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生存之道
阿耐2017-06-16 15:324,241

  “你一定在心里讽刺我的言而无信。你放心,我不勉强你插手我们父子的事,但我得说说我的想法。我在他妈去世那天跟你们说从此退出公司经营,那时说的是真话,不是为稳住我儿子的权宜之计。我当时想,我已经活一大把年纪,总算没人再追着我无理取闹,我得好好过我剩下的日子,我也得自私一下,对不对。没想到准备交接的日子里,我不用动脑筋,只要管住人管住财,等我儿子接手,我原以为我会过得很轻松,想不到却是浑身不自在,不知道怎么挨到天暗。以前两个会见当中抽空去打个高尔夫球,我享受得不行,那几天我有的是时间打球,反而全身没力气,不想打,连饭都吃不下。我才想到,我是劳碌命,我喜欢玩命挣钱。我跟儿子谈,他不要听,说我玩花招。我们现在说两句就爆,他爆起来跟疯牛一样,要不是有人架住他会冲过来。没法谈。其实他为什么要怀疑我呢?我只有他一个儿子,我挣的钱最终都只会给他。我们父子联手做只有比他一个人做更强大。白痴都明白的道理,对吧?你可以不表态,今天你就算借两只耳朵给我,这种家丑我没别的地方说,再憋下去会憋掉我老命。”老包即使说快憋死老命,可说话依然不紧不慢,平静甚至冷漠得仿佛没发生过什么事。

  安迪认认真真听完,才道:“我认真听了,我不表态,而且声明在先,我不会将你的任何一丝意见转达给包子。”

  “没关系,我说出来已经痛快不少。不过,相信我们父子都欢迎你为了一家人好,居中调停。”

  “不,说话算数,没有弹性。我不相信人的自控力,我更认为我今天因为一个美好的目的毁约插手尝到甜头,以后会克制不住而事事插手,终有一天变成包太第二。所以我简单奉行说话算数,口头契约也必须遵守,以免给人给己制造麻烦。请原谅。”

  “但你想想,我们父子目前完全无法沟通,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而且我儿子继续跟我对峙下去的话,只会被他妈扶起来的那些小人利用,他一个人感情用事看不清。接下来会是损失惨重。”

  安迪耸耸肩,不说话。

  老包无奈,只能道:“好吧,但有件事你可以转达,只是私事,与利益纠葛无关。你跟他说,他是我唯一骨血,不管他怎么对我,我都爱他。真肉麻死人。”

  安迪笑道:“这句虽然可能影响包子的判断,但我一定传达到。不过这句话不说也可以。您前面已经说过,白痴都明白这个道理。说到底,你们一家三口都很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全都不怕严重侵犯并伤害其他人,知道没有后果,最终打断骨头连着筋,还是一家人。我不知道别人家是怎么样的,但一方太无视他人的权益,终究还是会遭到反弹。尊重家人的独立性,平等对待家人,可能更容易彼此相爱。今天既然您有求于我,只能绑架您听听我的意见,同样的话我也劝包子,只是他正处于丧母之痛,情绪激动,接收不良。我这番话当然也只涉及私事,与利益纠葛无关。”

  老包不禁干笑了几声,“好吧,这个话题到此为止,我不勉强你。不过你也别勉强我儿子,毕竟死的是他妈,换谁都想不开。他妈又是生前跟你斗得欢,你说太多,连你也怨上。”

  安迪想了想,点头,“谢谢提醒,我正在适应这种不能太讲理的关系。”

  老包闻言愣了,这一次是真的笑了,才恍然前面安迪言谈中的一丝不苟并非搞他脑子。也才明白虽然他妻子之死也有安迪的间接“贡献”,他儿子却始终不怪罪安迪,原来是此人一向说话算数,言行一致,别人反而不需要费心猜测她有什么动机有什么阴谋了。这也是一种生存之道。

  老包分手前善意提示,“你应该考虑一下结婚,在国内,不结婚对你和对孩子都不大方便。”

