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百年孤(3)
可蕊2016-04-26 16:383,215

  可是刚走了没几步,夜风中就送来了几声响动。

  刘地警觉地抬起头,不但方才风中隐隐的惨叫还留在耳边,鼻端也隐约嗅到了一丝血腥味道。

  他一躬身,整个人没入地下,向逆风的方向奔过去。

  月光映照的有些惨白的荒草丛中,两只奇怪的生物正在搏斗。

  其中一只是只庞大的狐狸状怪物,他和九尾狐一样生着九条尾巴,但是此外头也生了九个,有着老虎般的爪子,正在向他的对手咆哮扑击。而在他爪下挣扎反抗的就是刘地刚刚看见的那只小九尾狐。

  狐狸的个头很小,在对手的攻击下无助的蜷起的身体看来像一只小猫。九条毛毛膨松的尾巴不仅仅没有使他看起来大一些,反而显得他的身体越加的细小。这只小小的狐狸当然不是身形相差数倍的敌人的对手,现在已经是浑身上下血痕累累,勉强苦苦支撑着。

  大妖怪对这个弱小的对手毫无怜悯之心,猛挥一爪把试图用以对建筑垃圾遮挡自己身体的小狐狸击飞出去,接着又纵身向它扑来,挥动利爪抓了下去。

  本来就因为受伤而行动不灵活的小狐狸在经受了这一次的打击之后完全失去了抵抗的能力,他满目怒火的瞪视着对方,眼睁睁看着那只将要给自己带来死亡的利爪挥下来。

  小狐狸身边的地下突然伸出一只手,稳稳地托住了向小狐狸按下来的利爪。

  大妖怪后退了几步,做好防御的姿态。看到随着那只手慢慢地从地下升上来的人物:长发、尖耳、红眼、獠牙、黑色的皮毛……

  “地狼。”

  “蠪侄。”

  两只大妖怪相互看着,都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刘地拎着那只小九尾狐向远处一扔,按得手指关节发出卡卡的响声的对蠪侄说:“想干架啊?那也别欺负小不点,我来!我正闲得难受呢。”

  蠪侄审视着面前这只地狼,在他的意识中地狼不是什么强大的妖怪,他一向不太看得起这种见不得光鬼鬼祟祟住在地下的种族,但是眼前这只地狼明显不一样,他那种泰然自若的态度,刚才自己虽然没有尽全力却被他轻轻托住的一击……

  “我……不打没有把握的仗。”蠪侄九个头一起笑着,目光炯炯着看着刘地。

  “原来只会欺负弱小啊!”刘地继续挑衅,正如同虽然认识他不久但是目光如炬(注:这里不是形容词)的火儿定义的,他确实是个“欠扁”的家伙。

  蠪侄竟然不生气,依旧笑着说:“那正是我的优点之一。”

  “哈哈……”刘地大笑起来,“我喜欢你这家伙,有和我一样的优点,走,一起去喝一杯吧,我请客!”

  “改天。” 蠪侄向刘地微微点头,“反正都住在这座城里不愁见不到面。”说完没入草丛中,很快不见了。

  刘地抱着手臂看他离去,自言自语地说:“这个城市里又来个麻烦的家伙啊,这下子又有事可干了,嘿嘿……”他知道蠪侄一定是继续去追赶自己扔走的那只小九尾狐了,也不着急,而是伸手阴笑着从草丛中把被自己用一块石头替换扔开藏而在那里的那只小狐狸拎出来问:“他为什么袭击你?”

  小九尾狐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勉强张开眼看他一眼,又闭上了。

  原来他伤的比想像中重。

  刘地有些担心的把他放下来,开始仔细查看他的伤势。

  小九尾狐刚一着地,忽然一口咬在刘地手指上,趁着刘地抖手的功夫马上动作敏捷地窜进草丛中逃走了。

  “喔!”刘地甩甩被咬的手指,“不愧是狐狸啊,小小年纪这么狡猾。蠪侄、九尾狐……真是有意思的组合啊……”

  蠪侄虽然象狐狸,但是是狐狸的宿敌,现在这个城市里竟然同时出现了蠪侄和九尾狐两种妖怪,究竟是怎么回事?好象不应该是巧合那么简单吧?

  这个蠪侄又是什么来头,竟然连九尾狐都敢袭击,他不知道九尾狐家族那种近乎变态的对族人的保护欲望吗?得罪了一只九尾狐,输了还好,赢了的话要面对的可能就是源源不断而来到的自己仇人的兄弟姐妹、父母老师、叔叔大爷、祖父祖母、曾祖重祖……总之招惹上这种妖怪绝对是最不明智的行为之一。

  蠪侄的胆量怎么会这么大,看到一只幼年的九尾狐都敢袭击,难道他不知道这个种族对于幼年个体是特别的重视的吗?

