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百年孤(4)
可蕊2016-05-31 17:163,237

  林青萍忍受着丧夫的悲痛,也承受起婆家对她种种毫无道理的指责。为了担负起丈夫死后的赔偿,她咬着牙想把研究所抵押给银行时,却惊讶地发现丈夫在生前已经把研究所抵押了出去。向银行借贷了一大笔钱。这笔钱是何时所借?又用在什么地方?林青萍竟然是一无所知。而在这个时候,一个有黑社会背景的信贷公司又找上门来──林海在向银行抵押贷款的同时,竟然还从这个地下钱庄借了一大笔钱。

  自己的丈夫究竟有多少行为是自己不知道的?而他又为什么向自己隐瞒这么大的事?那样巨大数目的款项他用到了什么地方?为什么自己的家庭中没有任何使用过这笔钱的痕迹?

  失去丈夫的痛苦和丈夫对自己的不诚实相比,难以说清哪一样对林青萍的打击更沉重。

  可是一直哭泣伤悲也于事无补,林青萍四处调查,询问了丈夫生前所有的同学、同事、朋友,却一点关于这笔巨款的来龙去脉也找不到,那样大的一笔资金就好像凭空蒸发了一样,完全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丈夫究竟干什么用了这么多钱,为什么连银行都找不到账目转户的纪录?这些疑问积压在林青萍的心头,可是更加压的她喘不过气来的,是那笔巨额的债务。

  她拿出了所有的积蓄,卖掉了住房,还清了赔偿金,银行的贷款则能用研究所来抵偿,但是地下钱庄的钱她已经无能为力了,只能乞求对方让她分期偿还。只是这些有黑社会背景的人不同于银行,想从他们那里求得延期的代价是更高额的利息,而这正是林青萍所无法负担的。

  亲戚家里愿意帮忙的,已经都尽了他们的力,林青萍已经找不任何金钱来源了,讨债者天天上门,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的生活要如何继续下去才好。

  男孩竭力的想要安慰母亲,林青萍亲吻着儿子的脸,为他擦着眼泪,紧紧地抱着他,现在她唯一的财富就是林睿了,为了儿子她也要自己勇敢、坚强地去面对这一切不幸。

  “妈妈没事了,小睿,妈妈没事了……”

  “妈妈,我会挣钱的,我长大会挣很多钱的,你别再哭了。”

  小小的孩子已经明白自己的母亲是在因为金钱的事情烦恼了,可是他对此毫无办法,只能渺茫的把希望寄托在自己长大了,成为大人之后能够给母亲帮助。

  “我知道,妈妈知道,小睿是个好孩子。”

  “彭!”

  门猛地被踢开了,四个凶神恶煞的青年冲了进来。

  林青萍慌忙护住儿子,问:“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欠债还钱啊,你废话还不少!”领头的男子抬脚踢翻了一张椅子,然后恶狠狠的盯着林青萍说,“听说你有钱还给银行却没钱还给我们老板是不是,你也未免太瞧不起人了吧!觉得我们好欺负是不是!”

  他们是信贷公司的人!林青萍一下子明白了。

  她有些惊慌失措地说:“我没有还钱给银行!只是把研究所抵押给他们而已!请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尽可能快把钱还给你们的!我先还钱给银行只是因为我丈夫生前借钱你们的钱的事情我根本不知道,等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拿不出钱来还给你们了。”

  “抵押品!”那个男子冷笑着,一挥手把一排试管推倒在地上,玻璃试管“唏哩哗啦”碎了一地,把林睿吓得一头钻进了母亲怀里。那个男子的目光正好落到他身上,不怀好意地说:“那么我们也要一点抵押品很合理吧!”

  林青萍看到他的表情意识到什么,双手护住儿子喝道:“你们不要乱来!我没说不还你们钱!”

  “你放心,把你儿子押在我们那里,我们保证好好给你喂着他,不打不骂,最多你拖的太久了不还钱,我们切他一个指头送给你。小弟弟,你说好不好?”他抻手托林睿的下巴,把林睿吓得哭了起来。

  “别碰我的孩子!”林青萍尖叫着拍打他的手,“我会想一切办法还你们钱的!”

  “不过说起来……”另一个青年打量着林青萍,舔着嘴唇说,“这位大姐年纪大点,长得可是挺‘可口’的啊,只要你愿意弄钱的办法不多的是,要不要小弟弟教教你啊?我们今天晚上就培训一下好不好……”

  林青萍见他越说越不像话,情急之下搬起一摞书向他们一丢,拉着林睿往外跑去。

  看到他们母子仓皇逃走,四个男子胸有成竹地跟在后面,也不急着追,反正这里四面无人,到了晚上连出租车都找叫不到,一个女子带着孩子能跑到哪里去?但是他们跟到门口,却清清楚楚地看到林青萍母子上了一辆出租车,飞驶而去。

  “是我们来时坐的车!那个小子竟然没有走!”