  安迪点头。

  樊胜美一下班就直奔医院,天色还亮,邱莹莹却百无聊赖地打瞌睡。樊胜美拎着水果一出现,邱莹莹就像看见亲人,抱住樊姐二话不说,先哭了再说。出事以来,她还是第一次哭。

  樊胜美好言相劝,让她放心养伤。

  邱莹莹哭了好一会儿才道:“看护说,应勤的妈妈已经来了。樊姐,你帮我去探望应勤好吗?我真想知道他的情况。”

  “唉,你这家伙,不问问你自己的事,倒是先想到应勤。好吧,我过去看看,你耐心等我。我要是不立即去,你是坐立不安的。”

  “樊姐真好。你去看了我才能放心。”

  樊胜美分了一半水果出去,低头思索着措辞,慢慢走近应勤的病房。到门口又站了会儿,才笑盈盈地敲门进去。正好应勤醒着,看见她眼睛一亮,但立刻又看向他妈妈,眼神有点儿不知所措。樊胜美先微笑与应母打个招呼,自我介绍道:“伯母,我是应勤公司同事小樊,听说小应受伤,受大伙儿委托,过来探望。小应还好吗?”应勤听了松一口气,有点艰难地道:“还好,还好,医生说能恢复,不会残疾。”“大家都很担心你。尤其组里少了你这骨干,干活都没了头绪。不过你可别当回事,你养好身体才是关键,工作的事以后慢慢再说。”应母看看美女,看看儿子,凭女人的直觉,感觉这两人不会是恋人,就相信樊胜美是同事了,赶紧热情让座。应勤依然艰难而口齿不清地道:“医生说有轻微脑震荡,虽然他说不会有太大影响,但……”樊胜美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这个时候尤其要相信医生,再说,我听说这位主治你的医生是熟人再三拜托的,一定不会马虎。小应,你放心。”

  应母忙问:“哎呀,我刚才问你们公司另一位经理,他说他也是今早才知道这件事,他也说不清昨晚到底怎么回事。樊经理,你好像知道,能跟我说说吗?”

  樊胜美果断摊牌,“我听说是这么回事:小应昨晚上与一位女孩吃饭,小应的女朋友不乐意了,找人揍了小应和那女孩。医生是女孩的朋友们拜托的,您没来之前,照顾小应的也是女孩的朋友。小应女朋友和她找的人都在派出所。”

  应母愤怒了,对应勤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做人怎么可以吃着碗里盯着锅里?你祸害人!你该挨揍。难怪你不敢跟我说真话。姑娘,谢谢你跟我说实话,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他女朋友的爸妈。”

  樊胜美吃惊,没想到应母居然不护短。她看见应勤垂下眼皮不敢吭声。应母厉声问:“到底怎么回事?放你一个人在海市,你到底怎么处理的男女关系?”樊胜美忙道:“伯母,这事请等小应伤好了后再从长计议,现在的年轻人感情都有点复杂,小应恐怕一言难尽。不过我向你保证,小应是个好青年,我们公司公认的,大家都信任他。尤其是我们女孩子们,全都知道小应是君子,晚上加班有他在就放心。我最相信,小应即使有错,也肯定是无心之失。”

  应母喘着粗气认真听樊胜美替应勤辩白,渐渐气息平静下来,却抓住樊胜美的手流下眼泪,“樊经理,我天天担心这孩子,他到底是给我惹祸了。樊经理,你知道昨晚那个女孩住哪个病房吗?我也去看看她。”

  此时,应勤开口了,“妈,我全说。小邱是我前女友,她什么都好,可是我以前不知道她好,春节回家还相亲什么的。相亲来的这个完全不讲理……”樊胜美见此,忙起身道:“对不起,我不方便听这么私人的事,先告辞了。

  明天再来看小应。”应勤却道:“樊姐,请你帮我去告诉小邱,我要跟她在一起。”樊胜美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她看看应母,看看应勤,几乎是落荒而逃。

  而邱莹莹得知消息,高兴得又哭得稀里哗啦。樊胜美总觉得缺了点儿什么。她把好消息传达给22楼其他各位,只有曲筱绡没说恭喜,而是一语道破,“那小子道歉没有?先道歉再求爱。”