  可是很奇怪,为什么这个小九尾狐的长辈放任孩子自己在城市里游荡?遇到危险都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援。要不是自己正好经过,这个小家伙就肯定的成了别的美餐了。

  怪事年年有,不如今天多啊……

  立新市友友热闹可看了。

  刘地满腹的疑问,终于放弃继续思索这些想不明白的问题,不解地摇摇头,又舔着受伤的手指想:“那只小狐狸的父母是怎么管教孩子的?竟然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等见到他们非好好地和他们聊聊孩子的教育问题不可。”

  周影远远看着那四个男人走进去的地方,白色的漆剥落了不少的门牌上写着几个字“立信生物研究所”。

  “生物研究所是干什么的?”火儿不解地问。

  “研究生物的。”周影回答。

  “……这个我也知道……”火儿对他的回答十分不满意,又问:“不知道必方算什么生物?”

  “在人类对生物的分类中,我们妖怪是根本不存在的。”周影如实回答。初到人类城市中的时候,他曾经毫无针对性地大范围的研究人类的学问,其中就有生物这样一门。出于对生命本身认知的渴望,周影甚至有过到人类的学校中专门学习生物学的打算,但是当他阅读过一些生物学的书籍后又打消了这个念头:书中有的大部分他已经知道了,而他想知道的,书中却没有。

  生物,有生命的东西都是生物,那么妖怪算什么?妖怪的生命是什么样的生命?影魅呢?没有实体没有呼吸没有繁衍的影魅是什么……

  “难道他们不分类我们就不存在了!”听了周影的话火儿忿忿不平地叫起来,“我偏要把必方分到最高等的一类里!把人类分到最低等的一类!人类是低等生物,低等低等低等低等低等……”

  “人类只承认他们可以解释的事,他们解释不了的,即便看见了、听见了、经历过了,他们依旧会固执认为那不存在的。”周影若有所思地说,“不过刘地说得很对,就是因为人类的这种习惯,我们才能在他们的社会中生活的这么自在啊。”

  “是吗?那只地狗在胡说吧,我就不信他们敢让我不自在!”火儿挥动着翅膀画出一个绚丽的火圈,信心十足地说。

  在这家生物研究所中,有一名中年女子正在默默地整理东西。她把一摞摞资料、书籍放进脚边的纸箱子里,然后又开始整理桌子上的杂物,当拿起桌上一家三口的合影时,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

  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本来乖巧的坐在旁边,用绳子系看一捆捆书,看到她哭了忙跑过来,用手帮她擦着眼泪:“妈妈别哭,小睿帮爸爸陪妈妈,妈妈别哭……”这个孩子一边自己大滴大滴地滴着眼泪,一边却竭力地想安慰自己的母亲,情境更加令人心酸。“小睿!”女子一把搂住儿子,呜咽起来。手中的资料、书籍散落了一地。

  这所研究所是她和她的丈夫一手创建的,凝聚了夫妻二人无数的心血汗水,可是到了今天这一切不得不结束了,逝去的丈夫似乎带走了这个家庭所有的和希望。

  她更加用力的抱紧了儿子,心里不知是悲伤还是茫然。

  这个女子的名字中叫林青萍,在她手边的像片上,一个斯文白皙的男子正用手搂着她和他们的孩子微笑着,那就是她的丈夫林海,而她怀里哭泣着的,是她的儿子林睿。

  就象被噩运之神捉弄着一样,不幸仿佛总是跟着这个家庭。

  最初,林青萍和林海在大学初遇,一见钟情,可是因为林海的父母反对“同姓为婚”而险些分手,那对传统而迷信的农村老人可以接受表亲结婚,却无法接受儿子爱上毫无血缘关系的同姓人。林青萍和林海历尽了波折,终于能够结成了夫妻。婚后不久,他们便倾尽所有成立了这家生物研究所,想把自己所学的专业发挥到最大的效用。当经过了两年多的辛劳,研究所的研究项目和各项业务逐步走上了正轨,他们的儿子林睿也在这个时候出生了,这一家人在这段日子,走到了他们幸福的顶点。但是这一切也不过只是暴风雨要在这一家人头上肆虐而起之前用来掩饰的平静而已。

  上个月,林海在一次车祸中突然去世,于是这个家庭原本所有的幸福只被命运这轻轻一挥手之间,便倾倒的撤撤底底。而且那是一次很微妙的车祸,林海虽然死了,但是他被认定为了车祸的肇事方,还必须要赔偿给对方一笔数额庞大的金钱。

继续阅读:第21章 百年孤(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妖奇谈·第一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