刚换上一袋大包装吊针的间隙出去找吃的。今晚我们都不能睡了。”  谢滨说完就进病房查看应勤的状况。关雎尔轻轻地拆一包饼干,几乎没弄出多少声响,但为此多费了不小的劲儿。谢滨返回,抓了关雎尔递来的饼干就吃,一口咬下去,就在静谧的走廊制造出巨大的声响。他看到关雎尔鼓鼓的轻轻蠕动的腮帮子,知道是她含着饼干先濡湿了才咀嚼,不禁感慨:“你真文雅到极致,连吃饼干都不发声。”“嘿,别看着我,认真吃你的。我只是不想制造巨大噪声,病人们好不容易才睡着呢。”关雎尔被夸得脸红了,赶紧扭过脸去背着谢滨,“我正没头绪呢,请你帮我想想。换我在外面出点儿小麻烦也不愿通知家里。可明天应勤的家属该到了,能接手照顾应勤。小邱……我们楼道四个人,安迪是孕妇,当然不能来;樊姐刚刚在新单位站住脚跟,哪敢请假;小曲即使指望得上,可由她照顾小邱,我想会直接把小邱往病情严重里整。我也没法请假啊,这几天正忙得昏天黑地呢。怎么办?”

  “她今天刚受伤,脑袋混乱,你别当回事。等明天她一觉睡醒,你再跟她好好商量,摆出你们的困难。”

  “我……我刚才一心急说了,她说没关系,这边有护士,我们只要下班来看看她就行。但这显然不可行。”

  “还有一个办法,花钱给她请个护工。”

  关雎尔摇头,“她怕还不起钱。明天再好好跟她说说。总之,跟你商量一下,我心里踏实许多。今天各方面都多亏你。”

  谢滨非常干脆地给三个字,“我愿意”。于是关雎尔的脸差点儿钻进胸口去了。

  周一清晨,少两个人的22楼反常的静。是樊胜美的敲门声打破22楼的静,她知道安迪一向早起。果然,应门的安迪比她还神清气爽。

  “我等会儿去医院拐一下,顺便带早餐去。跟你打个招呼,你孕妇少去医院那种地方。”

  “谢谢,你真周到。可你上班早,得牺牲你的睡眠时间。这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解决的问题。”

  樊胜美笑道:“说得是呢,所以我得跟小邱谈谈是不是请专门看护的事儿,看短信,小关说服不了她。我们也不能麻烦小曲,碰到赵医生难免尴尬呢。”

  “可真是,小樊你想得周到。看护的费用也暂时由我垫付,等小邱好了再说,让她别操心。”樊胜美沉吟一下,道:“平时以为你有点儿冷漠,每次遇到事儿才知你是最热心的。我就不跟你客气了,得赶时间。”

  却只听一道声音横劈而入,“谁在说赵医生?樊大姐,我提醒你一件事,我昨晚才想到,你那大哥一计不成,肯定又闹新花样。你等着接招。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医院我会去。”

  安迪忙道:“今时不同以往,小邱现在脆弱,最想看到的是她的樊姐。小曲你中午有时间再去吧。”“樊大姐你非要去,也随便你,但我得跟你一起去。清早正好医生查房,我曲筱绡怕过谁来。”樊胜美立刻道:“好吧,今早你去。昨晚你忙前忙后一直辛苦,晚上又没多少时间睡觉,路上开车小心。”曲筱绡斜睨着樊胜美,樊胜美最忌惮曲筱绡,连忙微笑告退,免得冲撞。等樊胜美进了2202,安迪才轻声提示曲筱绡:“这几天以病人为重。”“我知道。但小邱那没脑袋的,樊大姐去只会和稀泥,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我不去谁去。”安迪只会笑,“你总能拿出出人意表的‘好’办法。”曲筱绡却道:“才不,我才没那么好,我只是看你不方便的分儿上。你得领情哦。”“当然,当然。我再欠你一个人情,小樊家还会出什么事,你再具体提醒一下?”曲筱绡早蹦开了,“我又不是神仙,但我是半仙,我捏手指一算,肯定还会出事。”樊胜美打扮好开门出来,闻言真是欲哭无泪,呆呆看了安迪许久。她也心神不宁,她哥那种人,不折腾才怪了。

  曲筱绡虽然在樊胜美面前表现得小事一桩,可才坐上自己的小车,就开始猛烈心跳,眼珠子转得飞快,各种应对之策火山喷发似的,关都关不住。她一路自言自语练习应对,“嗯,我很好,不劳挂牵。”“不对,我得拿他当空气,才不跟他生气,我曲某人谁啊,阅人无数!呵呵,昨天辛苦你,小邱怎么样,应勤怎么样?妈的,昨晚当着大伙的面出丑,今天一定淡定,扳回场子。”