  邱莹莹却又哭又笑,“不用,不用,他想明白了就好。呀,我即使挨一顿揍,也值了。”樊胜美第一次与曲筱绡站在一条阵线,恨不得揍醒邱莹莹。

  大清早的,才六点半,安迪便给22楼全体群发一条短信,“姑娘们,本幢楼302室今天起成为我保姆的工作室。7:30AM准时开早餐,欢迎搭伙。”不到7:30,安迪开门,便见到曲筱绡已经等在电梯前。“这么早?难得。”“唉,没男人的都早起,男人在别处的也早起。安迪,保姆住楼下这主意好,我交一千,搭伙。”“保姆以前是包太的保姆,这件事全程都由包子操办,你不如直接跟包子讲。”“你这傻蛋,告诉你,千万不能让你的闺蜜直接接触你的男人,准勾搭成奸。这是最基本原则。”安迪听着笑,“这么危险?好吧,索性今天就跟保姆说一声,让她以后多做一份给你。让包子埋单。呵呵,今天小樊不在,2202的门到现在还没开。”

  电梯门开,曲筱绡将安迪推进电梯,使劲按关门键,一边偷窥2202的门,等电梯门才合上,她立刻眉飞色舞地道:“你还记得前天晚上小关的那个男朋友吗?你猜猜那男孩子是做什么的。”

  “刑警啊,前晚小关不是对大家说了吗?”“哦——扑,前晚我丢魂了,惨不忍睹。你再猜,男孩子家里是做什么的?”“你这八卦王,是不是又在背后偷偷摸摸搞调查?”两人走出电梯,进去302,“22楼的男朋友们,你都调查遍了。”“什么现男友前男友,全不放过,看我多关心你们啊。嗨,别打岔,你快猜。”“不用猜,小关都告诉我了。”“呼,没劲。哇,现做的小笼欸,我最喜欢了。还有酸奶,水果……明天我拎几箱水果来,算我饭钱。”曲筱绡一边说,一边与保姆拥抱自我介绍起来,搞得保姆面红耳赤。安迪拍了早餐的照片,立刻上传到微博。

  “安迪,我是一点点都想不到,那位警察哥哥竟然是农村来的,而且是那种穷地方的农村,看不出哦。一个月后我要去那儿出差,我找时间去警察哥哥老家走走。好玩,有意思。”

  安迪一愣,“错了,是西北一个地级市的小康家庭。呃,这事我得阻止你。我很反感局外人挖别人老底,谁挖我老底我跟谁翻脸,同样也反对你挖警察的。你挖包子老底的事儿,我还没跟你算账呢。听着,stop!”

  “切,不理你,分分钟跟你翻脸。”曲筱绡胃口并不大,吃几个就饱了。反而安迪吃了不少,连保姆都吃惊。

  上班路上,安迪对坐在副驾驶位,难得早上清醒的关雎尔道:“早餐很丰富,你睡懒觉可惜了。”“我其实已经起床的,一看曲筱绡也在,我……不想面对她。”“呃,她有非常强大的调查能力,我早已领教过她对包子的调查。回头我再警告她一下。”

  “别,越警告她越来劲。不理她,避开她,巴望她忘记我。”安迪看看愁眉苦脸的关雎尔,回想曲筱绡一向的作为,摇摇头道:“难。”关雎尔的眉头皱得更紧,“我不怕别的,最怕影响谢滨的前途。他是国家机关的,出点儿差错会被人惦念一辈子。”“小曲一向对你还算善意。”“昨天起,她已经认为我不拿她当朋友了,因为我阻止她获取谢滨的手机号。”“这个人,真是一流的逆反。刚刚我让她有事直接找包子说话,她反而教训我必须阻止闺蜜与男友直接接触。”“啊……”关雎尔愣了,想到昨天曲筱绡不满的神色,心中更是忐忑,“不好,我得罪她了,我得罪她了。”安迪都不知道怎么安慰,更不知道怎么解决。曲筱绡这个人做事向来剑走偏锋,她完全无法预料曲筱绡下一步会做什么。

继续阅读:第3章 跟应母摊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