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忌日
高尚的人民币2016-04-27 16:011,362

  年息想,昨晚的事情,她会很快忘掉,很快忘掉,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今天,是年息她母亲的忌日。

  年息小的时候觉得,死那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那些头发都白了的人才会死,她不需要担心,因为所有的死别,都会在很久很久以后。

  可是,她母亲的一头青丝,一直都是她夜里挥之不去的梦,提醒着她,那是死的时候还那么年轻。

  她一直以为她是个没人要的孩子。

  她的母亲嫌弃她,怕她成为她的拖油瓶,所以才把她丢在孤儿院,不管不顾三年。

  才让她慢慢的,连语言都无法表达,好像与这个世界隔了一扇无形的玻璃。

  看得见,摸不着。

  母亲的死,像一个铁锤,将那玻璃给打碎了,却没让她来得及去抱一抱她。

  她买了一束康乃馨,来到墓园,笑的让人看不出一丝的悲伤,除了那红肿的眼眶周围带着一晕尽显疲态的黑眼圈,但是这些最多不过时说明了她昨晚一夜都没睡好罢了

  在看到自己母亲的墓碑被人推翻的时候,变得有些崩溃。

  “你们在做什么,住手,住手!”

  可是没人听她的话,他们还在用着那些个铲子在使劲地挖。

  那时候,年息特别想诅咒他们,全去死。

  猩红着双眼地丢开了康乃馨,跑了上去,抓住其中一个工人手中的铲子,将锋利的刀口指向那个黝黑的工人,不让他继续,颤颤巍巍地开口,“这是我妈妈的地方,你滚,你们给我滚……”

  工人似乎有些为难,“小姐,我们也是奉命行事!”

  “申雅,是不是她?”

  年息的眼眶变得通红,扯着嗓子吼道,“是不是!”

  工人看到年息的反应这样激烈,欲言又止,但是年息心中却有了答案。

  她丢下了铲子,动手扶起墓碑,囤回原来的位置,忍不住哭了起来,“你们谁也不许动,我,我很快回来!”

  苏家人都知道,每年年轻忌日的那天,她都不回家里吃饭。

  这天也是一样。

  年息跑了回来,脚上的鞋子踩着厚重的黄泥,发丝有些凌乱。

  双目猩红地瞪着正在吃饭的三口之家,视线有些犀利,她觉得讽刺。

  申雅瞥了一眼年息,在看到年息身上的泥痕之后,眼角划过一丝嫌恶,刚从死人堆里出来,还弄得这样脏兮兮的。

  “年息回来啦,李婶,给小姐添一副碗筷!”

  申雅扯着嗓子对着离身悠悠地喊道,尽显贵气。

  李婶应了一声,叹了一口气,便进了厨房,年息面无表情地上前,坐了下来。

  苏国民蹙了蹙眉心,“既然回来了,就吃饭吧!”

  只有苏景承,始终一言不发地看着年息。

  谁都没想到年息忽然会端起桌面上的就往申雅头上泼。

  餐厅里面,申雅的尖叫声不绝如缕。

  年息咧着嘴在笑,不带一丝表情,漠然堪比修罗。

  “你该庆幸,这汤怎么不是刚烧开的!”

  申雅的脸色由刚开始的惊恐,到后来变得不可置信,气的发颤的食指指着她,“你,你……”

  “我什么,我我就是个疯子,你不记得了吗,我当初可是脑子有病的!”年息笑着,她不想再忍了。

  她妈妈都死了那么多年,从来不曾跟她争过什么,可是申雅却一直想要将她母亲的都夺去。

  苏国民和她妈妈离婚娶了她,她开始也是恨的,恨这个可恶的第三者,以为是她害死了她母亲。

  可是,她后来才从母亲的日记里知道了母亲的病情,也知道,就算没有申雅,她妈妈也会死。

  妈妈想让她好好活着,像一个从未经历伤痛一样的孩子,所以,就算不知道自己快不快乐,她都一直这么努力地笑着。

继续阅读:第3章 决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婚欲醉:总裁情难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