  可即使做足心理建设,曲筱绡依然紧张得不时拿镜子照自己的脸,挤出淡定的微笑。直到进病房,醒来的邱莹莹不知情,没心没肺地惋惜曲筱绡错过赵医生,曲筱绡才一个大喘气,整个人差点儿垮下来。但她依然有本事抢在关雎尔之前说话,“小关,这儿我接手,你回去休息上班随便你。可怜我们关关小宝贝一张小脸,又得狂长痘痘了。”

  关雎尔勉强笑笑,“好吧,还有应勤那边也得你关照一下,他爸妈得下午才能到。那谁,也得回去上班。你跟我来。”“那谁是谁?警察帅哥哥?”褪去紧张,曲筱绡笑得变本加厉,声调异常怪异。关雎尔红了脸,二话不说推曲筱绡出去,走远了才道:“你怎么接手?我有点儿不放心你。”“我这一身本事,只有安迪才稍微应付得了,所以只有她才问都不问。嗯哼……”

  曲筱绡无视关雎尔的疑问,直闯应勤的病房,但,一眼就看到赵医生正与苏醒过来的应勤问答。她一愣,一个180°转身,直着眼睛原路返回,顺带将关雎尔也撞出病房。等走出几步醒悟过来,顿时气得直跳脚,心一横准备冲回去,被关雎尔抱住。“医生在,我也不进去了,万一拉开被子检查一下什么的,我们女孩子在场不方便。”

  曲筱绡唧唧哼哼,但好歹稳住了,好一会儿才扭头,去了邱莹莹房间。关雎尔也跟上,但发个短信给谢滨。曲筱绡叉腰站邱莹莹床头,但眼珠子一转,又改为曼妙地斜斜倚在床尾。关雎尔冷眼看着曲筱绡沉着脸乱摆姿势,不打断。邱莹莹连连问:“怎么了,是不是应勤怎么了?”“应勤醒了,很好。是老娘给怎么了。你好好躺着输你的液,别扯了针头。

  小关你吃生煎,别光顾着看我,我脸上又没开花。”关雎尔连忙招呼邱莹莹躺下,暗暗叮嘱一句:“她吃枪药了,小心。”

  幸好谢滨很快过来,才打破屋里的僵局。邱莹莹赶紧大声道:“小谢,谢谢你,真的谢谢你。”“姓谢,警察?我们到走廊上交接一下吧。”关雎尔却心里一激灵,眼前闪过曲筱绡对付白主管的一幕幕。果然见邱莹莹也担心地看着曲筱绡。她小心地走出去,小心地跟曲筱绡道:“我有点儿不放心将小邱交给你,你能不能对小邱和气点儿?她这会儿是病人。”“半个小时后我会正常。小谢,麻烦你说说要点。”曲筱绡一边说,一边翻查手机。关雎尔见曲筱绡没盯住谢滨,这才放心,“呃,你手上似乎是小邱的手机。”“对,刚床头摸的,我哪会用这种破手机。嗯,她爸电话,我打过去,你别说话。”“呃,我们先商量一下。”“商量个毛。你行还是我行,还是樊大姐行?”“我……我行!”关雎尔按住曲筱绡的手,坚决地下了决心,“我给小邱请看护,晚上我来守着,你们都不用管。”“你这是使苦肉计,最后把我们都绕进去。不行,别傻了。”“真的请求你别打,你不知道小邱爸爸对她期望很高,知道这事会很失望。

  而且,她家家境不好,一来一回又得增加费用不说,还得扣请假工资。他们可能负担不起。”

  曲筱绡瞟一眼感动的谢滨,悻悻作罢。三个人开始交接。赵医生从别的病房出来,一眼看见曲筱绡在走廊,立马也做贼一样地从消防楼梯逃走。只有谢滨看见,但他不作声。

  曲筱绡认真地将要点记在小笔记本上,怕万一弄错草菅了人命。然后数着本子上的要点,道:“小邱有事我找小关,应勤有事我找小谢,帅哥请留个手机。”

  关雎尔警惕地抢着道:“都找我就行了。”又忙补充一句,“我知道他各种联络方式。”“哦。行了,你们回吧,辛苦了。”