  “呸!”领头的男子咒骂了一声,“你们还记得那个女人住哪儿吧?到她家去找!不信她不回家!妈的,那个开车的死小子,最好别让我再遇上他!”

  “谢谢你先生!谢谢你!要不是正好遇见你的话我们就……”林青萍坐在车上,惊魂未定地频频回头,终于确定了那些男人没有跟上来之后,才安下心来向周影道谢。

  “没什么。”周影救她们母子确实是出于无意,如果不是为了阻止火儿“没有将必方分类到最高级”的生物研究所烧掉的打算,他早就回去接刘地了。

  “周先生……”林青萍端详了他一会,忽然问,“您是住在楼上的周先生吧?”

  “……”周影看看她。

  “我前天刚刚搬到你楼下,你还帮我抬家俱。”林青萍卖掉原来的住宅后在租金低廉的桃源小区租了一套房子,当她搬家的时候因为对搬家公司的价格讨价还价,搬家工人竟然扔下最后几件家俱一走了之,在她束手无策的时候就是这位住在楼上的周先生帮她把东西抬了上去。当时来来去去的邻居不少,肯伸手帮忙的却只有这个男人,所以林青萍对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哦……”周影隐约还记得那件事,对了,当时令他停滞不前下来帮忙的原因不是这个女人的无助,而是她身边的那个孩子,周影想起来了,从反光镜里向林睿看去。

  林睿脸颊红通通的,微微皱着眉头,靠在母亲身上,一付昏沉沉的样子。

  果然是那个孩子。

  周影无声地叹了口气,问:“请问去哪里?”

  “桃源小区,我们回家。”林青萍一边说一边搂紧儿子,却发觉他身上热得烫手,“小睿,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他好象在发烧,要不要送你们去医院?”周影善意的提醒。

  “我只是感冒了吧,不用去医院,回家睡一觉就好了。”谁都可以看得出男孩在强忍着难受,但是这个孩子还是乖巧地这么说。

  “去医院!我们去医院!”林青萍叫起来。

  车到了医院门口,周影拒绝了林青萍的钱:“邻里之间帮忙是应该的。”这种情况下应该这么说吧?人类的电视宣传片里都是这样说的。

  他看着林青萍母子走远,又叹了口气。

  “影,那个小家伙快死了吧!”火儿大声问出来。

  “嗯,”周影点点头,“他的魂魄已经开始失散,日子不会很多了。”

  “人类真可怜,一下子就会死掉:长个病也会死,被车撞也会死,被火烧也会死……所以才应该把他们分在最低等的一类!”显然他还在对生物分类的事耿耿于怀。

  周影看着人群出入不绝的医院,又叹了口气发动车子说:“我们回去找刘地吧。”

  “你怎么还没忘了他啊!快点忘了吧忘了吧!看,那边有人在招车,生意要紧,来,往这边打方向吧爸爸。”火儿做出模仿刚才那个男孩的可爱样子冲周影撒娇。

  周影没有作任何回应的关闭了“空车”指示灯,终究还是把车拐向了扔下刘地的那条路。

  “人家这么做人家妈妈都夸奖懂事可爱的!你怎么做父亲的,完全不考虑我的心情,赔偿我!赔偿我!”

  火儿的喧闹声伴随着出租车的行驶,渐渐远去。

  当周影开回原地停下车,刘地早就不见踪影了,火儿在车顶上跳来跳去的埋怨着:“怎么样?我都说他不会呆在这儿等我们的,你看,你看,已经走了不是。”

  “没……走……”随着带着极度颤音的拖长了的声音,刘地装出一付阴森的表情,蹬着眼,吐着舌头,双手在胸前耷拉着从地下冒出来,阴惨惨地叫着:“把我扔下的人……还~~~~我~~~~命~~~~~来~~~~”

  “装鬼吓妖怪,你也太无聊了!”火儿白了他一眼。

  “好歹装个害怕的样子出来让我高兴吗!”刘地学着电影里僵尸的样子伸着双手,直着腿跳着过来问:“不是说不用来接我的吗,怎么又回来了?”

  “可我说过要来接你。”周影在这种事上一点也不懂变通。

  “我要是走了你不白跑一趟。”

  周影说:“反正我回来过了,你走没走是你的事。”

继续阅读:第22章 百年孤(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妖奇谈·第一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