  关雎尔才松一口气,却见曲筱绡猛然抬起脸,两眼冷然盯住她。关雎尔顿时头皮都炸了,鼓起勇气迎住曲筱绡的眼光。

  曲筱绡叹息,对关雎尔附耳轻语,“你竟然蒙我。怕我撬你墙脚?你怎么也学小邱犯浑。”

  关雎尔断然道:“这事儿,我坚壁清野,矫枉过正,风声鹤唳。”

  曲筱绡心里恼火,但脸上镇定,与谢滨说了再见,才对关雎尔道:“我去护士站谈护工。”

  她一走,关雎尔吓出一身汗。

  但关雎尔再防微杜渐,曲筱绡依然能凭有限的几条信息,再加从邱莹莹嘴里绕出来的两条,很快通过朋友将谢滨挖了个底儿透。她在办公室里看着朋友发来的邮件,不禁自言自语,“什么,这孩子是农村的?凤凰男?”她在地图上找到那偏僻的地儿,凭直觉,那是个穷地方,真正的农村。

  曲筱绡弹着桌面,眼珠子转得活络。转罢,她将电邮转发樊胜美,落款是:你管管。

  樊胜美中饭时候接连收到两个邮件。她当然先打开来自王柏川的邮件,王柏川邮件里向她请假,说有急事出差,请樊胜美点击链接先看起来。樊胜美打开王柏川发来的好几条链接,立刻满脸灿烂,如春花绽放。王柏川发来的都是房子的信息,有新房,也有二手房,虽然都只是两室两厅的小户型,可樊胜美已经够欢喜。她快速吃完,忍不住找僻静处给王柏川打电话,她兴奋得一刻都等不了。她兴奋得暂时将王柏川处理她哥事儿不得力的历史忘了。

  “喂,你什么时候看的,对我也保密?”

  “没,没一点儿保密的意思,一早接获银行通知,我有生以来第一笔贷款给批下来了。以后我可以借鸡生蛋,而不用再靠自有资金滚雪球。我高兴得赶紧找了一些房屋资料发给你,主要还是提醒你,该你上场拿我们的大主意了。”

  樊胜美听得眼眶忽然红了,感慨万千,“王柏川,才半年,你就在海市立足了,你真了不起。才半年呢,完全靠你自己。”

  王柏川经历了处理樊胜美家事不力的窘境,心知自己在樊胜美心中地位已岌岌可危,因此一有贷款获批喜讯,他立刻脑袋活络地转化为与樊胜美共享的喜讯,此刻听到樊胜美情真意切地表扬他,他也不禁眼圈儿红了,“胜美,我在海市的所有成就都有你一半的功劳。你是我的精神支柱,你替我寻觅性价比最高的办公场地,帮我把一个草台班子公司装饰得像个实力雄厚的。我还通过你认识曲筱绡,与曲筱绡合作。我常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请你原谅,我会继续努力。”

  “王柏川……”樊胜美一开口就哽咽住了,想起这半年多来的风风雨雨,曲曲折折,心中感动。“是,胜美,我在。”“我……我该去上班了。你……真好。”结束通话,王柏川跳了起来。樊胜美去更衣室补妆的路上,匆匆浏览了曲筱绡提供的信息,她含泪大度地一笑,曲筱绡是个被宠坏的小孩子,又忍不住惹事了。她发短信提醒关雎尔,“留意曲筱绡干涉你的感情生活”。再多的她就不说了,不能做传声筒,让曲筱绡得逞。

  关雎尔在办公室睡眠不足地工作,看到短信就晕了,果然没猜错,在医院里她就觉得曲筱绡不会放过她,她不会是2202的例外。她给樊胜美回信,“以不变应万变”。可是想想邱莹莹和樊胜美的遭遇,关雎尔头痛欲裂。曲筱绡会如何捉弄她呢?

  安迪下班,步入公司楼下的咖啡店。一眼就看到包父已经在座,倒是准时。她见面就直言不讳地道:“对不起,我还是跟包子说了下班要跟您见面的事儿。”她怀孕期不敢再喝咖啡,只要了杯可可。老包显然是松了口气,“他没反对?”“他当然反对。但我跟他说:你父母性格相同,都是不达目的不罢休,要见我一面太容易,为免你爸想出更激进的办法,我们还是从了吧。”老包哭笑不得,但见安迪脸上并无揶揄,只得相信安迪说的是真话。“你看,我们父子现在已经完全无法沟通。我除了找你传达,没有其他办法。”“对不起,打断一下,我说过我不插手你们公司的事儿,我一向言而有信。”

继续阅读:第2章 生存之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